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33章 好朋友,喝酒!


    ps:兄弟们,已修改。

    “你会说俄语?”基里连科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道。

    “没错,我会说俄语,”陈耕点点头:“很奇怪吗?”

    定定的望着陈耕,基里连科点点头:“能把俄语说的这么流利的中国人,不多。”

    在黑河这个地方,因为这是两国边境的关系,说俄语说的很流利的中国人有很多,但据伊万说这个陈可是第一次来这里做生意,他的俄语还能够说的这么流利,这可有些出乎基里连科的预料了。

    “我不但俄语不错,德语、英语和日语也不错,”陈耕耸耸肩,表示这都不值一提:“基里连科先生,相信你也看出一些东西了,对吧?”

    “是的。”陈耕身上的军人的气质尽管不是很明显,但也瞒不了基里连科。

    “旺财只是一个中间人,既然你看出来了,就能够知道我找他,他没办法拒绝,”指了指旺财兄,陈耕道:“先把他放了,没关系吧?”

    基里连科眯着眼:他的确看出陈耕似乎是军人了,不过这家伙说的也没错,如果这家伙真的是军人,伊万真的没有胆子拒绝。

    不过就这么把旺财兄放了?基里连科才不干呢,他摇摇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原因,他欺骗了我,就要付出代价。”

    基里连科的话音一落,被两只起码48码的大脚踩在地上的旺财兄顿时一声惨叫。

    看着脑袋被人按在地上的旺财兄,陈耕的眼睛眯了一下:“基里连科先生,你确定要这么做?你应该明白,我没有恶意。”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我真的有恶意,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聊天了。”

    基里连科侧着脑袋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保镖,示意他们把人放开。

    两个保镖其中的一个点点头,应该是表示确实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危险。

    基里连科这才终于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瓦连科,把那家伙放了吧。”

    刚刚感觉陈耕身上的气质不对,基里连科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人给坑了,不过随着陈耕的话,基里连科也随即反应了过来:没错,如果陈耕真的打算对自己不利,自己遇到的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局面了,而且话说回来,自己可是苏联人,他敢给自己设套?

    很简单的道理,现在想明白了,基里连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陈老板,谢谢谢老板。”直到这个时候才敢松口气的旺财兄,忙不迭的向陈耕和谢闵声表示感谢。

    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旺财兄:“好了,没你什么事了,你走吧。”

    还真有自己的好处?虽然之前一段时间陈耕一直都在说少不了自己的好处,但对于自己是否拿到这份好处,旺财兄其实是不抱多大希望的,没想到陈耕竟然把之前许诺给自己的好处给了,旺财兄大喜过望,而且捏了捏信封,他敢保证陈耕给的好处绝对比许诺的之多不少,当即口子的向陈耕表示感谢。

    “行了,赶紧走吧,”陈耕摆摆手,又转过头来对基里连科道:“基里连科先生,我们找个地方,一边吃一边聊?”

    有的吃,老毛子当然不会拒绝,只是老毛子对陈耕还是相当警惕,对于陈耕拿来的高度二锅头根本碰都没碰一下:“两位,伊万说你们想要做大生意?你们想要什么?你们又能拿什么来交换?”

    “化肥、尿素、钢材、铝材、汽车……这些东西我都要,至于我能拿什么东西交换,”陈耕微微一笑:“香皂、毛巾、暖瓶、肉类、白糖、高度白酒、香烟、罐头、衣服、食品……你想要什么我就能提供什么,你想要多少我就能给你找来多少,只要你能拿来等价交换的物资。”

    随着陈耕的诉说,基里连科的眼睛也越瞪越大,等陈耕说到后面,他再也忍不住了,瞪大了眼睛道:“你说真的?我要什么你都能搞到?”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

    陈耕笑了笑,道:“你不是已经看出我的身份了么?你觉得这些对我来说是个问题?”

    对啊,基里连科立刻反应过来:一开始双方发生冲突,不就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么,可反过来,如果这********人真的和军方有关系,他们筹措这些物资也真的很简单,难道我要发了?

    说起来,基里连科在两岸的名气虽然也不小,但1986年的苏联看上去还是一片蒸蒸日上,中央政府对下面的控制力度还是很强大,政府和军队虽然很**,但社会的运行很稳定,老百姓的生活也还不错,如基里连科这种虽然很有关系、很有门路的家伙,也就是小打小闹的赚点钱,当然,他们从边贸上每年赚到的钱也绝对不会是个小数目就是了。

    “如果是这样,我要白糖、衣服、水果罐头、高度白酒、香烟……”洋洋洒洒的说了足足三十几种货物,基里连科这才意犹未尽的闭上嘴:“所有的货物的数量都是2吨,你能不能办到?”

    “当然没有问题,”陈耕痛快的点头,对他来说要筹措这些东西不算什么难事,唯一的问题是:“基里连科先生,你打算拿什么东西、拿多少来跟我交换呢?”

    基里连科道:“我可以给你20吨钢材,另外再给你10吨铝锭,怎么样?”

    定定的望着基里连科,陈耕忽然一脸嘲讽的笑了:“基里连科先生,虽然咱们是第一次打交道,打你你也不能那我当傻子吧,你当我不知道行情,傻乎乎的就冲上来了?你说的这些东西,连我五分之一的物资都换不到。”

    被人揭穿了自己的小计俩,基里连科也不着恼,能在这个时候、敢在这个时候做生意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胆大心思的,就不可能没打听过行情,他原本也没指望着能够唬的住陈耕,但还是那句话:万一出来个大傻子呢?不坑他一把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么?耸耸肩,基里连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ok,那就五分之一,剩下的你打算换些什么?”

    “先别着急,钢材我要的可是用于齿轮加工的中碳钢,直径不低于15厘米的钢棒,有没有问题?”

    “用于齿轮加工的中碳钢钢棒?”基里连科的眼珠子转了两圈,狡猾的道:“老兄,如果是普通的12号螺纹钢当然没问题,但中碳钢钢棒,这个价格可不行,如果你要这种用于齿轮加工的中碳钢钢棒,只能换一半。”

    虽然还不知道这位陈先生和谢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基里连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说不定是这边军工企业方面的。

    只是他心里还有些疑问,这边军工企业的原材料这么不足么?竟然还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弄原材料?

    不过对于基里连科来说这些都不是事,自己完全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赚一笔,在基里连科看来,陈耕的脑门上简直刻着“人傻,钱多”这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不狠狠的宰他一刀都对不起自己。

    “那就是没得谈了?”陈耕一脸遗憾的摇头:“基里连科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一点,这个地方,能够提供类似货物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你什么意思?”基里连科的脸色顿时一变,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将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

    “我的意思就是你的价格很离谱,现在我很怀疑你的合作诚意,现在我不得不慎重考虑是否需要另外更换一个合作伙伴,”说完,陈耕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道:“你知道的,你们那边做类似生意的也不少,而我提供的这些东西,都是你们那边最紧俏的、卖的最好的产品,我不愁没人和我合作。”

    果然,基里连科的脸色变了:没错,在苏联方面,能够做类似生意的人不少,自己不但不是最大的一个,甚至不能排进前五名,如果眼前这个家伙什么也不知道也就罢了,但以他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他完全可以与实力更强的合作伙伴合作这绝对不行!

    一直以来,基里连科都是小打小闹的赚点儿“小钱”,他的梦想就是找到这么一位大客户,可现在大客户来了,却极有可能被自己给吓跑?这绝对不是基里连科想要的,,而且就像是陈耕说的那样,他要的这些东西都是在苏联销售情况最好的产品。

    脸色一变,基里连科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朋友,开个玩笑嘛,朋友们都知道我做喜欢开玩笑了……这样吧,就刚才那些东西,我给你3倍,怎么样?你知道的,钢材和钢材可不是一回事。”

    “5倍。”陈耕一脸的淡定。

    “3.5倍,不能再多了。”基里连科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5倍。”陈耕依旧一脸的淡定。

    “4倍!该死的,不能再多了。”基里连科咬着牙,几乎是在咆哮。

    “5倍。”陈某人咬死了五倍这个数,打死了也不肯松口。

    …………

    一番拉锯之后,基里连科终于垂头丧气的低头认输:“好吧好吧,陈,你赢了,5倍就5倍,什么时候可以交货?”

    陈耕老脸一红:“半个月。”

    “半个月?”基里连科惊叫一声:“你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陈耕有点不好意思,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你觉得我会将所有的产品都组织过来?”

    呃……基里连科没话说了,陈耕这话说的没错,他虽然能够调集来这么多货,但不代表在黑河这里就有这么多货,可基里连科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迟疑了一下,他干脆问道:“你这里有多少货?我们可以先期交付一部分。”

    这当然更好,陈耕对这种合作方式也赞同,当即道:“那就这说定了,唔……我这里有2吨白糖,2吨水果罐头,1吨肉罐头,1吨高度白酒……”

    基里连科的哈喇子又有了开始泛滥的迹象:这些可都是在苏联这边最畅销的好东西啊。

    和陈耕约定了下次联系的时间方式之后,基里连科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就迫不及待的匆匆回去组织货源去了:他回去之后还要组织货源,等到组织到了货源之后,再敲定交货方式也不迟。

    基里连科匆匆的走了,谢闵声还有些不敢相信:“小陈,这样就行了?我怎么觉得这生意做的就跟开玩笑似的?”

    “何止是您觉得跟开玩笑似的啊,我也觉得跟开玩笑似的。”陈耕摇头道。

    他曾经无数次听人说过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的那段时间里,中苏/中俄边境贸易多么多么好做、多么多么赚钱,但此前陈耕觉得这种事情更多的还是以讹传讹,被夸大其词了,可现在看来似乎就是传说当中的那么夸张。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这次的交易真的成了,咱们的成本控制也就再也不成问题了,”谢老爷子感慨的道:“当初你说的是我还不信……”

    “不会是现在都已经商定了您还觉得难以置信吧?”陈耕把话接了过去,笑道。

    谢老爷子笑了起来:“你还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哪怕去掉来回的运输费用,从老毛子这里交换到的原材料的成本依旧比从国内采购的成本低的多,谢老爷子现在有些理解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这生意是真的真的很赚钱啊。

    ……………………

    基里连科的苏联那边的能量似乎真的不小,当天晚上,他就通过中间人给陈耕传话:货源他找到了,他可以帮忙安排陈耕过来验货,只要没问题,今晚就可以交易。

    当然,交易的方式是一手交货一手……嗯,还是交货。

    双方第一次做生意,大家谁也信不过谁,谁都担心自己被人给坑了,一手交货一手交货的方式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陈耕对这种交易方式没意见,而且保险起见,他也必须到对岸那边查看一下货源,但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约定的地点的时候,当看到苏联边防军站在一起的基里连科的时候,陈耕差点叫出声来。

    “哈……兄弟,放心,不要紧张,这些都是自己人,”看到陈耕惊讶的样子,基里连科得意的哈哈大笑,同事用力勾住站在他旁边的那位苏军军官的肩膀,同时顺手把自己手中的酒瓶子塞陈耕手里:“兄弟,喝酒!”

    擦!知不知道差点儿吓死老子?陈耕狠狠的骂了句娘,他这才知道基里连科的自信在哪里,不过眼下看来,这家伙在苏联军方地关系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不少啊。

    狠狠的灌了一口酒,陈耕望着和基里连科勾肩搭背的这位苏军上尉军官,心里猜测着两人是什么关系。

    看到陈耕的眼神,基里连科就知道陈耕心里在想什么,一脸自傲的、同时又带着几分炫耀的对陈耕道:“陈,给你介绍一下,安德烈,也是我表哥,唔……我们的交易有他的把一份。”

    这就难怪了,亲表兄弟,还是苏军负责晚上的边防巡逻的带队军官,没理由不知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从兜里掏出一叠钱,陈耕点也不点……其实早就点好了,是2000元……的直接塞安德烈的手里,笑吟吟的道:“安德烈同志,给兄弟们的一点心意。”

    虽然是rmb,但在这个地方,rmb一样具有购买力,甚至在苏联这边也一样好使,感受了一下厚度,自打见到陈耕就板着一张脸的安德烈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你不错,放心,以后你们的交易完全没问题。”

    整个交易的过程不用细说,两边都在防备着对方黑吃黑,不过整个交易的过程还算顺利,中途没有出什么岔子,当顺利完成交接之后,双方都是松了一口气,基里连科更是开心:“陈,和你做生意很开心,你是个值得合作的、有实力的伙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我们现在不就已经是朋友了吗?”陈耕笑眯眯的道。

    基里连科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我们现在就已经是朋友了。”

    虽然这是第一次与陈耕做交易,但在感受到陈耕身上浓浓的“官方众人”的味道之后,基里连科不惊反喜: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阻止来大批自己想要的货源,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守规矩,现在他不担心陈耕将来会不会黑吃黑,他倒是有些担心自己这边的实力够不够、能否满足陈耕的货物需求了,不过这些事情不着急,可以慢慢的来。

    稍稍一顿,基里连科问道:“陈,有个问题我能不能问一下?”

    “你说。”

    “你要能做齿轮的中碳钢,是不是要做齿轮?”基里连科道:“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方式:你把齿轮的规格给我,我找人帮你把你齿轮加工好,怎么样?当然,你知道的,这其中会稍微产生一点其他的费用。”

    让苏联方面的企业直接加工好齿轮成品交易给自己?陈耕沉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