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71章 事有蹊跷


    :兄弟们,不好意思,现在先不要看,请等一个半小时后再刷新。

    电话是如此的多,陈耕终于不胜其烦,本来没打算去魔都的陈耕,为了让自己清净一点,跟逃难似的和谢老爷子一起匆忙离开海洲。

    当天晚上,陈耕见到了那位老崔。

    上汽集团的中高层领导里面有好几位姓崔的,有几位陈耕认识,有几位陈耕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巧的是,这位老崔不但是自己认识的,而且还是曾经的自己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内打过交道的、负责“上海轿车”最后总装工作的总装车间主任崔向红。

    怎么会是他?陈耕的眉头微微一皱:从自己认识这家伙的时候开始,这家伙就是个坚定的买办份子,旗帜鲜明的为狼堡方面打击共和国汽车工业的做法摇旗呐喊,在各种场合坚定的鼓吹中国应该放弃自有民族汽车品牌,坚定不移的走合资路线。

    可以说,崔向红糟蹋了自己这个名字,他不但一点都不“向红”,而且是坚定不移的帮助外国人打压中国的民族汽车品牌,哪怕若干年后退休了,也是战斗在打压民族汽车品牌的第一线,简直是用生命在为洋大人打压民族汽车工业的做法张目和摇旗呐喊,哪怕到下个世纪的第一个10年之后,共和国的民族汽车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有一定的基础了,他也不服老的以耄耋之龄为洋大人努力奋战,只是那个时候,他的话已经没几个人肯听了而已

    当然,虽然在若干年后“崔向红”这个名字在圈内臭不可闻,但现在,他的马脚还没有露出来,真正坚定不移的为洋大人张目,那是到了90年代以后了,但这并不妨碍陈耕带着有色眼镜看这位崔主任。

    崔向红可没注意到陈耕的表情变化,看到陈耕和谢闵声两人,他热情无比的握住谢老爷子的手用力的一阵猛摇:“谢大哥,总算是见到你了,咱们哥俩可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吧?”

    “是啊,有一年多了啊。”谢老爷子也是大为感慨。

    “这次咱们不住招待所,就住我家,听说老哥你回来了,你弟妹专门去买了两瓶西凤,咱们可得好好喝一杯。”崔向红似乎很激动,眼眶都有些微微的泛红。拉着谢老爷子的手情真意切的道。

    谢老爷子哈哈大笑:“老崔你才50来岁,怎么就开始糊涂了?你嫂子虽然跟我一起去了海洲,可我们家那俩小子可都还在魔都,我回来一趟不回自己的家住着那像是什么话?”

    “瞧我这脑子,”拍拍自己的脑袋,崔向红也不着恼,接着道:“那咱就去家里好好地喝一顿,我给你说,这一年多你弟妹的手艺可有长进了,”说到这,崔向红似乎这才注意到陈耕,伸出手来对陈耕道:“陈经理,你好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陈耕不动声色的伸出手,笑眯眯的道:“崔主任,几个月不见,您看起来精神可更好了,”说完,陈耕扭头对谢老爷子道:“当年我刚来魔都这边实习的时候,崔主任过来指导过我们的工作,崔老师对机械的见解让我们这一批学生都大受启发。”

    “说这个干什么,”崔向红连连摆手,脸上却是一点兴奋的样子都没有,叹了口气道:“以前我总觉得咱们挺了不起的,可见了人家德国人的本事之后,才知道自己就是个井里的蛤蟆,唉,不说了,不说了”

    陈耕心里撇了撇嘴:难道您抱洋大人的大腿的习惯,现在就养成了?

    电话是如此的多,陈耕终于不胜其烦,本来没打算去魔都的陈耕,为了让自己清净一点,跟逃难似的和谢老爷子一起匆忙离开海洲。

    当天晚上,陈耕见到了那位老崔。

    上汽集团的中高层领导里面有好几位姓崔的,有几位陈耕认识,有几位陈耕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巧的是,这位老崔不但是自己认识的,而且还是曾经的自己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内打过交道的、负责“上海轿车”最后总装工作的总装车间主任崔向红。

    怎么会是他?陈耕的眉头微微一皱:从自己认识这家伙的时候开始,这家伙就是个坚定的买办份子,旗帜鲜明的为狼堡方面打击共和国汽车工业的做法摇旗呐喊,在各种场合坚定的鼓吹中国应该放弃自有民族汽车品牌,坚定不移的走合资路线。

    可以说,崔向红糟蹋了自己这个名字,他不但一点都不“向红”,而且是坚定不移的帮助外国人打压中国的民族汽车品牌,哪怕若干年后退休了,也是战斗在打压民族汽车品牌的第一线,简直是用生命在为洋大人打压民族汽车工业的做法张目和摇旗呐喊,哪怕到下个世纪的第一个10年之后,共和国的民族汽车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有一定的基础了,他也不服老的以耄耋之龄为洋大人努力奋战,只是那个时候,他的话已经没几个人肯听了而已

    当然,虽然在若干年后“崔向红”这个名字在圈内臭不可闻,但现在,他的马脚还没有露出来,真正坚定不移的为洋大人张目,那是到了90年代以后了,但这并不妨碍陈耕带着有色眼镜看这位崔主任。

    崔向红可没注意到陈耕的表情变化,看到陈耕和谢闵声两人,他热情无比的握住谢老爷子的手用力的一阵猛摇:“谢大哥,总算是见到你了,咱们哥俩可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吧?”

    “是啊,有一年多了啊。”谢老爷子也是大为感慨。

    “这次咱们不住招待所,就住我家,听说老哥你回来了,你弟妹专门去买了两瓶西凤,咱们可得好好喝一杯。”崔向红似乎很激动,眼眶都有些微微的泛红。拉着谢老爷子的手情真意切的道。

    谢老爷子哈哈大笑:“老崔你才50来岁,怎么就开始糊涂了?你嫂子虽然跟我一起去了海洲,可我们家那俩小子可都还在魔都,我回来一趟不回自己的家住着那像是什么话?”

    “瞧我这脑子,”拍拍自己的脑袋,崔向红也不着恼,接着道:“那咱就去家里好好地喝一顿,我给你说,这一年多你弟妹的手艺可有长进了,”说到这,崔向红似乎这才注意到陈耕,伸出手来对陈耕道:“陈经理,你好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陈耕不动声色的伸出手,笑眯眯的道:“崔主任,几个月不见,您看起来精神可更好了,”说完,陈耕扭头对谢老爷子道:“当年我刚来魔都这边实习的时候,崔主任过来指导过我们的工作,崔老师对机械的见解让我们这一批学生都大受启发。”

    “说这个干什么,”崔向红连连摆手,脸上却是一点兴奋的样子都没有,叹了口气道:“以前我总觉得咱们挺了不起的,可见了人家德国人的本事之后,才知道自己就是个井里的蛤蟆,唉,不说了,不说了”

    陈耕心里撇了撇嘴:难道您抱洋大人的大腿的习惯,现在就养成了?

    电话是如此的多,陈耕终于不胜其烦,本来没打算去魔都的陈耕,为了让自己清净一点,跟逃难似的和谢老爷子一起匆忙离开海洲。

    当天晚上,陈耕见到了那位老崔。

    上汽集团的中高层领导里面有好几位姓崔的,有几位陈耕认识,有几位陈耕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巧的是,这位老崔不但是自己认识的,而且还是曾经的自己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内打过交道的、负责“上海轿车”最后总装工作的总装车间主任崔向红。

    怎么会是他?陈耕的眉头微微一皱:从自己认识这家伙的时候开始,这家伙就是个坚定的买办份子,旗帜鲜明的为狼堡方面打击共和国汽车工业的做法摇旗呐喊,在各种场合坚定的鼓吹中国应该放弃自有民族汽车品牌,坚定不移的走合资路线。

    可以说,崔向红糟蹋了自己这个名字,他不但一点都不“向红”,而且是坚定不移的帮助外国人打压中国的民族汽车品牌,哪怕若干年后退休了,也是战斗在打压民族汽车品牌的第一线,简直是用生命在为洋大人打压民族汽车工业的做法张目和摇旗呐喊,哪怕到下个世纪的第一个10年之后,共和国的民族汽车工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有一定的基础了,他也不服老的以耄耋之龄为洋大人努力奋战,只是那个时候,他的话已经没几个人肯听了而已

    当然,虽然在若干年后“崔向红”这个名字在圈内臭不可闻,但现在,他的马脚还没有露出来,真正坚定不移的为洋大人张目,那是到了90年代以后了,但这并不妨碍陈耕带着有色眼镜看这位崔主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