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79章 惊动中央


    ps:兄弟们,不好意思,现在先不要看,请等一个半小时后再刷新。

    另外,今天本是正常更新的,但是……电脑坏了,之前台式机坏了,懒得去修,一直用的笔记本,没想到今天笔记本也挂了,现在正在网吧里,明天去修电脑,然后……欠大家20000字了,咱们就算7章,咱们从明天开始还账。

    ——————————————————————

    电话那头的陈耕似乎怔了一下,这才问道:“田厅长?”

    “是我,”田学民呵呵的笑了两声,明知故问的道:“陈经理,听说你们润华实业从德国请来了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能不能给我们海岱省几个学习的名额?”

    语气倒是异常的和蔼。

    “这个……”

    虽然田学民是堂堂海岱省的工业厅厅长,但陈耕却没有痛快答应下来的意思,有些为难的道:“田厅,按说这种事情我必须帮忙,但是……”

    “怎么了?”田厅长听的心头就是一紧。

    “很多领导都跟我打招呼了啊,江南省、江北省、蓉城、军方的领导同志……”陈耕苦笑着道:“33个名额,真的没法再多了,”顿了顿,陈耕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德国方面的教授的态度我们也要考虑,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样啊……”

    田厅长有些失望,他觉得自己开口了,陈耕无论如何也应该给自己几分面子的,没想到陈耕寸步都不肯让,不过仔细想想,田学民心里头倒也能够理解:也是,这可是跟着国外顶级院校的顶级教授学习的机会,光协调对方来华进行讲课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有多难就不用说了,自己聪明,可别人也不傻,都知道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有多难得,润华实业本身就在江南省,又是军方的企业,江南省和军方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至于海岱省?人家肯给33个名额就很不错了。

    但田厅长却很不甘心!

    这样一个不用出国就能够享受到国外顶级企业管理专家授课的学习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错过了这次机会……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机会?所以不管陈耕有多为难,海岱省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多要几个名额。

    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也能跳墙,至于人,人被逼急的普遍情况就是“急智”,眼下也是这样,为了这个学习的机会瞪的眼珠子都通红的田厅长,生生的被他憋出来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陈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买几张站票。”

    站票?

    这人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

    陈耕哭笑不得的道:“田厅,真的没有这个必要,回头我会将本次学习的录像资料给你们复制一份,到时候你们看录像带学习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能一样呢……陈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帮您找一个大一点的礼堂,比如说能够容纳500人的,了不起咱们就是多安装几个扩音设备罢了,可这样能够让更多的人学习啊。”

    “这样啊……”

    陈耕的眼前一亮:对啊,既然现在找的这个礼堂有限,那为什么不能换一个更大一点的礼堂呢?也别什么容纳500人的礼堂了,干脆直接找江南省协调一下,找一个千人级的大礼堂,那不是更方便?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陈耕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如果能够借着这次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国外先进的企业管理理念,往大里说,对于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的进行都是一桩好事,即便是往小里说,那也是洒下了无数现代企业管理理念的种子,陈耕心里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想了想,陈耕道:“这样,我和德国方面沟通一下,如果对方没意见,我就想办法找个大一点的礼堂,最好是千人级的,您看怎么样?”

    田学民心里头简直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陈耕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

    就算他同意自己的建议,不也应该故意拿捏拿捏么?不过此刻他可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兴奋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好好好……麻烦了麻烦了……陈经理您尽管去问……对了,要不要您来我们海岱省?我们海岱省大礼堂能同时容纳2000个人就坐,也挺不错的,这段时间的吃饭、住宿你们都不用担心……”

    “这些咱们再慢慢地商议,”陈耕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和对方沟通一下,如果对方没意见,咱们再讨论,您看好不好?”

    田学民能说不好吗?眼看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他高兴都还来不及呢,自然是一叠声的表示没问题。

    挂了电话,田学民满脸兴奋的对张宝玮道:“宝玮同志,你立功了,我代表咱们工业厅下属的所有企业谢谢你!”

    不等张宝玮说什么,田学民匆匆的冲了出去:“我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向省领导们汇报!”

    ……………………

    与在海岱省引起的轰动一样,当润华实业请来了德国亚琛应用科技大学和亚琛工业大学的企业管理方面的教授来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授课之后,所有知道了消息的省份都疯狂了!

    谁都不傻,谁都知道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有多么珍贵!

    有反应快的甚至已经想到了其他的:这次有这么多的同行、领导来学习,岂不是一个绝佳的扩展自己人脉的机会?这下子,哪怕对学习企业管理没什么兴趣的国企领导们也兴致昂扬的向上级领导表示自己希望获得这个学习的机会,不少人甚至摆出了一副“领导如果您不给我这个机会,我就赖在您这里不走了”的癞皮狗模样……

    越是上面的领导就越知道这么一次在国内学习国际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和理念的机会有多难得,自然是谁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最终,短短的2天时间里,这个消息竟然惊动了中央!

    接到老二马超打来的电话的时候,陈耕的脑袋还晕乎乎的:“二哥,你跟我开玩笑?

    “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老三,你小子也太能折腾了吧,连搞个培训都能惊动中央。”嘴上打趣着,马超的心里可不像他表现的这么平静:老三你这家伙这是要逆天啊?!

    “我也没想到啊,”陈耕一脸的无辜:“谁想到大家学习的热情竟然这么高涨?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打电话来不会是为了跟我寒暄的吧,说,到底是什么事?”

    “那我就直说了,上面的意思,是希望你们把这次的学习放在首都。”

    ——————————————————————

    电话那头的陈耕似乎怔了一下,这才问道:“田厅长?”

    “是我,”田学民呵呵的笑了两声,明知故问的道:“陈经理,听说你们润华实业从德国请来了一些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能不能给我们海岱省几个学习的名额?”

    语气倒是异常的和蔼。

    “这个……”

    虽然田学民是堂堂海岱省的工业厅厅长,但陈耕却没有痛快答应下来的意思,有些为难的道:“田厅,按说这种事情我必须帮忙,但是……”

    “怎么了?”田厅长听的心头就是一紧。

    “很多领导都跟我打招呼了啊,江南省、江北省、蓉城、军方的领导同志……”陈耕苦笑着道:“33个名额,真的没法再多了,”顿了顿,陈耕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德国方面的教授的态度我们也要考虑,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样啊……”

    田厅长有些失望,他觉得自己开口了,陈耕无论如何也应该给自己几分面子的,没想到陈耕寸步都不肯让,不过仔细想想,田学民心里头倒也能够理解:也是,这可是跟着国外顶级院校的顶级教授学习的机会,光协调对方来华进行讲课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有多难就不用说了,自己聪明,可别人也不傻,都知道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有多难得,润华实业本身就在江南省,又是军方的企业,江南省和军方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至于海岱省?人家肯给33个名额就很不错了。

    但田厅长却很不甘心!

    这样一个不用出国就能够享受到国外顶级企业管理专家授课的学习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错过了这次机会……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机会?所以不管陈耕有多为难,海岱省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多要几个名额。

    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也能跳墙,至于人,人被逼急的普遍情况就是“急智”,眼下也是这样,为了这个学习的机会瞪的眼珠子都通红的田厅长,生生的被他憋出来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陈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买几张站票。”

    站票?

    这人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

    陈耕哭笑不得的道:“田厅,真的没有这个必要,回头我会将本次学习的录像资料给你们复制一份,到时候你们看录像带学习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能一样呢……陈经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帮您找一个大一点的礼堂,比如说能够容纳500人的,了不起咱们就是多安装几个扩音设备罢了,可这样能够让更多的人学习啊。”

    “这样啊……”

    陈耕的眼前一亮:对啊,既然现在找的这个礼堂有限,那为什么不能换一个更大一点的礼堂呢?也别什么容纳500人的礼堂了,干脆直接找江南省协调一下,找一个千人级的大礼堂,那不是更方便?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陈耕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如果能够借着这次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国外先进的企业管理理念,往大里说,对于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的进行都是一桩好事,即便是往小里说,那也是洒下了无数现代企业管理理念的种子,陈耕心里其实是乐见其成的。

    想了想,陈耕道:“这样,我和德国方面沟通一下,如果对方没意见,我就想办法找个大一点的礼堂,最好是千人级的,您看怎么样?”

    田学民心里头简直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陈耕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

    就算他同意自己的建议,不也应该故意拿捏拿捏么?不过此刻他可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兴奋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好好好……麻烦了麻烦了……陈经理您尽管去问……对了,要不要您来我们海岱省?我们海岱省大礼堂能同时容纳2000个人就坐,也挺不错的,这段时间的吃饭、住宿你们都不用担心……”

    “这些咱们再慢慢地商议,”陈耕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和对方沟通一下,如果对方没意见,咱们再讨论,您看好不好?”

    田学民能说不好吗?眼看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他高兴都还来不及呢,自然是一叠声的表示没问题。

    挂了电话,田学民满脸兴奋的对张宝玮道:“宝玮同志,你立功了,我代表咱们工业厅下属的所有企业谢谢你!”

    不等张宝玮说什么,田学民匆匆的冲了出去:“我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向省领导们汇报!”

    ……………………

    与在海岱省引起的轰动一样,当润华实业请来了德国亚琛应用科技大学和亚琛工业大学的企业管理方面的教授来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授课之后,所有知道了消息的省份都疯狂了!

    谁都不傻,谁都知道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有多么珍贵!

    有反应快的甚至已经想到了其他的:这次有这么多的同行、领导来学习,岂不是一个绝佳的扩展自己人脉的机会?这下子,哪怕对学习企业管理没什么兴趣的国企领导们也兴致昂扬的向上级领导表示自己希望获得这个学习的机会,不少人甚至摆出了一副“领导如果您不给我这个机会,我就赖在您这里不走了”的癞皮狗模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