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90章 两伊战争?


    中国工业企业和机械制造企业在卡拉奇举办的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结束了,这个为期10天的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合同意向金额高达2.7亿美元,这个结果让代表团的领导们以及代表团的参展企业的负责人都笑歪了嘴,在来巴基斯坦之前,谁能想到一个巴基斯坦就能有这么大的工业设备需求量?

    第二天晚上,共和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为代表团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庆功宴,庆功宴上,范司长紧握着陈耕的手不肯放开:“小陈,我得好好敬你喝一杯酒,如果不是你一力坚持让大家走出来,谁能想到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

    整个代表团签订了2.7个亿的意向合同,其中确定下来的合同超过2个亿,已经有1000万美元的预付款支付到位,对于外汇紧缺的恨不得去卖血的共和国来说,这1000万美元的外汇实在是太宝贵了。

    陈耕谦虚的道:“我其实没做什么,真正做工作的都是领导们和大家……”

    “小陈,这话你说的可就不实在了,”不等陈耕说完,站在一旁的甄司长故意把脸一板,道:“你们润华实业到底做出了多大的贡献,难道我们一个个都是瞎的,看不见吗?”

    陈耕苦笑一声,眼前的这两人,一个是外贸部的司长,一个是机械工业部的司长,两人都堪称是位高权重、前途无量,他们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范司长却不肯就这么放过陈耕,在见识到了陈耕的神奇之处之后,他恨不得将陈耕给榨干了,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问这个消息,只是前些日子陈耕躲到了伊斯兰堡,自己鞭长莫及,现在陈耕就在自己眼前,他怎么舍得错过?不客气的问道:“小陈,这趟出来,咱们大家伙儿的底气都足了不少,你出国之前说的那番话没错,咱们国家的工业产品其实不是没有人买,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销路……”

    顿了顿,见陈耕在认真的倾听,这才道:“你觉得,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做?”

    “这个……”

    陈耕正犹豫着怎么推辞呢,甄司长眼尖,立刻道:“小陈,你也看到了,咱们的企业在国内的日子难过啊,你脑袋瓜聪明,有什么好办法尽管说,千万不要藏着掖着。”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陈耕还能说什么?迟疑了一下,陈耕终于点头:“那好,那我就随便说一下,其实很简单,咱们继续坚持‘走出去’的办法,”

    “走出去?怎么说?”甄司长和范司长对视了一眼,两人齐声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走出去,”陈耕做了个手势:“我的看法是,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来咱们国家投资的外国企业越来越多,如果咱们只盯着国内的这一亩三分地,结果必然是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也守不住了:同样一种规格的机床,外国的虽然价格高一些,但精度好、质量稳定、耐用度好,很多赚了些钱的企业宁可咬咬牙勒紧裤腰带也打算换一台外国的机床很多时候国产的机床它直接耽误生产啊。”

    甄司长和范司长对视了一眼,无言的点了点头,心情都有些沉重。

    确实,国产的机床虽然价格便宜,但精度差,质量也不够稳定,使用一段时间之后精度就大幅度下降的情况比比皆是,更要命的是还比较容易坏,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国内的这些机床企业的日子才一天比一天的难过,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只是陈耕的话让范司长越发的不解了:“既然外国的机床比咱们的好,那咱们不更应该先巩固自己的根据地么?走出去……”

    “走出去是找死,您是这么认为的吧?”不等范司长说完,陈耕就笑着把话接了过去:这就是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

    “没错。”范司长点点头,等着陈耕继续往下说。

    陈耕:“这个世界,虽然发达国家不少很多,但实际上超过三分之二的国家是不发达、欠发达以及极度不发达的国家,在这100多个不发达国家中,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没有自己完整的工业基础的,咱们共和国虽然是第三世界国家,但却有着良好的工业基础,而且在第三世界国家当中有着良好的国际信用,这是老一辈革命家给我们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

    对于这些第三世界国家来说,首先要解决的是有和无的问题,而不是好和坏的问题,只有解决了有和无的问题才能谈后续的发展,这就是咱们国家机床行业和工业制造企业的市场。”

    “老范,这才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听陈耕说完,甄司长一脸感慨的对范司长道。

    “江湖后浪推前浪,不服不行啊。”范司长同样是一脸感慨的点点头,看着陈耕感慨的道:“小陈,你的意思我们明白了,你说的没错,咱们是要积极主动的走出去,不过咱们的企业没有类似的经验,你有没有什么建议啊?”

    这话陈耕可不敢接了,小心的道:“范司长您客气了,我刚才其实就是随口一说……”

    “那你就接着随口说说嘛,”范司长风趣的道:“你就这么随口一说,我们呢,也就这么随口一听,好不好?”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还能说什么呢?迟疑了一下,他终于点点头:“我觉得咱们国家可以多组织企业出国参加类似的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

    “参加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还是国外的?”范司长皱了皱眉头。

    甄司长不解的道:“小陈,国外的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那都是很高端的展览会,咱们的企业去参展,这个……”

    陈耕明白他的意思,比如欧洲、日本、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举办的那些工业和机械设备展览会,与会的企业要么是同行业的翘楚,要么是世界500强企业,人家的技术先进,产品性能可靠稳定,虽然价格贵了一点,可架不住好用啊,咱们国家的产品到了国际上能卖的出去吗?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索性就再多说一些,笑着道:“其实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领导们还是很有远见的,知道只靠卖资源没办法让自己的国家发展起来,只有发展工业才能让自己国家的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但多年来咱们国家的工业企业习惯了计划经济,不太适应在市场经济当中进行竞争,国外、尤其是光大的第三世界国家对咱们国家的工业设备供应情况不是很了解,这种情况下咱们才更应该主动走出去。

    咱们的产品虽然有些不足,但也能满足大部分有志于发展自己国家工业的第三世界国家的需要,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咱们完全可以不断的改进技术,提升咱们的产品的科技含量,最终慢慢的拉近、追上与西方惬意的差距。

    至于与国外企业的竞争,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虽然会有一些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倒下去,但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都是金子。”

    陈耕的这番话,让甄司长和范司长都沉思起来,他们不得不承认,陈耕的这番话的确很有道理。

    “小陈同志,你有没有想过部委工作?”范司长忽然开口道:“只要你看来我们外贸部,我保证最少帮你争取一个副处。”

    外贸部的副处长?陈耕怔了一下,范司长对自己可真是够看重的,不过陈耕还是婉言谢绝了范司长的好意,表示自己更喜欢留在企业。

    “既然小陈你喜欢留在企业,那我也不勉强了,”范司长叹息一声,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才竟然不愿意来外贸部,这让他心里很不开心,不过还是道:“回去之后我会把这次展览会向领导们做一个详细的汇报,如果部里真决定组织咱们国内的企业去国外参展,小陈,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辞啊。”

    听明白了范司长话里面的意思,陈耕痛快的道:“有什么能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这就好,这就好。”范司长和甄司长一脸欣慰的连连点头。

    “……在刚刚发生的这起路边炸弹袭击**造成……公司表示鉴于当地严峻的安全形势,正在慎重考虑是否要退出……”正在这时候,新闻里一阵不甚清楚的内容传入陈耕的耳朵。

    “怎么了?”看着陈耕竖耳倾听的样子,范司长连忙问道。

    “刚刚的新闻里播放的……”

    “哦,你说波斯湾战争啊,”范司长笑起来:“现在伊拉克和伊朗打的如火如荼,连带着很多在当地投资的企业都倒了大霉,这个报导是说一家美国的企业被袭击了……老甄,好像是这样吧?”

    “是这样。”甄司长点点头。

    波斯湾战争?陈耕恍然,这场战争打的如何惨烈,陈耕当然知道,这场从1980年开始的战争现在还在持续,而且为了赢得战争,战争的手段越来越无所不用其极,“袭船战”战术连很多非交战国都跟着倒了大霉……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