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91章 丁若烟的板寸


    ps:第二更,还有一更。

    陈耕脸上骤然亮起的表情没有瞒过甄司长,他心头一颤,一个不好的感觉猛然冒了上来,连忙问道:“小陈,你这是……”

    “嗯,”陈耕点点头,并没有否认:“我想去伊朗和伊拉克的交战区一代去看看。”

    “那里正在打仗啊,你到那里去做什么?!”

    甄司长觉得陈耕简直就是疯了,俗话说得好,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现在伊朗和伊拉克这场持续了近7年的战争已经让两个国家之间打的狗脑子都要打出来了,交战国双方的老百姓拼了命的想要从交战地带逃走,陈耕竟然还想要去?这不是疯了么!

    范司长也觉得陈耕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脑袋正常的人谁会想着去交战区?

    皱了下眉头,范司长刚准备劝陈耕两句,就听陈耕道:“我准备去看看,如果能成,说不定能给咱们国家增加一两个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被范司长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范司长急切的问道:“怎么说?”

    如果陈耕去一趟两伊战争的交战区真的能够给共和国的外汇储备总额增加一两个亿美元,去一趟两伊交战区算得了什么,可怜的,共和国总共才20个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啊,为了能给共和国的外汇储备增加一点厚度,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闯一趟交战区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唯一的问题就是……

    甄司长一脸急切的抓着陈耕的胳膊焦急的问道:“真的?小陈你不是开玩笑吧?真的能够给国家增加一两个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从古至今,战争打的就是钱,”陈耕笑着道:“前段时间我看过一个资料,说两伊战争开始之前,伊拉克的外汇盈余近400亿美元,去去年年底的时候,它的外债高达600亿美元,为了这场战争,伊拉克不但将自己400亿美元的外汇盈余搭进去了,还借了600亿美元,这一进一出就是1000亿美元,在这600多亿美元里,有300多亿美元是欠西方国家和苏联的军火债、近300亿美元是欠其他阿拉伯国家的贷款,因为战争破坏、经济损失造成的直接损失更是几倍于这个数字,伊朗的情况也不比伊拉克好到哪里去……”

    陈耕说的这些,甄司长和范司长当然知道,战争这个东西消耗的从来都是金钱和生命,消耗的是一个国家的元气,这场爆发在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堪称是80年代持续时间最长、最惨烈的一场局部战争,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其他的非交战国,从去年开始,两伊之间的“袭船战”一再升级,打红了眼的伊朗和伊拉克“默契”的向第三方国家的船只进行袭击,遭到袭击的船只超过100艘,其中有超过20艘进出科威特港口的船只遭到袭击。

    由于两伊“袭船战”影响到非交战国的利益,科威特于1986年11月和12月,先后向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提出租船和护航要求……

    但让甄司长不解的是:“这和你们润华实业去中东有什么关系?”

    是的,这和润华实业有什么关系?

    共和国在这场持续了七年、并且眼下看来还能持续个几年的两伊战争中其实也没少捞钱,也没少干把武器装备卖给甲方卖乙方的操蛋事儿,如果不是有伊朗和伊拉克这俩肥猪在这里垫着,共和国的外汇储备还要凄惨的多,但那都是国内几大军工集团的肥肉,和润华实业有什么关系?难道……

    “小陈,你们不是打算做什么不合适的事吧?”想到这一点,甄司长脸色一变,连忙问道。

    范司长的脸色也跟着一变,显然,两人想到一块儿去了。

    “您两位想哪儿去了?”看到甄司长和范司长望着自己那一脸怀疑的眼神,陈耕就知道这两人心里在想什么,哭笑不得的道:“您两位误会了,我要是打算做您想的那些事儿,北方工业、兵器工业总公司还不得生撕了我?”

    这倒也是。

    听陈耕这么一说,范司长和甄司长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对视了一眼,缓缓的点头道:“那你打算做什么?”

    “嗯……还没有确定。”陈耕很不好意思的道。

    “还没有确定?!”

    范司长和甄司长两人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还没有确定,你就打算去交战双方的交战地带,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一年能够给国家的外汇储备增加一两个亿美元?!

    合着这半天来你在逗我们玩呢?!

    “只是一个大概的方向,”陈耕道:“我可以确定最少有七成的把握,不过具体要怎么操作,还需要到了交战区,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再进行调整。”

    这样啊……

    被陈耕给吓了一大跳的范司长和甄司长松了一口气,两人忍不住擦擦额头的冷汗,心里头在庆幸之余,又忍不住嘀咕起来:以前没听这小子说他打算去两伊交战区啊,这怎么……

    想到刚刚陈耕听到的那条新闻,一个极其荒谬的念头冒了上来:难道陈耕是在听到那条新闻之后冒上来的想法?!

    只是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荒谬了,两人谁都没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范司长一脸严肃的低声叮嘱陈耕道:“陈耕同志,这个事情你谁都不要说!”

    “是。”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的陈耕,重重的点头。

    …………………………………………

    不管是不是在听到那条新闻之后冒上来的想法,在这个共和国想尽一切办法来为国家增加外汇储备厚度、甚至恨不得去卖血的年代,当陈耕说他有为国家增加外汇储备的办法的时候,不管这个办法是否可行,面对差不多10%的外汇储备增量,谁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天晚上,这个消息就通过共和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的保密电话传回了国内。

    如果这番话是其他人说的,领导们十有**会把这番话当成是某位同志为了成绩而吹的牛皮,但陈耕不同,这家伙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不说他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将一家两年亏损的三产公司发展成了眼下这家在国内数得着的庞然大物,只说他这次力谏的卡拉奇工业和机械装备展览会,就让很多之前不看好的领导惊掉了一地的下巴:谁能想到巴基斯坦这么一个小国家,竟然有这么大的市场?

    最难得的是,这并不是巴基斯坦政府官方的采购行为,这是来自于巴基斯坦民间自发的采购行动,这就太难得了,对于共和国中央政府高层以及工业装备制造企业而言,这次在巴基斯坦的成功无异于一剂强心针,这个事实告诉大家,咱们的工业产品和工业准备其实在国际上还是有自己的市场空间的,只是一直以来咱们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而已。

    而这一切,陈耕功不可没!

    既然陈耕现在想要去两伊交战区走一遭,在经过一番紧急商议之后,国内的指示很快下来了:陈耕可以去,但必须先回国,将他的想法阐述明白,确定可行之后再讨论。

    对于这个结果,陈耕并没有感到意外,事实上国内能够这么快的给出怎么明确的回复已经超乎陈耕的预料了别忘了,陈耕可是现役军人,现役军人的出国手续向来很繁琐。

    陈耕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只是当他在国办秘书处看到笑吟吟的站在自己眼前的丁若烟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愣住了……

    对陈耕的反应,丁若烟很满意,将几根秀发拢到耳后,笑眯眯的向陈耕问道:“怎么?看到我很意外?”

    “是有点意外,”陈耕老老实实的点头:“你是来汇报工作的?”

    “我是来找你的。”丁若烟戏谑的望着陈耕,眼底里隐藏着一抹深深的开心。

    “找我?”陈耕越发不解了。

    “没错啊,就是找你,”看着一头雾水的陈耕,丁若烟越发开心了:“你不是要去中东出差么,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

    不等丁若烟把话说完,陈耕的脸色已经变了:“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不能去?”丁若烟笑嘻嘻的道:“既然你能去,为什么我不能去?”

    陈耕的脸色变的很严肃:“因为中东是一个以******为主的国家,在哪儿女人的地位很低,我需要的是一个工作助手,而不是一个走到那里都因为当地的风俗习惯而束手束脚的人……”

    “这样啊……”丁若烟笑嘻嘻的点头,然后猛地拉下了自己的头发:“如果这样呢?”

    一个标志性的板寸映入了陈耕的眼帘,理了板寸的丁若烟,看上去竟然很有几分中性美的帅气。

    “……”

    看着眼前的板寸丁若烟,陈耕几乎疯了:“你疯了?!”

    “为了工作方便嘛,”丁若烟笑嘻嘻的,似乎毫无所觉:“板寸,在化个妆,穿个宽松点的衣服,谁还会认为我个女人?”

    望着眼前还有几分帅气的丁若烟,陈耕不得不承认,如果只看脸,辅以适度的化妆,确实不容易分辨出男女,只是……

    “你付出的也太大了……”陈耕喃喃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