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392章 值得尊重的人


    :兄弟们,不好意思,这一章才写了一半,还有一半,请大家一个小时后再刷新。

    一头利索的板寸,能挡住半边脸的黑墨镜,样式宽松的白色休闲装,除了个头稍微矮一点之外,根本看不出来眼前的丁若烟是个女人,尽管陈耕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化了妆之后的丁若烟,但这一刻,他还是不得不佩服化妆这个东西真尼玛神奇的厉害:这架从沙阿转飞的飞机上有不少中东和西亚地区的人,但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丁若烟是个女人。

    尽管如此,陈耕还是将这几天来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再一次的对丁若烟说道:“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大使馆里呆着”

    “哎呀你有完没完?这几天你都说了八百遍了,都给你说了,这次来我是陪配合你完成任务的,不是来当花瓶的。”丁若烟很不满。

    她当然有不满的理由,这次来两伊地区是自己好不容易跟老爹争取来的机会,为了这个和陈耕一起来两伊交战区的机会,她甚至不惜以再也不回家来威胁自己的父亲,为的就是想要和陈耕在一起多呆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个呆子自打见到自己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的打消自己去两伊地区的念头,虽然知道陈耕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可她就是不高兴。

    陈耕其实明白丁若烟为什么要这么做,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更加不愿意带着丁若烟,那可是两国交战区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一发炮弹报销了自己的小命,陈耕敢于在炮火硝烟下拼命,但他真心不想丁若烟也这么做,不过

    算了!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自己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叹了口气,陈耕停下脚步,认真的望着丁若烟道:“若烟,既然咱们都已经到这儿来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你明白一点,接下来咱们要去的地方是交战区,说不准什么时候飞过来一发流弹就要了咱们的小命,所以”深吸了一口气,陈耕道:“我会尽力照顾好你,不过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嗯!”丁若烟点点头,忽然有点害羞起来。

    从德黑兰机场出来,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机场这儿等着了,一路直奔到了大使馆,刚下了车,陈耕就注意到一个中年男子从大厅里快步走出来,丁若烟推开车门,飞快的跑过去:“邢叔叔!”

    邢叔叔?

    来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的陈耕,脑子里飞快的浮现出一个名字:邢达,共和国驻伊朗大使馆大使,两人似乎很熟悉啊。

    联想到丁若烟父亲的工作,陈耕心里立刻了然:恐怕丁家和邢家的关系不一般。

    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了陈耕的猜测,见到友人孩子的兴奋过后,邢大使开始埋怨起来:“你爸也真是,不知道这里多危险么,怎么还让你来?”

    丁若烟吐了吐舌头,娇声道:“邢叔叔,您就别说我爸了,是我自己坚持要来的,这几天我爸被我妈骂的家都不敢回。”

    “哈哈哈”邢达顿时就大笑,他似乎很想要和丁若烟再说点什么,不过看到陈耕却是下意识的闭了嘴,上下打量了陈耕两眼,笑着点头道:“这位就是陈耕同志吧,这段时间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

    说着,热情的向陈耕伸出了手。

    “您太客气了,和您以及大家的工作相比,我们做的这点根本不算什么,您们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人。”在这么一位将来至少能够成为副部级大佬的高官面前,陈耕保持着足够的尊重,更不要说邢达以及整个大使馆的同志们要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条件下工作,同时还要竭力的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对这些人,陈耕充满了尊重。

    陈耕的话说的很笼统,但邢达立刻就听懂了,不但邢达听懂了,周围的大使馆的同志们也听懂了,大家的眼圈顿时有些发红。

    一头利索的板寸,能挡住半边脸的黑墨镜,样式宽松的白色休闲装,除了个头稍微矮一点之外,根本看不出来眼前的丁若烟是个女人,尽管陈耕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化了妆之后的丁若烟,但这一刻,他还是不得不佩服化妆这个东西真尼玛神奇的厉害:这架从沙阿转飞的飞机上有不少中东和西亚地区的人,但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丁若烟是个女人。

    尽管如此,陈耕还是将这几天来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再一次的对丁若烟说道:“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大使馆里呆着”

    “哎呀你有完没完?这几天你都说了八百遍了,都给你说了,这次来我是陪配合你完成任务的,不是来当花瓶的。”丁若烟很不满。

    她当然有不满的理由,这次来两伊地区是自己好不容易跟老爹争取来的机会,为了这个和陈耕一起来两伊交战区的机会,她甚至不惜以再也不回家来威胁自己的父亲,为的就是想要和陈耕在一起多呆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个呆子自打见到自己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想方设法的打消自己去两伊地区的念头,虽然知道陈耕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可她就是不高兴。

    陈耕其实明白丁若烟为什么要这么做,正是因为明白,他才更加不愿意带着丁若烟,那可是两国交战区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一发炮弹报销了自己的小命,陈耕敢于在炮火硝烟下拼命,但他真心不想丁若烟也这么做,不过

    算了!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自己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叹了口气,陈耕停下脚步,认真的望着丁若烟道:“若烟,既然咱们都已经到这儿来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你明白一点,接下来咱们要去的地方是交战区,说不准什么时候飞过来一发流弹就要了咱们的小命,所以”深吸了一口气,陈耕道:“我会尽力照顾好你,不过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嗯!”丁若烟点点头,忽然有点害羞起来。

    从德黑兰机场出来,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机场这儿等着了,一路直奔到了大使馆,刚下了车,陈耕就注意到一个中年男子从大厅里快步走出来,丁若烟推开车门,飞快的跑过去:“邢叔叔!”

    邢叔叔?

    来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的陈耕,脑子里飞快的浮现出一个名字:邢达,共和国驻伊朗大使馆大使,两人似乎很熟悉啊。

    联想到丁若烟父亲的工作,陈耕心里立刻了然:恐怕丁家和邢家的关系不一般。

    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了陈耕的猜测,见到友人孩子的兴奋过后,邢大使开始埋怨起来:“你爸也真是,不知道这里多危险么,怎么还让你来?”

    丁若烟吐了吐舌头,娇声道:“邢叔叔,您就别说我爸了,是我自己坚持要来的,这几天我爸被我妈骂的家都不敢回。”

    “哈哈哈”邢达顿时就大笑,他似乎很想要和丁若烟再说点什么,不过看到陈耕却是下意识的闭了嘴,上下打量了陈耕两眼,笑着点头道:“这位就是陈耕同志吧,这段时间你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

    说着,热情的向陈耕伸出了手。

    “您太客气了,和您以及大家的工作相比,我们做的这点根本不算什么,您们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人。”在这么一位将来至少能够成为副部级大佬的高官面前,陈耕保持着足够的尊重,更不要说邢达以及整个大使馆的同志们要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条件下工作,同时还要竭力的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对这些人,陈耕充满了尊重。

    陈耕的话说的很笼统,但邢达立刻就听懂了,不但邢达听懂了,周围的大使馆的同志们也听懂了,大家的眼圈顿时有些发红。

    “您太客气了,和您以及大家的工作相比,我们做的这点根本不算什么,您们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人。”在这么一位将来至少能够成为副部级大佬的高官面前,陈耕保持着足够的尊重,更不要说邢达以及整个大使馆的同志们要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条件下工作,同时还要竭力的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对这些人,陈耕充满了尊重。

    陈耕的话说的很笼统,但邢达立刻就听懂了,不但邢达听懂了,周围的大使馆的同志们也听懂了,大家的眼圈顿时有些发红。

    “您太客气了,和您以及大家的工作相比,我们做的这点根本不算什么,您们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人。”在这么一位将来至少能够成为副部级大佬的高官面前,陈耕保持着足够的尊重,更不要说邢达以及整个大使馆的同志们要在这种战火纷飞的条件下工作,同时还要竭力的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对这些人,陈耕充满了尊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