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01章 危机时刻


    “怎么办?”丁若烟的语气越紧张起来。

    “先拉警报!”说着,陈耕重重的按下了自己桌子上那个醒目的红色按钮。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瞬间响彻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上空。

    警报声异常刺耳,但正在进行各种工作的工人们没有丝毫的慌张,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丢下手中的工作,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个黑色的金属柜,从里面拿出一支支的步枪,有条不紊的开始检查枪械。

    两拨人冲向两辆停在墙角的、用军绿色帆布盖着的卡车,随着帆布被拉下来,这两辆被帆布遮盖住的开车也露出了本来面目:整车四周被焊接了厚厚的表面渗碳稀土装甲钢的m939型66中型战术卡车,卡车的顶部前中后各有一座可以36o度旋转、可以上下俯仰一定角度的武器站,从前到后分别是一门mm国产机炮、一门58式14.5mm高平两用高射机枪以及两只m6o通用机枪并在一起组成的机枪组合。

    机炮、高射机枪、通用机枪这三种武器,覆盖了从2ooo米到1oo米的距离,不管是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改装过的军用卡车还是履带式装甲运兵车,在mm机炮和14.5mm高平两用机枪面前都是彻底的渣渣!

    但这还不是更凶残的,更凶残的是,在工厂院子中间的空地上,3门国产6o式6m迫击炮和两辆加装了国产82mm无后坐力炮的“重火力单位”已经布置到位;

    院墙内侧堆着的高高的沙堆上此刻已经趴满了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工人”,“工人”们手里的ak-47和肩膀上扛着rpg火箭筒的国产版:****4m火箭筒热情的瞄准了气势汹汹而来的车队。

    没有人慌张,每个人都显得有条不紊,有些年纪比较大的“工人”甚至点上了一根烟,悠然自得的抽着烟的同时,望着烟尘滚滚的车队的目光竟然充满了热切。

    整个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瞬间变成了一只狰狞到极点的钢铁刺猬!

    是的,随着陈耕和润华实业的“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送回国内的美元越来越多、手中掌握的各国的现役军用装备越来越丰富之后,军a委和中央长们已经意识到了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对于共和**事装备展和外汇储备的宝贵意义,军a委长在某次内部会议上明确的表示:陈耕同志的安全绝对不容有失!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绝对不容有失!

    在这个空前明确的指示下,考虑到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所处的特殊情况以及需要履行的各种使命,军a委以及中央领导对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安全工作高度重视,不但默许了陈耕可以为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增加一定的军事力量,默许了陈耕从华东军区借调了一批汽车运输部队的、精通车辆维修与战斗的“临时”退伍士兵,还给陈耕送来了几名从老山前线“临时”退伍的军官,为的就是确保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万无一失,可以这么说,整个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其实即使一个隐藏在车辆改装公司下面的军营!

    直到一切反击手段部署到位,才有人来找陈耕,就是那位从老山前线“临时”退伍的、大名鼎鼎的硬骨头团下属二营营长:周长江同志,周长江同志平日里是车间搬运组的组长,但是这个时候嘛,他是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最高军事行动负责人,简单的说,他就是军a委给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派驻的定海神针。

    周长江同志嘴里吊着一根红双喜,向趴在沙堆上举着望远镜向那支来意不善的车队瞅的陈耕问道:“陈耕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陈耕一边往外面瞅一边道:“莫名其妙的就来了……周营长,不怕您笑话,我虽然也是当兵的,可一天战场也没上过,对战场的形势根本就不会看,您觉得这伙人……”

    不等陈耕说完,周长江眯着眼望着距离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已经不足一公里的车队,道:“肯定是来意不善,没跑。”

    至于陈耕承认自己没上过战场这一点,周长江没有丝毫看不起的意思,没上过战场又怎么样?没什么丢人的,咱们国家2oo多万军队,哪怕这几年一直在老山前线进行轮战,真正上过战场的士兵也不足一半,听说陈耕是个大学生,那就更不稀奇了,没上过战场没什么,能杀人的杀才多了去了,正经是陈耕这种能够给国库多赚外汇的人才才宝贵的厉害。

    陈耕点点头,既然周长江都说这伙人来意不善,那就真的是来意不善了,道:“周营长,这里就交给你全权做主,我先和大使馆方面联系一下。”

    “你去吧。”周长江摆摆手:“哦,对了,如果大使馆那边问起来,你就说这些家伙像是军人。”

    “这么说合适吗?”陈耕迟疑了一下。

    周长江却是神秘的笑了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什么?你说有一支来意不善的车队马上要和你们接触?”接到陈耕的电话,共和国驻伊朗大使馆顿时疯了,邢达大使立刻问道:“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吗?”

    “不能,”陈耕摇摇头,声音倒是很冷静:“对方没有能够明确识别的认识标示,车辆也很驳杂,周长江同志认为对方极有可能是军人,不过有几辆车是经过我们改装的军用越野卡车。”

    “这样啊……”

    邢达皱起了眉头,一伙来势汹汹、,明显来意不善的武装力量,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事,任何应对,真的很考验政治智慧。

    他正要说话,就听陈耕忽然道:“周营长刚刚喊话,还有5oo米,对方没有减。”

    邢达额头上的汗水涔涔的往下流:“无论如何,不能开第一枪。”

    陈耕立刻道:“明白,无论如何不能开第一枪!”

    匆匆赶过来的大使馆武官高峰连气都顾不得喘一口,高声问道:“有没有可能是雇佣兵?”

    “不太像,”陈耕摇摇头:“这段时间我和很多雇佣兵组织、安保服务公司接触过,对他们的习惯很了解,这支车队的很多特点不像是雇佣兵,有点像是军人,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高峰和邢达立刻追问道。

    “但是也不像是军队,没有那种令行禁止的感觉,车队的行进乱糟糟的……”

    没等陈耕说完,邢达和高峰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声道:“部族武装!”

    “操!”陈耕狠狠的骂了句粗口。

    没有什么比部族武装更难应付的了,这种只顾着自己部族利益的小团体,根本就不会管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利益有利,属于典型的“只要老子们有好处,老子们才不管你洪水滔天”的极端利己主义思维,偏偏这些部族一个个还精的厉害,得罪了一个部族就等于得罪了无数个和这个部族有关系的部族,最后的结果就是你在这一片根本就混不下去能够被迫走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在这些有着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的部族面前,小命丢掉了根本就属于常态。

    部族根本就是寄生在国家身上的毒瘤,伊朗和伊拉克中央政府很头疼,但对于这些部族力量,连伊拉克总统傻大木和伊朗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都对这些部族武装极为忌惮,在很多时候却又对这些部族武装无可奈何。

    为什么不可奈何呢,因为伊斯a兰世界的独特政体,决定了整个国家其实就是由一个个的部族组成的,对于国家的士兵来说,部族的利益高于国家的利益,如果国家要对自己的部族动手,属于这个部族的士兵一定会公开反对自己的国家。这种情况不但是伊朗和伊拉克两个国家的常态,也是整个中东国家乃至整个伊斯a兰世界的常态。

    不但如此,就连那些刀头舔血、脑袋栓裤腰带上的雇佣兵也对这些部族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由此就可想而知这些部族力量是多么难缠。

    意识到这支力量极有可能是部族武装,邢达和高峰顿时紧张起来,高声道:“陈耕同志,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竭尽全力避免冲突。”

    “我知道,”陈耕很清楚与一支部族力量结仇意味着什么,咬着牙道:“我尽量避免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但如果万一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

    “不行!”不等陈耕说完,邢达就高声打断陈耕的话,喘着粗气道:“我不允许你那么做!”

    “我要为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136位同志的生命和安全负责,就算国家要处置我,也等我将大家安全的送回去再说。”说完,不等邢达和高峰再说什么,陈耕“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拎着ak—47转身出了办公室。(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