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10章 特殊战线


    秦海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没想到陈耕居然会用自己的话来反驳自己。

    是啊,你担心咱们的战士跟这些雇佣兵在一起会被他们带坏了?不再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你们对自己以往的政治工作和思想教育不自信嘛,否则你们怎么会担心这个?

    如果你们对自己以往的工作有着充分的自信,就应该坚信咱们的战士即便是到了人渣扎堆的雇佣兵里,也会依旧继续保持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本色。

    不过政委到底是政委,天生靠耍嘴皮子吃饭的,在被陈耕小小的呛了一句之后,很快就道:“我相信咱们绝大多数的同志都是好的……”

    “但不排除个别同志会受到资本主义的腐蚀是吧?”不等秦海鹏把话说完,陈耕就把话给接了过来,大笑着道:“秦政委你多虑了,你也不想想,但凡这些能够出国的战士,哪一个不是经过了多重审核、军事技能和思想觉悟双过硬的?

    不过既然老秦你对这件事有疑虑,不如这样,咱们写一份文件,把我对这项工作对国家的好处以及你对这个做法的顾虑、担心统统写进去,让上级领导来评判、决定要不要上马这个项目,你觉得怎么样?”

    有了这句话,秦海鹏顿时无话可说,当自己两人有难以决断、无法达成一致的问题的时候就将问题上交给升级领导讨论,这是在出国之前上级领导特意叮嘱的,难不成自己还能反对不成?只好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这个时候,陈耕就格外的怀念网络时代,那是2000年前后也好啊,一封e-mail转瞬万里,把自己的意图清清楚楚的表达明白,而不用像是现在这样,即便是搭乘大使馆往国内送专件的“便车”,信件在路上一来一回最少也得十几天时间,如果上级领导讨论个没完,说不定几个月都没有结果。

    ……………………………………………………

    不管陈耕与秦海鹏之间就是否派炊事兵来中东“出差”这件事上是否能够达成一致,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即不管两人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两个人的初衷完全相同,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能够更强大一些。

    今天晚上也不例外,已经是凌晨2点了,银河特种车辆改装有限公司的工厂里一片漆黑,只有陈耕和秦海鹏两人静静的坐在帐篷里,两人似乎是有心事。

    当手表上的时间显示为凌晨3点整的时候,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卡车行走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笑,同时道:“终于来了。”

    是的,终于来了。

    伴随着大门外卡车柴油机的运转声,陈耕和秦海鹏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公司的大门口打开了大门,大门外,一辆集装箱卡车正静静的停在门口,只有发动机怠速运转时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

    从驾驶楼子里下来一个人,热情的与陈耕、秦海鹏打着招呼:“陈经理,秦副经理。”

    “老王,你这家伙终于来了?”陈耕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赶紧进来吧,让兄弟们吃点东西先休息一会儿。”

    “吃饭不着急,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老王笑着问道。

    陈耕点点头:“跟我来。”

    走进院子,陈耕带着老王来到一辆m939型66中型战术卡车面前,只是这辆m939看上去有点凄惨,货箱整个儿的卸掉、底盘大梁清晰可见就不说了,驾驶楼子也从中部被整齐的切割了下来,与东南沿海地区走私的那些“飞顶车”没什么区别,更惨的是连方向盘都被卸掉了,那个比驾驶楼子还要高的排气管和进气管当然毫不意外的也被拆了下来,并且绑在了粗壮的底盘大梁上,模样凄惨的简直一塌糊涂。

    老王对这辆外观凄惨的m939似乎丝毫没觉得意外,不断的点头,看着这辆外观凄惨的m939的目光似乎很有些狂热。

    指着这辆m939,陈耕对老王道:“就是这辆车,车子所有的油液都放掉了,这两个几个里面的就是,发动机机油、变速箱油、制动液、玻璃水……所有的液体都分门别类的贴了标签,回去之后原样灌回去就成。”

    “明白,”老王点点头,抬腕看了下时间,道:“兄弟们,先干活,活干完了再吃点东西。”

    没有人说话,但却从刚刚开进来的那两辆集装箱卡车后面开过来两辆自带吊车的卡车,也就是俗称的汽车吊,两辆汽车吊上下来了几个人,飞快的在车上的几个固定点上挂好了挂钩,然后,小10吨重的m939卡车就这么被吊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两辆集装箱卡车后面的集装箱,上面的那一面竟然自动翻了起来,显然这两个看起来与普通集装箱没什么不同的集装箱是经过特殊改装的货色。

    两个汽车吊操作手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将这辆凄惨的m939轻轻吊起,放进上部敞开了的集装箱里,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牛的一塌糊涂,陈耕看的眼睛都直了,嘴巴张的河马似的都没有发觉:他曾经计算过,将m939的所有碍事的地方都去掉之后,将一辆m939放进一个标准的民用集装箱里,两侧的空间分别只有不到10公分,现在还是大晚上,这俩汽车吊操作手是如何做到的?这是练了多长时间才能做到这一点?

    老王却没觉得这有什么意外,显然这样的场面他遭际见过很多次了,笑眯眯的对陈耕道:“怎么样?厉害吧?”

    “太厉害了!”陈耕一脸佩服的连连点头,尼玛,这已经不是卖油翁的“唯手熟尔”能够解释的了,这绝逼是天分!

    在陈耕说话的功夫,有人打开那个上部能够敞开的集装箱的后盖,从下面钻了进去,没一会儿就再次钻了出来,小声的对老王道:“固定好了。”

    老王点点头,脸色未变,轻声道:“再交叉检查一遍,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两人二话不说,立刻又钻进了集装箱。

    陈耕暗自点头,这些工作在特殊战线上的同志果然够严谨,也不多说什么,指着另外几个用木箱打包封装好的箱子道:“这几个箱子里装的都是m977重型高机动战术卡车的动力系统,这个箱子里放的是底特律柴油机公司的8v92tav8型二冲程柴油机,具体性能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对你们来说肯定不是问题。

    这个箱子里放的是8v92tav8柴油机配套的艾利逊ht740d41b/1r型自动变速箱和奥什卡什55000型两挡分动箱;

    这个箱子里放的也是m977卡车上用的发动机,不过是卡特彼勒的,排气量15.2升的—15型六缸柴油机,这个箱子里是和-15柴油机配套的艾利逊hd4560p61b/1r自动变速器和相应的分动箱;

    还有这里,这是m977上的奥什卡什46k型并装转向系统和eatonds-480型前后桥,这里是前后桥匹配的单机轮边减速机构……”

    看着这一个个封装好的木箱,听着陈耕的介绍,老王没多说什么,只是用力握住陈耕的手,道:“辛苦你们了。”

    “没事,”陈耕笑着道:“我们没什么辛苦的,倒是你们,想要将这些东西运回万里之外的祖国,才是真的辛苦、真的不容易。”

    陈耕心里清楚,想要将这些东西安全的运回国内,这一路上的斗智斗勇是绝对少不了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格外佩服老王这些人,他们才是这个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崛起隐身在黑暗中默默奉献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尊重的人,共和国在短短的30多年的时间里就从一个近乎农业化的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们的工作和贡献功不可没。

    秦海鹏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厨房,此刻他推着一辆厨房的小餐车来到众人跟前,低声道:“同志们,一会儿还得赶路,我就不劝大家今晚留在这里休息了,给大家煮了点面,大家无论如何也要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餐车分为四层,每一层上都满满当当的放着装满了面条的碗,每一个碗里面都有两个大大的荷包蛋,说是面,里面的牛肉片简直比面还多。

    秦海鹏有点不好意思:“其实用猪肉做这个面才最好吃,不过大家也知道,这个地方就买不到猪肉,兄弟们凑合着吃吧。”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正好,肚子还真有点饿,”都是自己的同志,老王也没推让,而且知道一会儿还要连夜开车的他,也知道这会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是好事,大手一挥:“大家分成两班轮流吃,司机在第一班,吃完了休息10分钟,有需要解决一下个人问题的赶紧去解决一下个人问题,20分钟之后上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