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39章 顺利通过第二轮


    :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等半个小时后再刷新。

    “带路党都该死!”搞明白了情况的陈耕,嘴里嘟囔了一句。

    “什么?”临时安排给陈耕当秘书的韩路没听清楚,以为陈耕有吩咐了,连忙问道。

    “没事,”陈耕摆摆手:“帮我约一下坦桑尼亚三军总参谋长,就说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他交流一下。”

    “这个”韩路的表情有些为难。

    陈耕当然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不过好办不好办的这不是陈耕操心的,他摆摆手:“如果不好办,那就让咱们的顾问团帮忙。”

    共和国和坦桑尼亚的关系好的让很多人都看不懂,比如这个军事顾问团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奉行不结盟政策的共和国,在帮助坦桑尼亚提升军事实力和战斗力这一点上简直是不遗余力,为了尽可能的提升坦桑尼亚军队的战斗力,共和国几十年如一日的向坦桑尼亚派驻军事顾问团,非洲是怎么来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几十年如一日的军事顾问团的顾问们严格教导出来的。

    韩路苦着脸答应了下来,心里还在哀叹,果然是领导动动嘴,小兵跑断腿,陈老大一句话,自己不知道要跑断几条腿才能把这事儿办好,人家好歹也是一支军队的副总参谋长啊,是咱们想见就能见到的吗?

    可现实却让韩路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在试探着将自己的要求告诉了共和国驻坦桑尼亚军事顾问团之后,顾问团很痛快的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们会尽快的帮忙协调,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就应该有消息。

    在这一点上,顾问团实在是太谦虚了,接到顾问团的电话,坦桑尼亚三军副总参谋长肯谷中将当即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表示今天实在是腾不出时间,不过明天晚上就没问题

    听顾问团的同志们说的沟通结果,韩路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陈耕本来是打算和肯谷好好沟通一下的,但当双方开始接触之后,陈耕才发现这位坦桑尼亚的副总参谋长、肩膀上扛着中将军衔的肯谷先生竟然是个愤青!

    这可太出乎陈耕的意料了,比如现在,肯谷中将就在愤愤不平的诉说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坦桑尼亚的剥削,可现在坦桑尼亚社会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大家都在拼了命的赚钱,没有人关心经济发展和政治建设巴拉巴拉,说着,他话题一转,一脸羡慕的对和陈耕说起了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而且出乎陈耕意料的是,肯谷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的评价相当高

    “我一直在关注贵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政策,我的说,这是一个伟大的举动,是一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影响深远的改革行动,短短几年的时间,这个改革就已经有了显著地成效,并且这种影响还将会继续持续下去,”说到这里,肯谷话题一转,道:“我认为,坦桑尼亚想要改变眼前的局面,也必须要向贵国学习,实行积极的改革措施,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坦桑尼亚眼下的危机”

    看着侃侃而谈的肯谷,陈耕心中不由对他刮目相看:一个军人,对政治、对经济竟然有这样的见解,真是不简单!

    要知道,任何国家的滋生,都是国家衰弱中的并发症。

    在了解了坦桑尼亚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水平之后,陈耕才知道带路党在坦桑尼亚国内横行肆虐不是没有原因的:坦桑尼亚政府的薪资水平连让公务员们养家都不够,但天上又不会掉馅饼,黑蜀黍们就只好借助自己手里的公权拼命的给自己捞钱。

    另一个方面,政府工作人员的收入水准低带来了的另外一个很要命的问题:政府的行政能力低下,经济的大规模衰退导致刚进行城市化的那些地区开始出现严重的经济病,新城市人口的经济收入开始快速的衰退,导致大家根本无法用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

    但活人是不能被尿憋死的,大家总要吃饭的,对吧?所以看着那些做生意的人在坦桑尼亚混的风生水起,在行政体系上班的那些公务员们心里就不舒服了:你们挣得,老子就挣不得?

    导致的直接恶果就是坦桑尼亚个别地区的行政系统甚至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具体表现为很多政府单位竟然空荡荡的找不到一个人,也就是说政府单位里面没有人上班!

    人都干嘛去了?当然是去赚钱去了,所以谁敢说黑蜀黍们都是懒怂?人家捞外快还是很勤快的。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经济,经济发展起来了,大家手里都有钱了,很多事情自然也就可以迎刃而解。

    如果是坦桑尼亚政界的人,能意识到共和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政策对于解决坦桑尼亚当前的困境的巨大参考意义,陈耕还不会觉得意外,因为他们本就是干这个的,但肯谷不过是一个军人,据说学历还不高,居然也能意识到这一点,这可就太不容易了。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陈耕心里忽然冒上来一个诡异的念头:或许这家伙能够顺利转型,从一名成功的军人转型为一名不错的政治家?

    “不好意思,岔题了,”看着陈耕似乎有些走神,肯谷有点不好意思,主动开口问道:“陈先生,你找我是”

    “肯谷将军客气了,您对政治和经济的见解让我惊讶,坦率的说,您对政治、经济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的思考,让我怀疑坐在我眼前的不是一位接触的军人,而是一位很有深度的政治家,我甚至觉得哪怕您去从政,也一定能够成为坦桑尼亚著名的政坛人物。”陈耕半是恭维、半是认真的道。

    “哈你太客气了,”得到陈耕的肯定,肯谷也很高兴,开心的道:“不瞒你说,我还真打算过几年就从政。”

    “那我有理由对坦桑尼亚的未来更加乐观了,”说完,陈耕顺势道:“肯谷将军,相信您一定能够猜到,我这次见您,是为了这次的军车采购案。”

    肯谷脸上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点点头道:“所以呢?”

    “我不是来向您行贿的,对于您这样的人来说,行贿是对您人格尊严的侮辱,这次来,我是想要告诉您,我们可以在坦桑尼亚建立一个大修厂,具备车辆的总装能力那种。”

    肯谷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你确定?你说真的?”

    当了几十年的兵,他当然知道一家具备车辆组装能力的大修厂对于坦桑尼亚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往共和国虽然向坦桑尼亚提供了很多援助和支持,但也没有向坦桑尼亚援建过一家具备车辆总装能力的大修厂,当然,这也与坦桑尼亚士兵的文盲率太高有关系,在坦桑尼亚,不但普通一线军人的文盲率很高,应该掌握知识的军官的文盲率也是高的令人发指。

    “带路党都该死!”搞明白了情况的陈耕,嘴里嘟囔了一句。

    “什么?”临时安排给陈耕当秘书的韩路没听清楚,以为陈耕有吩咐了,连忙问道。

    “没事,”陈耕摆摆手:“帮我约一下坦桑尼亚三军总参谋长,就说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他交流一下。”

    “这个”韩路的表情有些为难。

    陈耕当然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不过好办不好办的这不是陈耕操心的,他摆摆手:“如果不好办,那就让咱们的顾问团帮忙。”

    共和国和坦桑尼亚的关系好的让很多人都看不懂,比如这个军事顾问团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奉行不结盟政策的共和国,在帮助坦桑尼亚提升军事实力和战斗力这一点上简直是不遗余力,为了尽可能的提升坦桑尼亚军队的战斗力,共和国几十年如一日的向坦桑尼亚派驻军事顾问团,非洲是怎么来的?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几十年如一日的军事顾问团的顾问们严格教导出来的。

    韩路苦着脸答应了下来,心里还在哀叹,果然是领导动动嘴,小兵跑断腿,陈老大一句话,自己不知道要跑断几条腿才能把这事儿办好,人家好歹也是一支军队的副总参谋长啊,是咱们想见就能见到的吗?

    可现实却让韩路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在试探着将自己的要求告诉了共和国驻坦桑尼亚军事顾问团之后,顾问团很痛快的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们会尽快的帮忙协调,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就应该有消息。

    在这一点上,顾问团实在是太谦虚了,接到顾问团的电话,坦桑尼亚三军副总参谋长肯谷中将当即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表示今天实在是腾不出时间,不过明天晚上就没问题

    听顾问团的同志们说的沟通结果,韩路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陈耕本来是打算和肯谷好好沟通一下的,但当双方开始接触之后,陈耕才发现这位坦桑尼亚的副总参谋长、肩膀上扛着中将军衔的肯谷先生竟然是个愤青!

    这可太出乎陈耕的意料了,比如现在,肯谷中将就在愤愤不平的诉说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坦桑尼亚的剥削,可现在坦桑尼亚社会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大家都在拼了命的赚钱,没有人关心经济发展和政治建设巴拉巴拉,说着,他话题一转,一脸羡慕的对和陈耕说起了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而且出乎陈耕意料的是,肯谷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的评价相当高

    “我一直在关注贵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政策,我的说,这是一个伟大的举动,是一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影响深远的改革行动,短短几年的时间,这个改革就已经有了显著地成效,并且这种影响还将会继续持续下去,”说到这里,肯谷话题一转,道:“我认为,坦桑尼亚想要改变眼前的局面,也必须要向贵国学习,实行积极的改革措施,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坦桑尼亚眼下的危机”

    看着侃侃而谈的肯谷,陈耕心中不由对他刮目相看:一个军人,对政治、对经济竟然有这样的见解,真是不简单!

    要知道,任何国家的滋生,都是国家衰弱中的并发症。

    在了解了坦桑尼亚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水平之后,陈耕才知道带路党在坦桑尼亚国内横行肆虐不是没有原因的:坦桑尼亚政府的薪资水平连让公务员们养家都不够,但天上又不会掉馅饼,黑蜀黍们就只好借助自己手里的公权拼命的给自己捞钱。

    另一个方面,政府工作人员的收入水准低带来了的另外一个很要命的问题:政府的行政能力低下,经济的大规模衰退导致刚进行城市化的那些地区开始出现严重的经济病,新城市人口的经济收入开始快速的衰退,导致大家根本无法用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

    但活人是不能被尿憋死的,大家总要吃饭的,对吧?所以看着那些做生意的人在坦桑尼亚混的风生水起,在行政体系上班的那些公务员们心里就不舒服了:你们挣得,老子就挣不得?

    导致的直接恶果就是坦桑尼亚个别地区的行政系统甚至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具体表现为很多政府单位竟然空荡荡的找不到一个人,也就是说政府单位里面没有人上班!

    人都干嘛去了?当然是去赚钱去了,所以谁敢说黑蜀黍们都是懒怂?人家捞外快还是很勤快的。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经济,经济发展起来了,大家手里都有钱了,很多事情自然也就可以迎刃而解。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