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41章 最后的胜利者


    “现在也就只能这样了,”拧上最后一个螺丝,陈耕把扳手放好,看着眼前的车子叹了口气:“其实这些车子重新标定一下更好,不过咱们这里的条件有限,没有那个条件,不过你们回去之后倒是可以做一下这方面的工作……”

    陈耕对这6辆重新改进和组装的军用卡车并不怎么满意,在他林大老板看来眼前这些车子根本就是一个半成品,如果对某些参数进行重新标定,对某些零部件进行一下改进,这两款车的性能还能再提升一下。

    陈大老板对自己改进之后的成果不满意,但一汽、二汽的同志显然不这么看,自两天前亲自开着陈耕改完的第一辆ca30a跑了一圈之后,一汽和二汽的同志就对陈耕的本事彻底服气了:车还是那辆车,零件还是那些零件,可经过陈耕的手这么重新调整、装配,整辆车的操作顺滑程度、油门的反应灵敏程度、刹车踩下去的线性程度……和原来那辆车相比,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两辆车!

    老王点头哈腰的递给陈耕一根烟:“陈经理,辛苦了,来,先抽根烟歇歇。”

    没有拒绝,陈耕接过烟,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箱子上,老实不客气的道:“老王,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一汽到底是怎么搞的,ca30a这车的底子也还算不错,可怎么你们生生的就把这辆车做成了一团****?”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老王早就和他干起来了,可既然这话是陈耕说的,老王也就只有服气的份儿,老方和自己私下里聊天的时候曾经说过,陈耕对汽车的了解,一个人就能顶一汽和二汽所有的工程师,可老王觉得,就算是一汽和二汽所有的工程师们加起来也未必有陈耕厉害。

    聊了几句,老王试探着对陈耕道:“老弟,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陈耕点点头,他心里已经有预感老王要说什么了。

    “这趟回去之后,能不能麻烦陈经理帮我们对ca30a重新做一下标定?”老王的语气无比诚恳:“之前听你说的几个需要重新标定的地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果然啊!陈耕叹了口气,道:“老王,不是我不帮你们,而是这个要求我不能帮。”

    “不能帮?”老王愣了一下:“为什么?”

    “重新把你们标定一下没问题,但你没考虑到你们自己内部的因素么?我一个20来岁的毛头小子,你们自己的工程师、设计师们会怎么想?你们的高层领导会怎么想?他们会认同我的实力?大概在他们眼里,我这次的成功大有**也只是侥幸吧?”

    “……”

    老王哑口无言,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不得不承认,事实和陈耕说的还真的不会有太大的区别,现在陈耕帮忙改进几辆车也就罢了,可如果让陈耕去一汽总部,一定会引起一些领导的强烈反对,这是显而易见的。

    陈耕接着道:“另外你们一汽的问题其实不止是车辆标定的问题,车辆的标定问题还是小事,最大的问题在于管理、在于有令不行、有命不遵,企业的运行考的不是规章制度,而是领导的好恶,一家严格按照规章制度进行管理的企业的产品上,你觉得可能出现没经过退火处理的齿轮吗?……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们一汽的情况什么样你应该比我清楚,如果你们一汽真的是严格按照各项规章制度来管理的,我们润华实业也没办法从你们哪儿挖走那么多人,对吧?”

    本来还打算反驳陈耕的话的老王,这下子就只剩下苦笑了:可不是么,如果一汽的管理真的有那么严格,偌大的一汽怎么会成为润华实业的人才培养库?

    “……”沉默了好一会儿,老王终于憋出来一句话:“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陈耕想了想,道:“这样,回头我写一份ca30a的重新标定说明书给你,不过你拿回去之后是直接丢茅坑里还是怎么样我就不管了。”

    没想到陈耕居然还肯帮自己这个忙,老王还真有些喜出望外,握着陈耕的手一阵摇晃:“太感谢了,太感谢了,老弟,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你来常春,一定记得和我联系,我请你吃正宗的东北杀猪菜!”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陈耕笑着举起了手掌。

    “这是第二辆车了……”看着远处那辆加速明显不自然的ca30a,陈耕的眉头无意识的皱了起来,嘴里喃喃的道。

    虽然参赛的三辆车以及另外三辆备用车经过了自己重新的调校,个别有问题的零件也换成了从国内紧急空运来的零件,可这次考核的困难程度依旧超出了陈耕的想想,这一轮考试才进行了不到三分之一,中国队的车子已经有了要出问题的迹象,很麻烦了。

    看到第二辆车的加速状态不自然的可不是只有陈耕,手里同样举着望眼镜的老王,脸色已经变得蜡黄,至于额头上的汗珠子更是如同不要钱一样不停的往下落,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这三辆车都跑废了也未必能够坚持到最后。

    用力握住陈耕的手,老王颤声道:“陈经理,你得赶紧想个办法啊,这……这……”

    不只不觉间,老王已经将陈耕当成了最值得信赖的那个人。

    “放心,这不是大问题,”陈耕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示意他不用紧张:“你知道,这种招标活动,最后采购的不一定是最好的,而是最适合他们的,放心,交给我。”

    有了陈耕的这句话,老王总算是稍稍安心了些。

    拍了拍同样紧张的不行的方夏,陈耕低声对两人道:“两位,我有个建议,咱们不是要搞一个大型汽修厂么?这样,想办法告诉坦方,就说如果我们最终入围,咱们交车的时候不交整车,所有的车运来坦桑尼亚的时候都是成套的散件。”

    方夏的反应最快,立刻领会了陈耕的意图,惊喜的道:“你的意思是咱们告诉坦桑尼亚方面,咱们不但帮他们建一个具备车辆组装能力的大修厂,还手把手的教他们怎么把一堆零件攒成一辆完整的汽车?”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陈耕点点头,分别看向老王和方夏:“两位觉得怎么样?”

    老王重重的一拍大腿:“这个主意太妙了!”

    方夏更是一脸佩服的望着陈耕,道:“陈经理,这个主意你是怎么想到的?”

    “帮助”坦桑尼亚建一个具备整车组装能力的大修厂本就是之前早就决定好的事情,但现在,陈耕将大修厂的事情与这次的军售更加紧密的捆绑在了一起:你们坦桑尼亚不是一直想要形成自己的汽车工业吗?现在机会来了。

    虽然ckd组装距离形成自己完整的汽车工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汽车工业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的,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汽车工业就要从ckd开始做起,如果连ckd都做不好,还谈什么**研发、谈什么自主发展?

    当然,坦桑尼亚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对他们来说,只要坦桑尼亚有了自己的汽车工业,他们就很满足了,至于自己的汽车工业是不是有属于坦桑尼亚自己的汽车品牌,他们还没有想那么多。

    越想越觉得陈耕的这个建议简直绝妙,老王和方夏再也坐不住了,扭头和外贸部、机械工业部的同志低声嘀咕了一番,大概是老王和方夏两人说了这个建议是陈耕的,外贸部和机械工业部的领导忍不住抬头看了陈耕一眼,一张脸上全都是惊讶,不过想到陈耕的神奇之处,却是频频点头,似乎是觉得这么精妙的主意出自陈耕之手也完全能够理解。

    事不宜迟,现在每一分钟的时间都格外的宝贵,外贸部和机械工业部的领导低声嘀咕了几句之后,掏出笔记本飞快的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写完之后,把纸条交给一旁的秘书,同时指了指一旁的坦桑尼亚方面的政府和军方的高官,意思是把这张纸条递给坦桑尼亚的那几位。

    接到中方代表的小纸条,坦桑尼亚的几位高官并没怎么意外,显然他们对这种情况早已经习以为常,不过打开纸条看了一下,坦桑尼亚方面的几位高官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扭过头来看向中国队这边,见中国这边点头,几位坦方高官明显的兴奋起来,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你们感兴趣就好。看到这一幕,陈耕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但陈耕松了一口气,中方代表团中知道内情的这些人也松了一口气:这事儿,十拿九稳了。

    ……………………

    第三轮测试的结果稍稍有些出乎陈耕的意料,经过长达一个星期的高强度使用,中国队的这三辆参赛车虽然基本上跑费了,却也磕磕绊绊的从头跑到了结束。

    对于这个结果,陈耕庆幸不已,也幸亏是每天还有2个小时的维修时间,否则陈耕很清楚,这3辆勉强完成的军车压根就不可能完成这次的高强度测试,整个测试过程,给陈耕的感觉就和走钢丝差不多,一个不小心就会从钢丝上掉下来,摔的凄惨。

    陈耕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中方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了,外贸部的几位官员甚至提议大家一起去大使馆去庆祝一下,这个建议立刻就得到了代表团全体成员的赞同,连陈耕也不例外:接下来马上就要进行第四轮测试,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好好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大家会不会放松的太厉害了,一下子收不回来?

    事实证明陈耕想多了,大家虽然喊着去庆祝一下,但只是在大使馆里集体吃了一顿饺子,大使馆方面多添了两个菜就算是庆祝了,大家都知道虽然中国代表团顺利通过了前三轮的测试,但如果第四轮的测试通不过,一切都是白搭。

    什么?你问喝没喝酒?酒当然喝了,庆祝嘛,没有酒这种助兴的神物怎么能行?不过每个人只有2两,再想要?对不起,没有!

    虽然如此,但当第四轮比试开始的时候,中国代表队的眼睛还是瞪直了。

    看着那些飞快修车的沃尔沃和奔驰的代表,老王两眼发直的道:“真快啊……”

    可不是快么,第四轮比试比的是车辆的快速维修能力,奔驰和沃尔沃检测那叫一个快,人家直接设计了一个电脑监测站,从电脑上拉出来一根线,把插头往车载电脑的接口上一插,没几分钟的时间,电脑立刻就告诉你这车哪儿除了问题。

    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的奔驰和沃尔沃军车,修起来也简单,反正坏的都是一个模块,只要把坏掉的模块替换成好的模块,很快就搞定,整个过程甚至不用30分钟,这个时候再看中方代表团,这会儿正吭哧吭哧的拧螺丝呢……

    这次的比试是在一个大车间里进行的,看着正在拼命的拧螺丝的中方代表团,奔驰和沃尔沃的技术工人们笑的很得意,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中国这边的代表们则一个个面如土色,老王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这可怎么比?这可怎么比?咱们根本就比不过人家啊。”

    可不是比不过咋地,不管是故障的排查速度还是维修的速度,咱们根本就比不过人家老外。

    再看看坦桑尼亚方面的代表,看着这宛如变魔术一般的维修方式,眼睛都直了:车子的故障还能这么检查?车子还能这么修?

    陈耕却不这么看,看看已经处于最后的收尾阶段的沃尔沃和奔驰的技术工人们,陈耕忽然笑了,自言自语的道:“我看这下子坦桑尼亚军队内部要开始普及下计算机了,嗯,这么一个模块应该也不便宜吧?”

    东非pla们恍然大悟,奔驰和沃尔沃是好,可这玩意要求太高了!

    汽车兵还得懂计算机?计算机那是什么?那可是高科技,汽车兵要得懂了计算机,还开什么汽车?早就去首都恩盖雷的外国大公司谋求一份高薪水的工作了。

    最终,解放和东方军用卡车以方便的野外维修获得了最后的胜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