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42章 不得不低头


    共和国终于拿下了坦桑尼亚的军车采购,整个代表团一片欢腾,大使馆的领导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向大家表示祝贺,同时表示大使馆正在准备,等大家回来就给大家庆功,但远在万里之外的共和国,同样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的中航技总公司的领导们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怎么就赢了呢?怎么就赢了呢?”吴光揪着脑袋上所剩无几的头发,怎么想也想不通:奔驰、沃尔沃、太拖拉、斯太尔这些响当当的汽车巨头的技术,哪一个不比一汽和二汽的好,怎么最后就让中国拿下了订单?

    如果是其他时候,中国拿下了订单当然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如果这件事关系着中航技总公司的垄断地位,那就值得慎重考量了,可让中航技总公司无奈的是,在这件事上,他们毫无办法,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现在说那些还有什么用?”赖伟瓮声瓮气的开口了:“现在摆在咱们眼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是同意那小子提出的那个‘听调不听宣’的条件,要么就眼睁睁的看着上面把航空器材和零部件进出口经营资质给了那小子,现在大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吧。”

    其实还有一条路子,就是想办法不让润华实业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但在高层首长已经表态的情况下,这条路难的和自杀差不多,自然也就没有人去提中航技总公司是国家的,可仕途和前途却是自己的,这两者一定要搞清楚。

    “如果没办法,也就只能随了那小子的心愿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潘林冷不丁的抛出来一句,话里话外带着浓浓的自暴自弃的味儿,说话的同时,潘林抬头的看了陈宏和刘军一眼,意思很明显:你们两位是咱们中航技的终极波ss,现在是不是该说句话了?

    陈宏和刘军不是不想说话,他们想说话的厉害,可问题是他们怎么说?说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一点,陈耕是临危受命,当时共和国在坦桑尼亚的军售面临着空前严峻的局面,面对太拖拉、斯太尔、福特、奔驰、沃尔沃这些巨无霸级的竞争对手,没有人看好中国的汽车企业能够拿下这次的军售合同,甚至连高层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这次对坦桑尼亚的军售关系着共和国的颜面,为了不让自己的脸皮就要被人家丢在地上狂踩,共和国当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的,在陈耕之前也曾经让好几位同志过去支持局面,可结果呢?没有一个敢在这个时候接过这个担子的。

    说的难听点,陈耕是在危难之际帮共和国挽回了脸面。

    现在陈耕做到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上面会为了中航技来寒了有功将士的心?

    中航技很牛,是中字头的大央企没错,但话说回来,中字头的大央企其实也不少,如果给了陈耕这个航空器材的进出口经营资质为严重威胁到中航技总公司的生死存亡,或许高层领导会慎重考虑,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高层看来,就算给了润华实业航空器材进出口得经营资质,也不会对中航技总共公司的业务造成太大的冲击,润华实业再牛,难道他们还能自己搞涡喷、涡扇乃至超音速战斗机?这根本就不可能嘛!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举全国之力才能做的事情,润华实业撑死了也不过就是开发一款小型民用飞机而已,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既然陈耕想要,把这个资质给了他们又任何?

    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背上一个“出尔反尔、苛待有功之臣”的帽子,实在是划不来,如果中航技在这个当口跳出来,恐怕被成为首长们敲打的对象……想明白了这一点,刘军和陈宏极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都吵吵什么?”

    拍了拍桌子,陈宏阴着脸开口了:“一个个的真当自己是划地而治、裂土分疆的********了?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们是人民的公仆,一切行动听d指挥,领导们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发现,有些同志把国家和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利看成了自己的私器,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别忘记了,我们手中的权利是谁给我们的!”

    陈宏这话一出口,几位副总经理、副书记都有点错愕:怎么个意思?你陈宏这是打算认怂了?

    没等几位副总经理、副书记们开口,刘军紧随其后把话接了过去,语气冷冰冰的道:“陈宏同志说的没错,我再补充两句,大家一定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搞清楚我们中航技总公司是d和人民的企业,是为d和人民的利益服务的,d和人民给了我们独家经营航空器材进出口的权利,是让我们更好的为国家的建设、经济的发展服务,不是给d和国家找麻烦的,如果谁在这一点上犯了错误,那就给我好好冷静冷静!”

    陈宏和刘军的一番话,如同两盆冰水直接浇在了这些热血上头的副总经理、副书记们的脑袋上,让他们因为冲动而有些缺乏理智的脑袋终于变的清醒了些,也让他们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和想要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没错,陈耕这次立功了,领导们必然会奖赏有功之臣,自己等人在这时候蹦出来,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刚刚还脸红脖子粗的叫嚣着准备找领导评评理的几个人,忽然觉得脖颈上凉飕飕的: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帽子不保啊虽然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事丢了帽子,可一旦惹的领导不开心了,把自己丢到某个没实权的犄角旮旯里吃灰,自己找谁说理去?

    明白了这一点,大家谁也不吭声了。

    看到众人像是被人吓唬过的鹌鹑,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热血上头,陈宏这才满意的点头:“当然,如果我们在有些地方能够和润华实业达成共识,那也是一件对双方都好的事情,毕竟不管是咱们中航技总公司还是润华实业,最终的目的都是更好的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服务,是不是?”

    有资格、够资格在这个会议室里坐着的,那就没有一个笨蛋,没等陈宏把话说完,大家的眼睛已经亮了。

    没错,在大势不可违的前提下,如何将损失降低到最小就成了中航技总公司应该考虑的事情,既然上面将航空器材进出口自主经营权给润华实业已经成了一件中航技总公司无法扭转的事情,那么退而求其次,让润华实业的航空器材进出口业务成为中航技总公司下属的一家“听调不听宣”的自负盈亏子公司也不是一件不可以接受的事情,这么一来,不管怎么说,中航技总公司至少在名义上还是维持着“共和国航空器材进出口经营垄断者”的地位,这么一来,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说服润华实业?

    一番对视之后,最终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吴光的身上:谁让之前与润华实业的沟通就是你做的呢?

    被“众望所归”的目光盯着,吴光心里在狂骂娘,却也明白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之后,无奈的道:“我去当然没问题,但大家现在是不是商量出一个大框架出来?还有,如果到时候陈耕修改了条件我该怎么办?我具体可以做到哪种程度?我觉得咱们今天是不是讨论一下?”

    吴光说的这些自然也是实情,你既然让人家去,就不能打着坑人的主意,陈宏点点头:“吴光同志说的没错,这就是咱们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来,同志们,咱们首先要分析一下经过这次的实情之后,陈耕的心态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一点很关键……”

    在中航技总公司谋算着如何坑陈耕和润华实业一把的同时,陈耕正在和谢闵声老爷子通话,隔着上万公里,陈耕都能够感觉到谢老爷子浑身上下洋溢着喜气:“小陈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的改进型活塞—5发动机的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要进行试制和测试,如果一切顺利,最迟明年春天,咱们的改进型活塞—5就可以交付给部队使用。”

    “设计工作已经完成了?这么快?”陈耕有些惊喜。

    虽说润华实业从湘江机器厂获得了完整的活塞—5航空发动机的全套生产技术、生产图纸以及完整的生产线,又有湘江机器厂提供的活塞—5航空发动机的工程师和设计师们的全程辅助,理论上这个过程应该很迅速,但润华实业的这个活塞—5可不仅仅是湘江机器厂的活塞—5航空发动机的复刻重新生产,而是移植了很多a—1攻击机上的莱特“飓风”r—3350—26a航空发动机的技术,从这一点来说,这个速度就很吓人了。

    “是啊,就是有这么快,”谢老爷子简直高兴的合不拢嘴:“现在咱们的人手对了,对莱特r—3350的吸收速度很快,对了,下个月的车展,我打算把咱们的发动机也一起带过去参展,你觉得怎么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