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64章 意识要加强


    顺着沈金荣提及的方向看过去,陈耕看到两个身穿展馆保安制服的家伙正向这边走过来,看到竟然之后两个人,陈耕心中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如果真的是法兰克福车展组委会的决定,会只派两个人过来?

    “我知道了,放心,”对沈金荣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有我在,你怕什么?”

    有了陈耕的这句话,沈金荣的神情顿时平定了许多。

    两个保安显然不是一次过来了,过来之后直接找到沈金荣带来的那位德语翻译,一脸倨傲的道:“你们怎么还没走?告诉你们,这是最后通牒,如果你们在2个小时内不撤出展馆,组委会就会采取最后手段……”

    “哦?最后手段?是什么手段?”陈耕打断两人的话,冷笑着问道。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陈耕,两个保安并不在意,显然他们以为陈耕就是这些中国人中的一员,双手插在腰间的武装带上,一脸倨傲的道:“你是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你们是谁?”对于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陈耕见得太多了,他甚至懒得和这俩家伙逗趣,直接问道:“据说你们两个是代表法兰克福车展组委会来通知我们,要求我们的人无条件的撤出本次车展,是不是真的?”

    一个人的气势是无法伪装的,陈耕睥睨四顾的气势,两个保安在其他任何一个中国人身上都没有见过,下意识的有些被陈耕的气势给镇住了,但是下一刻,反应过来之后,两人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我告诉你们,这是组委会的最后警告,如果你们不能……”

    不等两个保安说完,陈耕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撤下了两人胸前的工牌。

    陈耕突然的动作让两个保安根本没反应过来,也把中方代表团的其他人给吓住了,不少人在暗自吞咽着唾沫:陈董这是要干什么?他疯了么?

    两个保安也被吓坏了,到了这个份上,两人若是再看不出来这个中国人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做一回事,那就算是白混了,羞恼之余,两人心中更多的还是恐惧:如果这个中国人拿着自己的工牌去找组委会……

    自己就算是完了!

    而且是死的透透的那种!

    不但自己极有可能会被单位开除,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职业履历有了污点之后,以后再想找工作可就难了,没有人愿意雇佣一个职业生涯有黑历史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这俩刚刚还牛x的不可一世的家伙心里终于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为了那一点点的小钱,竟然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极度的恐惧和失魂落魄之下,两人竟然连色厉内荏的来句:“你干什么?!”或者干脆上前去抢夺自己工牌的工作都没有。

    陈耕不管那么多,随手把自己抢来的工牌交给一旁的翻译小邓:“拿着这两个工牌去找组委会的人,就说这两个工牌的保安以组委会的名义撵我们出场,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他们,这件事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咱们不介意通知媒体。”

    “好的。”小邓接过这两个工牌,快步就向外面走过去。

    陈耕这话是故意用德语说的,周围围拢过来的润华实业的合作伙伴们还一头雾水的等着自己带来的翻译把陈耕的话翻译出来,但两个保安瞬间就面如死灰!

    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作为世界顶级车展之一,对自己的声誉一向十分看重,也一直都是媒体们追逐的对象,如果在这个时候爆出了撵参展商出门的丑闻……这只能用“丑闻”来定义,不可能是其他的什么……那些早就瞪大了眼睛等大新闻的媒体们一定会如同疯狂的野狗一般冲上来!

    对于车展组委会来说,在正式开馆的前两天爆发出了这样的丑闻,对他们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更何况撵这些中国人走根本就是自己两人见钱眼开,和组委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简直无法想象当组委会调查明白真相之后,组委会将会如何暴怒,自己两人又会遭遇怎么样的结果。

    太狠了!

    太阴了!

    为了自己的工作,两个保安再也绷不住了,两人异常心有灵犀的拦住小邓,同时哭丧着脸对陈耕道:“先生,先生,我坦白,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主意,我们只是想要赚点钱,和组委会没有任何关系。”

    摆了摆手示意小邓先等一等,陈耕似笑非笑的道:“这真的只是你们两个人私下里的决定?不是受了谁的指使?”

    看着张口欲言的两人,陈耕竖起一根指头:“先生们,希望你们想好了再回答,从我个人的本心来讲,我是希望你们回答这只是你们两个人的私人行为……”

    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保安还有的选么?除了老老实实的把事情交待清楚之外,他们只能期盼着陈耕能够大慈大悲的发善心,能饶了他们一回。

    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个保安,听着翻译口译的这两个翻译交待的情况,所有人都有些难以接受:陈耕的判断竟然是真的?这真的只是这两个保安拿了别人的钱、胆大包天的做法?

    这让大家很有些接受不了,但到了这个份上,情况已经彻底明朗了,陈耕说的没错,之前把大家给吓了个半死的事情,竟然真的只是这两个保安自己的私人行为!

    在场的中方代表们全都有愤怒的眼光看着这俩混蛋,尤其是沈金荣,一张脸更是涨的通红,:整件事其实只要自己稍微用心琢磨一下,就一定能够发现这其中的不合理与蹊跷之处,可惜自己被这俩家伙外国人的身份给蒙住了眼,竟然一点都没有思考,就全盘接受了他们的话,现在想起来,脸上都是一阵阵的发烧。

    虽然心里头恨不得生撕了这两个混蛋,但反过来想,似乎还是自己咎由自取,如果自己不是在遇到外国人的时候就下意识的觉得外国人更靠谱,又怎么会出现这么难堪的事情?

    只是,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于来咱们国家的外国人,咱们都是当成最好的朋友,难道德国人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吗?

    今天这一幕对沈金荣的冲击太大了,再看看陈耕在这两个自己只会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对待的两个保安面前颐指气使的态度,沈金荣忽然发现,只要你能挺直腰板,所谓的外国人其实也不过如此他升华了。

    今天这出事是若干年后沈金荣功成名就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屡屡主动提起的,说从那个时候自己就从陈董的身上学到了一点:外国人没什么好怕的,跟咱们一样脖子上扛着一个脑袋,长两个脑袋的那是发育出现了问题,只要你不怕他们,他们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对手,可如果你怕了他们,连一个小小的保安都敢骑在你脖子拉屎拉尿。

    在把情况交代清楚之后,那个叫汉斯的保安小声的向陈耕哀求道:“先生,该交代的我们都交代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您放心,我们保证再也不会来你们这儿了。”

    陈耕没有回答,而是扭头对大家说道:“同志们,这两位先生已经交代了,之前的事情都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他们也保证今后不会再来骚扰大家了,现在我就问问大家,对于这两位先生,大家该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

    陈耕这话一出口,大家不由面面相觑:人家虽然只是两个保安,可好歹是外国人,还能怎么处置?既然话都说清楚了,也承诺了不会再继续来骚扰咱们,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直接放他们走就算了呗,否则万一影响了中德友谊怎么办……

    看着大家的反应,陈耕心里有些失望:改革开放这几年,大家的骨头都软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就在陈耕决定自己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只是承诺不来骚扰咱们就算完事了?这太便宜他们了!”

    是沈金荣!

    陈耕的眼睛一亮,到底是头角峥嵘的沈金荣,是人才终究是会脱颖而出的。

    点点头,陈耕问道:“哦?老沈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沈金荣也没客气,慨然道:“第一,他们必须向咱们道歉!”

    “这是必须的,”陈耕点点头:“还有没有?”

    果然还有,沈金荣又道:“第二,车展组委会必须向咱们道歉,并且承诺今后绝不会再发生类似的情况!”

    陈耕越发的开心了,笑眯眯的问道:“还有呢?”

    “还有,必须要向咱们做出赔偿!”

    “赔偿?!”沈金荣这话一出口,人群里顿时就算是炸开了锅,立刻有人道:“金荣同志,道歉就可以了,赔偿就没有必要了吧?”

    “对啊对啊,人家都道歉了,咱们还要赔偿,这不是有失咱们泱泱大国的风范么。”

    “是啊,金荣同志,道歉就好了,我觉得赔偿什么的就不好说了,免的丢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