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494章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好的,我知道了,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放心,出不了大事……”

    挂上了电话,陈耕的脸色有些凝重,谢老爷子刚刚打来电话,说刚刚从一汽那边接到的消息,奥迪汽车的副总裁带着一个几十人的庞大团队来了,准备和美国克莱斯勒汽车争夺与一汽合作的机会。

    老爷子很清楚皮耶希团队的到来会给润华实业带来多大的威胁:本来外商就有天然的光环加成,现在陈耕还在德国回不来,这一增一减之下,这下子麻烦真的是大了。

    “三哥,是不是……出事了?”杨雷小心翼翼的问道。

    点点头,陈耕也没瞒着他:“奥迪汽车的第一副总裁费迪南德·皮耶希带着一个几十人的团队去咱们那了,准备和美国克莱斯勒汽车抢夺和一汽合作的机会。”

    “啊?”杨雷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奥迪是大众集团下属的一个品牌,本就对润华实业新生觊觎的他们,到了国内之后能放过这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绝不可能!整个人顿时着急起来:“三哥,这下子可麻烦了,那些德国人可没安什么好心……”

    “我知道,德国鬼子嘛,能安好心才是见鬼了,”拦住杨雷,陈耕道:“老三,你去叫大家过来,咱们开个会。”

    ……………………

    条件有限,陈耕也没和大家寒暄,直接道:“叫大家过来的原因,有人可能知道了,有人可能还不知道,不管知不知道的,我给大家再说一下:刚刚接到的谢老爷子打来的电话,奥迪汽车第一副总裁费迪南德·皮耶希带着一个几十人的团队去咱们中国了,目的是与美国克莱斯勒汽车抢夺与一汽合作的机会,考虑到之前狼堡已经向国内发出了要和咱们合作的信号,我个人不排除皮耶希会借着这次的机会给咱们使坏的可能……”

    没有人说话,但大家的脸色都没好看到哪里去:什么叫不排除给使坏的可能啊,压根就是他们一定会在背后给使坏!

    “很好,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我决定我今天就回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大家了。”

    出乎陈耕的意料,第一个站出来的竟然是帕斯卡尔·舒尔茨:“boss,您放心,这里有我们盯着呢,你放心的回去就是,有我们大家在。这里绝对出不了岔子。”

    这次回德国,帕斯卡尔·舒尔茨算是报了当初被zf扫地出门之后连工作都找不到的一箭之仇,虽然作为一家中国企业主管生产和品质管理的执行副总裁,帕斯卡尔·舒尔茨还被高傲自大的zf放在眼里,但因为润华实业在德国的高调亮相,他已经可以昂首挺胸的面对之前的朋友和伙伴了,如果一定要在润华实业找个最不希望看到润华实业的股份被人稀释的老外,那一定是非帕斯卡尔·舒尔茨莫属。

    “好,”重重的点点头,陈耕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去:“这里就拜托大家了。”

    …………………………………………

    安排好之后,陈耕是一刻钟都没敢耽搁,立刻搭乘最近的一趟航班赶了过去——为了尽可能的早回去一点,陈耕甚至没有选择直达的航线,而是选择了在港岛转机。

    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海洲,谢老爷子已经在机场等候着了,没有和老爷子客气,陈耕一坐上车,就直接问道:“老爷子,情况怎么样?”

    “德国人似乎还没有和中央政府提到咱们,”谢老爷子立刻道:“根据李解放传回来的情况,德国人的第一目标还是一汽,现在费迪南德·皮耶希已经和耿少杰坐在一起谈了一汽,不过你也知道,李解放所处的层次有限,更详细的情况我们还不清楚。”

    闻言,陈耕点点头,松了一口气:“看来情况还不至于太糟糕。”

    靠着润华实业的支持,李解放已经成了一汽公司的第一个百万富翁,是一汽人人羡慕的对象,他也明白自己有今天的财富、地位全都来自于润华实业的支持,是以也是润华实业的所有合作伙伴中对润华实业最铁杆的一个,这次探查德国人和一汽谈了些什么、德国人干了些什么这件事就落在了李解放的身上,不客气的说,李解放就是润华实业在一汽的一双观察的德国人动作的眼睛和耳朵。

    “那也未必,”谢老爷子却不这么看,他摇摇头道:“根据咱们在省里的眼线,江南省的领导们似乎正准备去常春去和德国人谈一谈。”

    “不至于吧?”陈耕皱了皱眉头,道:“就算他们不去,德国人也得抽个机会和他们见一面,他们这么上杆子的,至于么?”

    谢老爷子满脸的自嘲:“怎么能不上杆子的追在人家屁股后面?你要清楚,只要成了,这就是一桩上亿美元的外资引进项目,是整个江南省最近几年最大的招商引资活动,也是江南省今明两年最大的政绩,对江南省来说是有杀错没放过,一点错误都不能出,上杆子的追在人家屁股后面算什么,只要德国人满意,跪地上磕头都没问题……如果不去,万一德国人因为江南省方面傲慢导致这事儿最终黄了,你说到时候这责任算谁的?”

    “这样啊……”

    陈耕的眉头皱了起来,一直以来,陈耕对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力度和决心都没有一个清晰的了解,虽然他知道各地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给外商和外资企业开出了无数优厚到国内企业难以想象和目瞪口呆的条件,但他还是无法想象堂堂的一省主要领导对这么一桩商业合作项目重视到了如此程度!

    “也就是说,省里对这次的事情志在必得喽?”陈耕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何止是志在必得,根本就是把这个项目看成了是他们嘴里的肉了……”

    “这么说的话,咱们的转机就落在了江南省的身上。”陈耕的眼睛忽然亮了:“对!就是落在江南省的身上!”

    “这话怎么说?”听到陈耕这话,谢老爷子有些不解:“江南省方面可是铁了心的要把这个项目……”

    陈耕打断谢老爷子的话,兴奋的问道:“老爷子,我问您,如果我们告诉江南省,他们必须无条件、无原则的站在咱们润华实业的身边,坚决反对这桩合作,只要他们敢支持这桩合作,哪怕最终咱们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答应了德国人,最终也一定不会把这个项目放在江南省呢?”

    “啊?”听到陈耕这句话,谢老爷子一下子愣住了:事情……还能从这个角度着手?

    但是越想,谢老爷子就觉得陈耕的这个主意简直是妙不可言:你们江南省之所以这么努力的在这件事上在背后捅润华实业的刀子,不就是因为只要这事儿成了,就一定会成为你们江南省的政绩么,但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们江南省,我们润华实业坚决不同意同狼堡集团合作,如果你们一定要在背后捅我们的刀子,最后我们宁可便宜别人也坚决不会便宜了你们,一定会让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何取舍,你们看着办!

    如果最终润华实业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不得不同意与狼堡合作,润华事业提出将这个项目其他省份,狼堡会提出异议吗?当然不会;

    其他身份的政府会是什么态度?当然还狂喜!狂喜之后就是拼命的争取,上亿美元的中外合资项目啊,这么大的一块馅饼就这么从天而降!落谁头上谁不是欣喜若狂?不,这已经不是天上掉馅饼了,这是天上在下黄金雨、下政绩雨!

    至于润华实业,对江南省方面的怨念无疑是最大的,靠着我们润华实业,这几年你们赚到了多少好处,难道你们自己不清楚?现在倒好,为了这么一点小钱,你们在背后拼命的捅我们的刀子?反正现在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能用这种方式狠狠的报复一下江南省,为什么不做?反正我们润华实业是隶属于军队的企业,不归你们江南省管。

    如果当真是这么做,必然会极大的损害润华实业与江南省的关系,但话说回来,在江南省在了命的想要拉着狼堡入股润华实业的时候,就已经损害到了两者的关系,有句话叫做“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考虑什么“伤害双方的关系”?!

    “妙!太妙了!我看江南省会不会被吓死!”谢老爷子猛地一拍大腿,兴奋的道:“小陈,这么好的想法,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这不是早没想到么?”陈耕无奈的道:“而且我这也是受了您的启发……”

    “就算吓不死他们,也得吓他们一大跳!”谢老爷子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精妙,他干脆提议道:“要不咱们也干脆不要回公司了,直接去金陵算了。”

    摇摇头,陈耕道:“我不能去,我去了这事儿就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给江南省里发个传真吧,我和您联合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