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02章 打开了大门


    ps:咳咳咳……兄弟们,不好意思,大家现在先不要看,请再稍等一个半小时再刷新。

    孙武的到来并没有让陈耕感觉意外,算算时间,一汽也的确该派人来合租记接洽了,不过李解放的到来还是让陈耕有些意外:看来为了这趟海洲之行,一汽做了不少工作啊。

    不过这正合陈耕的心意!

    李解放和孙武一起来,这一点已经足以说明一汽对卡尔哈恩一行人来访的担忧程度了,他们要确保润华实业一定放弃与狼堡的合作。

    在看到李解放的那一刻,陈耕心里就已经明白了一汽的底线所在。

    “陈董,幸会幸会,”一上来,孙武就热情无比:“早就想要和陈董好好聊聊了,可一直工作忙,没有机会,这次冒昧来访,陈董不会介意吧。”

    陈耕同样笑容满面,看着孙武很像是在看着一只大肥羊:“孙总客气了,咱们一汽可是汽车行业的老大哥,我们润华实业一直想要跟老大哥学习一下如何管理好一家公司,就是怕太冒昧……”

    “陈董你这话就见外了嘛!”有了陈耕的这句话,孙武顿时一拍大腿,高兴地道:“我们随时欢迎润华实业来我们一汽考察学习。”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耕似乎也很高兴:“我马上就安排人和咱们一汽对接。”

    “这个好说,”孙武连连点头,同时扭头对和自己一起来的秘书吩咐道:“小马,把这件事记下来,回头立刻向集团通报一下。”

    “好的。”小马连忙点头,同时掏出一个小记事本记了下来。

    有了这个良好的开场,接下来的一切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孙武顺势提出了想要参观一下润华实业的请求,对此陈耕当然不会拒绝这本就是孙武来之前一汽和润华实业协调好了的。

    下了飞机,陈耕见到谢老爷子的第一句话就是:“上汽真的这么着急?”

    谢老爷子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都合不拢嘴:“我看他们都要急疯了,唯恐咱们和他们抢。”

    “不至于吧?”陈耕有点摸不准上汽的领导们是怎么想的:“咱们的阿尔法也不错啊,怎么他就没担心阿尔法和他们抢市场?”

    这就是陈耕疑惑不解的地方,不管是整车的造型还是整车的气场、亦或者是整车的空间,普桑根本没办法与以帕萨特5为原型的阿尔法相提并论,上汽的领导们不担心阿尔法和他们抢市场,反而担心润华实业与狼堡下面的西雅特合作之后威胁到自己,这是脑子被驴子给踢了吗?

    谢老爷子听的哈哈大笑:“你还不知道上汽那些家伙的德行啊,只要是国内的其他,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陈耕听的撇了撇嘴:“就他们这对待竞争对手的态度,真是活该他们倒霉!”

    谢老爷子笑了两声,没说话。

    陈耕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搓了搓手,心中已然是兴奋难耐:“也就是说,咱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挖人了,他们还会给咱们大开方便之门,对吧?”

    “呃……还不至于肆无忌惮……”对于陈耕的这个样子,谢老爷子有点无语。

    “机会难得嘛,就算咱们做的稍微过分了一点,看在咱们付出了这么多的份上,上汽不也只有忍着的份儿?”陈耕嘿嘿的笑道:“这样的机会说不定一辈子就这一次,错过了可就别想再来一回了……对了,一汽那边没什么反应么?”

    光顾着兴奋了,陈耕这才想起来:不对啊,既然一汽对这件事也很重视,相比于上汽,他们应该更不希望看到润华实业与狼堡达成合作才对,他们没理由不采取点动作啊。

    你小子反应够快的啊!谢老爷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汽也和咱们联系了。”

    陈耕的眼睛顿时一亮:“咱们也可以去他们那里多挖些人?”

    “这个……”谢老爷子略显尴尬的摸了摸胡子:“那倒不是……”

    “一汽搞毛啊?”听谢老爷子这么说,陈耕顿时就怒了:“想让马儿跑,还不想给马儿吃草,这年头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谢老爷子再次无语:虽然这事儿一汽干的的确不怎么地道,但您能不要这么理直气壮么?

    摸着下巴,陈耕琢磨了片刻,终于若有所思的对谢闵声道:“老爷子,看来咱们真的不能太善良啊,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老话说的真是再正确没有了。”

    “你打算干什么?”谢老爷子被陈耕这番话给吓了一大跳:“难道你真打算和狼堡合作?”

    “当然不行!”陈耕想也不想的道:“既然咱们答应了上汽不和狼堡合作,那就坚决不和狼堡合作,咱们润华实业可是一家守信用的公司。”

    谢老爷子咧了咧嘴:守信用?我怎么就没看出来?

    “不过咱们不和狼堡合作是一回事,可对于一汽这种不地道的行为也必须要给予警告……嗯,把咱们要和铃木汽车、菲亚特汽车合作的消息通过媒体证明一下,我就不信一汽还能扛的住?”

    “这样……不好吧?”谢老爷子有点心惊胆颤的。

    “这有什么不好的?”陈耕倒是很看的开,觉得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一汽也完全可以想办法来说服我们取消和铃木、菲亚特的合作嘛……嗯,就这么定了!”

    “……”对于这个无耻的家伙,谢老爷子算是彻底服气了:老子当年要是有你小子这么厚颜无耻,上汽的一把手早就是我的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江山换旧人呐。

    ……………………………………………………

    卡尔哈恩要来润华实业访问了,共和国高层对此高度重视,为了卡尔哈恩的到来,内阁专门打来了电话,告诉润华实业和陈耕:卡尔哈恩博士以及狼堡的国际友人们只是来润华实业看看,润华实业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也不要做不该做的事。

    对这番话,陈耕撇撇嘴,压根就没当一回事:我们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不要做不该做的事?你们知不知道狼堡在打着什么主意?

    无论如何,不管陈耕再怎么不喜欢狼堡,共和国高层领导们显然不是这么看的,狼堡对中国汽车工业做出的贡献不容抹杀,作为狼堡的头狼,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卡尔哈恩想要来润华实业看看,没有人会反对。

    但卡尔哈恩坚持要到润华实业访问的做法,却让一汽方面极其不安,狼堡一行人还没走,一汽方面就已经开始慎重的讨论这个问题……

    “德国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总会计师秦铁骑愤怒的拍着桌子,怒道:“和咱们合作就老老实实的和咱们合作就是了,现在又跟润华实业那边勾三搭四,这算是怎么回事?”

    “好了,老秦,中央对德国人的做法都没有反对,你在这里拍桌子骂娘有什么用?”常务副厂长徐红军没好气的道:“德国人和那姓陈的小子眉来眼去是注定了,咱们现在说这些度没用,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想个办法,让润华实业拒绝德国人。”

    副厂长孙武提出了疑问:“我听说陈耕你小子在法兰克福的时候就不止一次拒绝过德国人了,一直都是德国人追在那小子的屁股后面要合作,这次也不可能吧?”

    “这绝对是陈耕那小子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孙武的话音刚刚落地,秦铁骑就怒道:“大家想一想,那可是狼堡集团啊,全球一年的产量7o多万辆,是世界上排名第一序列的汽车制造企业,不管是技术实力还是研实力都不是咱们能比的,多少人跪在地上哭着喊着都求不来的合作机会,会有人主动往外推?这是糊弄鬼呢,我看啊,分明就是陈耕那小子想要和人家合作,人家狼堡不乐意,这小子为了自己的脸面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秦铁骑的话顿时引的大家一阵点头赞同:可不是么,设身处地的想想,换了是实力更强大的一汽,会舍得错过这个合作的机会吗?当然舍不得!连身为共和国汽车工业长子的一汽都舍不得错过这样的机会,你陈耕、你们润华实业凭什么?!

    除了这是你陈耕故意的之外,真的再也没有其他的理由能够解释的通了。

    孙武皱了下眉头,他觉得秦铁骑的这番话有些过于想当然了:“那卡尔哈恩带着狼堡的人主动去找润华实业,这又怎么解释?这是陈耕哭着喊着想要和狼堡合作、狼堡懒的理会应该有的样子么?”

    这话一出,谁都不好说话了:是啊,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如果当真是润华实业想要抱狼堡的大腿,狼堡的董事长卡尔哈恩博士也不可能主动要求去润华实业参观访问了,这一点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连最瞧不起润华实业的秦铁骑也是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一汽二把手、党委书记王文昌开口问道:“孙武同志,你的意思是什么?”

    “之前我通过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德国人对润华实业的态度,结果让我很吃惊,”孙武的表情很凝重:“那些德国人虽然说的比较含糊,但看的出来,他们对润华实业还是很吃惊。”

    吃惊?

    还有这么一回事?!

    大家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问题可就真的麻烦了。

    oss耿少杰终于开口了:“老孙,你当时是怎么问的?把当时的情况说的清楚一点。”

    “好的,”孙武点点头:“我当时问那个叫施密特的副总,问他有没有去本届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上看看,他说去了,然后我又问他有没有去润华实业的展位看看,他说去过,然后我又问他觉得润华实业怎么样,他说因为没有试驾过,车子的性能怎么样他不好说,但就内饰的质感、空间的感觉、人体工程学方面的合理性而言,他觉得阿尔法是一款非常棒的车,整体技术水平相当于欧洲先进水平。”

    阿尔法的整体技术水平相当于欧洲先进水平?施密特对“阿尔法”的评价一出,一汽的整个领导层都惊了:德国人对润华实业的那款新车的评价这么高?如果是这样,很多事情就能够说得通了。

    实际上施密特在这一点上撒谎了,按照施密特的看法,润华实业的阿尔法不但领先当前世界的汽车设计理念最少1o年,而且“阿尔法”这款新车的出现,必然会引领当前世界汽车设计的潮流,但作为欧洲人,施密特是骄傲的,他绝不承认中国人的汽车设计水准已经过欧洲了,能够将润华实业与欧洲先进水平并列已经是他能够接受的极限。

    但饶是如此,也吓坏了当时听到这番评价的孙武,现在,孙武又用这番话吓坏整个一汽的高层大佬们,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里竟然寂静无声。

    好一会儿,耿少杰终于开口了:“这么看来,德国人还真是有跟润华实业合作的意思了,不单单是做给咱们看的。”

    “可是国家规定,一家企业只能有两个合作伙伴……”

    秦铁骑的话还没说完,孙武就一脸鄙视的回道:“狼堡和咱们合作的是奥迪,不是狼堡,如果他们要与润华实业合作,可以是狼堡,可以是奥迪,也可以是西雅特,对于德国人来说,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秦铁骑满脸通红,简直恨不得钻到桌子低下去:连这点政策都没有读懂,真是丢人丢大了。

    “那你的意思呢?”沉思了片刻,耿少杰再次开口向孙武问道:“你觉得德国人会选择哪个牌子跟润华实业合作?”

    “我觉得狼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为什么?”耿少杰有些奇怪。

    孙武毫不犹豫的道:“因为咱们一汽毕竟是共和国的第一家汽车制造企业,咱们一汽骨子里就有制造高端公务用车的基因,这东西不是你想要造车就能造的出来的,需要很多因素,现在看来除了咱们一汽之外,国内其他任何一个品牌都不具备这份能力,德国人想要进军咱们的中高端公务车市场,唯一的选择就是咱们。”

    “倒也是这个道理,”点点头,耿少杰道:“你接着说。”

    “是,”孙武应了声:“另一方面,润华实业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和水平,如果德国人拿西雅特这个在国内没有什么知名度、技术上也没有什么亮点的品牌来跟他们合作,陈耕十有不会同意,但狼堡就不一样了,这几年狼堡应成了中高端公务用车的代名词,如果他们拿狼堡这个牌子来润华实业合作,润华实业立刻就能享受到狼堡这块牌子的知名度,陈耕那小子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德国人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多要一些好处。”

    是这个道理!

    听到孙武的这番分析,大家都是点头。

    耿少杰更是一脸的赞许之色:“老孙你确实是下功夫了,可狼堡也没有什么合适的车型拿来跟润华实业合作了吧?”

    单就狼堡这块牌子来说,主打的还是中低端的廉价车市场,看看他们的产品线:go、go、poo、甲壳虫、普桑……就知道,主打车型都是小型车和紧凑级车,普桑是唯一一款定位于中级公商务用车的车型,如果狼堡拿来跟润华实业合作的车型太低端,陈耕那小子也未必能乐意吧?

    “的确是这样,所以我大胆的做了一个猜测:在手里没有什么牌能够吸引到陈耕的情况下,德国人有没有可能将奥迪1oo稍微修改一下,弄出一款车型来,然后挂上狼堡的标,作为一款定位于普桑和奥迪1oo之间的车型,交给润华实业来生产?”

    孙武的这番话一出口,满座皆惊,所有人都被孙武的这个设想给吓到了:德国人怎么可能这么做?他们这是疯了么?!

    秦铁骑下意识的吼了一嗓子:“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相比于毛毛躁躁的秦铁骑,耿少杰觉得这事儿还真不是没有可能,他扭头向王文昌问道:“文昌书记,你的意思呢?”

    王文昌皱着眉头,在孙武提出这种可能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这种可能性,现在听耿少杰问起,沉吟了片刻,他才缓缓的开口道:“我觉得,这种可能性的确是有的。”

    顿了顿,王文昌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咱们最终选择了克莱斯勒,德国人直接把奥迪1oo给润华实业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席话,说的众人脸色大变:如果真的是这样,对于一汽来说那可就真的只最糟糕的结果了。铁骑也不免有些慌:“那这下子可麻烦了。”

    可是麻烦了咋地?如果狼堡真的拿出一款换标板的奥迪1oo来跟润华实业合作,润华实业会不会心动?将心比心,秦铁骑觉得陈耕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但秦铁骑会这么想,参与这次会议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当即就有人拍了桌子:“绝对不能让润华实业跟狼堡走到一块去!要不干脆让美国人滚一边去,咱们就跟奥迪合作算了,省的受美国人的鸟气。”

    对比克莱斯勒和奥迪,克莱斯勒方面傲慢的不可一世,如果只是傲慢也就罢了,偏偏他们提出的条件更是苛刻的不得了,之前一汽副厂长去美国与克莱斯勒汽车谈引进道奇6oo这款车的事宜,美国人不但开出了167o万美元的天价,而且一些专用的工装夹具、量具等甚至还不包含在这个价格之内,如果要买专用的夹具、量具还需要再价钱,并且什么时候交货还不确定,最让一汽方面倍感羞辱的是,自己去了一个副厂长,但竟然连克莱斯勒总裁李艾科卡的面都没见到!

    对于一汽来说,这真是史无前例的羞辱了,而奥迪呢?为了这次的合作,狼堡不但派出了奥迪实际上的一把手:奥迪常务副总裁费迪南德皮耶希,连集团董事长卡尔哈恩都亲自来了,合作的条件更是优厚的不得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原本大家还得人家克莱斯勒汽车这么牛气咱们也只能忍着,谁让咱们想要的东西就在人家手里呢,拿捏两下也是正常的,但将奥迪的态度与克莱斯勒的态度一对比,这差别大的让一汽的一众领导们简直恨不得一口唾沫吐在克莱斯勒汽车的脸上:你们美国人都什么玩意儿啊?

    这么一对比,大家心里在与谁合作这件事上,几乎已经彻底倒向了德国人。

    只是这话不能直接说出来。

    “确实是个麻烦,”耿少杰点点头:“绝对不能让德国人把奥迪1oo给了润华实业,老孙,你去江南走一遭吧,看看要什么样的套件,他们润华实业才肯放弃与德国人的合作。”

    “我去一趟没问题,”孙武答应的很痛快:“可陈耕那小子挺难缠的,咱们这边能给出什么样的条件?”

    “你觉得他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耿少杰想了想,问道:“会不会要钱?”

    孙武摇摇头:“要钱不大可能,我估计那小子可能还借机跟咱们要人、要技术。”

    不要钱,反倒是要人要技术?孙武的回答让大家都是一愣。

    耿少杰更是道:“他们润华实业这两年从咱们一汽挖走的人可不在少数吧?”

    “可不是不少咋滴?”说起这个,孙武不由苦笑着点头:“可以我对那小子的理解,他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敲诈勒索的机会。”

    “这样啊……”耿少杰想了想,扭头对王文昌道:“文昌书记,要不咱们接着讨论一下?”

    “是该讨论一下。”王文昌点点头。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