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06章 给钱,您就是大爷


    “所长,所长,好消息,好消息啊!”帮陈耕在酒店里安顿好,罗洋激动的一溜小跑进所长石洪军的办公室,快50岁的人了,跑了怎么远,居然大气都不带喘一口气的。

    “拿下来了?”石洪军一喜,连忙问道。

    “拿下来了!”罗洋激动的连连点头。

    “太好了!”石洪军激动的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这下子大家总算是可以过个好年了。”

    为了这个年,这段时间来石洪军愁的饭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本来就不多的头发更是如同遭到了台风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掉,愁啊,现在好了,有了润华实业的这笔外快,大家总算是可以过个好年了。

    为了这件事愁的不行的石洪军心中已经忍不住开始盘算起来:既然手里有钱了,那这个年给大家买点什么东西呢,每人20斤大米总是要的吧?每人再来10斤猪肉?要是能有只鸡就更好了,嗯,要不五斤鸡蛋……

    可怜石洪军,好歹也是国家正厅级干部,国内飞机强度测试方面的权威,今天却心甘情愿的为五斗米折腰不折腰不行啊,手下好几百口子人指着自己吃饭呢。

    陷入自己的世界里的石洪军,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罗洋还没走,不由得一愣:“还有事?”

    “是,”罗洋重重的点头:“大好事!陈董不但把飞机的静力试验交给咱们了,还准备让咱们做总承包单位,把强度试飞、疲劳/损伤容限试验、应急着陆坠撞试验、离散源撞击和水上迫降这些项目也一起拿下来。”

    “这是好事啊,”确定了罗洋说的是真的,石洪军再也坐不住了,兴奋的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的走个不停:“如果润华实业真的肯让让咱们做总承包商,整个测试下来,咱们最少能赚100多万,明年的日子就好过太多了。”

    “是啊,”罗洋连连点头道:“不但是咱们所,其他的几个试验所的日子也能跟着好过不少,而且这个项目是咱们分给他们的,那几个所的所长见了您还不得客客气气的?”

    这话听着舒服!

    长安的这几个飞机试验所,大家在行政级别上是一样的,区别只是负责的方向不同,大家平日里见了面客气几句就算了,可如果自己能成为总承包商,其他几家试验所的领导就得比自己矮半头,想到这,石洪军忍不住呵呵笑:“话不能这么说嘛,大家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以前咱们是自顾尚且不暇,但既然咱们现在能帮大家一把,那肯定是要帮一把的。”

    罗洋一脸的佩服:领导就是领导,瞧这话说的,明明是让被人低头,偏偏说的跟咱们是好心帮忙一样。

    石洪军倒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连忙向罗洋问道:“你刚刚说他们把所有的测试项目都交给咱们?”

    “陈董是这么说的。”罗洋点头道。

    石洪军追问:“那风洞测试呢?他们做没做?”

    风洞测试?罗洋皱着眉头想了想,不确定的道:“这个……我没听说,不过应该是没有?”

    虽然罗洋并不清楚润华实业的飞机到底有没有做风洞测试,但他特意向成发的老总孟海波打听了一下润华实业的这款飞机的研发进度,润华实业的这个飞机压根就是仿制的美国海军退役的a—1“天空袭击者”舰载攻击机,只要1:1的仿制,基本上也就没有再吹风洞的必要了当然,吹一下风洞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样啊,”石洪军想了想,道:“你和陈耕同志联系一下,就说问他们要不要吹一下风洞,我们可以帮忙协调。”

    “好的,我马上就和他联系。”

    “还有,a—1毕竟是一款40年代设计的飞机,气动、整体结构什么的都落后的太多了,你问问他要不要对整体的气动结构和布局进行一下优化?这个我们也可以请人帮忙。”

    至于为什么要问这个,很这些,这些钱啊!比如气动优化这一块,交给西飞,这个业务最少也能卖出去上百万吧,西飞的日子也就是那么回事,可如果把这个业务交给西飞,赚的钱可就是西飞自己的小金库。

    领导果然不愧是领导,比咱们强多了!明白了领导的小算盘,罗洋心里只剩下了佩服。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可以帮我们优化一下这款飞机的气动外形,不过是有偿的,”听罗洋说完,陈耕笑着问道:“总之呢,就是想从我们的钱包里多掏点钱出来,对吧?”

    罗洋惭愧的不行,嘴上还不得不辩解道:“陈董,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说了,”陈耕抬手打断罗洋的话,就在罗洋以为这事儿黄了的时候,他忽然问道:“罗所长,请问您对a—1这款飞机了解多少?”

    “啊?”罗洋有点发懵:你问这个干什么?但问题在于谁让陈耕是国家飞机强度试验所最大的客户、最大的金猪呢,金猪说话了,自己能不回答吗?不能,所以罗洋一边拼命的思索陈耕为什么换问起了这个问题,一边道:“嗯,有所了解,不过不是很多。”

    陈耕压根就没指望罗洋能知道多少,点点头道:“我们呢,准备把这款飞机开发成一个系列,第一款飞机就是我们以a—1h仿制的这款,我们润华实业毕竟不是专业的飞行器设计和制造单位,虽然有这方面的人才,不过仿制还可以,在原有的机型上开发新机型就力有不逮了。”

    “所以呢?”罗洋的心脏再次很不争气的狂跳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嘴巴干的厉害。

    陈耕:“所以我们希望在a—1h的基础上再开发一款机型,同时对飞机的整体气动外形进行修型。”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在原有机型的基础上开发一款改进机型,整体的工作量并不大,但如果是在改进机型的同时再对原有机型进行气动外形修正,这工作量可就大了去了,虽然比不上新开发一款飞机,但工作量也能达到新开发一款机型的40%至50%,这是被公认的。比起帮忙做静力试验,这钱赚的不要太多。

    罗洋激动的两条腿一个劲的在打摆子,如果不是心里拼了命的告诉自己要矜持,不要露怯,这会儿说不定应瘫坐到地上了:“我们一定帮您们……”

    “您听我说完,”陈耕抬手拦住罗洋的话:“我们的目标机型是a—1系列当中的a—1e,也叫ad—5。”

    “ad—5?”罗洋有点茫然。

    实话实说,作为一名航空工业、尤其是军用航空工业的从业人员,罗洋对于a—1这款美军已经退役的攻击机还是有所了解的,但其实仅限于“我知道有这么一款飞机”,至于这款飞机的性能如何、有几款变种机型等等这些,罗洋基本上不清楚……如果是作战飞机的飞行员,可能了解的还会更多一些,但作为一名飞机的幕后工作者,罗洋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

    “ad—5是一个并列双座、后部有一个可以容纳8人的乘员舱的变种机,因为有这个后部乘员舱,同时也是一系列变种机的原型机,”看罗洋有些茫然,陈耕干脆拿过纸笔来给他画了一幅简图:“大致就是这样。”

    看着这幅简图,罗洋明白陈耕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一款飞机了,但正是这样,他才更茫然:这飞机作战飞机不像作战飞机,后勤支援飞机不像后勤支援飞机,简直就是个典型的四不像,这玩意儿能用在什么地方?

    终于还是没忍住,罗洋问道:“这样啊,可以是可以,但这么一个飞机……能用在什么地方?”

    陈耕道:“用在什么地方您就别问了,我只问能不能做到?在这种机型的基础上对气动外形进行优化,当然,一些具体的要求我随后会提出来。”

    既然陈耕不想说,罗洋也就不问,痛快的道:“只要研发经费能够得到保证,那就没问题。”

    “ok,那就这么说定了,”陈耕对罗洋的反应也很满意:“对了,到时候我们的人会参与进来。”

    “没问题。”罗洋答应的很痛快:只要你们肯给钱,别说这么一款飞机了,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你的知识分子的节操呢?

    罗洋一定会对这话嗤之以鼻:节操?节操能尺码?多少钱一斤?节操能不能换来10斤鸡蛋?还是能给我老婆换一身新衣服?现在有一个能把节操还钱的好机会,傻子才不换!

    一个星期后,飞机就被专用的拖车给拖到了闫良国家飞机强度实验所,一通前来的还有两辆货箱轻卡,里面装满了润华实业送来的米面肉蛋粮油副食等物资。

    看着这轻卡里面的东西,罗洋以及整个国家飞机强度实验所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眼红绿光: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其他几家试验所的领导更不堪,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