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09章 解决的办法原来这么简单


    说话的,是集团公关部副部长廖茜。

    “我确定,”廖茜点点头,她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否则也不会辞去在无数人眼中的好工作,毅然而然的投入了润华实业的怀抱:“我想要试试。”

    正常来说今天这种级别的会议,一个公关部的副部长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但这次的会议比较特别,是一次中层扩大会议,廖茜的级别刚刚好。

    皱了下眉头,陈耕问道:“廖茜姐,你在公关部不是做的好好地么,怎么忽然想要做销售了?”

    廖茜:“我觉得销售比公关更有意思。”

    陈耕顿时无语。

    廖茜也是第三军械维修厂的子弟,比陈耕小两岁,算起来也算是和陈耕一起长大的,与陈耕的关系么,虽然比不上陈耕他们六兄弟,但也绝对算是比较好的朋友。

    当然,如果只是这么一层关系,廖茜还没有资格坐在润华实业公关部副部长的位置上,但廖茜却是第三军械维修厂在陈耕之前走出来的少数几个高材生之一……她是陈耕之前三年唯一的一个中专生。

    事实上,廖茜不但是陈耕之前三年里第三军械维修厂走出来的唯一一个中专生,同时也是当年整个华东军区在海洲的军区子弟考入中专的十个学生之一。

    80年代的中专生不要太吃香,只有品学兼优的学生才回去靠中专,学习不好的学生才回去考高中,继而考大专,与大专相比,能考上中专不但意味着可以提早三年领工资、吃国库粮,也意味着比大专生多了三年工龄,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诱惑简直不要太大。

    作为军区子弟,军区对廖茜这批高材生十分重视,刚一毕业,在军区的干预下,廖茜就被分配到了海洲计委,这是一份前景远大的好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廖茜这辈子的前途就算是明朗了,但谁也没想到,在润华实业成立半年之后,廖茜竟然辞去了海洲计委这份前途远大的工作,来到了当时还说不准未来怎么样的润华实业。

    因为这件事,廖茜的老爹和老娘气的整整两天没吃下饭,连陈耕都躲到了外地去不躲不行啊,说起来陈耕还得给廖茜的老爹和老娘叫一声大爷和大娘呢,在廖茜的老爹和老娘的眼里,自家的宝贝闺女完全是受了陈耕这小混蛋的蛊惑才辞去了工作的。

    廖茜的能力的确出色,润华实业又给了她一个出色的舞台,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廖茜就从一个普通的职员做到了公关部副部长的位子,算是孙卫红最得力的助手,只是陈耕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

    扭头看向孙卫红,问道:“卫红同志,你的意思呢?”

    “我觉得廖茜的能力在我们公关部有些大材小用了,”面对陈耕的这个问题,孙卫红坦然的道:“我一直想要和您说这件事,我认为您可以给廖茜同志提供一个更大的舞台才能展示她的实力。”

    这个回答可有些出乎陈耕的意料,不由的问道:“廖茜可是你最得力的助手,你舍得?”

    “舍不得啊,公关部能走到今天,廖茜不但功不可没,更是居功至伟,”孙卫红似乎有点激动:“可正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一点小心思耽误了公司的大事,我觉得廖茜更适合在销售工作上发挥自己的能力。”

    这样啊……

    陈耕沉吟起来:廖茜想要尝试一下销售,这可以理解,但能让她的老领导这么帮她说话,这倒是有些让陈耕惊讶了。

    谢老爷子忽然开口了:“陈董,之前你不是考虑将销售部门**出去,作为集团直接控股的子公司么?”

    “您的意思,是让廖茜来负责?”陈耕有些奇怪,老爷子为什么忽然提到了这个,难道他想要廖茜来负责?

    不是陈耕觉得廖茜做不好,而是她之前从来没做过销售方面的工作,直接让她负责这一块会不会出岔子?

    谢老爷子道:“我的意思,是让廖茜过去,一起参与销售公司的筹备工作。”

    陈耕明白了,谢老爷子这话的意思,是让廖茜从销售公司组建伊始就开始参与进去,虽然一开始不可能让她做销售公司的一把手,却给了她一个锻炼的好机会老实说,不但是谢老爷子很看好廖茜,陈耕对廖茜未来的发展空间也是十分看好。既然这样,给廖茜一个机会也是应该的,顺便也是看看她能不能挑起这幅担子。

    打定了主意,陈耕点点头,向廖茜问道:“廖茜,你的意思呢?”

    “我没意见,我听公司的安排。”廖茜的语气很平静,只是眉眼间的那点喜色怎么也掩饰不住。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耕点点头:“回头你向孙卫红部长交接一下工作,接下来和海关的对接以及接下来有可能的谈判就交给给来负责,还有销售公司的筹备工作,嗯……”说到这儿,陈耕忽然有了点新的主意:“对于首都计委的这个要求,你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

    “这个……”廖茜似乎有些犹豫。

    陈耕心里却有点惊诧,难道廖茜真的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眉毛不由的一扬:“有什么想法就尽管说,没关系。”

    “那我就说一下我不成熟的看法吧,”略略迟疑了一下,廖茜道:“我觉得首都计委的做法,与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完全是背道而驰,说是给我们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抹黑也不为过。”

    廖茜的这番话一出口,陈耕的眼睛顿时一亮:果然是有些想法!

    谢老爷子更是连忙道:“接着说。”

    “好的,”廖茜点点头,道:“随着咱们国家民营经济、乡镇企业和股份制经济的飞速发展,私营业主的合法收入不得被侵犯已经成了一个被社会广泛接受的共识,但首都计委的这个做法算是什么?算是直接共产?算是强取豪夺?

    不管怎么给首都计委的这个做法定性,他们的行为都是与我们国家当前大力发展私营经济的实际情况是背道而驰的,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一点在于对我们国家的对外招商引资增加了极大的危害和确定性:那些外国企业家怎么看?你今天能抢你们国家的企业的财富,明天你岂不是就能来抢夺我们的财富?

    这说明我们国家虽然在坚持改革开放的政策,国家也一直在强调转变政府工作作风,但有些个别官员、个别领导根本没有把中央的精神当做一回事,心中头仍然是‘我是官老爷我怕谁?’、‘我是当官的,你们就得听我的’的官老爷作风,这显然是跟咱们国家的‘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

    所以对于首都市计委的这个做法,我们不但要向对方明确的表示我们的态度,同时还要通过其他一些渠道将我们的意思反馈上去,让上面明确的知道这种思想的危害性,如果有必要,我们甚至可以通过媒体将首都计委的无理要求给他们曝光……”

    “好!”

    没等廖茜说完,谢老爷子已经率先鼓起掌来。

    不但谢老爷子在鼓掌,会议室的其他人也在大力鼓掌:廖茜说的太好了,这简直就是对付首都计委这个流氓做法的绝招,你们不是想要抢我们的东西么,还真以为现在是旧社会,老百姓只能人你们予取予夺啊?

    竟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听着廖茜的计划,陈耕心里颇有些哭笑不得:是啊,首都计委的做法绝对不对,也绝对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他们的做法与国家的政策根本就是南辕北辙,一旦上升到了对外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的高度,不管这个王八蛋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倒霉那是一定的。

    “这样吧,和首都计委的沟通工作也由你来负责,”陈耕打定了心思,想要看看廖茜的能力到底怎么样:“态度可以强硬一点,如果有必要,可以发动媒体。”

    首都计委?的确是个很牛x的单位,但再怎么牛x,那也是一个直辖市的下属部门,既然不是国家计委,就管不着其他省份的媒体报道些什么,想要用权利压服对方也没可能,如果当真是惹恼了润华实业,这些报道就足够首都计委喝一壶的只“破坏国家经济建设和招商引资的大局”这一条,就够首都计委焦头烂额了。

    “好的。”得到了陈耕的授权,廖茜笑的格外灿烂。

    事实不出所料,当廖茜以润华实业的名义将一封措辞强硬的公函传真给首都计委之后,首都计委的陆副主任脸上带着难掩的惊慌,一双手更是在微微颤抖:“他们怎么敢?怎么就敢?!”

    话是这么说,可陆副主任比谁都清楚,既然自己管不到润华实业的头上,也管不到外省媒体的头上,人家还真的就敢就算老子报道了你有能将老子怎么样?

    “主任,那……咱们怎么回?”看着脸色不好的老板,秘书小心翼翼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