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15章 挑明心意


    沉浸在去日本人的主场砸场子的兴奋中的陈耕,充分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当头一盆冷水”,看着兴致勃勃的老娘,陈耕有点傻眼:“您这是让我……相亲?”

    “是让你相亲,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你这是什么表情?”陈耕的样子让袁佳有些不高兴了,柳叶眉竖的高高的,自动开启了咆哮模式:“你看看你,这翻年马上就要27岁……”

    “26,”陈耕小声的辩解道:“周岁。”

    可惜,这辩解没有什么卵用,袁佳理都没理他:“你这翻年马上就要27岁,你看看,除了那些没有个正经工作、整天在街上乱晃的小流氓,谁26了还没结婚?我和你爸26的时候你都满街乱跑的去打酱油去了,你是想要气死我啊?”

    “这能比么?您那时候还没实行计划生育呢,现在不但要计划生育,还要晚婚晚育,我这不是响应国家号召么?”陈耕郁闷的不行,这都哪跟哪啊。

    他好悬将“你当初怎么没给我多生个哥哥姐姐?”这句话说出来,不过幸好没说出来,否则的话只要看现在袁佳那柳眉倒竖的模样,就知道自己会死的很惨。

    “哟呵,还学会犟嘴了?”虽然陈耕可能是这个时代第一个30岁一下的亿万富翁,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在袁佳面前,这个名头毫无杀伤力和威慑力,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陈耕的脑袋上:“还跟我聊起国家政策来了?告诉你,你妈我就是医生,这些我比你懂得多!”

    顿了顿,袁佳毫不客气的向陈耕发出了“妈之威胁”:“臭小子,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有多忙,这几天你都得抽个时间见见李副师长和金副专员家的闺女,成不成我不管,可你妈我都已经答应人家了,你要是让你妈我没面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耕苦着一张脸,无奈的道:“妈,这种事……”

    “这种事你妈我说了就算是定下来了,”袁大一声毫不客气的实行了自己的“妈之权利”,哼道:“敢不去,你小子等着瞧。”

    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陈耕郁闷的想死。

    偏偏袁佳似乎实行“妈之权利”上瘾了,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紧接着给陈耕下达了命令:“还有,你小子给我记着,明年这个时候你要是不能领个媳妇回家,你小子就不用回家了。”

    这种事能急吗?陈耕张着嘴想要给自己辩解两句,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算了,这时候的老娘正处于某种神秘的亢奋状态呢,还是不要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

    自打知道老板的娘是为了什么来的,整整一个下午,林书瑶就没给陈耕好脸色看,板着脸,过来给陈耕通告情况:“位子给你定好了,陶然居,今晚您就可以和那位金副专员的女儿一起过去。”

    我这是怎么得罪你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敢给我使脸色看,老娘给我使脸色看我就忍了,怎么你也给我使脸色看?陈耕摸着脸,很想发火,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发虚: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头。

    算了,女人每个月不是都有那么几天么,我林大爷不跟一个女人置气,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可还是有点没忍住:“就是逢场作场戏,那个金副专员的闺女长什么样、什么脾气我都不知道,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

    林书瑶一脸鄙视,没好气的道:“我还不知道你们男人?一个个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啧……这话说的,好像我就是那个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混蛋似的,陈大官人心里那叫一个不舒服,算了,我再忍!

    “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去了行不?”陈耕没好气的道。

    “真的?你真的不去了?”林书瑶的眼睛顿时一亮。

    陈耕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不是情场菜鸟,上辈子的陈耕虽然没有结婚,却也自称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浪子小高手,虽然所谓的“万花丛中过”都是花钱的,可见的多了总归会多点儿见识,对于林书瑶,此前两人是上下级的关系,没打算“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陈耕根本就没往这个方向去想,可现在林书瑶这个反应让陈耕的心里狂跳不止:这分明就是不希望自己去和那个金副专员的闺女见面的模样么。

    至于为什么,呵呵……

    “书瑶,”陈耕的嗓子有点发干:“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

    没等陈耕说完,林书瑶的脸色忽然一变:“我不听!”

    一把拉住转身想要往外走的林书瑶,陈耕抿了抿嘴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迟疑了一下,才道:“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话还没说完,陈耕就恨不得反手抽自己两个巴掌:有自己说自己的么?

    原本羞愤的不行、在奋力挣扎的林书瑶,听到陈耕这话反而不再挣扎了,虽然脸色依然微微发红,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望着陈耕,轻声道:“你是不是个好的选择,我自己心里清楚。”

    完蛋鸟~

    林书瑶的回答将陈耕心底里的那最后一丝侥幸也给击的粉碎:你这丫头辣么牛x、辣么骄傲的,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啊。

    林书瑶果然就骄傲,够高傲,她高高的扬着修长的脖颈,一脸骄傲的对陈耕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知道有很多女孩都喜欢你,比如那个叫千墨的小丫头,可喜欢你是我的事,就算你将来结婚了,喜欢你也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陈耕脑中嗡嗡作响:这是一个80年代的女孩能说出来的话吗?

    半晌,陈耕苦笑一声:“你这……又是何苦。”

    “好了,我还有事,”骄傲的转过身,林书瑶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哼了一声:“对了,今晚这顿饭,你爱去不去。”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去么?可是不去……想到自己老娘的威胁,陈耕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老娘那咬着银牙冷笑的模样瞬间浮现在了脑海,吓的陈耕连忙摇头:老娘唉老娘,您会吓死人的您知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滴,陈耕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算了。”

    话还没说完,陈耕就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连忙补救道:“算了,估计你也没有空……”

    原本还打算拒绝的林书瑶,顿时柳眉倒竖:“谁说我没空的?”

    作孽啊!陈耕心头郁闷的不行: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很担心这个年自己能不能在家里过。

    ————————————————————————

    不出陈耕所料,在知道陈耕竟然带着林书瑶一起去了陶然居见了金副专员家的闺女之后,袁佳的鼻子都被气歪了,修长的指头不停的在陈耕的脑门上戳来戳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说你,平常看着挺聪明、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一道关键时刻就犯傻?带着自己的女秘书去见相亲对象,你说你是不是傻?啊,你说你是不是傻?!你这是想要生生的气死我啊!”

    陈耕被骂的满头大汗,连陈红军都看不过去了,帮着儿子说了句好话:“好了,你也别念叨了,事情都发生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再说了,儿子不是说了么,是工作上面有些还没有安排完,在路上给林书瑶安排工作呢,谁能想到金副专员家的闺女这么早就提前到了?啧……”

    看看儿子办的这叫什么操蛋事吧,本想着帮儿子说两句好话的陈红军,越说,自己心里就越是生气,转头对陈耕吼了一嗓子:“你说,有你小子这么办事的么?”

    陈耕还能说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擦擦脑门上的汗。

    袁佳接着念道:“也亏得人家金副专员家的闺女教养好,没生气,也没当场走人,回来还跟人说你挺好的,打算跟你再交往一下试试看,”说到这,袁佳心头刚刚下去的一点火气忍不住又冒上来了,“弹指神通”再次落在了陈耕的脑门上:“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真是……真是被你小子给气死了!”

    陈耕却已经听傻了,也顾不得被老娘戳的生疼的脑门,连忙问道:“妈,不是吧?她还打算跟我再处一段时间?”

    尼玛啊,再处一段时间试试看?那哥们我今天遭的罪不是白遭了么?!

    “怎么着?这样的好姑娘你还不满意?”听着儿子话里面的意思,袁佳顿时就炸了:“那姑娘我看过,要模样有模样,有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要家世有家世,要教养有教养,这样的姑娘你都看不上,你想要个什么样的?”

    陈耕心里惨叫一声:完了!

    他虽然还不清楚那位金副专员家的闺女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可他心里有种直觉:自己似乎被人给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