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20章 你不去,我也不去


    ps:兄弟们,已修改。

    “老弟,你太够意思了,”张宝玮上来就给了陈耕有个大力的拥抱,整个人看上去开心的不得了:“没说的,以后有这样的好事千万要记得老哥哥我。”

    张宝玮是第一个赶到首都的,之所以他是第一个,唯一的原因就是:近!

    从海岱省的省会舜耕市到首都,飞机只有不到1000公里,以张宝玮的“共和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的身份,搞一张机票简直不要太简单,在知道自己可以在和央视春晚弄一张现场票、而且可以像是许多大领导一样坐在最前面的圆桌上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安排了一下工作,立刻就匆匆的赶来了首都。

    陈耕笑道:“不用谢我,要谢就要谢央视,这张门票可是你们自己花钱买到的。”

    “老弟,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当我老张心里不明白?”张宝玮佯作不高兴的道:“在春晚上打广告啊,这种事情我老张以前想都不敢想!老哥哥我知道,这是老弟你在照顾我呢。”

    张宝玮这话倒不是在客气,他心里的确就是这么想的,在央视的春晚直播上打广告?这个完全出乎了张宝玮以及整个济一机床厂领导班子的想象,所以这个钱他们花的心甘情愿、花的开心无比,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不是陈耕给自己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自己是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

    “客气的话就不多说了,咱们先回酒店,到了酒店咱们哥俩再好好的聊,”说到这,陈耕忽然愣了一下:“怎么就你自己来了?”

    “不就我自己一张门票么?”张宝玮愣了一下,眼睛忽然大亮,声音都有点发颤:“难道不是?”

    “我没跟你说?”陈耕皱了皱眉头,不确定的反问。

    “说什么?”已经意识到有什么好事落到自己头上的张宝玮,整个人哆嗦的更厉害了。

    “那就是真忘记了说了,”陈耕拍了拍脑袋,一脸抱歉的道:“是这么回事,最后统计出来的数字是央视从咱们大家伙儿手里拿走了800万出头的广告费……”

    “卧槽!这么多?”张宝玮被吓了一大跳。

    “嗯,”陈耕点点头,接着道:“我就和央视的颜台长说,你看我们给你们出了这多广告费,你们是不是给照顾一下我们?最后的结果是除了之前的,央视又再次给我们协调出来一张圆桌,20个座位,大家每个人可以带两位朋友或者家人……总之不管是带什么人,每个人可以带2个。”

    “……”张宝玮整个人都呆住了,目光茫然而空洞,跟傻了一样。

    陈耕猜测他一定是被这个消息给高兴坏了,但陈耕是真的忘记了说么?毫无疑问,丫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能得到最大的效果?

    至于实际效果怎么样,请参考张宝玮同志现在的反应:整个人都高兴成傻子了。

    好在只是高兴成傻子了,不是真的变成了傻子,顷刻后,张宝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老弟,其他的感激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一句话,谢谢你。”

    陈耕微微一笑,这种感觉不错:“都说了不说客气话,你还跟我客气?”

    张宝玮却是再次长出了一口气:“老弟你是不知道,在知道我可以代表单位参加今年的春晚现场直播之后,厂子里都疯了,市里的那些政府部门的头头脑脑们也都疯了,你以为我为什么来的这么早?我是逃难来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陈耕惊讶的道,虽然这把火是陈耕点起来的,可对于这把火的威力,陈耕还是缺乏一个直观的认识和了解。

    “什么叫有没有这么夸张啊,我给你说,这才是一个开始,如果我继续在舜耕呆着,你看着吧,我们家的门槛都能被人踩烂。”说起这个,张宝玮一脸的心有余悸。

    “这真是……太夸张了,”陈耕也不由为止咂舌:“可就算是这样,也是僧多粥少啊。”

    “这可是春晚现场的门票,当这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啊,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张宝玮冷笑一声:“既然我能有2张票,那我可得好好盘算一下,看看给谁更合适……”

    这家伙已经自动进入了算计模式了。

    陈耕忍不住提醒他:“老哥,既然你打算让这2张票的作用最大化,一定要考虑清楚了。”

    “那是当然。”

    “还有,每个人都要政审的,不靠谱的人千万不要让他们过来……”

    …………………………………………

    接下来的几天,继张宝玮之后,范家俊、陆冠球……每一个来首都的家伙都被陈耕挨个给算计了一遍,但所有人都被陈耕算计的眉开眼笑:每个人还能额外再带2个人啊,这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倒是陈耕,现在开始犯了难:自己的这两张票改变给谁呢?老爹老娘?似乎这是一个表示自己孝心的绝佳机会,但不知道怎么滴,林书瑶那张满是期待的面孔就浮现在了陈耕的脑海;如果给了林书瑶,自己的老爹老娘又该怎么办?

    还有,谢老爷子工作了一辈子了,也没来春晚的现场来看看,说起来哪怕只有一张票呢,也应该让谢老爷子代表润华实业出席……怎么算都觉得不合适,陈耕心里都有些后悔了。

    “丫头,春晚直播的时候你要不要去?”

    “真的?”林书瑶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目光一下子变的柔美如水:“你要带我一起去?”

    “不是我带你一起去,是谢老爷子带你一起去。”

    “谢老先生?”林书瑶皱了皱眉头:“你呢?”

    “我有点事,让谢老代表咱们润华实业去吧。”陈耕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无所谓一点。

    林书瑶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当即道:“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为什么?”陈耕奇怪的道:“我看你不是很想去么?”

    “我是很想去,可我是你的秘书,当然是你去哪我就去哪儿,”顿了顿,林书瑶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而且你是不是傻……”

    “嗯,你说什么?”林书瑶后面这句话的声音有点小,陈耕没有听清。

    “没什么,反正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你去哪儿,我这个命苦的小秘书就得跟到哪儿。”

    陈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这丫头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了,自己再不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那真该去找一条小绳往房梁上挂一下,但陈耕是真的不愿意、也不舍得伤了她的心。

    暗自叹了口气,算了,继续装不知道吧。

    看着再一次装傻的陈耕,林书瑶心里有些气苦:这个人,真是的,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故意装傻?可郁闷归郁闷,林书瑶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打算干什么?”

    “我?打算回家,”陈耕一脸不在意的道:“过年嘛,就应该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嗑着瓜子,一边吹牛x一边看春晚才对。”

    可是,心好痛……

    老子花了100多万才买到的座位啊。

    但林书瑶脸上竟然有些羡慕,轻声道:“是啊,过年的时候就应该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面,一边聊天一边看春晚。”

    这是她心中设想过无数次的最温馨的场景,不过有些场景她没说,比如家里的男主人懒洋洋的、一副大爷的模样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伺候,自己一边幸福的抱怨着一边给他剥两个橘瓣,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头就跟吃了蜜一样的甜,就是自己设想中的男主人的面孔有些像陈耕……

    比如屋里的暖气开的十足,暖洋洋的,自己只穿着一件紧身的毛衣,起坐之间,将自己美好的身段在丈夫跟前不经意见展现,然后看他偷偷打量自己的样子;

    比如家里最好有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屋里淘气的跑来跑去,不一会就溜出家门和小朋友去玩耍,一会儿又偷偷的溜回来,从桌子的果盘里抓两把瓜子、几个橘子在赶紧跑出去,小朋友们还在外面等着自己呢……

    “怎么了?”看着林书瑶在看着自己发花痴,陈耕忍不住问道:“想什么呢?想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啊?”林书瑶脸一红,连忙下意识的擦了一把嘴角,慌张的道:“没什么没什么……”

    心里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猜到自己在想什么了吧?真要是那样,那就太丢人了。

    “哦,”陈耕随口应了一声,随即似乎不经意的道:“那你过年去哪儿?回老家,还是去金陵?”

    “我,我不知道。”林书瑶的目光有点迷茫。

    林书瑶的父亲战死沙场,前些年她的母亲改嫁,这没什么好说的,母亲照顾了自己十几年,含辛茹苦的将自己抚养长大,一直到自己上完了大学才开始寻找自己的幸福,从情理上,林书瑶很理解和支持母亲改嫁的决定,只是让她心里不舒服的是,她觉得继父的家不是自己的家,想到母亲要和那个男热女睡在一起,她就下意识的不想回去。

    “那……”犹豫了一下,陈耕道:“要不你和我回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