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23章 海关的大问题


    ps:被编辑梧桐大大拎着耳朵郑重警告了,千年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兄弟们,对不住,今天这一章大家还要稍等片刻,不过千年向大家保证,今后绝不防盗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梧桐大大的鞭策,再一次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那倒不是,是海关让你过去帮忙处理一下出口退税的事情。”林书瑶道,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也很诧异:出口退税是国家为了鼓励企业积极出口、赚取外汇而设置的一项积极的刺激政策,但对于润华实业这种级别的企业来说,出口退税这种事情根本用不到自己的董事长亲自出面,海关之所以借着这件事找老板,十有**是个借口,其实是另外有什么事情要和陈董说。

    狼多肉少,本来各个来找润华实业合作的意向合作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当乘坐润华实业的大巴车分批次来到华东军区原机关大院的时候,看着大门口还没有铲掉的“华东军区机关驻地”的字样,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到了:润华实业这么牛x?

    “我们能住在这里?”有人忐忑的问道,军区机关大院这个几个字对于很多人还是有相当的威慑力的。

    “现在这里是我们润华实业的地方了,”随车的润华实业的工作人员相当自豪的介绍道:“出于↘工作的需要,华东军区的机关驻地搬到金陵去了,我们润华实业把这块地皮连同上面的所有建筑一起给买了下来。”

    “那应该要不少钱吧?”华东军区可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听说整个军区机关大院都被润华实业给买了下来,不少人的口水都哗啦啦的流下来了。

    “那可是花了我们不少钱,”随车的工作人员自豪的道:“不过如果大家感兴趣,我们可以安排大家参观一下。”

    “真的?”这位润华实业的工作人员的话一出口,整整一车的人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这可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的华东军区机关驻地啊,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种地方的神秘和高不可攀的程度简直与中南海不遑多让,都是无数人眼中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虽然标准的说法应该是“前驻地”,但几个月前这里不还是华东军区的机关驻地么,那必须要参观一下。

    好在这倒并不是这位工作人员的急中生智,说来好笑,这其实是陈耕为了分流人群而想出来的一个主意,但效果的确是相当不错,虽然有些人满心焦急、根本没有参观的兴趣,但同样还有很多人想要四处走走看看:这里可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的华东军区的机关驻地,听说所有的建筑都保存的很好,不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看看,以后谁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

    ……………………

    听到汇报说有超过六成的人选择了去参观,陈耕松了一口气,问道:“酒店、饭店、招待所联系的怎么样了?”

    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的问题,这一下子涌来了上千人,今后几天还会有许多的人赶过来,这对润华实业固然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可如果搞不好,也会是一个大麻烦。

    “不太好,”林书瑶显得有点疲惫:“那些饭店、酒店和招待所都放假了,一些私营的小饭店、小旅馆倒是还有营业的,可档次不太合适,不适合招待客人。”

    陈耕点点头,那些私营的小饭店、小旅馆简直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用这些小旅馆、小饭店来招待来准备与润华实业合作的人,的确是不合适。

    “军区机关原来的那个招待所打扫的怎么样了?”陈耕皱着眉头问道。

    “差不多了,不会耽误大家今晚的休息,不过有个问题,招待所那边的人手不够,食堂也忙不过来。”

    “难道就没有好消息么?”陈耕郁闷了。

    “好消息就是食材的采购人员买到了足够多的东西,明天那些菜贩子、肉贩子会直接把咱们需要的肉蛋副食送过来。”

    润华实业在海洲有近万名工人,是食材采购的大户,在市场上有许多长期合作的伙伴,食材供应其实不是太大的问题,只要找到人基本上就能解决问题。

    食材供应的问题解决了,陈耕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沉吟了片刻,道:“人手不够,就去借人!”

    “借人?”

    “嗯,”点点头,陈耕道:“海洲不是有几家企业的情况不太景气么,安排几队人过去,从那边请临时工,主要负责招待所的打扫和保洁工作,每人每天15……嗯,20块钱吧,大过年的,咱们包一日三餐,另外车接车送,时间上28小时工作制。

    另外再请几个食堂大师傅,要做菜的手艺好点的,还是包一日三餐,每天的工资是30块钱……”

    “那肯定就没问题了,我这就去安排。”林书瑶的眼睛一亮,对啊,去海洲那几家不景气的企业临时借几个人来用用,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

    现在虽然没有“下岗”这个名词,但停产整顿这个词确实一直都存在的,海洲有几家市属国有企业的日子就很不好过,现在正处于停产整顿的期间,工人每个月只能拿到几十块钱的基本工资,勉强能够保证自己一家人饿不死,如果润华实业去他们那里找一些临时工,相信一定会招到人润华实业给的工资高啊!

    服务员一天能拿到20块钱,相当于月工资600,食堂来帮忙的大师傅拿的工资相当于每个月900,在人均工资还不足200元的88年,这是妥妥的高工资了,甚至连窗口市的白领都未必能够拿到这么高的工资,谁能对这个工资不满意?

    陈耕道:“等等,再记住一点,这几天,咱们自己的人和食堂大师傅也按照这个标准来,告诉他们,忙过了这段时间,公司还会给他们包一个红包,总之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了他们,不过就一点,大家一定要拿出充沛的工作热情来,服务员要热情、大方、有问必答,态度冷淡、有一搭没一搭是绝对不允许的,食堂大师傅也要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谁都不能跟国营招待所的那些大爷似的,要记住,这些人可都是咱们未来的销售渠道,一定要让大家宾至如归,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组织几次周边的旅游活动,总之一点,不能因为大家现在求着咱们,咱们就真的认为自己是大爷了。”

    “老板,您放心吧,”林书瑶重重的点头:“我们一定回报招待工作做好!”

    ………………………………

    很多连夜赶来的、准备与润华实业合作的经销商,已经预料到了自己此行的艰难,不少人甚至带着馒头、锅饼等干粮,夸张的甚至搬来了帐篷,显然是做好了打持久战、进行艰苦奋斗的心理准备,所以被带到润华实业刚刚收拾出来的原军区招待所,在服务员们满脸热情笑容的接待下,他们是懵逼的: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已经做好了吃草的心理准备的,现在不但有温暖的招待所住着,还能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

    这个时候,如果陈耕和谢老爷子不出来做场秀,那就算是白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了,所以陈耕和谢老爷子卡着时间点出现在了大堂里也就一点都不奇怪。

    “各位,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陈耕上来就不停的向大家道歉,很客气:“我们这的条件有限,匆忙之间准备的也不够充分,大家就先将就将就。”

    “陈董您太客气了,”当即就有人大声表示自己很满意:“您这里的条件可比俺们来之前设想的好的多了,食堂大师傅做的饭菜也不错,就是淡了点,没盐没味的,可惜了那些大肥肉片子了。”

    这哥们一听就是海岱省来的,说不定还是沂蒙革命老区的。

    “那是你盐头重,”当即就有人笑了起来,估计是和这位老兄比较熟悉的,笑骂道:“谁能跟你小子比吃盐?你小子一顿饭能吃下去半斤盐,现在你都快变成咸肉了吧?”

    “哈哈哈哈……”

    人群一阵哄笑。

    陈耕和谢老爷子也跟着笑,笑完了,这才道:“我和谢老过来呢,一个是代表我们润华实业给大家道个歉,因为我们的准备不够充分,让大家得再次重温一遍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第二个呢,就是想要问问大家,谁还有什么困难、麻烦需要我们帮忙解决的?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千万不要客气。”

    “陈董,俺没有别的要求,就一个,您啥时候能跟俺签合同?”说话的这位就是那位革命老区的哥们:“俺现在能签不?”

    “我知道大家现在都着急,我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不过话还是要给大家说,大家再等等,”陈耕呵呵的笑了笑,道:“大家转身看看,这么多人,估计今后几天还会陆续的有朋友赶过来,咱们总要拿出一个规章来,所以大家耐心的等几天,大家放心,这几天的吃饭住宿都算是我们润华事业的。”

    陈耕这么说了,大家虽然不太满意,巴不得润华实业现在就跟自己签合同,可现实是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做生意这个东西可不讲究什么先来后到,人家润华实业现在肯定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合作伙伴啊。

    刚刚回到公司,林书瑶就匆匆的过来递给陈耕一份文件:“海关那边让您过去一下。”

    “海关?”陈耕接过文件,疑惑的道:“海关这事儿办的有点莫名其妙啊,他们有没有说是什么事?嗯,是不是那批出口伊朗的a6l有问题?”

    除了这个之外,陈耕想不出有其他的什么事情能让海关找上自己了。

    “各位,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陈耕上来就不停的向大家道歉,很客气:“我们这的条件有限,匆忙之间准备的也不够充分,大家就先将就将就。”

    “陈董您太客气了,”当即就有人大声表示自己很满意:“您这里的条件可比俺们来之前设想的好的多了,食堂大师傅做的饭菜也不错,就是淡了点,没盐没味的,可惜了那些大肥肉片子了。”

    这哥们一听就是海岱省来的,说不定还是沂蒙革命老区的。

    “那是你盐头重,”当即就有人笑了起来,估计是和这位老兄比较熟悉的,笑骂道:“谁能跟你小子比吃盐?你小子一顿饭能吃下去半斤盐,现在你都快变成咸肉了吧?”

    “哈哈哈哈……”

    人群一阵哄笑。

    陈耕和谢老爷子也跟着笑,笑完了,这才道:“我和谢老过来呢,一个是代表我们润华实业给大家道个歉,因为我们的准备不够充分,让大家得再次重温一遍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第二个呢,就是想要问问大家,谁还有什么困难、麻烦需要我们帮忙解决的?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千万不要客气。”

    “陈董,俺没有别的要求,就一个,您啥时候能跟俺签合同?”说话的这位就是那位革命老区的哥们:“俺现在能签不?”

    “我知道大家现在都着急,我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不过话还是要给大家说,大家再等等,”陈耕呵呵的笑了笑,道:“大家转身看看,这么多人,估计今后几天还会陆续的有朋友赶过来,咱们总要拿出一个规章来,所以大家耐心的等几天,大家放心,这几天的吃饭住宿都算是我们润华事业的。”

    陈耕这么说了,大家虽然不太满意,巴不得润华实业现在就跟自己签合同,可现实是谁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做生意这个东西可不讲究什么先来后到,人家润华实业现在肯定要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合作伙伴啊。

    刚刚回到公司,林书瑶就匆匆的过来递给陈耕一份文件:“海关那边让您过去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