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30章 微服私访


    “老爷子,这几天您得帮我顶一下。”说这句话的时候,陈耕很有点不好意思。

    “你这又是要干什么?”早就对陈耕的这种行为见怪不怪的谢老爷子淡定的喝了杯水,这才问道:“你这又是要干什么去?”

    “我想去一趟琅琊市。”

    “哦?”

    谢老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60多岁的人,他的脑袋简直像是一台电脑,稍一思索,立刻就道:“是琅琊市那边考察选址?”

    “不是,不过也算是吧,”陈耕摇摇头,又点点头:“那边是龚建军的老家,现在他们的情况挺艰苦的,我想过去看看,我的想法是能帮咱们就帮一把,就算不适合建厂,也看看能不能在其他地方尽量帮一把在战争年代他们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现在都改革开放这么些年了,他们不应该继续贫困下去了。”

    在谢老爷子面前,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谢老爷子沉默起来,表情有些沉重,少顷,谢老爷子点点头:“过去看看也好……那边是革命老区,能帮一把的咱们还是要帮一把。去吧,公司这边我帮你盯着。”

    “好。”

    …………………………………………

    龚建军快要急疯了!

    老爷子亲口做了指示,让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请陈耕吃个饭,可自己把公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找了个遍,可哪儿都找不到三哥,刚刚买了没多久的大哥大也打不通,问了不少人,有人只看到三哥和秘书一起开车出去了,至于出去干嘛了谁也不知道,谢老爷子肯定知道,但这么贸贸然的去打扰谢老爷子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

    “你找陈董?”就在龚建军犹豫着是否要去找谢老爷子问一下的时候,谢老爷子出现了:“他去琅琊市了。”

    “他去琅琊市了?”龚建军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琅琊市的领导还想着请他吃顿饭,加深一下印象、增进一下感情呢,你竟然都已经跑到琅琊市去了?

    “嗯,”谢老爷子点点头:“陈董说琅琊市是革命老区,条件还比较艰苦,想要去看看能为琅琊市的父老乡亲扪做点什么。”

    “……”

    谢老爷子说的很平淡,可面对谢老爷子的这番话,龚建军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心里又是感慨,又是惭愧:这么多年的兄弟了,自己对三哥还是不够了解啊。

    倒是谢老爷子,推了龚建军一把,笑道:“还不赶紧回去?”

    陈耕一声不吭的去了琅琊市,是他个人的觉悟高,可如果琅琊市方面没有什么表示,那也太不会做人了。

    果然,王军听说陈耕竟然已经和自己的秘书悄然去了琅琊市,当时就急了:陈董这是什么意思?微服私访么?

    当领导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喜欢搞微服私访的投资商,我们的不足之处都被你们看到了,你还会在我们这儿投资吗?

    倒是龚老爷子,对于自己堂哥的抱怨很不满意:“我觉得小陈的做法就很好!你们怎么费尽心机的,不就是想要让小陈到咱们老家去看看么,怎么?现在小陈自己去了,你们反倒是不愿意了?”

    “老爷子您别误会,”王军连忙陪着笑脸解释道:“主要是陈董事长连个招呼都没打一声,万一闹出点什么不愉快……”

    “能闹出什么不愉快?”龚老爷子打断王军的话,同时直视着自己那个从琅琊市计委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下来的堂弟,不留情面的道:“你们不就是怕被小陈看到了一些你们不想给他看的东西么?我给你们说,小陈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这孩子什么脾气、什么秉性我比你们清楚!他肯在这么忙的时候去琅琊,就是想要亲眼去看看,你们呐,这是标准的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陈耕可不知道在老四家还发生了这么一出争吵,此刻的他正和林书瑶看着眼前的情况在发呆。

    “这就是龚建军的老家?”看着眼前荒凉的景象,林书瑶有些难以置信。

    此刻两人是站在龚建军老家的半山腰上,山上到处是裸露的岩石和小石块,山上零星的散布着一些小灌木、杂草和小松鼠,四五米以上的较为高大的树木是一根也没有看到,山坡上有散布着一些民居,这些房子都是用石头建成的,外墙没有做任何的装饰,屋顶上大多数都是茅草,陈耕目测房子的宽度基本上不会超过4米,多数都是2间或者3间,基本上一家子人的居住面积不会超过30平米。

    倒是家家都有个不小的院子,院墙也都是用石头垒成的,大概只有半人多高,典型的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类型,每家院子里都有一个小小的棚子,估摸着应该柴房和厨房的综合体。

    小山村里有不少孩子在跑来跑去,大概是山村里很少有吉普车过来,看着站在吉普车旁边的陈耕和林书瑶,不少孩子流露出明显的想要过来却又有些畏惧的表情,陈耕甚至能够看到有几个院子里正蹲在门口的汉子是不是的向这边打量几眼……就是落在林书瑶身上的目光更多一些。

    陈耕从兜里掏出一把糖块,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几个孩子招了招手:“小朋友,请问劳工家住在哪儿?”

    “俺们这的都姓龚,俺们村就叫龚家村,”小孩眼馋的看了一眼陈耕手中的糖块,想吃又不敢过来:“你们找哪个老龚家?”

    擦!

    陈耕可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虽然他知道这个村子叫龚家村,可却不知道整个村子都是姓龚的,一般来说国内村庄的形成习惯,通常都是从一两家人慢慢的发展成一个村落,如果刚刚搬过来的这以两家人姓张,这个庄子通常就叫做张家庄,如果姓王通常就叫做王家庄,那些叫张家庄、王家庄、李家庄之类的庄子的通常都是这么形成的,在这个村庄形成的前期可能都是同一个姓氏,但经过几十几百年的发展之后,张家庄、王家庄、李家庄……之类的庄子,就是这么个名字而已,这些年走南闯北,陈耕还真没见过某个叫x家庄或者x家村的乡村还真是由同一个姓氏组成的,没想到今天长见识了。

    微微讶然,陈耕随即将手里的糖块塞给这小孩,道:“这位同志叫龚家生,之前是在琅琊市里当官的……”

    “你说三老老爷家啊,”没等陈耕说完,这个还在吸溜着鼻涕的小屁孩就立刻恍然大悟,脸上不乏羡慕之色:“三老老爷在城里住楼呢……”

    小屁孩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中年汉子快步就走过来,大声道:“你们找谁?”同时扭头对小屁孩道:“三娃,你娘刚刚还喊你吃饭呢,还不赶紧回家,小心你娘抽你!”

    中年汉子的脸上略带戒备,不过是正常的那种看到了陌生人和自己村子里的小孩说话时应有的戒备,总的来说还是和善的,陈耕估摸着自己和林书瑶身后的这辆吉普车应该给自己带来了相当的信用背书。

    既然对方是个成年人,而且看气质似乎还不是普通的村民,陈耕猜测可能是这个村的领导,也就不再刻意收敛自己的气势了,上下打量了这中年汉子两眼,问道:“你是?”

    “我是龚家村的书记,我叫龚宝震。”陈耕的气场让龚宝震下意识的回答了陈耕的话,说万了,心里不由得一愣:怎么这小年轻年纪不大,可给自己的感觉反倒是比乡长还厉害似的?难道是上面下视察的领导?

    越想越觉得可能,看这俩人的穿着、尤其是身后那辆一看就很高档的吉普车,可是比乡里那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强的太多了,心里头顿时压力山大,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小声问道:“您是……市里下来视察工作的领导?”

    显然在龚宝震的心里,市里下来的领导就算是顶天了,再往上,他根本就不敢想。

    “我可不是什么领导?”陈耕失笑的摇摇头:“我就是随便来看看。”

    却不料陈耕的话却让龚宝震心里头越发坐实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就是上面下来微服私访的领导的念头,连忙拽了拽自己皱皱巴巴的中山装的衣襟,腰也弯了下去:“是,是,我明白,两位领导……同志,您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

    “都说了我们不是领导……算了,”本想解释一下的陈耕,看到龚宝震的样子,终于还是放弃了解释的想法,道:“我问一下,咱们村,嗯,还有咱们附近几个村、咱们乡的收入情况怎么样?老百姓的收入来源是什么?有没有自己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比如说矿产啊、资源啊之类的。”

    你都这么问了,还说自己不是上面下来的领导?龚宝震心里腹诽着:不是上面下来的领导,一般人谁会问这些?

    他心里惶恐的厉害,也愁的厉害:看来这两位领导是没通知乡里直接就来了啊,我到底该怎么说?要是说了不该说的,乡里的领导能饶的了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