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39章 放长线钓大鱼


    想到这可怕的后果,林书瑶不由颤声道:“那……为什么上面还进行这个项目?”

    “上面是出于什么考虑进行了这个项目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上面应该有自己的考虑,”陈耕轻轻的摇摇头:“这些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倒是这个谢英志,呵呵……有点意思,其谋不小啊。”

    林书瑶这才反应过来,没错,歼—8ii什么的距离自己太远了,也不是自己能够操心的事情,倒是这个谢英志,人家已经主动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美国“第五纵队”的,这才是眼前的头等大事。

    “对对,这个谢英志,”林书瑶连忙点头,道:“你怎么知道谢英志所在的这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美国政府、美国中央情报局有关系?”

    “一看你就是读书读的少,”陈耕笑笑,道:“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的领头羊,美国一直都很注重对外进行文化和观念的输出,这个你知道吧?”

    林书瑶点点头:“我知道,不过这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听我给你慢慢的给你说,”举起手,陈耕示意林书瑶不用着急,反正偌大的头等舱就只有自己、林书瑶和谢英志三个人,谢英志又已经尿遁去了厕所,自己倒是可以好好地和林书瑶说一下:“既然你知道美国一直非常注重对外继续观念输出,那你也一定知道美国很注重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进行颜色革命,但这些活动是怎么进行的呢?就是通过比如谢英志所在的这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那些名目繁多的所谓基金会。

    这些基金会名义上都是私人的,资金来自于私人的捐赠,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些基金会的绝大多数、甚至是绝绝绝大多数的资金都来源于美国政府的专门拨款美国政府每年的财政预算中都有这么一笔专门的财政拨款……”

    “不对啊,”林书瑶皱了皱眉头,有点不解:“如果是有专门的财政拨款,那应该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在管这些事吧?咱们国家类似的管理机构是宣传部门,没听说美国有像我们这样的宣传机构啊,也没那么多审查什么的……”

    陈耕道:“那是你对美国体制不了解,美国其实也有类似‘宣传部’这样的管理机构,不过他们不叫‘宣传部’,而是叫‘公共协调办公室’,这个‘公共协调办公室’最早成立于杜鲁门时期,后来这个‘公共协调办公室’并入了中情局,隶属于中情局的‘国家隐蔽行动部’,其主要任务除了对特定的国家进行渗透、间谍活动、颜色革命以及文化输出之外,还包括心理战和媒体审查,现在你还以为美国的那些媒体是想报道什么就报道什么吗?”

    “……”

    林书瑶已经听的呆了,陈耕说的这些和她平日里听到的完全不一样,不是说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么?不是说美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么?全都是骗子!

    陈耕拍拍林书瑶的肩膀,轻声道:“光明之下必有黑暗,太阳黑子最多的时候通常也是太阳活动最频繁的时候,治理国家不能只有光明正大的阳谋,也必须奇正相辅,美国这么强大,简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如果说他们暗地里没有些手段,这话你信么?”

    他很能理解林书瑶此刻的心情,事实上整个80年代的国人,对于美国人的心态都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对共和国长达30多年的封锁,让国人对美国人痛恨不已,美国人简直就是邪恶的代名词;但另一方面,随着改革开放,国人睁开眼睛看世界,忽然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对世界的看法竟然是错误的,原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老百姓并没有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原来人家过着家家有别墅、人人有小轿车的日子,比咱们的日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这种前后巨大的反差对国人的冲击太大了,再加上在打开窗户的同时,苍蝇蚊子也跟着飞了进来,这些飞进来的苍蝇蚊子拼了命的鼓吹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多么多么好、人家的条件是多么多么优越,以至于整个社会在这个问题上都陷入了迷茫就算没有迷茫的,也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咱们和人家的差距太大了,根本就没有追上的可能。

    林书瑶虽然没有变成一个“美粉”,但思想也不免受到了冲击,加之这几年来国家出于发展的需要,在宣传思路方面的一些急功近利的做法,让林书瑶对美国人的好感也是大增,基本上快要接近“美国人真的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们是真心真意的来帮助脑粉”的程度了,但现在,陈耕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她:丫头,你太单纯了,无论到什么时候,中美之间都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友谊。

    林书瑶不说话了,她心里也在反问自己:是啊,光明之后必有黑暗,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为什么之前就没想到?

    好在林书瑶就是林书瑶,很快调整好了心态的她,低声向陈耕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告诉安全局的同志?”

    高层对润华实业这次去伊朗的会谈高度重视,随行的谈判团中不但有商务部的同志、军方的同志,还有外交系统的同志、安全保卫部门的同志,整个团队堪称豪华,林书瑶觉得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最好的做法就是赶紧报告给安全局的同志。

    “安全局那边是肯定要报告的,不过我的建议是,暂时先不要动他。”

    “不要动他?为什么?”林书瑶很不理解陈耕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家伙根本就是个汉奸……”

    陈耕点点头算是赞同她的话,但同时,林书瑶却反问道:“他是汉奸没错,但你说,是一个已经露出水面的汉奸对咱们更有利,还是隐藏在水面之下的汉奸对咱们更有利?”

    林书瑶顿时轻轻“啊……”了一声:“我明白了,真是……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没想到?”

    道理很简单,是盯住一个已经暴露出来的汉奸、顺藤摸瓜找到更多的汉奸更简单一些,还是从茫茫人海中找出一个美国人的间谍更简单一些?这个问题简直根本没有问的必要,安全局的同志完全可以放长线钓大鱼。

    陈耕接着道:“不单单是放长线钓大鱼的问题,我怀疑这家伙已经在我们内部腐蚀拉拢了不少人,还可以借着这个家伙挖出我们内部的坏蛋。”

    “对啊!”林书瑶用力握紧了拳头。

    …………………………………………

    陈耕对美国人搞的颜色革命、和平演变这些东西很警惕,但安全局的同志却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随队负责的同志不屑不太乐意,觉得陈耕的手伸得太长了,我们的工作要怎么做还用你教?皱着眉头道:“美国那边的基金会我也听说过,陈耕同志,你凭什么说人家那个什么基金会有问题?”

    “凭什么?”陈耕上上下下打量了这老兄一番:“白给钱钱算不算有问题?”

    “这算什么问题,人家美国人有钱……”

    “就算美国人,也没见美国人整天拿着钱满大街的撒,咱们整天的想要招商引资,为什么那些美国人不来,反倒是坐个飞机就遇到给我送钱的了?”陈耕有些不高兴了,直接了当的打断他的话,道:“既然你是做安全工作的,就该知道这些年来美国人就没有停止过对咱们搞和平演变这一套,这么明显的逻辑问题你们都不注意,你们平日里时怎么工作的?”

    被陈耕指着鼻子骂了一通,这位带队的同志有些不乐意了:“陈耕同志,你是什么意思?安全工作我们比你熟悉,不用你来教。”

    “是吗?”陈耕终于有些不高兴了,淡淡的看了这老兄一眼:“我提醒你一句,在你踏上飞机的那一刻,你的工作表现就会写进我的报告里面。”

    老兄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倒是忘记了这一茬。

    做了这么些年的安全工作,他当然知道陈耕口中的那个谢英志有问题,只是谢英志的问题不在自己的工作范围之内,自然也就懒的费那个功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但如果陈耕真的将这件事写入了他的工作报告给递了上去,自己可就麻烦了这不是在不在自己工作范围内的问题,这是态度和觉悟问题,作为一名中国人,作为一名d员,尤其还是一名负责我d内部安全方面工作的同志,如果发现某个人有危害共和国安全的可能也就罢了,但既然发现了,不管你是不是做这个工作的,都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

    自己的作为一旦被陈耕给写进了工作报告,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他很清楚:这么明显的问题,你为什么不但不查?你是不是也有问题?

    哼了一声:“我这就去查一下。”

    陈耕却对他有些失望了:“你们就是这么做工作的?”(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