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44章 神权与王权


    ps:兄弟们,今天周末,陪儿子出去玩了,所以今天只有2更。

    陈耕的房间里,气氛很凝重。

    陈耕正向大家介绍着自己所知的一些巴列维王朝以及法拉赫王后的一些事情,包括王后在巴列维王朝时期以及流亡时期所做的一些事情……

    “原来是这么回事,”终于等陈耕说完,李小双叹息一声,同时他又有点好奇:“小陈,这些东西,除非是关注这个方向的外交官,否则就算是外交系统的领导对伊朗巴列维王朝的了解也没有这么深吧,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陈耕怎么能对距离中国万里之外的一个国家了解的这么多?

    “作为一个有点追求的小商人,既然要去外地投资,总要对人家的风土人情有个了解,否则被人坑了都不知道怎么被人坑的。”陈耕淡淡的装了一把逼。

    “擦!”

    李小双直接目瞪口呆:“做个小生意而已,要不要这么夸张?”

    商务部的章司长没好气的道:“不懂就别瞎咧咧,什么叫小生意,整个共和国,你掰着手指头算算,有几家企业的活力和规模能跟润华实业相比?”

    说完,章司长望着陈耕一脸感慨的道:“陈董,不瞒你说,我对你们润华实业还是挺好奇的,润华实业凭什么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发展起来?现在看来,就凭你们做出的这番努力,这还真是你们该得的。”

    这话让我怎么接?陈耕连忙客气的道:“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把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这就是你们的厉害之处,有多少人是没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章司长却是越发感慨了,见陈耕似乎并不愿意聊着话题,也就摇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扯远了,对这个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我没什么看法,我完全听国家的安排。”陈耕耍了花也不是耍花,涉及到伊朗前国王的遗孀和子女,这绝对不是小事情,也超出了陈耕能够决断的范围。

    “那就等等再看,看看上面的意思到底是怎么样的。”章司长也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件事就算是这么定了下来。

    确定下来之后,章司长感慨的道:“刚刚听陈耕同志说完巴列维国王的往事,还真是挺感慨的,这个巴列维国王也算是能力出色的一位君主了,可终究还是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能和人民的意志对抗,君主制终究不是历史发展的方向啊……”

    咦?

    章司长忽然发现陈耕的脸上似乎对自己的话有些不以为然,虽然他并没有将这种态度显露出来,而且似乎还刻意收敛了,但陈耕眉宇间的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依旧没有瞒过章司长的观察。

    陈耕同志不赞同自己的话?章司长倒是没有生气,相反,他反倒是有点兴趣了,在知道陈耕居然对伊朗从本世纪50年代之后的现代史这么了解,他忽然很想听听陈耕对伊斯兰革命是如何看待的。

    “陈耕同志,你似乎对这场让伊朗走向了民主的伊斯兰革命有些不同的看法?”正说着话的章司长忽然向陈耕问道。

    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我身上来了?陈耕吓了一跳,连忙推辞道:“没有没有,我觉得章司长您说的很好。”

    “陈耕同志你就别谦虚了,”章司长呵呵笑道:“我刚刚可是注意到了,你似乎对伊朗的情况另有看法……”

    见陈耕要说话,章司长再次把话抢在了前面,笑道:“我们大家对伊朗的情况了解的很少,充其量就是只言片语,我相信如果不是陈耕给大家做了介绍,在座的有些同志肯定还不知道巴列维国王曾经做过什么,既然陈耕同志了解了这么多,有些不同的看法也是完全正常,反正大家就是闲着聊天,你就随便说说么?”

    章司长的话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兴趣,外交部的同志笑道:“陈耕同志,如果你真的有什么看法,那就说说么,不瞒你说,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们外交部都不一定有。”

    陈耕一开始还在退让,可大家七嘴八舌的这么一说,陈耕终于推辞不过去了,只好道:“那我就随便说说,嗯,只是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如果大家觉得不好,千万不要笑话我啊。”

    “你说,咱扪就是随便聊天么。”章司长爽朗的道。

    组织了一下措施,陈耕方才缓缓的道:“结合我了解到的伊朗从50年代到80年代这段时间的历史资料,我个人的一点浅见是,这个所谓的‘伊斯兰革命’,本质上根本就不是什么民主和独裁的战争,也不是人民意志的胜利,这根本就是一场神权和王权的战争,现在看来,显然是神权战胜了王权。”

    神权战胜了王权?陈耕的话,让在场的人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陈耕对伊斯兰革命的这个理解,果然是够颠覆的啊。

    伊朗的这场颠覆了巴列维王朝的伊斯兰革命对共和国并没有什么太深远的影响,也不是共和国理论界重点研究的对象,伊朗也不是什么超级大国,自然的,国内的政治界、理论界对这场伊斯兰革命的分析文章并不多,大家对这场革命的看法也比较趋近于一致:巴列维国王之所以被伊朗民众赶下了台,这就是因为君主制已经完全落后于时代发展的潮流,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东西,所以巴列维国王才会被一场革命掀翻了自己的统治,但现在听陈耕这么说,虽然大家不至于怀疑自己这么些年来形成的认识,但大家的历史知识都不错,结合中国古代史上神权与王权的交锋,大家忽然发现,这场伊斯兰革命还真的有点像是神权与王权的交锋啊。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了,陈耕也就不再藏着自己的看法,索性直接说道:“大家还记得我刚刚列举的那些数据么?按说一个国家在一个领导人的带领下,gdp连续多年保持了7%以上的增长率,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成就?但一个注重内政、注重经济的长远发展的领导人,却因为一场由宗教界发起和倡议的革命,导致他的统治完全崩溃,这种情况是不是一种正常的情况?

    再一个,分析伊朗的这段历史,还要结合伊朗的特殊国情:伊斯兰教在伊朗的地位,这个宗教在伊朗是什么地位?不客气的说,这个宗教渗透到了伊朗的方方面面、渗透到了伊朗的每一个角落,并且将根须扎进了这个国家的最深处。

    如果巴列维国王只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国王那倒也罢了,但偏偏他能力出色,野心勃勃,并且一再提高了王权在整个伊朗的地位,巴列维国王的做法落在宗教界人士的眼中是怎么看待的?

    显然,这是一个威胁。

    巴列维国王的能力越出色,王权对神权的威胁也就越大!国王的影响力、威信越大,对宗教来说就越不利于他们统治人们的大脑,这是他们所绝对不允许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在咱们国家,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

    陈耕不说,大家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大家都习惯了用唯物主义、用马列的眼光来看待问题,但现在被陈耕这么一个反问,大家忽然惊悚的厉害:是啊,如果在一个国家,宗教的力量和影响已经如此之大,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中国的历史上不是没有这样历史阶段,比如在礼佛最盛的南北朝时期,有位信佛的皇帝神圣的被佛教徒们给饿死了,那也是中国古代史上唯一一段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的时期,从那之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们都对宗教百般警惕,基本上是以打压和利用为主,但现在看来,发生在伊朗的这场革命倒是给中国提了个醒:就算陈耕的看法很不成熟、很幼稚,但也必须要警惕宗教的发展,不能让历史的教育再次重演。

    反正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一咬牙,道:“我看一场事件,那些所谓的分析啊都没什么用,很多解读都是出于自己的需要给出了自己想要的解读,在我看来,这场革命的效果到底如何,只看最终的结果就行了,最终谁获利最大?毫无疑问是宗教!

    伊朗虽然改名为共和国,但神权的地位是加强了还是削弱了?毫无疑问是加强了;神权对民众的控制能力是加强了还是削弱了,毫无疑问还是削弱了。所以我的看法是,不管这场伊斯兰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神权在这场与王权的斗争中获利最大、是最大的受益方,那么最终的答案应该也就很明显了。”

    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在回味陈耕的这番话里面的意思,竟然没有人再说话。

    良久,章司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小陈,你这个观点,可是有些耸人听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