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57章 为了红烧肉


    海军东海舰队海洲水警区够资格参加这次会议的50多号军官,眼巴巴的望着坐在前面的陈耕,眼中全都是热切!

    在刚刚,他们知道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振奋无比的消息:陈耕有意与水警区合作,承包水警区的船舶修造厂。

    这个消息对于水警区的一众军官们来说简直就是久旱之与甘霖,如果陈耕真的肯承包水警区船舶修造厂,这个船舶修造厂就不再是一个麻烦和累赘,反而会成为水警区的一项巨大的财源,大家的日子都能好过许多!

    有想的比较远的甚至已经想到了,等陈耕的承包期到了之后,这可就是一个规模巨大、效益良好的造船厂啊,真是……太值得期待了。

    坐在台前的陈耕,听着下面的议论,他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情况有些不太对啊。轻咳了一声,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的情况下,陈耕开口了:“各位,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来的原因是什么了,不过刚刚听大家的议论,似乎大家对这次的合作有些误会,在这里我跟大家澄清一下:润华实业不是承包水警区所属船舶修造厂,是双方合资,润华实业入股水警区以船舶修造厂,并且润华实业要有绝对控股权,我说的是绝对控股权,不是控股权……”

    陈耕这话刚出口,前面的几十号人但是就炸了:什么?不是承包,而是入股?而且润华实业还要绝对控股?!

    一群当兵的,对什么控股权和绝对控股权什么的不是很清楚,但一些基本的东西他们还是知道的,比如拥有超过50%的股份才叫拥有控股权,那绝对控股权呢?以前虽然没听说过什么“绝对控股权”,但既然多了“绝对”这俩字,怎么着也得比控股权的持股比例要多一些吧?就算这个绝对控股权是控制了60%的股份,留给水警区的股份就只剩下了40%!

    股份倒也罢了,既然他们润华实业绝对控股了,岂不是等于水警区除了每年等分红之外,这个造船厂就成了润华实业的自留地,针扎不透、水泼不进,成了润华实业的自留地,那大家还玩个毛?

    一时间,下面的一众军官们渲染大哗!

    陈耕的脸色没变,似笑非笑的看了吕东廷和吕子健一眼,他虽然还不清楚这俩认识怎么给水警区的其他领导同志报告的,但如果歪楼的情况不是从这俩人这里开始的,陈耕敢将船舶修造厂所需要的所有资金给包圆喽。

    看着似笑非笑的陈耕,两人就知道自己的这点小花招没有瞒过陈耕,心里头暗自苦笑一声:我就说这样搞不行吧,有些人还不信,这下子可尴尬了。尴尬归尴尬,该挽回的局面还是得挽回,吕东廷压低了声音、硬着头皮对陈耕道:“陈董,这个时候……嗯,就不用先说这个了吧?”

    “是吗?我倒是觉得先把话说开了、不要让大家有所误会或者误判比较好,大家买卖不成仁义在,您说是不是?”陈耕脸上还是那个似笑非笑在海军的个别领导眼中看来就是皮里阳秋的表情。

    说完,陈耕没有给水警区的其他领导再开口的机会,缓缓的站起身来,望着眼前的几十号水警区中高级军官们开口道:“诸位,我知道大家对这个消息可能有点难以接受,我知道肯定还有人在心里骂我陈耕不顾革命的友谊:你陈耕都这么有钱了,拿出一点钱来帮帮海军的兄弟怎么了?别否认,我知道有些同志心里就是这么想的,那些这么想的同志,请你摸着心口扪心自问:这是一个共和国的革命军人应该说的话么?”

    “这个陈耕,他这是要干什么?”水警区司令王文德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向吕东廷问道。

    “他……”吕东廷苦笑一声,道:“算是打预防针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打预防针?”王文德顿时愕然。

    两人说话的空挡,陈耕的言辞已经越说越激烈:“……水警区所述的那个船舶修造厂的情况是什么状态,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每年不但不能够为水警区产生利润,还需要水警区掏出大笔的钱来补贴。

    润华实业的态度很明确,我们可以接手水警区所属船舶修造厂,也会在接手之后投入大笔资金进行生产设备升级和技术引进,但润华实业接手之后,不希望看到船舶修造厂里面还有各种盘根错节的乱七八糟的关系,也不接受水警区在管理方面的胡乱插手。

    如果水警区能够接受润华实业的条件,我们就可以合作,如果润华实业的条件强人所难了,也没关系,润华实业保证到年节的时候都会给大家送些礼品过来。如果大家觉得可以,润华实业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那也没问题,作为对大家的补偿,润华实业承诺新的船厂2年内一定会有盈利……”

    什么?陈耕敢承诺船舶修造厂2年内必定盈利?!

    陈耕这话一出口,立刻就有人高声叫道:“如果2年之内无法盈利怎么办?”

    陈耕看都没看,大气的一挥手:“如果2年后无法盈利,润华实业每年向水警区支付20万的现金,并且从签订合同的哪一天开始,不会再向水警区要一分钱!”

    就算赚不到钱,水警区也能每年净赚20万?而且今后水警区也不用再往这个破窟窿里面贴钱了?陈耕这话一出口,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军官们顿时坐不住了:此前水警区每年贴给船舶修造厂的资金也有七八万,如果真的像是陈耕说的那样,水警区不但不用补贴船舶修造厂了,每年还有最少20万的钱可拿,这一上一下就是小30万……

    小30万啊!

    平均到每天差不多是900块钱,整个水警区只有1100出头的人,等于每个人每天的生活费可以多8毛……这尼玛每天都能吃红烧肉了!

    很简单的一笔账,等算明白了这笔账,不少军官们的眼睛都红了:海军的生活水平比陆军要高的多,但就算是这样,因为要补贴船舶修造厂的缘故,其实也没办法天天吃上肉,可是现在么……

    几十号军官的目光齐刷刷的望着坐在陈耕两边的一众水警区的领导们身上:说别的都是假的,能天天吃红烧肉才是真的。

    至于那个船舶修造厂,之前陈耕不是也说了么,除了领导层之外,基层领导和工人们基本保留,对他们的职业技能进行考核之后再安排大家上岗,职业技能不合格的也不用担心,润华实业会安排师傅给大家进行培训,培训合格之后再上岗,而且绝对保证大家拿的工资和润华实业的工人持平。

    这一点就太有诱惑力了,谁不知道润华实业的工人的工资水平高?

    不但比地区里那些当领导的工资都还要高,比自己这些拿死津贴的当兵的更是好出一大截,如果自己家里有这么一个在润华实业工作的人,那心里简直不要太美,跟这个相比,水警区不能插手、只能分红又算得了什么?想想某些人那不要脸的吃相,咱们大家伙儿倒是巴不得水警区不插手、只分红呢。

    被自己手下们的核心骨干们用这种目光盯着,水警区的领导们一个个的顿时亚历山大!

    他们都看懂了下面的眼神,那是**裸的、不带丝毫掩饰的想要吃肉的眼神,这种如狼一般的眼神,甚至让他们有了一种错觉:如果自己敢不同意润华实业的决定,这些家伙说不定就敢上来生吞了自己这当然是一种错觉。

    感受着现场炙热的气氛,陈耕适时的再在风头上加了一把火:“当然,如果大家觉得接受不了润华实业的条件,也没关系,我也是当兵的,对大家也就实话实说,从我心里来讲,我个人其实并不怎么想要接手这个烂摊子,因为我对船舶建造和修理这一块真的完全不熟,贸贸然的涉足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行当,我相信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风险很大、很有可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

    “你这真是出力不讨好啊,我可是听说了,海军东海舰队里面有不少人都在说你呢。”谢老爷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淡然:“你真的不在乎?”

    “在乎什么?放空炮谁不会?那些说闲话的人,他们倒是拿出真金白银来帮水警区一把啊,自己站一边不帮忙不说,还在说帮忙的人的不是,嘁……”对于海军某些人的态度,陈耕相当的嗤之以鼻。

    谢老爷子就笑着摇了摇头,脸色终于严肃起来:“你真的有把握能让这个造船厂赚钱?造船这一块我不熟悉,你也不熟悉,对咱们润华实业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领域。”

    “我有把握,”陈耕肯定的点头:“国家的经济在飞速发展,对于交通工具的需求和渴求就越来越大,陆地需要车,海上需要船,这个总的方向不会有错,至于技术和人才,这个对咱们来说是问题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