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62章 背后捅刀(中)


    “润华实业的车出问题了?”胡修武一愣:“出什么问题了?”

    “前段时间在我们魔都,有个单位的司机出去办事,对了,他们单位的车是辆牧马人,开着好好地,车轮子忽然莫名其妙的掉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车轮子掉了?那就是车轴断了啊,这可是大问题。但胡修武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大可能吗?我觉得牧马人那车还不错啊?”

    牧马人那款车自己是知道的,是吉普212的底子,只不过润华实业给牧马人换装了一套更高级、更舒服的前后悬挂系统,另外重新重新设计了一个好看的外形和内饰,但总的来说,润华牧马人的骨子里还是一辆212。

    212是一辆很结实的车,在南疆战场上都没有问题,前两个月的时候自己还在市里借了一辆牧马人写过一片文章,对这辆车扎实的用料和舒适的乘坐感印象深刻,这么好的一辆车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断轴了?

    “一开始我也觉得不可能,可魔都的记者连现场的照片都给拍下来了,”杨向红说着,从包里拿出几份报纸:“你看,照片上清清楚楚的。”

    还有照片?

    胡修武连忙接过照片来一看,果然,照片上是一辆右前轮掉落在地上的润华牧马人越野车,车子的轮辋都已经变形了,看上去很有些凄惨。

    不过出于一个媒体人的敏感,他顿时就意识到这个事情有点不对:第一,如果是魔都的记者在现场拍下来的照片,这照片怎么会在自己这老同学的手里?;第二,看照片上出事故的地方,很平坦,没有大的起伏和坑洼,最奇怪的是虽然车轮掉下来了,貌似很凄惨的歪倒在一边,但车轮却并没有与地面剧烈摩擦造成的凄惨模样,也没有严重变形,车身的情况也不太对劲,这车的情况看上去并不像是……

    胡修武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等着杨向红,震惊的道:“老杨你这是……”

    “呵呵……”

    杨向红笑了两声,没有直说,反而点了点桌子上的那张支票,认真的劝道:“老胡,你别管是怎么回事,人家德国人可是真金白银的拿出了钱在你们的杂志上买广告了啊,何必那么认真的。”

    心中的猜测果然变成了事实,胡修武全明白了!

    什么车祸,什么短轴,这根本就是一出德国人自导自演的、往润华实业身上泼脏水的肮脏事儿!

    “你……你……”指着杨向红的鼻子,因为激动和无法置信,胡修武的一张脸憋的通红:“老杨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我?我做什么了?”耸耸肩,杨向红一脸的无所谓:“老胡,你想开点,你们杂志创刊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单期销量都还没有突破5000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背后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大企业在支撑你们么,如果……”

    “够了!”

    不客气的打断杨向红的话,胡修武痛心疾首的道:“老杨,你也是个媒体人,老百姓看到咱们的记者证,一个个都尊敬无比,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咱们记者可以帮他们,可你看看你现在做的,这算是什么?你走吧,我就当你没来过。”

    胡修武很失望,实在是太失望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人,为了一点点的好处,竟然能够不顾一个记者应该有的职业操守,去做这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事,你的职业操守呢?当初我们在大学的时候曾经一起发过的誓言呢?眼前这个人忽然让他觉得很陌生。

    杨向红竟然没恼羞成怒,在来之前他显然就已经对自己可能面临的情况有所预料了,脸色微变,呵呵笑道:“老胡啊老胡,你这个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还是这么书生意气,当年读书的时候你就是这样,没想到工作了这么多年了,你竟然还是这样,你这臭脾气啊,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我没觉得我这脾气有什么不好,”胡修武怒道:“反倒是你,老杨,你变的让我都不认识了,为了几个钱你竟然……”

    “还几个钱么?那是很大的一笔钱!”杨向红忽然打断胡修武的话:“知不知道,我现在在魔都住的什么?两室一厅的大房子,我每月林林总总的收入不会低于2000,你说我?我凭什么说我?”

    胡修武不说话了,他悲哀的望着自己这个看似激动、实则是恼羞成怒的老同学:没救了,这家伙真的是没救了。

    在几十年前,这种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御用文人”,说好听点叫御用文人,说难听了,就是权贵家的狗腿子、专门为权贵服务的笔杆子,这种毫无节操的文人甚至都不能说他们是文人曾经是自己最为鄙视的一个群体,却没想到在毕业这么多年后,自己的老同学竟然成了自己最鄙视的群体中的一员。

    杨向红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点不妥,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心情,才道:“不好意思啊老同学,我失态了,钱呢我先给你放这,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大众说了,只要这次大家合作愉快,今后他们会讲《汽车驾驶员》当做主要的广告投送媒体,每年在《汽车驾驶员》上投放的广告不会低于30000,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有这30000块钱你们能做多少事?你再好好地考虑考虑,我先走了。对了……”

    走到门口,杨向红又转过身来望着胡修武,诚恳的道:“老胡,看在咱们是老同学的份上,我给你说句实话,就算你们不答应,魔都那边也会有媒体来配合,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

    “你给我走!给我快滚!”胡修武气的两眼通红,胸膛不停的起伏,他没想到,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和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

    杨向红走了,胡修武犹自气愤难平,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自己这个老同学当年是一个多么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怎么这些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当目光落在桌子上那张价值3000元的现金支票上的时候,胡修武的手忽然抖了一下。

    这可是3000块钱啊,后面还有差不多2000,有这5000块钱能办多少事?对了,老王的身体一直不舒服,可单位上实在是拿不出钱来,哪怕有1000块钱,老王也能好好地看看他的身体了吧?还有,单位的那几间宿舍漏雨的问题挺严重,剩下的钱不但能把那几间漏雨的宿舍好好地修一修,还能给大家发点将近和福利……

    “老胡,怎么了?”副总编方继明推开门,抱着茶杯笑呵呵的问道:“不是你老同学来了么,挺高兴的一件事,怎么刚刚我听着你们还吵起来了?”

    “唉……我这个老同学……”

    胡修武叹了口气,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忽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给老友说自己当年的好朋友变成了自己最鄙视的人?举起手来,却又颓然的放了下去:“算了不说了……”

    在一起共事了这么长时间,方继明对自己这位老友太了解了,每当他是这么一副样子的时候那就一定是发生了大事,随后把用罐头瓶做的大茶杯往桌子上一放,脸色也严肃起来:“看来是真的有事了?”

    迟疑了一下,胡修武眼中掠过一抹坚定,重重的点头:“是发生了一点事,我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这样的人。”

    “我让你越说越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修武长叹了一口气,想起刚刚的事情,心里头又是一阵气恼:“还能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找到咱们头上来了……”

    等胡修武说完,方继明心头也是气愤难平,胸膛起伏的厉害:“这个杨向红,还要不要一点媒体人的脸了?”

    胡修武点点头:“是啊,可是……那毕竟是5000块钱……”

    闻言,方继明也不说话了,和胡修武一样,他很清楚对于单期发行量还不足5000本的《汽车驾驶员》来说,5000块钱的意义有多大、能帮单位解决多少困难:这可是最少5000块钱啊,如果下一期的《汽车驾驶员》的销售情况再创新纪录,达到了6000本呢……

    一边是帮自己单位解决切切实实的困难,只要自己附和着说两句话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一边是身为媒体记者的职业操守和良心,没有什么所得不说,说不定还因为这件事得罪德国人。哪怕平日里说了多少次“不为五斗米折腰”和“不为强权所屈服”,可当这种事情到了自己头上的时候,无论是胡修武还是方继明,都发现这个选择题是这么难做。

    “要不……”

    良久,方继明抬起头来,小声的对胡修武道:“咱们先跟润华实业那边打个招呼,看看他们的意思?”

    胡修武愣了一下,连忙问道:“老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