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64章 中招了


    陈耕忽然发现现在的情况很好玩:德国人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他们不知道自己也知道;德国人在准备一系列的后手的时候,很有种慢慢的讲绞索套在敌人脖子上的快感,可他们绝对不知道,在他们以为自己讲绞索套在了别人的脖子上的时候,其实是把绞索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陈董,我回来了。”还是和眼前一样,只要是在公司里,张向阳就绝对不会以陈耕的二哥自居。

    “回来了?”陈耕连忙站起身,上下打量了张向阳一番:“人憔悴了不少,回来了就好,给你放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放假就不用了,”张向阳摇摇头,婉拒了陈耕的好意,认真的道:“现在公司遇到了麻烦,可不是休息的时候,要休息也是等这件事忙完了再说。”

    “……也好,给我说说,这次出去的情况怎么样?”略一沉吟,见张向阳的确没有休息的意思,陈耕终于点点头,陈耕没有讲这次公司遇到的麻烦瞒着张向阳,在和谢老爷子商量好对策之后,立刻就兵分几路,张向阳负责的就是出去撒钱到之前就与润华实业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各家媒体签订新的合同。

    “挺好的,”张向阳脸上露出了笑容:“别的不敢说,起码德国人想要只手遮天是不可能了,不过三哥,这次出去我也发现了一个情况。”

    说到最后一句,张向阳的表情不自觉的严肃起来。

    能让老二这么严肃的时候可不多,陈耕的表情也随即严肃起来:“你说!”

    “魔都那边,我发现魔都的媒体似乎……似乎……”

    “屁股坐的不够正?”陈耕问道。

    “对,就是屁股坐的不够正,”张向阳松了一口气,手里捏着茶杯,人却有些愣神儿:“是这个说法,他们把报纸卖给中国人,赚着中国人的钱,可大部分魔都的媒体,还有珠三角那边的媒体,却是在拼命的帮外国人说话,报纸、杂志甚至电台、电视上都是崇洋媚外的味儿,让人很不舒服。”

    “很正常,”陈耕笑了笑,端着茶杯也坐到了张向阳的旁边:“老大人说过,打开窗子看世界的同时,苍蝇蚊子之类的也难免会飞进来,说不定蟑螂也会偷偷的爬进来,有人为了一毛两毛多愿意给外国人当狗,这事儿太常见了……我给你说过么,这次我去伊朗,还有人想要发展一下我呢。”

    “还有这样的事?”张向阳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可不是……”想到那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人竟然想要用每个月1000多块钱的好处来贿赂自己,陈耕都觉得好笑。

    听陈耕说完,张向阳额头上青筋直跳:“1000多块钱?!”

    “可能是美元吧,谁知道呢?”陈耕一脸的无所谓。

    张向阳确实更加愤怒了:对于老三来说,一个月1000块rmb和1000美元有什么区别么?都是一样的侮辱。

    这个钱不止对陈耕是个侮辱,对张向阳而言也同样是个巨大的侮辱,他本身也是润华实业的股东之一,虽然只持有了公司几个点的股份,但就算是几个点,在去年大幅度对外投资的情况下也拿到了高达七位数的股份分红,面对这么一笔财富,比说每个月1000美元了,就算是1万美元又怎么样?

    自己尚且是如此,何况是陈耕?

    “对了,你也留意一下这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陈耕却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认真的叮嘱张向阳道:“我觉得这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他们肯定还会找机会来接近我们。”

    “我知道了,”张向阳点点头:“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有时候他们说不定会玩点阴的,抓住你的弱点威胁你,比如你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正人生得意的时候……”

    陈耕话还没说完,张向阳就急了:“我说老三你够了,还‘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呢,我连家里的红旗都没有,上哪儿彩旗飘飘?”

    “就是给你打个比方,如果你有这样的缺点,你又不想把事情闹的人尽皆知、让大家都戳你的脊梁骨,他们提点稍稍有点过分的要求,你为了不让自己的名声出问题说不定就咬着牙同意了不是?等你给他们办了几件看似不痛不痒的事,他们就会用这些你做的事情来威胁你去做更大更严重的事,你如果敢不答应,他们就会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到时候你说你怎么办?哦,对了,说不定你身边的那个彩旗也是他们安排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耕也是有感而发,多少那些身居国家重要部门的领导、军工系统的重要技术中坚都是被西方间谍用这种方式给策反的?一开始用女色接近你,之后用女色要挟你,等你退无可退的时候,他们就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把你连皮带骨头的一口吞下去。

    这也就罢了,陈耕还听说更加离奇乃至耸人听闻的:某国外情报组织直接渗透进了某地的公安机构,当有目标进了该地之后,当晚就安排小姐去敲房门,然后“临检”的警察直接来一个人赃俱获,到时候不管你是接受的还是拒绝的,统统给你安上一个“嫖娼”的罪名,表示要通知单位,这种事情谁敢通知单位?然后就不用说了,一步步的落入了外国情报组织的彀中……

    “所以啊,二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望着张向阳,陈耕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你记住,如果有人用类似的方式让你损害公司的利益,那没说的了,这些人的背后九成九站着外国政府、外国的大财团、大公司,到时候你直接来找我,千万不要做傻事,咱们兄弟之间没什么是不能说、不能商量、不能原谅的,就是千万不要做傻事……”

    正在说的同时,陈耕忽然发现张向阳的脸色不太对,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不会吧,难道自己真的乌鸦成了这种程度?

    “三哥,你没事吧?”陈耕轻声问道。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张向阳的声音有些发涩。

    “……”

    陈耕震惊的望着张向阳:不是吧?

    虽然刚刚他心里头已经有了这个猜测,可当心中的猜测很有可能就是事实的时候,他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张向阳苦涩的点头:“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没错,那……很有可能我是着了道了。”

    沉默了半晌,陈耕望着张向阳,道:“二哥,我就不问是怎么回事了,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是着了道,肯定就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德国人在这个时候无所不用其极我也能想得通……我就想知道,公司的损失有多大?”

    陈耕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一家公司想要发展壮大,靠自己这种“人治”的方式肯定是不行的,但陈耕更不想把自己的公司变成一家只知道跟员工讲制度、讲规则的冷冰冰的机器,更何况张向阳还是自己的兄弟,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兄弟做错了,他也愿意给自己兄弟一个机会。

    “我也不知道咱们的损失有多大,”张向阳低着头,颓丧的说道:“咱们公司的经销商和供应商的名单……”

    “那就不严重,”陈耕闻言,松了一口气:“这些都是只要有心都能调查明白的资料,我看啊,他们其实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试探你。”

    “试探我?真的不严重?”张向阳猛的抬起头来,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光彩:“老三,你不用安慰我,如果我的错真的很严重,没关系的,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就是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妈……”

    “我都说了,问题不严重,不过是经销商和供应商名单而已,某些零件国内就这么几家企业能供应,能瞒得住谁?”陈耕打断张向阳的话:“二哥,你别多想,您泄露泄露公司的什么机密,现在,您就回家去好好地睡一觉,明天再来上班,以后也不要再理会那些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就这样了,以后你不用理会那些人……不对!”

    “什么不对?”陈耕的话,把张向阳给吓了一大跳!

    “没,不是你不对,和你没关系……”陈耕摆摆手,嘴角渐渐的上勾,一个笑容渐渐显现。

    看着陈耕的这个笑容,张向阳心里头顿时一阵心惊肉跳:每次老三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似乎总有人倒霉……

    “这事儿还真和你有关系了,”抬起头望着张向阳,陈耕眼里面有种叫做兴奋的光芒在闪耀:“他们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你,以后他们肯定还会和你联系、想要从你身上得到更多,”右手猛地做了一个收拢的动作:“咱们可以布个局,把这些家伙一网打尽!”

    略略一顿,陈耕重重的点头:“没错,就是一网打尽!怎么着也得给咱们的好朋友们一个惊喜,你说是不是?”(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