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70章 收场


    杨向红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在看了今天的报纸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输了,在润华实业如此的大张旗鼓、甚至要讲欧洲和美国的汽车质量监督检验机构请来为自己正名之后,他就知道狼堡这次输定了,自己也输定了。

    怪谁呢?谁都不怪,要怪就怪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想想自己也真的太天真了,润华实业能够在短短的数年时间里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陈耕这个家伙必然是一个能力及其出众的家伙,自己竟然妄想着凭借一点突如其来的打击就能从润华实业身上狠狠的割下来一块肉?现在想来,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看看那些之前那些拿了德国人的钱的媒体吧,一个个的都被吓尿了,现在都在拼命的帮润华实业说话,但在昨天他们还是怎么说润华实业的来着?

    “哈哈……”

    杨向红忽然站起来,踉踉跄跄的从文件柜里拿出来一瓶西凤,也没找下酒菜,就这么狠狠的干灌了一大口,指着空荡荡的房间狂笑:“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整天牛皮吹的山响,整天天老大你老二的,现在陈耕放了个屁就把你们给吓萎了?哈哈哈哈……本事呢?拿出来啊!拿出来啊……呜呜呜……”

    说着说着,杨向红抱着头痛哭起来,他知道,自己完了!

    在闹的这么大之后,在证明润华实业的产品没有问题之后,各方面一定会给润华实业一个交待,但德国人是国际友人,惹不起;媒体都是掌握着话语权的存在,也不好办,怎么办?正好,自己不大不小、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炖着吃正好,就是自己杨向红了……

    可是自己招谁惹谁了啊,自己不过是想要让生活更好一点而已,有错吗?!杨向红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就算是有错,那也不应该承受这么大的代价。

    “杨向红同志,你房间里怎么这么乱?”推门进来的报社办公室主任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儿被房间里浓烈的烟味酒气给熏了个跟头,连忙退出去两步使劲喘了口气,一脸幸灾乐祸的对杨向红说道:“我代表报社党委向你传达你申请病休的结果:同意你病休,鉴于你的身体情况还不明朗,单位再多给你2个月的病假。”

    “真是讽刺啊,之前不准,现在就准了?”对这个结果毫无意外的杨向红,像个疯子似的嘿嘿的笑起来:“是不是我的这个办公室也要收回去?”

    前些天,杨向红以感觉身体不舒服、想要请假去医院检查一下为由向报社请假,报社怎么着都不准,让他忙完这阵子再去好好地做个检查,为了安慰和拉拢杨向红,报社还将这个暂时空置的**办公室暂时划拨给了杨向红使用,可风水轮流转,这才几天的时间啊,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办公室主任当然不知道杨向红是怎么想的,或者说就算他知道了杨向红是怎么想的也不会在意:“既然杨记者你要去看病,这个办公室一直空着就太浪费了,杨记者你有这个主动交上来的自觉那当然更好……”

    “给你!”

    话还没说完,杨向红已经把钥匙丢了过来,他一脸嘲讽的望着办公室主任:“老孙,你最好祈祷我这次再也回不来了,否则以后咱们还有的是时间打交道。”

    孙主任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就是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了,既然脸皮都撕破了,那还给杨向红保留那点可笑的面子做什么?望着杨向红,孙主任一脸轻蔑的道:“杨记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你杨大记者在咱们圈子里可是出名了,你是不是还想着等这阵子风声过去后再重新找份工作?我给你说了吧,从现在开始,没有任何一家报社、杂志社、电台、电视台敢录用你。”

    “你们在搞我?!”

    杨向红脸色一变,悲愤的道:“你们这是一点活路都不打算给我留?”

    “这话是怎么说的?”孙主任一脸的诧异:“你不是咱们报社的职工么?报社也没开除你啊,对了,接下来你看病的钱单位还给你报销呢。”

    杨向红悲愤的简直不能自己:一个记者,如果没有了出去采访的权利,上哪儿收红包?一个习惯了每个月收大把的红包的记者,你让他就靠那点儿工资过日子?!

    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德国主子:佩尔先生应该没问题吧?不知道他能不能帮我一把……

    布兰尼克·佩尔不是没问题,而是有了大问题!

    布兰尼克·佩尔和杨向红谋划的这个针对润华实业的计划很粗陋,兼职就是阴谋者们的耻辱,相关部门跟玩儿似的就调查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在整件事的过程当中,当事人杨向红和那个姓曹的司机都好处理,惟独布兰尼克·佩尔让不少人觉得很头疼:这家伙可是狼堡汽车刚刚派驻上汽大众的最高负责人,为了这点小事……虽然并不认为是小事……就把人家撵走,这样真的好吗?

    “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总之这个家伙必须给我滚蛋!狼堡方面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面对外交部前来劝说自己息事宁人、放布兰尼克·佩尔一马的人,陈耕的态度异常的强硬,丝毫不留余地。

    郭副处长不甘心,还试图劝说陈耕放弃这个想法:“陈耕同志,我知道这让你为难了,但这也没办法,咱们国家要招商引资……”

    “我知道国家要招商引资,也知道为了招商引资,咱们可以在一些不关系原则的问题上可以对外商以及外方成员做一些适当的让步,为了发展经济么,咱们一穷二白的,再不给人家一些特殊待遇,人家凭什么来投资?这些我都能理解,但不好意思,我不认为这种让步包括帮助外国人打压中国人自己的企业,这种行为往小了说是对外国人违法犯罪行为的漠视和卑躬屈膝,往大里说这就是卖国,是破坏我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和‘为人民服务’的核心理念……”

    郭副处长气的鼻子都要歪掉了:从来都是我们给别人扣大帽子,什么时候论到别人给我们扣大帽子了?还说我们卖国?

    刚要用自己丰富的理论知识狠狠鄙视陈耕一通,听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八个字,他骤然间全身一顿,连忙道:“陈耕同志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呃……

    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主动上来找骂的?陈耕有点奇怪,不过既然你怎么有诚意的看着我,略一犹豫,陈耕还是决定满足对方的这个小小的愿望:“我说,你们这么做是在破坏我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有什么问题?”

    “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郭副处长跟着了魔是的念叨了几句,竟然丢下了自己手头的工作向陈耕提出了告辞:“陈董,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陈耕回答,拿起桌子上的包匆匆的走了。

    什么情况这是?

    陈耕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当然知道郭副处长的匆匆而去是和自己说的这句“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有关系,但也不至于让你丢下手头的工作跑路吧?

    “陈董,我看那位郭副处长走了?”张向阳推开陈耕办公室的门,小声的问道:“他怎么说?上面是什么意思?”

    “他没怎么说。”

    “没怎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张向阳急了:你怎么还打起哑谜来了?

    陈耕眨了眨眼,道:“问题是我的确不知道啊,我刚刚和他聊到必须让那个布兰尼克·佩尔滚蛋,然后他就匆匆走了,连话都没留一句。”

    就这样?

    听陈耕这么说,张向阳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耕耸耸肩:“鬼知道呢。”

    挠挠头,张向阳左思右想也没有个结果,终于无奈的放弃这个想法,转而问道:“陈董,那个杨向红的报社已经给他开了病假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耕想了想,反问:“你们的意思呢?”

    “当然是杀鸡骇猴!”张向阳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同时右手重重的挥下:“要让所有对咱们心怀不满的家伙知道,和咱们作对就没有好下场!”

    “我倒不是这么想的,我打算给这家伙一个机会。”

    “啥?老三你疯了?!”张向阳被陈耕这个想法给吓到了,连陈耕排行都叫了出来:“那个姓杨的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卖国贼,一条舔德国人沟子的狗,你竟然要对他网开一面?”

    “你也说了这家伙就是一条狗,既然是一条狗,那咱们为什么不想办法试试能不能把这条狗收为己用呢?”陈耕笑吟吟的道:“你不觉得咱们还真就却这么一条听话的、让咬谁就咬谁的狗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