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593章 愤怒


    ps:兄弟们,不好意思,千年又开始防盗了,不防盗不行,这20多天来动力王朝的订阅蹭蹭的往下落,以前还能吃两口米饭,再这么下去,千年真的要连粥都要喝不起了,我知道这么做很不地道,给订阅正版的读者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作者也是要吃饭的,也要养活老婆孩子,所以大家要骂就骂吧,都是千年该的。

    给大家说一下,防盗只防20分钟,也就是20分钟后就把正版的内容放上去,大家20分钟之后再看,刚刚上传就点开的,请重新下载一下就可以了,而且每天只防盗一章,也就是晚上12点左右的这一章,不管每天是几更都是这一章。

    另外,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防盗的时候章节都还没有写完,所以有时候更新正版章节的时候不够及时,这次在防盗的时候正版章节都是已经写好了的,只要时间一到就更新。

    最后,再一次的给大家道歉,兄弟们,对不住了,千年还得喝粥的不是?

    意识到这一点,丁主任登时羞愧的几乎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幸亏自己没表示出来啥,否则自己就没脸见人了。

    这越是穷地方,就越是把脸面看的无比重要,这话可真是一点不假。

    林铮可不管丁主任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完全没注意到脸色犹自还有些发白的丁主任,此刻的她只想着如何安慰安慰这位可敬的老人,苦笑着连连点头,“武伯伯,我答应您,一定给咱们工厂想想办法,您老人家也别着急,国家不会看着咱们工厂这样下去不管的”

    说是这么说,可林铮心里也真是心虚。

    解救区收音机厂的办法能不能想到?当然能!

    但行得通吗?行不通!

    因为区收音机厂的属性问题,所有的办法都需要得到区里和市里领导的许可、支持和坚决的放权才行,否则一切就只是空谈,可市里可能放权吗?不可能!就算有些领导有放手让企业一搏的想法,也不敢实施。

    林铮这话更多的是安慰老厂长,但显然老厂长这种从特殊时代走过来的人对林铮的这句话坚信不疑,连连点头,整个人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似乎是在重复给林铮听,又像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重重的点点头,“小林你说的对,咱们可是国有企业,虽然有困难,但困难只是暂时的,国家绝对不会眼看着咱们这样下去不管”

    老厂长的话音未落,厂广播室的少妇播音员王芸就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推开门,没等瞪圆了眼珠子准备训斥自己一顿的老厂长开口,就如丧考妣的道,“厂长厂长,刚才区里来了电话,说咱们厂子要全面停产,所有工人厂内待业,等区里和市里的决定”

    话没说完,脸色煞白的王芸就蹲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厂内待业”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清楚。

    “什么?!”

    如同挨了一记闷棍,老厂长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晃了两下,脸色瞬间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林铮也愣住了,他没想到,区里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让区收音机厂“厂内待业”的决定。

    94年,还没有“下岗”这一说法,按照当时的流行的社会观念,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怎么能像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一样饭碗随时不保呢?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就是铁饭碗,绝对不会下岗的。

    这种观念不但在普通工人心中根深蒂固,甚至在绝大多数高层领导的心里也是如此认为的,“下岗”这个字眼如同毒蛇猛兽,那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但现实情况又摆在那里,怎么办?于是“停薪留职”、“厂内待业”、“放长假”、“两不找”等比较含蓄的名词出现了。

    虽然没有“下岗”这个说法,可对于“待岗就业”这个说法,所有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和职工们都不陌生,大家都很清楚,一旦某个企业被挂上“待岗就业”的牌子,就等于政府放弃了这家工厂,任其自生自灭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老厂长一直坚强的硬挺着的腰不由自主的弯了下来,一双虎目中流出两行老泪,整个人瞬间老了十几岁,口中无意识的喃喃着,“咱们不是国有企业吗?政府怎么就不管咱们了?”

    当老厂长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林铮身上的时候,老厂长死水一潭一般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猛地一把抓住林铮的胳膊猛摇,“小林,小林,你是大学生,你是高级知识分子,脑子快,办法多,你一定有办法救咱们厂子的,对不对?对不对?”

    老爷子的力气之大,以至于林铮都怀疑抓住自己胳膊的是一个重量级拳王,而不是一个快60岁的老头子,那急切的、无比期待的目光,就仿佛溺水的人拼死也要抓住身旁的稻草。

    林铮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可他也知道,此时此刻的老厂长绝对再也经不起坏消息的刺激了,若是自己不给他一点希望,老厂长直接垮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武伯伯,激动伤身,您先别激动,政府只说让咱们待岗就业,没说不管咱们了不是?还是那句话,咱们是国有企业,政府和国家不会不管咱们的,他们这么做,说不定另有深意,说不定现在领导已经在考虑如何给咱们安置工作了,只是咱们还不知道,您说是不是?”

    这个时候,想要老厂长不出问题,最好给他些希望,哪怕让老厂长自欺欺人的相信政府会帮大家度过困难呢,也比直接将事实让这个老人接受强得多。

    “对,对,还是小林你说的对,”林铮的话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听到林铮的话,老厂长奇迹般的平静了不少,一双眼睛中也有了一丝神彩,“还是你们年轻人反应快,政府只说了让咱们待岗就业,可没说不管咱们咱们是国有企业,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力军,国家和政府一定不会不管我们的,一定会重新安置咱们的,对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

    听着老厂长的自言自语,丁主任眼睛一酸,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忙将脑袋扭到一边去,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他当然知道区里做出的“待岗就业”的决定对区收音机厂来说意味着什么,可看到老厂长眼中那好不容易恢复的一丝神彩,到了嘴边的话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哭什么哭?!流什么猫尿?!”好不容易找到点自信的老厂长不经意间看到小丁同志竟然在流猫尿,顿时勃然大怒,王霸之气四处乱飙,指着丁大同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丁大同,哭什么哭,不就是遇到一点困难么?人这一辈子谁没有遇到点困难和挫折的时候?这点困难和挫折算得了什么,再困难有红军长征的时候困难吗?我们英勇的红军连两万五千里的长征都走过来了,难道我们连这点困难都抗不过去?!”

    “再说了,小林说的有道理啊,说不定这会儿政府和领导们就在想办法安置我们呢,现在这么多的企业都有问题,我们要理解政府,给政府点时间。”

    “是是是”丁主任连忙一叠声的应道。

    此刻老爷子的脑子明显的已经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说话比较好,万一出点问题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是什么是,”老爷子眼睛一瞪,狠狠瞪了丁大同一眼,再次扭过头来看向林铮的时候,刚刚还凶神恶煞般的一张脸顿时就变成了弥勒佛,“小林啊,你继续说,我听你刚才好像还没说完”

    “国家和政府不会不管我们,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我个人觉得,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坐着干等,还是要开动脑筋主动想办法,一个是主动为政府减轻压力,中央不是说了么,要咱们积极的开动脑筋、解决困难另一个,咱们区里和市里比咱们厂更困难的单位也有不少,如果咱们能主动想办法解决了咱们的困难,政府就可能多解决一些其他兄弟单位的问题,作为员,我觉得主动为政府排忧解难也是我们的责任”

    这话说的林铮自己都恶心的想吐,可老厂长却听的兴奋的连连点头,大是赞许,“对对,小林你说的太对了,有困难的单位很多,咱们就是要相应中央的号召,开动脑筋,主动想办法解决困难,将政府有限的资源留给那些更困难的企业,这才是一名员应该做的,”

    丁大同同志心里委屈的要死:林铮这小子说了这一大串,一点有用的主意也没想出来吧?怎么大家都一样,到我这里就成了废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