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632章 老六的终身大事


    “老大,在干嘛呢?”站在一栋刚刚完工的居民楼下面,陈耕手里举着块砖头般的大哥大,看上去异常的拉风。

    “上班呗,还能干嘛,”电话那头的罗未来慢声细语、不慌不忙的道:“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晚上叫上兄弟们一起坐坐?”

    “我看一下,今晚……成,我今晚没事,不过其他哥几个能不能有空就不知道了。”

    “哈……那就没问题了,刚给哥几个打完电话呢,你是最后一个。”

    “你小子……”罗未来也笑了:“敢情你小子再给我挖坑?”

    “你才看出来?”陈耕大笑:“成,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不见不散!”

    ………………………………

    陈耕请大家吃饭的这个地方确实是有点远,处于二环和三环之间,不能说是荒草坟场,可用“郊区”这俩字来形容那绝对是妥妥的,哥几个的条件都还算不错,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润华实业这里买了辆小北斗星,倒是没觉得冷这年头,有辆小北斗星比若干年后开辆大奔还牛x,一路上净拉风了,谁还会觉得冷?

    不过一下车,没有一个不向陈耕抱怨的,比如老六刘长征,从车上下来就一脸肉疼的念叨:“三哥你也太不讲究了,吃个饭,跑这么大老远的干啥?这烧的不是油啊?”

    从副驾驶坐上下来的是老四的“准家属”,虽然没跟陈耕见过两次面,但偶尔也曾经听李长征说起过他们宿舍的兄弟们,自然是知道陈耕的存路上李长征更是重点向她介绍了一下自己和陈耕以往的一些事情。

    在知道自己男朋友的这个兄弟竟然这么牛x之后,一路上武珊珊的嘴巴就没合拢过,你们这个舍友也太牛x了吧?

    现在听到李长征竟然这么和陈耕说话,连忙轻轻而隐蔽的扯了扯李长征的衣角:你怎么跟人家陈董说话的呢?

    嗯,陈耕的身份、地位给老四的女朋友武珊珊的压力的确是不小。

    武珊珊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陈耕的眼睛,陈耕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笑着摆手道:“弟妹,没事,我们哥几个早就习惯了,这么些年来都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兄弟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你别多想。”

    对李长征,陈耕可以胡说八道、插科打诨,可对上李长征的女朋友,陈耕很客气。

    “是啊,珊珊,三哥说的没错,你别多想,我们老兄弟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都知根知底,我才敢这样,你看我平日里什么时候对其他人这样过?”李长征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很认真的解释道。

    他其实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的女朋友表明自己和陈耕之间关系的亲密程度。

    武珊珊闻言,连忙看了陈耕一眼,见陈耕的确没有不高兴,这才算是放下了心:长征没骗我,他们哥几个的感情是真的好,不过她又有些疑惑:看这饭店的模样,似乎也不是什么高档的饭店啊,陈耕都这么有钱了,怎么还在这种小地方请客?

    的确不是什么高档的饭店,就是一家羊蝎子火锅,哥几个除了陈耕之外都没来过,但问着味道那是相当的不错,陈耕招呼着大家坐下后,大声说道:“哥几个,都没外人,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自己跟服务员招呼,我就不招呼大家了,不瞒大家说,这几天在苏联,每天除了红菜汤香肠就是香肠红菜汤,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我先来块骨头解解馋……”

    兄弟们一阵大笑。

    陈耕跟着外交部去苏联的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也知道外交部这次去苏联是什么事,但是虽然大家心里头都好奇为什么这次外交部去苏联会有陈耕一份,可陈耕不说,大家都默契的不问,另外一个,大家也确实是饿了……

    连啃了两大锅骨头,趁着烫菜的功夫,陈耕瘫在椅子上这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可算是回魂了,老四,你们小两口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一说起这个,李长征犹豫了一下,故作大方的道:“还早着呢,我还年轻,还想多潇洒两年。”

    与此同时,武珊珊的眼中则是闪过一抹尴尬。

    嗯?

    李长征的故作大方和武珊珊眼中那一抹而逝的尴尬没有瞒过陈耕的眼睛,陈耕心里顿时有些奇怪:什么情况这是?

    沉吟了一下,道:“你们两个的年龄应该差不多吧,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嗯,现在住的那个房子我也不着急都还有房子,你们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不用着急,先在里面结婚也成。”

    听到陈耕这话,李长征眼圈一红,随即故作大方的大笑了两声:“哈……三哥你说啥呢?咱这才毕业了几天?我还年轻着呢,还不想这么早就结婚,你虽然是我三哥,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能催我。”

    武珊珊的脸上却是越发尴尬了。

    这两人之间绝对是有事!

    陈耕大脑飞快的转动起来:

    老六这人是个什么性子自己很了解,他可不是什么“趁着自己现在还年轻,想要再多玩两年”的人;

    至于武珊珊,能被老六带着来参加兄弟们的聚会,说明了两人的感情绝对发展到了相当的程度,不说到了谈婚论嫁吧,可两人一定在私下里讨论过结婚的事;

    看武珊珊的样子,显然是不排斥老六的,从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也能看的出来,两人的感情是真的,武珊珊脚踏两条船甚至多条船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至于老刘的父母,见没见过武珊珊都是个未知数,何况就算没见过,对于自己儿子能娶一个京城里的姑娘,那也是觉得祖坟上冒了青烟的……

    问题一定出在武珊珊的父母身上!

    在排除了老六、武珊珊两个人以及老刘的父母的因素之后,陈耕很快找到了症结所在:绝对是武珊珊的父母对两个人的事情不怎么赞成!

    考虑到老六的工作不错,华清本科的学历到哪儿都算是拿得出手,在单位里也很受领导器重,那么最后的答案几乎只有一个了:房子!

    陈耕猜得没错,还真是因为房子。

    这事儿李长征还真是有口难言,自己和女朋友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只是不在一个部门,现在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现在两人之间有点小问题:武珊珊的家人是土生土长的首都土著,多少有点看不起李长征这个农村来的孩子,尤其房子,这个大问题,武珊珊的父母希望等结婚的李长征能够有一套两室一厅的婚房。

    这可就有点难为人了,首都和魔都算是这个世界上住房问题最严重的两个城市了,别说武珊珊和李长征只是两个还没结婚的科级小干部,就算是那些已经结婚多年的处级干部,又有多少还住着筒子楼、眼巴巴的等着分两室一厅的?

    其他的事情李长征还能想想办法,可房子这种事情李长征就实在没办法了:单位里排队等着分房子的人一大堆,级别比自己高、工龄比自己长、资历比自己捞的同志一抓打一把,人家都分不到房子,凭什么自己就能分到房子?

    这个要求根本就是强人所难,但武珊珊的父母很坚持:如果你要娶我们家闺女,可以,两室一厅的房子必须要有,租的可不行,必须是自己的,我们老两口不能让闺女跟着你个穷小子受罪!

    倒是武珊珊,在两人的感情这件事上挺坚持,否则按照李长征的说法是“如果不是珊珊那丫头坚持,我们两人早不知道分手多长时间了。”,但这种事情你让他李长征当着兄弟们的面怎么说?

    猜到了是怎么回事,陈耕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道:“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

    “没错老六,听三哥的话准没错。”

    “对啊小六,这事儿你也别着急……”

    “说起来我们才羡慕你呢,你丫连女朋友都有了,我们还是光棍一条……”

    …………

    听陈耕的话里另有意思,再听听自己男朋友的兄弟们的话,武珊珊低着头,一张脸都羞红了。

    …………………………………………

    酒足饭饱,陈耕问道:“大家都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

    “吃撑了。”

    “我觉得我还能再啃两块骨头……”

    “我说三哥,你是怎么找到这家饭店的,这么偏的地方,味道还这么好,真是难为你了……”

    “完了,味道这么好,以后要是馋了,岂不是要多烧不少油?”

    大家伙儿瞧这楼已经歪到什么地方去了?

    没理这些家伙,陈耕道:“既然大家已经吃饱了,那就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什么地方?”

    “对啊三哥,你打算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不会是那种地方吧?”

    “咱们可是国家干部,被人抓到去那种地方可就惨了。”

    “咱们还只是国家干部呢,老三可是现役军人,被抓到了去那种地方那可是严重的违反军纪,那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是啊是啊,三哥,你可想好了,千万被为了一时痛快而耽误了一辈子啊。”

    “你们这些贱人,”陈耕哭笑不得:“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就这,你们后面!”(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