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687章 都是钱闹的


    是的,苏联的情况很糟糕,普通老百姓或许并没有太直接的感觉,他们只是觉得食品、日用品的价格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不容易了,但对于图波列夫设计局这样与苏联这个社会主义联盟息息相关的巨型工业集团来说,他们对苏联经济状况的了解比普通人的了解深的太多了。

    几个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刚刚过去的1989年,图波列夫设计局拿到的军用飞机订单不足上一年度的70%,财政拨款比上一年度下跌36%,民航飞机的订单更是创纪录的下跌至上一年度的47%,跌幅超过一半!

    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就是这么严重!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才不会在乎一年下来,自己的头上有多少架飞机飞过,对他们来说是1000架还是900架这没什么区别,但对于苏联政府、对于苏联的经济、对于图波列夫设计局来说,这样的变化简直就是要了亲命了!

    这意味着苏联的经济出了大问题!

    经济出了大问题,如陷沼泽寸步难行,这才是苏联政府肯向中国出售最先进的su—27战斗机的原因,这才是苏联愿意将nk—8发动机的技术卖给润华实业的原因,这才是苏联允许库兹涅佐夫设计局与润华实业联合开发nk—56、nk—64发动机的原因,同样,这也才是苏联肯将tu—154航飞机乃至苏联自己都还没有投入使用的tu—204的技术卖给中国人的原因。

    一个字:穷!

    说来说去都是让钱闹的。

    甚至据不确定的消息说,苏维埃高层甚至秘密的讨论过向中国出售tu—22/“逆火”超音速轰炸机乃至tu—95“熊”式战略轰炸机的可行性!

    这虽然只是一种讨论,并不代表苏联要这么做也的确没有这么做即便苏联肯将这两种轰炸机出售给中国,也不代表中国就一定要买,但这种讨论本身就变相的说明了苏联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

    好一阵沉默之后,巴布拉耶夫终于开口了:“如果中国人要更好的呢?”

    “更好的?”别里雅科夫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比如安—124、比如伊尔—76……”

    “……”别里雅科夫一阵沉默。

    但很快,别里雅科夫的态度就坚定起来:“有些事情当然没得商量,有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巴布拉耶夫刚要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别里雅科夫叹了口气:“想想雅科夫列夫设计局、想想他们正在进行的雅克—130项目吧。”

    雅科夫列夫设计局?

    想到这个同样声名赫赫的设计局,想到他们现在正在艰难的进行的雅克—130高级教练机项目的进展情况,巴布拉耶夫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按照苏联以往军事装备研发的惯例,像雅克—130这类装备的预研工作往往是由联盟出钱、设计局进行开发,这也使得为了保证项目能够成功,设计局在设计方面几乎不受经费的限制,但是此时情况就不这么乐观了,由于苏联的经济拮据,使得各个设计局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先期研究。

    自己垫钱啊,想到在第一轮的竞争中,苏霍伊和米亚希舍夫设计局的方案被淘汰掉,等于前期的全部投入全都打了水漂,一阵沉默之后,巴布拉耶夫轻轻的叹了口气:“也是,能换点钱回来也好……”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别里雅科夫的语气透着别样的味道。

    不但他是这么想的,其实整个苏联高层都是这么想的,苏联为什么要与中国做生意?还不就是为了从中国赚点钱么。

    “伊尔—76、图—154类辅助性的或者民用的装备可以卖,但图—22/、图—95这类战略性进攻装备更是绝对不能出售,”巴布拉耶夫斩钉截铁的道:“不管中国人给多少钱都不能卖!”

    “没错,给多少钱都不能卖!”别里雅科夫郑重的道。

    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陈耕已经在暗自算计苏联倒闭之后不得不关闭的项目,比如比安—124更大的安—170、比如接替伊尔—76的伊尔—106、比如准备与波音767以及空客a340相抗衡的与安—218时,心里又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

    b公司的人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热情的邀请陈耕参观他们刚刚做好的c—75机身舱段模型。

    这个舱段模型的长度为8米,是完全按照c—75的客舱按照1:1的比例做出来的“样板房”,至于为什么要做这么1:1的“样板房”,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让投资商和来考察的航空公司的老总、代表们对这个飞机的空间有个直观的了解,这也是航空业内最常用的做法。

    指着眼前的“样板房”,沃尔夫冈·梅东自信的对中方代表团全体成员说道:“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样,将来的c—75的客舱就是什么什么样。”

    “不错不错。”大家都连连点头,对眼前这个“样板房”,大家的确都很满意。

    现在这个客舱是每排座椅3+2的结构,和上组装的麦道—82飞机一样的座椅布局,但坐在椅子上感受了一下,的确,c—75上面的座椅是要更加宽大、更加舒适一些。

    看着中方代表团成员脸上满意的表情,沃尔夫冈·梅东有些得意:“我们敢说们的座椅是最舒适的,每一张座椅的宽度比波音737、空客a320这种典型的主力干线飞机还要宽2英寸,椅子设计工作邀请了人体工程学专家的参与,不但能够为顾客提供更加宽敞的乘坐空间,还能够确保椅子与人体的曲线更贴合、乘坐更舒适……”

    沃尔夫冈·梅东这话不是吹的,陈耕坐在椅子上左右晃了晃,的确,这个比波音737的座椅还宽了5公分的椅子确实是舒服,而且背部的曲线也的确更加贴合一些,靠着椅背感觉更加舒服,不过看着眼前这个3+2布局的舱室结构,陈耕却皱起了眉头。

    在跟中方的代表们介绍飞机情况的沃尔夫冈·梅东,注意力可一直都在陈耕身上呢,原本满心的想要给这群外国来的“外国土包子”一个震撼的时候,居然有人在皱眉头?

    难道有什么问题?

    沃尔夫冈·梅东心里一慌,连忙低声向陈耕问道:“陈,难道您对这个客舱有什么看法?”

    “也不能说是看法,只是一个小小的修改建议,”陈耕点点头,拍拍自己前面的椅背向沃尔夫冈·梅东问道:“我记得你们说过,c—75的机身直径虽然比波音737小了点,但也能以3+3的方式,每排安排下6张座椅?”

    “是,的确是可以,”沃尔夫冈·梅东不知道陈耕为什么忽然说到了这个,不过既然不是自己的设计有问题,他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表情也放松了下来,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如果以3+3的方式安排座椅,不但每张座椅的宽度要比波音737的座椅再窄2英寸,走廊的宽度也要压缩一下,经过精确计算和实际乘坐体验,如果以3+3的布局来安排座椅,舒适度会比较差,3+2是最舒适的……”

    比波音737的座椅再窄2英寸?陈耕心里简单的换算了一下,等于是相比于自己屁股下面的这张椅子还要再窄10多公分的样子,差不多就是一个巴掌的宽度了。

    试着感觉了一下,椅子的宽度再挤出来一个巴掌的宽度之后确实有一点点的紧张,但要说对舒适性会造成多大的影响,那倒也不至于,就是比波音737的椅子再窄5公分嘛。

    确定了影响不大,陈耕毫不犹豫的道:“梅东先生,从现在开始,除非有航空公司指定为3+2布局,否则咱们的c—75主打的座椅布局就是3+3。”

    “不行!这太荒唐了!”

    听到陈耕这话,沃尔夫冈·梅东顿时就急了:“虽然3+3也能安排的下,但座椅太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乘客会感觉到不舒服、有压迫感pc—75的主打项目就是舒适性……”

    “梅东先生,我得提醒你,你们航空器制造公司的顾客是我们航空公司,你们的顾客是我,不是那些乘坐飞机的民众,”陈耕打断沃尔夫冈·梅东的话,同时反手指了指自己,提醒对方道:“身为航空公司的老总,我认为3+3的座椅布局更加符合航空公司的利益,所以我们只要3+3,绝对不要3+2,如果你们坚持提供3+2的座椅,那么不好意思,我需要慎重考虑是否有必要重新更换一款飞机了。”

    ps:兄弟们,这个月的前10天,咱们有6天是每天3更,总更新量差不多是8万字,折合到每天是8000字,说实话,还真有点小累,所以请允许千年今天2更,稍稍休息一下脑子。

    另外,兄弟们,千年这么勤奋,大家来两张月票鼓励一下可好?千年在这里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