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691章 诈


    着急上火的确不止是b的各位股东们,联邦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赫尔曼·阿尔特迈尔更着急,c—75项目是在他的支持下走到现在的,如果这个项目能够成功,等于是在自己的政治履历上增添了浓重的一笔,不但铁定可以连任,说不定可以谋求一下下一届副总理的位置,在副总理的位子上干一到两届,总理的位子也不是不可以垫垫脚够一够,可如果这个项目失败了,虽然不会对自己的政治生命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影响,但指望这个项目成为自己的助力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陈耕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当接到赫尔曼·阿尔特迈尔的邀请的时候,相比于代表团的其他成员,陈耕平淡的表情简直令人发指!

    马司长甚至觉得陈耕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陈耕一番,确定陈耕的脑子一切正常之后,才惊疑不定的提醒他:“陈耕同志,那可是联邦德国的经济和能源部长,联邦德国的内阁成员之一……”

    “我知道啊,”陈耕点点头,依旧是一脸的淡定:“不过我也不用因为对方的邀请就高兴的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马司长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但他总觉得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忍不住再次提醒陈耕一遍:“但那可是联邦德国的内阁成员之一。”

    “我知道了,”陈耕再次点头:“您放心,我肯定不会不去,也肯定不会让人家下不来台。”

    “这我就放心了,”马司长跟叮嘱自己的儿子是的谆谆叮嘱道:“和政府领导打交道跟你们在部队上不一样,少说话,而且赫尔曼这样的发达国家的高级政府官员,对国家关系的影响极大,说不定他一句话就能影响到好多德国企业在咱们中国的投资,你说话的时候可千万注意着点儿。”

    说实话,在见识了陈耕“豪迈”的谈判方式之后,他还真有些担心陈耕会不会在与赫尔曼谈判的时候做出点啥不妥当的举动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只是陈耕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马司长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他唯有在心里暗自叹一口气:希望这小子真的能拎得清轻重吧。

    …………………………………………

    赫尔曼·阿尔特迈尔为了c—75这个项目也真是煞费心机,他邀请陈耕参加的不是私人家宴陈耕也没有这么大的脸面不过级别也不低,是一个经济和能源部举行的一个类似德国工商业界代表座谈会性质的宴会,不过与会的企业家涵盖范围比较广,不但有德国本土的企业家代表,还有在联邦德国投资的外国企业的代表,然后毫不意外的,陈耕在这个会上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b公司的几位代表,比如b总裁乌尔苏拉·霍克先生和副总裁见运输机分公司总裁沃尔夫冈·梅东先生。

    看到陈耕,乌尔苏拉·霍克和沃尔夫冈·梅东很惊喜,冲着陈耕和林书瑶招手:“陈,到这里来。”

    “霍克先生,梅东先生,两位好。”陈耕的脸上看不到丝毫之前的桀骜和剑拔弩张,笑吟吟的和乌尔苏拉·霍克、沃尔夫冈·梅东握手,客气的打招呼。

    一个黄种人出现在本次的会场里,虽然让一群老外感觉很奇怪,不过看到这个年轻人似乎是b公司的客人,大家也就释然:一个黄种人而已,算了,不值得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陈耕坐定之后,乌尔苏拉·霍克开口道:“陈,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不等乌尔苏拉·霍克说完,陈耕就耸耸肩:“不,您不用道歉,都是生意,我能够理解,就像是你们说的,生意归生意,对不对?嗯,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还是朋友。”

    医生说就是我们今后也就只是“朋友”了。

    “不,我还是要道歉,”乌尔苏拉·霍克一脸严肃的摇头:“陈,你走后,我们再次讨论了许久,我们认为还是应该以备忘录为基础来制定新的合作协议比较好。”

    “哦?”陈耕惊讶的扭头看了沃尔夫冈·梅东一眼:真的假的?

    “没错,”读懂了陈耕眼神中的询问之意的沃尔夫冈·梅东跟着点点头:“陈,我们的确是那么想的。”

    “为什么呢?”陈耕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眼看着沃尔夫冈·梅东要开口,陈耕打断他的话:“能告诉我实话么?”

    “呃……好吧,”沃尔夫冈·梅东苦笑着点头:“我们只是认真的分析了b能够做出的选择之后,发现我们的选择并不是很多。”

    原来是这样!

    陈耕笑了:“如果是这样……嗯,我得说,你们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是吗?呵呵……”沃尔夫冈·梅东立刻松了一口气:“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

    “很抱歉。”

    “嗯?为什么?”看着一脸歉意的陈耕,沃尔夫冈·梅东和乌尔苏拉·霍克很是不解: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情况?

    在他们想来,只要自己表示了歉意之后,中国人应该很兴奋的表示愿意与b签订新的合同才是,但现在的情况完全超出了两人的预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联方面通知了我们,如果我们从苏联引进大型飞机制造技术,他们可以考虑向我们出售伊尔—76大型运输机。”陈耕摊开手一脸遗憾的道。

    “这……这……”

    完全没想到竟然中途出了这么一出的沃尔夫冈·梅东和乌尔苏拉·霍克,直接傻在了当场:苏联人愿意将他们最先进的大型运输机伊尔—76出售给中国人?

    上帝!

    难道苏联人疯了么?

    他们怎么可以将这么先进、这么重要的军用装备卖给中国人?

    伊尔—76是一款运载能力与美军c—141相当的重型运输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这种能够一次性运送40吨以上的物资或者200多名士兵的运输机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经济上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任凭他们此前如何想,也没想到苏联人竟然肯将伊尔—76这种战略性装备卖给中国人,两人脸上顿时满脸的绝望,为了伊尔—76,中国人一定会选择与苏联人合作的!

    这一刻,乌尔苏拉·霍克才真正的悔不当初:早知道是这样,早就应该和中国人签订下合同得!

    沃尔夫冈·梅东却极其不甘心,铁青着脸咬着牙却是极为小声的向陈耕问道:“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昨天。”

    “真是见鬼!”沃尔夫冈·梅东顿时抱住了头,那沮丧的样子就跟看着煮熟的鸭子从自己眼前跑走了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

    陈耕当然不会告诉沃尔夫冈·梅东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自己是向苏联方面提出了购买伊尔—76和安—22的要求是没错,但别里雅科夫那边一直都没有消息反馈回来,估计希望是不大了。不过这并不妨碍自己用这个来吓唬眼前这两人,他咂咂嘴,一脸遗憾的道:“另外我们还向苏联方面提出了租赁2到4架安—22运输机用于民航货运的要求。”

    对于欧洲来说,安—22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战略级运输机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安—22在“布拉格之春”中的惊艳表现简直震惊了全世界,陈耕说他们居然准备引进安—22?!

    尼玛!

    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战略运输机!

    虽然陈耕说了是租赁,而且是用于民航货运,但这种事情谁信了谁就是傻子,沃尔夫冈几乎是下意识的道:“苏联答应了?”

    陈耕一脸的遗憾的道:“没有。”

    虽然知道中国人拿到了安—22也不可能用在自己头上,但安—22的凶名实在是太盛了,以至于听到陈耕这话之后,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

    但陈耕的下一句话就让他们再一次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他们也没有拒绝。”

    “啊?”沃尔夫冈·梅东和乌尔苏拉·霍克不停的揉着胸口,两人的心脏跳动的厉害:你们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

    “所以了,”陈耕极为遗憾的道:“c—75是一款好飞机,但先生们,有时候我们还要算其他的账不是么?”

    “……”

    沃尔夫冈·梅东和乌尔苏拉·霍克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的谈话该怎么继续下去了,两人眼中都是浓浓的绝望:哪怕没有安—22这种战略运输机,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的住伊尔—76这种大型运输机的诱惑,该死的,难道在再一次看到了希望之后,c—75终究只是昙花一现么?

    后悔!

    懊恼!

    绝望!

    几种不同的情绪在两人心头不停的交织,早知今日,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