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15章 好说话的陈耕


    “老同学,你说这是不是不太合适?”石原觉得浑身拘束的难受,左看看右看看,终于还是没忍住,低声向王天胜问道:“咱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怎么了?”王天胜一时间不太明白自己这老同学的意思:“我觉得这里挺好啊。”

    “太不庄重了,”石原一咬牙,低声道:“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海参?鱼翅?鲍鱼?我观察了好一会了,就没见着这些东西,在这地方招待陈董,这……这也太不上档次了,万一陈董觉得……”

    原来自己这老同学是觉得这家粥店的档次不够,怕恼了陈董。

    明白了石原的意思,王天胜顿时笑了,拍拍他的胳膊示意对方安心:“老同学,你多想了,我就问你一句,以陈董的身价,他想吃什么好东西吃不到?”

    石原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觉得很不自在,这与他接受的官场传统极端不符,刚要辩解,就听王天胜说道:“老同学,你不能用对待普通人的心思去揣摩陈董,只要陈董他想,什么好东西他吃不着?什么样的好酒他喝不着?他缺你这这顿吃喝?

    人家点名要在这里吃饭,说明了什么?第一,说明了人家不想喝酒,第二,说明人家开始注意身体、注意养生了。人家都说了自己不想喝酒了,你还请人家喝酒我多嘴问一句,你还想不想把事情办成了?”

    王天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人家陈耕就不缺这顿酒,相反,人家就不想喝酒,可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浑身别扭,这跟他习惯的办事方法的区别太大了。举起手来,又颓然的放下去,却还是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这事儿……”

    王天胜也叹了口气,再次拍了拍石原的肩膀。

    ……………………

    陈耕来了。

    轻车简从,自己一个人开车来了,没有带任何的随从人员。

    粥店的服务员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陈耕了,热络的跟陈耕打着招呼,陈耕也微笑着逐一点头回应。

    看着高大帅气、整个人精神气十足却又毫无架子的陈耕,石原有点发愣:这跟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王天胜低声道:“怎么样?”

    长出了一口气,石原一脸的震撼:“不敢想象,完全不敢想象!”

    他手里虽然有陈耕的照片,但很多时候照片并不能反映出一个人的真实情况,就比如说过眼前,陈耕身上的这份精气神和做派,他从来没有在哪个商人身上见到过,现在的那些个稍微有点身价的商人,哪一个不是大腹便便、手里拿着大哥大,横行霸道的宛如螃蟹?哪一个出行的时候不是前呼后拥,助理、秘书和保镖之类的带了一大群?他见过太多的商人了,但惟独没见过陈耕这样的。

    王天胜很有些自豪:“很了不起是吧?”

    “很了不起!”王天胜重重的点头,润华实业已经这么成功了,可在陈耕的身上却看不到丝毫的不可一世、目中无人,这的确是太了不起了。

    “三哥,你的朋友在这里。”那个职务是大厅经理的小姑娘带着陈耕来到王天胜和石原的跟前,抿着嘴笑道:“还是您最喜欢的那个房间。”

    “成,我知道了,你忙去吧。”陈耕点点头。

    看着和大厅经理说话的陈耕,石原的心中好奇到了极点:刚刚那个大厅经理为什么给陈耕叫三哥?那小姑娘为什么一点没有怕陈耕的意思?陈耕似乎和他们很熟的样子?

    一阵寒暄和客气之后,石原实在忍不住心里头的好奇:“陈董,我看这里的人似乎和您都挺熟?”

    “可不是挺熟么,”陈耕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笑着说道:“石副主任知道我们润华实业的前身是华东军区第三军械维修厂附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吧?”

    “是,我知道。”石原点点头、

    “这个粥店没有老板,嗯,这里的所有员工、从服务员到经理都是老板,是我们第三军械维修厂的一帮孩子自己凑钱搞起来的。”

    石原恍然大悟!

    为什么陈耕指明要来这家粥店?为什么这家粥店的服务员看起来都这么大气?为什么也没在这家粥店看到有来找事的小混混、小**?为什么很多在这家粥店吃饭的人看上去似乎都小有成就的样子?自己之前的疑惑现在都能解释的通了:这家粥店竟然和陈耕有这么大的关系,这家粥店的老板们,全都是陈耕的发小!

    有陈耕的这层关系,这家的生意能不火么?

    有了陈耕这么一层关系,哪个不开眼的小**、小混混敢来这里找事?

    尼玛啊,谁能想的到这么一家粥店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只是与此同时,石原心头却是更加疑惑了:据自己所知,陈耕是独生子,但这里的人为什么称呼陈耕为三哥?

    倒是王天胜,心里头若有所思:这家粥店不太一般啊,嗯,以后可以经常来。

    说是粥店,当然不可能只粥。

    粥当然是有的,陈耕专门花大价钱从一位曾经给中央首长做饭的一位老师傅那里买到了几个养生粥的方子,算是这里的招牌,但该有的酒菜也一样少不了,其实就是一个定位为中高端的酒店,不过是打着粥店的名头而已。

    石原不认为这粥有什么好喝的,但当尝了送上来的几份粥之后,他就觉得,出来喝粥确实是比出来喝酒强,不知道这粥是怎么熬的,喝下去太舒服了,觉得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偏偏还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见石原在打量碗里的粥,陈耕问道:“石副主任,觉得怎么样?”

    “很不错,”石原点点头,这话不是他寒暄,而是他真的觉得这粥非常不错:“里面似乎放了一些提气的东西?”

    “是,有人参、枸杞、当归这些东西,”陈耕点点头:“石副主任,我这个人呢性子比较直,说话比较喜欢直来直去,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您这次来是?”

    石原正琢磨着该怎么打开话茬呢,没想到这么就开始了,精神一震,连忙道:“陈董,我这次来,是受我们黔省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委托,和您沟通您去黔省的一些问题。”

    明白了!

    当然,就算石原不说陈耕也能猜的到,黔省派出了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来和自己沟通,难道只是为了自己去黔省的安全?

    扬了扬眉毛,陈耕道:“领导们有心了,谢谢你们。”

    “陈董您太客气了……”

    既然对方都派出了这么高层次的人来了,再装作不知道对方的来意也没什么意思,何况他也不认为有为了这么一点事试探来试探去的必要,陈耕干脆的说道:“贵方的意思我大概清楚了,请石副主任回复贵省的领导们,就说我很乐意和黔省合作。”

    “啊?”石原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这之前,黔省的笔杆子们、智囊们为了说服陈耕来黔省投资,绞尽脑汁的琢磨说辞,好几天都没睡好,他石原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一句话惹得陈耕不高兴,可谁能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呢,他陈耕居然就同意了?

    我怎么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呢?

    看着目瞪口呆的石原,王天胜终究是不好让老同学太失态,连忙道:“陈董就是这样,是个很痛快的人。”

    被王天胜这么一提醒,石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向陈耕表示感谢之余,又有点奇怪,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谢谢陈董对我们黔省的支持,不过……”

    “石副主任你别误会,”陈耕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愿意与黔省合作,但黔省的经济情况不好,交通不方便这也是事实,所以你可以把我的意思认为我有这个意向,但具体怎么合作,这个还需要再慢慢的来,我不能拿润华实业的利益开玩笑,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明白!我明白!”石原的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他怎么可能会不明白?陈耕的意思很明确:我可以去你们黔省投资,这个没问题,但首先必须是你们黔省有值得我们投资的项目才行,否则就算我打算在你们黔省投资,也不可能拿着钱去打水漂。

    虽然陈耕什么也没说,只是表达了这么一个意向,可石原已经激动的满脸潮红,也就是桌子上没酒,否则按照以往的习惯,他早就“谢谢陈董对我们工作的支持,这瓶我干了,算是表示我们黔省的诚意!”,但是没有,完全没有,以至于石原愣了一下,才拿起茶杯对陈耕道:“陈董,我以茶代酒,代表我们黔省8000多万父老乡亲谢谢您。”

    被王天胜这么一提醒,石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向陈耕表示感谢之余,又有点奇怪,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谢谢陈董对我们黔省的支持,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