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18章 好大的坑


    知道德国人为什么不肯怼润华实业么?耿少杰心里当然知道,只是不愿意知道。

    德国人之所以没有在陈耕面前露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是因为德国人看陈耕顺眼,而是因为陈耕展示出了自己的实力,他们对陈耕的尊敬,是在一次次的硬碰硬的拳头对撞中碰出来的尊敬。

    德国人为什么在与一汽的合作中多次出尔反尔、甚至连一开始说好的合作条款也数次修改?就是因为德国人心里明白,没有了自己,润华实业不但能够活得很好,而且能够活的更好,但没有了自己,一汽的乘用车业务就只能无限期搁置。

    愤懑啊!

    不满啊!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不争气能怪得了别人?

    挂了电话,耿少杰愣了好长时间,在伸手拿起电话。

    “耿总?”电话那头的陈耕似乎对耿少杰的这个电话有些奇怪:“您好啊,您这是……有什么指示?”

    耿少杰苦笑:指示?我能指示你什么?

    有气无力的对陈耕说道:“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是这么回事,我替狼堡汽车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先生转达一下他的请求。”

    “狼堡汽车?”陈耕一声轻笑,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您说。”

    虽然耿少杰还没有开口,但以自己对狼堡办事风格的了解,陈耕已经能够想象的到皮耶希想要通过耿少杰转达的话是什么了,除了斯柯达汽车的事之外还能有什么?耿少杰的话果然没有让陈耕失望:“费迪南德皮耶希先生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来咱们国家,他希望到时候和你商量一下收购斯柯达汽车的事,你看你什么时候……”

    “好啊。”不等耿少杰说完,陈耕就痛快的应道。

    “你……你说什么?”陈耕答应的太痛快,以至于耿少杰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狼堡汽车想要跟我谈一下斯柯达汽车的事?当然没问题,”陈耕很体贴耿少杰此刻的心理状态,特意再次重复了一遍,还贴心的问道:“要不我给皮耶希打个电话,和那边沟通一下?”

    耿少杰全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他只有一个感觉:给我一条地缝!给我一条地缝!

    良久,耿少杰将办公桌上堆满的各类文件勐的推到地上:“陈耕,你个混蛋!你丫真不是个东西!你们竟然用这种方式来跟德国人合作!”

    先跟德国人打生打死,等德国人开始忌惮他们的时候,他们再掉过头来抱德国人的大腿!没错了,一定是这样的!陈耕这个小王八蛋,简直忒不是东西!

    陈耕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骂的狗血淋头,挂了电话摇摇头,正好对上林书瑶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头儿,德国人又找上来了?”

    “是啊。”

    “您刚刚对耿总太客气了。”

    “没办法嘛,人家是共和国长子,该给面子还是要给的。”

    “倒也是,对了头儿,您说德国人这次找您,总不能是再让咱们退出吧,咱们都走到现在这一步了。”

    “应该不会,德国人没有那么幼稚。”陈耕摇摇头,他也觉得以德国人务实的态度,在润华实业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的现实情况下,他们不大可能再打让润华实业退出的算盘,毕竟,对于润华实业来说,现在距离他们成功收购斯柯达汽车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步,怎么可能还梦想着润华实业在这个时候退让?

    “我觉得也是,德国人眼高于顶归眼高于顶,可还不至于看不到路面,”林书瑶很赞同陈耕的话:“那您觉得德国人会怎么办?他们肯定得拿出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来吧?”

    陈耕反问道:“你觉得德国人会怎么办?”

    “我觉得?”林书瑶想了想:“我觉得德国人大概会拿出点好处来给咱们,用这种方式劝说咱们退出斯柯达汽车的收购?嗯,现在不是到了西德政府审批咱们的75专项贷款的关键时刻了么,狼堡汽车说不定会用这件事来威胁咱们,如果咱们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把这件事宣扬的满世界都是,把事儿给咱们搅黄了。”

    还别说,林书瑶说的这种可能还真不是没有。

    在b以及西德政府的推动下,公司第一个“”是hina的缩写申请西德政府给予的专项贷款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但这个事情比较隐晦,在当前这个东西方关系还比较紧张的时候,德国政府并不愿意将这件事嚷嚷的让全世界都知道,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如果这个时候狼堡汽车跳出来嚷一嗓子“联邦政府给中国人送钱啦!”,那绝对是个麻烦,多了不说,起码能让这笔资金到账的时间推出至少半年。

    更让陈耕觉得头疼的是,如果狼堡真的这么做了,自己还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来反制现在从上到下,都将这次与狼堡的合作看做是一次绝佳的改善东西方关系的机会,这玩意儿已经上升到“国策”的高度了。

    “那就希望狼堡还没想到这么阴险的招数吧。”陈耕叹了口气,说道。

    林书瑶有点担心:“如果德国人真的想到了怎么办?”

    “呵……”陈耕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也有很多人很在乎75这个项目吧?”

    林书瑶点点头,有些恍然:也是,就算德国人是孙猴子,不也有紧箍咒能制着他么?

    坐在陈耕对面的石原,听着陈耕和林书瑶的对话,心里头翻江倒海一般:尽管黔省已经尽可能的高估陈耕的本事了,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还是低估了陈耕的本事。

    …………………………

    飞机即将在筑城机场降落的时候,石原略一犹豫,指着自己的衣服比划了一下,对陈耕说道:“陈董,您这……要不要收拾一下?”

    “怎么?”陈耕有些不解。

    “除了贵发所的同志,我们黔省的不少领导都会到机场欢迎您,其中还有我们黔省领导班子的成员,所以……”

    陈耕恍然大悟!

    也是,黔省班子成员都到机场来迎接自己了,自己当然不能太随便,点头道:“黔省人民真是……太热情了。”

    “只要陈董您愿意来我们黔省考察投资,这都不算什么。”

    知道今天会有很多领导到场,不但陈耕,润华实业的全体成员都是一身正装,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无非就是重新梳理一下头发,该扣的扣子扣好,领带也收拾一下,很简单,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

    下了飞机,陈耕才知道黔省对自己一行人有多么重视:虽然没有红地毯,但机场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远处停着的小巴车就有10多辆,至于轿车,一眼望去根本就数不清,陈耕觉得多了不敢说,最起码七八十辆总归是有的。

    和谢老爷子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惊愕:这场面也太大了吧?

    但黔省的同志可不认为自己这场面太大,省委秘书长宋朝阳就觉得这场面小了点,见了面之后,二话没说,先代表黔省向陈耕和谢闵声表示歉意:“陈董,谢总,我代表黔省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全体领导欢迎润华实业的朋友们的到来,我代表黔省全体人民向润华实业的朋友来黔省考察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宋秘书长您太客气了。”陈耕客气了一句。

    宋朝阳接着说道:“省委武书记本来是打算来机场接您的,但省里临时有个会需要武书记主持,他让我代他向您转达他的歉意。”

    武原亮当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哪怕黔省对润华实业一行到来再怎么重视,陈耕和润华实业也只是一家企业,他可以在之后的招待和今后几天的行程中尽可能的对润华实业多加以照拂,但他绝对没有到机场来给润华实业接机的道理整个共和国,有这个资格的,那起码也是正部以上,如果他来机场迎接陈耕,那就不是欢迎,那就是在捧杀了。

    陈耕连忙道:“武书记客气了,武书记德高望重,这次来黔省,是我国着名的革命家、政治工作者,我也有许多问题想要向武书记请教。”

    陈耕的态度很好,宋朝阳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改革开放十多年了,自己也不是没有带队去东南沿海参加过招商活动,但那些兜里有几个钱的富翁,哪一个不是仗着自己兜里有两个钱就一个个把下巴戳到了天上?哪怕自己是黔省的班子成员,那些家伙也不肯正眼看自己,没想到陈耕这么成功的一个企业家,对自己居然还这么客气,一时间,宋朝阳心中对陈耕印象大好,客气的说道:“陈董,谢总,请上车吧。”

    下一刻,陈耕和谢闵声就看到了一个全部由数字零组成的车牌。

    陈耕吃惊的道:“这是……”

    宋朝阳解释道:“武书记虽然不能亲自来机场迎接诸位,不过为了表示心思,他安排了他的车过来,并且请您和谢总一定要坐这辆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