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29章 入股狼堡?


    “或许……或许我们可以入股狼堡?”

    在一片沉默声中,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谁啊,这种想法都能想的出来,这脑洞开的得有多大?

    大家连忙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看过去,嗯,好吧,是杜思睿。

    倒是没有人笑,能参加这个会议的,无一不是润华实业的核心高层,哪怕提出的建议听起来再怎么荒谬,大家也不会笑,这是对自己起码的尊重,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家反驳杜思睿的话,帕斯卡尔·舒尔茨第一个先跳了出来:“杜先生,狼堡是不可能同意我们的入股要求的,他们是一家年产近百万辆汽车的大型汽车制造商……”

    “狼堡有近百万辆车的产能跟咱们要入股有什么关系?”杜思睿反问的说道:“他们现在一年的产能虽然有将近90万辆,但咱们润华实业就差很多么?先不说咱们这一轮的扩产计划完成后年产能也能超过10万辆,也不说如果咱们最终能够打败狼堡成功入股斯柯达,年产能将一跃提升至30多万辆,就说您最在意的企业规模,虽然咱们润华实业的体量跟狼堡比还是有差距,但那又怎么样?谁说年产能低的企业就不能入股年产能高的企业了?何况相比于汽车,咱们还有摩托车这个支柱业务,我们凭什么就不能入股狼堡?”

    咦……

    对啊,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入股狼堡?

    杜思睿不说,大家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但现在被杜思睿这么一提醒,大家的心里头开始疯狂的长草:以前咱们总觉得自己跟狼堡汽车的差距很大,狼堡是一个咱们只能仰望的存在,可现在听杜总这么一说,咱们跟狼堡的差距似乎也没有那么大么?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入股狼堡、成为狼堡的股东呢?

    如果真的能够成功入股狼堡,哈哈……真想看看整天鼻孔冲天的上汽和一汽脸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啊。

    但帕斯卡尔·舒尔茨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立刻说道:“润华实业能否入股狼堡汽车,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狼堡汽车是否允许润华实业入股,第二,润华实业入股狼堡,对于润华实业而言能获得什么好处?我们先不说第一点,只说第二点,我们能的道什么好处?”

    “我们能得到的好处多了,”杜思睿却似乎是思路越辩越明,闻言,立刻说道:“首先一点,因为我们成了狼堡的股东,我们完全可以要求狼堡派出他们的管理团队,协助润华实业搭建一套更加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一套优秀的管理体系能够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好处,这个不用我多说吧?

    其次,我们还可以借助狼堡的关系,与国际级的供应商体系搭上关系,采购到更优质的零配件。我们的产品质量与国际水平还有差距,是不争的事实,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我们本身的实力差距之外,国内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商的整体能力和水平与国际水平还有相当的差距,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只要能够入股狼堡,我们的管理水平和整车质量水平都能够立刻被再上一个台阶,这两个好处够不够?”

    帕斯卡尔·舒尔茨不说话了,这两个好处够不够?

    够!

    太够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狼堡汽车的三大股东: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以及德国下萨克森州州政府是否允许润华实业入股?

    “试试呗,陈董不是一直在说么,试试不一定成功,但不尝试一定不会成功。”杜思睿说的无比洒脱:“反正就算不成功对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呃……好吧,”在这么强大的理由面前,连帕斯卡尔·舒尔茨也只有败退的份儿,不过与这个相对的,另外一个问题也摆在了眼前:“但这么做会极大的损害现在与我们合作的零配件供应商的利益……”

    “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倒逼他们提升自己水平的机会,”杜思睿的语气很有些杀气腾腾的味道:“那些与咱们合作的零配件供应商,产品质量满足低端车型的需求还没多大的问题,毕竟低端用户对产品的质量要求并不是太高,但对上中高端车型就力有不逮了。

    这几年来,咱们一直在催着他们提升产品质量,但效果一直不怎么明显,既然这样,那咱们也不妨用这个方式警告一下某些不配合的企业:如果你们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特不是不可能另寻合作伙伴……”

    听到杜思睿的这番话,陈耕就知道这家伙琢磨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杜思睿的话倒是提醒了陈耕,某些零配件供应商的确是要敲打敲打了。

    人和人终究是不同的,虽然他们是靠着润华实业的扶持才走到了现在、混的风生水起,但所处的位置不同了,心态也不同了,不再是之前的感恩,相反的,可能是觉得润华实业离了自己会受到重大影响,这两年来润华实业的那些核心零配件供应商确实是有些懈怠了,配合虽然依旧是很配合,但推诿、懈怠的时候也不少。

    也罢!

    就算与狼堡的合作无法达成,润华实业想要再往上走一走,就必须要与国际级的零配件供应商合作、使用更优质的零配件,其他的人,能跟人当然好,跟不上也是他们自己造的孽。

    “但是有个问题,”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林书瑶开口了:“咱们能拿得出多少钱来入股狼堡呢?再一个,咱们要持有多少狼堡的股份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

    现场一片懵逼!

    大家集体傻眼!

    大家热烈的讨论了这么久,居然忽略了一个最基础的问题:润华实业是否出的起这么一大笔钱?

    持股比例少了没有多少意思,最少也得持股7%以上吧?但先不说狼堡的股东谁肯出手这7%的股份,就说这部分股份需要多少钱?不可能低于2亿美元!对于润华实业来说,用2亿美元来收购狼堡7%的股份,这实在是太奢侈了。

    最开始提出这个要求的杜思睿更是一脸的哭笑不得:终日打雁啊,居然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弓!

    “不不不,这不可能!”

    对于陈耕提出的润华实业要超过50%的投票权、但可以在分红权上面做出一些让步的要求,费迪南德·皮耶希的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狼堡要求最少50.1%的股权,不管是分红权还是投票权,一分都不能少!这是狼堡的底线!”

    “那就是没得谈了,”陈耕叹息一声:“我们可以被在分红权方面做一些让步,但必须要过半的投票权,这也是润华实业的底线!皮耶希先生,很遗憾我们只能靠本事说话了。”

    麻烦了!

    费迪南德·皮耶希使劲的揪着头发:这个困局该怎么解决?

    对于狼堡来说,对斯柯达的绝对控股是既定的决策,想要放弃这一点是绝对不可能的,但现在看来这也是润华实业的既定决策,那怎么办?皮耶希试探着问道:“陈,这样吧,狼堡可以在分红权做一些让步。”

    换言之,就是在投票权方面我们绝对不会让步。

    “我们也可以在投票权方面做出让步,”陈耕的态度同样很坚决:“但如果没有充分的决策权,我们宁可自己自己单独去收购!”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肯让步。

    波ss僵住了,下面的小喽啰也着急啊,这眼看着双方就不用打了,谁想到在这儿又出了一个坑?亚历山德拉忍不住说道:“陈先生,这个绝对的控股权对您有什么作用呢?润华实业并不熟悉欧洲的情况、习惯,我不认为完全没有管理跨国企业经验的润华实业能够管理好斯柯达。

    但我们狼堡汽车不同,狼堡不但有多家海外公司,有着丰富的海外企业管理经验,同时与多家国际顶级供应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改变斯柯达现在的处境,用最快的速度让斯柯达扭亏为盈,这也是在帮润华实业赚钱,我想,在这些地方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基于这种情况,我认为润华实业持有一部分部分其实更保险一些,请相信,狼堡一定会非常尊重润华实业的权利。”

    “没错,”皮耶希立刻点头:“陈先生,请相信我们,狼堡会对润华实业在斯柯达的权利和利益给予足够的尊重。”

    哥们我要是信了这话就是个棒槌!狼堡汽车是个什么德行,这世界上还有人比自己更熟悉么?陈耕心里吐槽着,却是一脸遗憾的摇摇头:“那真是太可惜了,皮耶希先生,虽然很稀罕,但我不得不告诉您,对于贵方的条件我们完全无法接受……”

    “等一下!陈董您稍等一下!”

    陈耕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副司长坐不住了,他连忙打断陈耕的话,一脸焦急的冲陈耕摆摆手,同时努力对皮耶希挤出一副笑脸:“皮耶希先生,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时间,我想和陈耕先生谈一谈。”

    事情出现转机了?皮耶希的心砰砰砰的跳起来,连忙点头道:“当然没问题,您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