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30章 艰难的握手


    “李副司长,你不会是打算帮德国人说话吧?”来到一旁,不等李副司长开口,陈耕就不怎么客气的问道:“如果你是打算帮德国人说话,那我建议您还是不要说了,润华实业不可能损害自己的利益来帮助外人。”

    李副司长有点尴尬,如果不是打算帮德国人说话,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叫暂停?可知道是一回事,被人叫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只是明知道陈耕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思,该说的话还是要说:“陈董,我就说两句,听不听在你,成不?”

    “您说。”陈耕点了点头,好歹也是外事部门的负责人,这点面子当然是有的。

    “我知道你们要绝对控股权肯定有你们自己的原因,”知道陈耕不好惹,润华实业和那些普通的企业不一样,李副司长斟酌了一下,才道:“不过你也知道,狼堡对咱们国家意义重大,狼堡在咱们国家发展的好,我们的同志出去招商引资也有一个宣传榜样,可以用狼堡作为例外,吸引更多的企业来咱们国家来投资……”

    陈耕点点头:“我知道,用狼堡这个例子告诉老外们:‘我们中国,人傻!钱多!速来投资!’,就这个意思吧?”

    李副司长的脸抽了两下,绝对不跟这个丘八一般见识:“呵呵……这也是一种策略嘛,咱们国家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非常需要来自外国的资本帮助咱们发展……”

    陈耕心里头忽然一动,一个大胆之极的想法忽然冒了出来,打定了心思,陈耕毫不犹豫的打断李副司长的话:“领导,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吧,我们润华实业会照顾外事部门的态度的。”

    李副司长大喜,又有些不太敢肯定:这小子这么好说话?犹豫了一下,他试探着问道:“陈董客气了,嗯,这不是要求,只是个建议,另外如果这个要求太让你们为难的话,也可以……”

    陈耕无语的笑了笑,好悬没将“当表子还想要立牌坊”这句话喷他脸上:“既然这样,以后这样的要求别提了就成。”

    “呵呵呵……”

    李副司长的脸上全是“你在说啥?”的呆萌。

    ……………………

    看到面带喜意的李副司长,费迪南德·皮耶希心底里顿时泛起浓浓的喜意:有门!

    陈耕的表情很平静,相比于刚才甚至还平静了几分,只是面对看似平静、但期待却时不时的从眼中流出来的皮耶希,陈耕的脑袋后面似乎长出了两只弯角,望着皮耶希,陈耕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斯柯达汽车,润华实业坚持拥有更多的表决权。”

    怎么会这样?!

    费迪南德·皮耶希一脸的失望,同时忍不住看向李副司长:你在搞什么?

    被皮耶希看着的李副司长的表情就比较精彩了,一脸震惊的望着陈耕,那表情透露出一个意思:咱们之前说好的那些呢?

    认真的欣赏了一下费迪南德·皮耶希和李副司长脸上的精彩的表情,陈耕有些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可惜了啊,可惜不能再多看一会:“不过我们可以将一部分表决权有偿让渡给狼堡汽车。”

    可以将一部分表决权让渡给狼堡汽车?

    费迪南德·皮耶希自动忽略了陈耕话中的“有偿”两个字,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瞬间大起大落:只要润华实业在收购斯柯达汽车这件事上同意狼堡汽车绝对持股,就什么问题都好谈!

    至于正在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的李副司长,他的想法就简单的多了:嗯,这是陈耕的一个谈判计策,一定是这样的。他哪里还忍得住?不等费迪南德·皮耶希开口,就连忙问道:“陈董,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耕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费迪南德·皮耶希。

    知道陈耕这眼神的意思:你不问,我就不说。

    皮耶希是真不想问,只要自己一开口,就落在了下风,但眼下这个情况,如果自己不开口,大概陈耕这个混蛋是不会开口,郁闷的点点头:“陈,你说的有偿是什么意思?”

    陈耕:“有偿的意思就是润华实业可以将一部分表决权出售给狼堡。”

    费迪南德·皮耶希心中顿时一松!

    虽然这意味着狼堡还要再出一笔钱,但考虑到狼堡购买的股份比例,实际上应该也出不了多少钱,撑死了有个小几百万美元也就差不多了,考虑到狼堡与润华实业联合起来能够将收购价压低不少,就算再出一笔钱,狼堡付出的总资金应该也会比现在这个情况少上不少。

    想通了这一层,费迪南德·皮耶希连忙点头说道:“没问题!虽然还需要董事会的批准,但应该没问题。”

    陈耕摆摆手:“您先别急着答应,我还有第二个条件,如果狼堡汽车同意润华实业的第二个条件,我们可以只收购斯柯达汽车30%的股权以及40%的投票权。”

    换言之,就是狼堡只需要从润华实业手中收购10%的投票权就可以?费迪南德·皮耶希心中大定:10%的投票权而已,好说!

    感激的看了李副司长一眼,费迪南德·皮耶希开口道:“陈先生,润华实业的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陈耕:“第二个条件是,在今后一年内,润华实业以市场价从狼堡汽车三大股东: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和下萨克森州州政府手中购买4.5%的普通股股票。”

    第二个条件支持持有4.5%的狼堡股份?费迪南德·皮耶希心中一凛然:润华实业要这么多的狼堡股票,他们这是打算干什么!脸上却是一脸奇怪问道:“陈,我很高兴您愿意持有狼堡的股票,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肯定,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市场上流通的狼堡汽车的股票并不少,狼堡汽车的流通股在总股比中占比超过23%,我们欢迎润华实业持有狼堡的股票,如果您需要,完全可以从市场上购买。总股比4.5%的股票而已,这不是问题。”

    “这就是问题所在,”陈耕说道:“润华实业要的数量,相当于流通股总量的五分之一,去掉各大主权基金、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大型企业以及超级富豪们所持有的数量,在市场上流通的股票能有多少呢?能不能占到总股比的10%?如果所有的股票都从市场上购买,润华实业需要多付出多大的代价?”

    费迪南德·皮耶希有点尴尬,陈耕说的没错,在狼堡汽车所有的流通股中,大部分流通股都被各大主权基金、投资银行、保险公司甚至是一些国家的投资机构持有了,市场上流通的狼堡汽车的股票并不多,能不能到10%还真需要打一个问号,如果润华实业将全部股票都从市场上购买,必然会导致狼堡汽车的股价飞涨这当然是符合狼堡的利益的,但显然,润华实业并不愿意当这个傻子。

    沉默了一阵子,费迪南德·皮耶希才道:“陈先生,我会将您的意思转达给董事会,但很遗憾,我不能答应您任何什么……”

    “皮耶希先生,你们这就不够意思了,”陈耕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是你们主动找上门来希望与润华实业联合,现在我给了你们联合的机会,你们又推三阻四?你们皮耶希家族、您的表哥的保时捷家族以及下萨克森州州政府三方联合持有的股票占总股本的超过75%,等于你们每家只需要拿出1.5%就可以,就这么简单的条件你们都不答应?”

    “这不是这么说的……”

    “这样吧,我再退一步,”陈耕皱了下眉头:“润华实业从你们三大股东手中收购3%,剩余的1.5%从市场上收购如果这样的条件你们都不答应,那就真的没得谈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看谁能将斯柯达收入麾下。”

    皮耶希不说话了。

    如果皮耶希家族之需要拿出1%的狼堡汽车股票,相比于家族所持有的将近30%的股份,这倒是的确不算什么,不过资本家的本性向来是贪婪的,如果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了陈耕的条件,皮耶希也就不配叫皮耶希了,他低头想了想,说道:“如果您能答应我的几个条件,我可以尽全力说服三大股东同意你的条件。”

    “你说。”

    “这个条件只在合作协议签订之后的一年内有效,一年之后,不管你们是否收购,协议都将作废。”

    “当然。”

    “第二,我将努力说服保时捷家族、皮耶希家族和下萨克森州州政府以市价出售给你3%的股票,但这部分股票的投票权将有原股东代持,当然,从市场上收购的那1.5%的股票的投票权归你所有。”

    “这样啊……”陈耕皱了下眉头,摇头道:“那3%的投票权可以由你们代持,但这个代持期限必须加以限定,我认为5年是一个不错的数字。”

    “最少15年。”

    费迪南德·皮耶希立刻道:“10年,不能再少了。”

    “好吧,”犹豫了一下,陈耕终于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那就10年。”

    “太好了,”皮耶希笑的很开心,一下子站起身来向陈耕伸出手:“陈,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