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63章 我为你准备的


    看着两个眼中都只有彼此的孩子,胡槿心中的担心终于放下了:虽然知道陈耕能等自己女儿这么长时间,两个人的感情肯定很深,但这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在没亲眼看到之前心里总有点不落底,现在好了,胡槿笑眯眯的道:“知道你们俩的心思就没在我们俩老太婆的身上,你们出去玩去吧。”

    袁佳就笑着点头。

    丁若烟飞快的看了陈耕一眼,旋即羞涩的跺了跺脚,有些不好意思的娇声道:“妈,您说什么呢?我就是想你和我爸了。”

    虽然她心里一千个一万个想要和陈耕说说话,可自己老妈给点出了自己的心思,终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难道就没想小陈?”看了满脸通红的女儿一眼,胡槿笑眯眯的道。

    “妈您怎么能这样?”

    看着满脸羞红的女儿,胡槿笑眯眯的道:“行了,知道你想我了,现在赶紧和小陈找地方玩去吧,别耽误我和你袁阿姨逛街,你们俩记得晚上回家来吃饭就行。”

    把车子留给陈耕和女二,胡槿和袁佳潇洒的打了辆出租车走了,美其名曰要带袁佳好好地转转,陈耕和丁若烟心里都明白,这是可以给自己两人留出来的相处的机会。

    没有双方的长辈在场,陈耕的胆子瞬间就大了起来,他笑眯眯的望着一张脸越来越红的丁若烟,道:“丫头,想我了没有?”

    “想了,”出乎陈耕的意料,以为向来脸皮薄的丁若烟会磕磕巴巴的、口是心非的表示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丁若烟,竟然异常勇敢的回望着陈耕,咬着嘴唇道:“在中东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丁若烟的这句话宛如天雷勾动了地火,陈耕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将丁若烟抱在怀里,向着樱唇重重的吻了上去……

    良久,

    唇分。

    望着眼前这个目光如水、微微娇喘的女孩儿,陈耕忽然再次将她抱紧,力气是如此的大,简直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儿融到自己身体里面去,同时在丁若烟的耳边轻声的呢喃着:“真想一口把你吃掉……”

    丁若烟咬着嘴唇、目光如丝的吃吃笑道:“早晚都是你的,就算我敢给你,现在你敢吃了我吗?”

    陈耕有些垂头丧气,现在可是在机场呢,大白天的,人来人往,他还真没兴趣震给别人看。

    “好了,别着急,该是你的的早晚都是你的,”看着陈耕沮丧的样子,丁若烟有点好笑,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陈耕道:“现在咱们有半天时间呢,你打算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陈耕的心情很好,笑着问道。

    “我想去吃东西,”说到吃,丁若烟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在中东哪儿,我每天除了羊肉就是羊肉,吃的我一身都是膻味,我想吃东西都快想疯了……”

    陈耕分明看到丁若烟的嘴角有一丝晶莹。

    这丫头!

    陈耕心里有点好笑,不过也是,想当初自己刚刚从中东那破地方出来的时候,比丁若烟好到哪儿去了?重重的点头道:“好,你想要吃什么,我陪你去。”

    ………………………………

    “我要吃这个……”

    “这个也不错……”

    “小白菜先来两盘……”

    …………

    东来顺的服务员看着陈耕和丁若烟两人,有些无语:虽说在东来顺这么些年了,也称得上见多识广,但他还从来没见过来东来顺吃东西不停的点青菜,反倒是不点东来顺的招牌涮羊肉。

    陈耕知道服务员眼神里的意思,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女朋友刚从中东那地方回来。”

    明白了,服务员顿时肃然起敬:“同志,您女朋友是公派出差?”

    “这个你都看出来了?”陈耕有些惊讶。

    “那可不?”服务员有点得意:“同志,我给您说,很多到国外出差的同志,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我们东来顺吃一顿,好好地祭祭五脏庙,”顿了顿,服务员又跟着补充了一句:“不过那些到中东那破地方出差的同志,回来后都是和同事们一起来我们东来顺,他们人多,就是青菜点的多了点,没有像你们这样主要点青菜的。”

    “理解。”陈耕点点头。

    “成,您二位稍等,东西马上就给您送过来,”填好了单子,服务员还不忘记吩咐一句:“我给老板说一声,给您送俩菜。”

    服务员一走,丁若烟就笑的不成了,趴在桌子上一抖一抖的:“我们堂堂陈大老板,居然要占人家东来顺的便宜?”

    “我怎么就是占人家的便宜了?”这口黑锅陈耕可不肯背,他立即反驳道:“人家东来顺是一片好意,难道我还能不给人家面子不成?”

    “是啊是啊,”丁若烟连连点头:“如果知道是润华实业的陈董来吃饭,东来顺的老板说不定就直接给您免单了呢……”

    两人仿佛在一起很多年的小情侣一般斗着嘴,似乎有些无聊,但随着这种貌似无聊的斗嘴,两人之间那因为长时间不见而略显陌生的感觉逐渐消失不见,感觉就在这斗嘴中不知不觉的回来了。

    一顿饭,两人吃的都很开心,就是丁若烟,有些愁眉不展的摸摸肚子:“吃撑了,可我还有好多想吃的东西,怎么办?”

    陈耕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道:“那我们就慢慢的走,一边溜腿消食一边找东西吃。”

    “好主意,”丁若烟的眼睛顿时一亮:“那车子呢?就放这儿?”

    “就放这儿,”陈耕道:“大不了咱们过会儿打车过来取。”

    “好,就这么办!”说到吃,刚刚还抱怨自己吃撑了的丁若烟,口水又有了泛滥的趋势:“我这一年多没回来,你知不知道哪儿有好吃的?”

    陈耕神秘的一笑:“你跟我来。”

    ……………………

    走着走着,丁若烟发现情况不对了,怎么这是往老城区的方向走?

    丁若烟多聪明的一个人?马上就意识到不对劲,陈耕这绝对不是带自己去吃好吃的,但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没有开口询问,相反,她就跟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一样,很开心的和陈耕边走边聊,既然陈耕要带自己去某个地方,肯定很快就会揭开谜底了不是?

    没让丁若烟等太久,陈耕带着她七拐八拐,最后进了一个胡同,最后站在了一个朱漆大门的跟前,一脸献宝的对丁若烟道:“我们到了。”

    “这里有好吃的?”丁若烟似笑非笑的望着陈耕:“你可别骗我。”

    作为土生土长的京城土著,丁若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个院子是清末一位户部侍郎的宅邸,到了民国之后,能住在这个地方的无一不是显贵人家,建国之后似乎是分给了一位老将军,再后来怎么样就不清楚了,不过如何变化,丁若烟很清楚一点,这个地方绝对不可能沦为饭店。

    “这里有比好吃的更好的东西。”陈耕说着,上前去敲了敲门。

    丁若烟没有说话,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耕,她忽然有些期待,期待着当揭开谜底的那一刻,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来了来了。”大概是听到了敲门声,里面有人应了一声,少顷,朱漆大门被人打开了,一个60来岁的老头从里面探出头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外面的陈耕和丁若烟两人:“你们找谁?我给你们说,这里是私人的宅子……”

    陈耕打断老爷子的话,道:“老人家,这是我的宅子。”

    “你说这是你的宅子?”老头儿愣了一下:“你凭什么说是你的宅子?”

    “我叫陈耕,这个宅子是我两个月前买下来的,我的秘书请你在这里帮忙看着点,每个月给你500块钱的工资,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

    “没……没错,”听到陈耕这话,老头儿脸上的警惕之色顿时就去了一大半,不过仍然不肯让陈耕进来:“不过我总不能凭着一句话就让你进来,你怎么证明你就是我的东家?”

    不得不说,老爷子的职业操守很不错。

    “这还不简单?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不就成了?”

    “这倒是!”老头儿定定的看了陈耕两眼,忽然让开了门:“东家,您请进。”

    虽然很难相信这栋房子就是陈耕的,但就凭陈耕身上的这份气度、就凭他敢让自己打电话去验证,老头儿就不认为陈耕敢在这个问题上乱说,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陈耕点点头,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震惊的丁若烟,道:“若烟,走吧。”

    “你是说,这个房子是你的?”丁若烟这才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指着眼前的朱漆大门震惊的问道。

    “准确的说,这是我为咱们准备的婚房,不瞒你说,想要在首都买一套合心意的四合院还真不容易,不是地段不合适,就是人家主家不愿意卖,我也是前不久才把这栋房子买下来。”

    丁若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乱糟糟的:“我没记错的话,这似乎是一个五进的大院……”

    “没错,”陈耕点点头:“我知道你奇怪什么,不过你也知道,我还算是有点小钱,正好这房子的主人前段时间急需一笔钱,所以……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喜欢,我当然喜欢!”丁若烟重重的点头,她没想到陈耕居然给自己这么巨大的一个惊喜。

    一个五进的大宅院啊,这个宅子多了不敢说,小2000个平方的占地面积总是有的。在沙漠里的时候,她曾经在无数个夜晚中幻想过自己将来和陈耕结婚后是什么样子的,知道陈耕有钱,她也知道陈耕为了帮助自己宿舍里的几个兄弟甚至专门在首都建了一个小区,听说靠着这个小区,他们宿舍的那几个兄弟不但在单位备受领导的器重,而且现在已经神驹中层领导的位置,堪称前途无量,但任凭自己怎么想,丁若烟也不敢想象陈耕居然为自己两人的将来准备了一套五进的大四合院!

    这可是四合院啊!

    丁若烟敢保证,像是这么大的四合院,现在即便是找遍整个首都,也不会超过20套!

    这20套大四合院的主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陈耕能够从这20套四合院中弄到一套,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心思!

    但毫无疑问,有这么一套四合院,比什么别墅啊、100多个平方的大房子啊提气的多了!

    原来他已经为我们的将来准备了这么多!

    看了陈耕一眼,这一刻,丁若烟恨不得立刻就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知道你快回来了,所以这套院子到了手之后我一直没收拾,就是想要等着你回来之后咱们商量,”陈耕笑着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请吧?”

    …………………………………………

    一个五进的大宅院啊,这个宅子多了不敢说,小2000个平方的占地面积总是有的。在沙漠里的时候,她曾经在无数个夜晚中幻想过自己将来和陈耕结婚后是什么样子的,知道陈耕有钱,她也知道陈耕为了帮助自己宿舍里的几个兄弟甚至专门在首都建了一个小区,听说靠着这个小区,他们宿舍的那几个兄弟不但在单位备受领导的器重,而且现在已经神驹中层领导的位置,堪称前途无量,但任凭自己怎么想,丁若烟也不敢想象陈耕居然为自己两人的将来准备了一套五进的大四合院!

    这可是四合院啊!

    丁若烟敢保证,像是这么大的四合院,现在即便是找遍整个首都,也不会超过20套!

    这20套大四合院的主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陈耕能够从这20套四合院中弄到一套,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心思!

    但毫无疑问,有这么一套四合院,比什么别墅啊、100多个平方的大房子啊提气的多了!

    原来他已经为我们的将来准备了这么多!

    看了陈耕一眼,这一刻,丁若烟恨不得立刻就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