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782章 我的总设计师


    一阵长达数分钟的沉默之后,格里戈里耶维奇首先开了口:“明白了,但是我还有个疑问。”

    “您尽管问,”陈耕说道:“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格里戈里耶维奇问道:“好,既然你们公司已经拿到了nk—44和nk—56的技术,您为什么还要对nk—8进行改进?”

    “而且还是一次就拿出了2个方案,”弗拉西耶维奇跟着说道:“尤其是那个涵道比3到4的,虽然还没有详细的技术指标要求,不过最后出来的整体性能指标应该和nk—44差不多……”

    所以,既然有了nk—44,你们为什么还要做这么一个出力不讨好的活儿?这根本就是浪费金钱!

    陈耕想了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弗拉西耶维奇问道:“弗拉西耶维奇先生,有个问题请教一下:nk—44和nk—56这两款发动机,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做到那一步了?是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设计工作、就等着开始制造原始样机呢,还是连设计工作都没有完成?”

    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已经在开始向润华实业方面移交nk—44和nk—56这两款发动机的原始设计资料,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好含糊的,弗拉西耶维奇立刻说道:“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设计工作,剩下的部分预计在一年内将会完成……”

    “那就是纸面工作都还没有完成了,”不等弗拉西耶维奇说完,陈耕点点头:“考虑到研发期间的技术风险和资金风险,弗拉西耶维奇先生,从现在开始算起,在不考虑两国外交以及政策方面的影响的前提喜爱,您认为我们大概可以用多长时间生产出原型机、完成发动机适航取证所需要的试飞工作?在取得了苏联和中国的适航许可证之后,有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拿到欧洲各国以及美国的适航许可证?”

    “……”弗拉西耶维奇整个呆住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格里戈里耶维奇的反应也没必要弗拉西耶维奇好到哪儿去。

    两人这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时间。

    1969年,法国政府在对民航市场进行了调研之后,提出了研发最大推力在100kn级别的涡轮风扇发动机的课题,在法国政府的支持下,斯奈克玛公司在1971年与美国通用动力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决定以美军f101军用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核心机为基础,发展一型满足80年代民用航空需求的、低油耗、低噪声、低污染、高可靠性的大涵道比民用涡轮风扇发动机。

    从1971年法国斯奈克玛公司与美国通用动力公司建立起合作关系开始,到1972年2月完成设计并开始展开原型机的试制工作。并且在1974年9月,双方正式组成cf际公司。

    因为核心机采用的是美军使用了多年的f101军用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核心机,成熟可靠,所以整个研发过程十分顺利,但就算是这样,cf际的第一款产品:cf6—2型发动机也才终于获得美国和法国的适航证。

    从1971年法国斯奈克玛公司与美国通用动力公司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开始,到1979年11月首款发动机正式取得适航证,用来整整8年的时间,期间的研发费用超过了10亿美元!

    润华实业的野心很大,他们是希望将来生产的nk—44和nk—56是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就必须要取得欧美国家的适航许可证,这么算来,即便是最理想、最顺利的情况,从现在开始算起恐怕也需要至少10年的时间,如果美国人、欧洲人不愿意中国人进来,在适航取证的过程中给你使点坏,15年甚至20年都拿不到适航许可证也不是没可能的。

    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求整个研发过程一帆风顺,如果在研发过程中出现点什么意外呢?整个研发过程的时间谁能控制的住?难道在没有更好的发动机拖入使用之前,润华实业就只能使用1.02涵道比的nk—8了?

    从研发到正式投入市场,这期间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谁也不知道nk—44和nk—56真正要多长时间才能真正投入使用,不可用因素多,就意味着风险大,如果在nk—44和nk—56正式投入使用之前能有一个替代品,一切就可控了许多,而润华实业要求改进的这两款nk—8,就是nk—44和nk—56正式投入使用之前的替代品。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弗拉西耶维奇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您的决定是不是正确,虽然听起来确实有些道理,不过我需要提醒您一点,哪怕是以nk—8为基础进行改进,整个一整套的开发流程下来,也需要三四年的时间,所以……”

    “三四年?没关系,”陈耕问道:“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们能不能在三四年内拿出我想要的东西?”

    弗拉西耶维奇和格里戈里耶维奇对视了一眼,两人齐声笑了起来……

    格里戈里耶维奇:“陈先生,您要知道,nk—8—6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台涵道比在1.5的、但推力却高达127kn的航空发动机。”

    “没错,”弗拉西耶维奇跟着说道:“库兹涅佐夫设计局从50年代末期就开始研制nk—8,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

    什么叫自信?

    什么叫霸气?

    这就是!

    不管是谁,如果他能在一款产品上浸淫超过30年,也能有这份霸气,也能有这份“你有什么要求吧?老子玩这款发动机已经能玩出花来了”的自信,对于以nk—8为基础、研发出了多个衍生型号的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来说,他们连带后加力燃烧室的nk—144这种怪胎都搞了出来,所以……陈耕的这个要求还叫事?

    “这样啊,这样的话,你们认为,如果把涵道比做到4,你们认为这发动机的性能能够达到一个怎么样的水平?”陈耕想了想,问道。

    “涵道比做到4?”弗拉西耶维奇沉思了片刻,蛮有把握回答:“虽然没办法回答您更加准确的数据,但我想最大推力160kn绝对没问题。”

    “是的,”格里戈里耶维奇跟着说道:“如果您不在最大推力方面过于追求,我们完全可以在发动机的使用寿命、油耗方面做出更多的倾斜,以苏联的标准,我们可以做到巡航油耗在0.63左右。”

    陈耕:“……”

    好吧,0.63的巡航耗油率,虽然是苏联标准的巡航耗油率,也不知道如果跟欧美标准换算之后是多少,但想来0.7肯定是可以保证的,大名鼎鼎的cf6系列的巡航油耗是多少?也不过是在0.6至0.69之间……

    擦嘞!

    不对比还没意识到,这么一对比,陈耕赫然发现这个数字竟然已经如此吓人:那岂不是意味着经过一系列的改进之后,涵道比为4的nk—8,在核心的技术指标方面已经跟欧美同等推力的产品相差无比?

    虽然知道在达到这些数据之后,肯定要在其他方面有所牺牲,但陈耕还是被老毛子在这款发动机上的原始设计给狠狠的震惊了一把:要不要这么凶残?nk—8可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产品啊。

    “ok……”

    陈耕斟酌着,慢慢的说道:“格里戈里耶维奇先生,弗拉西耶维奇先生,如果让你们两位单独负责这个项目,你们能不能在3年内完成这两个项目?”

    “让我们两个来负责?”

    格里戈里耶维奇和弗拉西耶维奇都没想到陈耕居然打算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任务交给自己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良久,两人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您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们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陈耕反问道。

    “呃……”

    确实,陈耕没有拿这么大的事情来跟自己开玩笑的理由,这么说来,那就是真的了?

    这么重要的研发任务就这么仿佛玩笑般落在了自己两人身上,弗拉西耶维奇和格里戈里耶维奇觉得简直跟做梦一样。

    陈耕接着说道:“如果你们认为自己能够承担这个任务,你们的薪资立刻按照总设计师和总工程师的走,我保证你们每年的收入在20万美元以上,项目完成后还有一个超级大红包,不过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陈耕话音一落,两人其声问道。

    “你们要带学生,”陈耕道:“在研发过程中,会有我们润华实业的人加入你们的团队,你们必须把他们培养出来,而作为对你们的回报,时间方面我可以给你们放宽一些。”

    这么优渥的条件,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两人对视了一番,齐齐的点头:“没问题,我们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