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10章 有诚意(4000字)


    萨米恩托顿时有些失望。?

    与名不见经传的润华实业相比,阿根廷方面显然更希望能够引进在巴西深耕多年、甚至在整个南美洲都有着巨大品牌影响力的狼堡汽车,不过狼堡对阿根廷不感兴趣也不出意料,阿根廷的市场容量毕竟太小,他们的巴西工厂稍微多生产一点,就足够满足阿根廷的需要了,的确没有必要在阿根廷单独建厂。

    所以虽然被陈耕拒绝了,萨米恩托有些失望,但也不是太失望,他舔舔嘴唇,道:“那么……陈耕先生,对于这次我们阿根廷的‘振兴民族汽车产业’政策,贵方的计划是什么?”

    陈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话题一转,向萨米恩托问道:“萨米恩托先生,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梅内姆总统上台以后,以最短的时间通过了《阿根廷国家改革法》,明确规定了除军工、核工业、核电以及三架国营媒体之外,其他所有的企业都允许私人和外资企业独资经营,对吧?”

    难道润华实业不打算与公司合作?萨米恩托心里一突,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没错,是这样的,如果润华实业计划在阿根廷设立独资工厂,当然也没问题,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贵公司能够支持我们的政策……”

    不等萨米恩托说完,陈耕就立刻追问:“支持你们的政策当然没问题,但润华实业选择与公司合作,我们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萨米恩托明白陈耕的意思了,如果有足够的好处,与公司合作当然没问题,但前提是你们梅内姆政府能够拿出什么来打动我?

    “我们可以帮你们协调贷款……”

    不等萨米恩托说完,陈耕就笑了:“萨米恩托先生,您确定您没有搞错?作为技术提供方,我们还需要贷款?这个话你不应该对我说,应该对公司的董事会说。”

    见萨米恩托要说话,陈耕摆摆手:“我说一下我们润华实业这边的条件吧,我们可以与贵国公司合作,也可以支持贵国政府的‘振兴民族汽车产业’的计划,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可以在阿根廷投资一个年产2万至3万辆汽车的、能够同时生产汽车和轻型卡车的大型综合性汽车生产基地,如果阿根廷未来的经济形势向好,不排除有体生产产能的可能,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贵国政府、或者说卡洛斯·拉斐尔·梅内姆先生肯拿出足够的诚意,”笑眯眯的望着萨米恩托,陈耕道:“萨米恩托先生,我说的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萨米恩托指着陈耕,一脸的骇然。

    听到陈耕提到卡洛斯·拉斐尔·梅内姆这个名字,他就立刻意识到,陈耕已经知道了总统先生与公司之间的关系。

    “我怎么知道公司与卡洛斯·拉斐尔·梅内姆的关系的吗?”陈耕笑了笑,轻松的道:“我们润华实业比较有钱,很巧的事,这个世界上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还真不多。”

    萨米恩托的一张脸通红!

    他原本还以为中国人对阿根廷的情况不了解,想着仗着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唬陈耕一下子,就算将来去了阿根廷以后现自己上了当,和有合同在手里呢,也不担心中国人翻出什么风浪来,没想到眼前的陈耕是个绝无仅有的另类,对于阿根廷的情况了解的居然这么详细真是了狗了!

    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萨米恩托反倒是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既然对方对自己这边的底牌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大家就别跟个傻瓜似的试探来试探去了,干脆一点,都把自己的底牌掀起来吧。深吸了一口气,萨米恩托说道:“陈耕先生,既然这样,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即便是您知道了公司与梅内姆先生之间的关系,您仍然决定来阿根廷投资?”

    陈耕点点头:“我是个商人,只要有钱赚,你觉得我会在意公司与总统先生之间是什么关系吗?”

    “呃……”

    萨米恩托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怪异的望着陈耕,那眼神……嗯,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另类。

    另类?

    没错,就是另类。

    或许是被是西方世界的丑化宣传影响的太深,即便是身为阿根廷驻华大使馆的参赞,萨米恩托对中国的看法也与西方世界普通人对中国的看法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总觉得中国人随时准备着颠覆整个闻名世界,但现在看到陈耕居然也跟众多的西方企业一样,以赚钱为目的,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陈耕被萨米恩托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怎么了?”

    “哦?哦哦……没什么,”萨米恩托连忙摇头,整个人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就跟在一个刚刚抵达外国的人忽然现了自己的同胞似的,认真、且欣喜不已的说道:“当然,我保证您到了阿根廷之后一定有钱赚……”

    “这些没意义的东西我们就不说了,”陈耕摆摆手打断萨米恩托:“参赞先生,既然我们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那就不要绕弯子了,您直说吧,梅内姆先生打算怎么做?他能拿出什么样的合作条件?又想要得到什么?”

    就像陈耕说的那样,既然大家都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没有绕圈子的必要了,萨米恩托不在卖关子,干脆地说道:“作为总统先生‘振兴阿根廷汽车产业’计划的一部分,您的润华实业必须与公司合作来运行这个项目,并且一定是一个阿根廷的汽车品牌。”

    “哦……”陈耕应了声,点点头示意萨米恩托继续往下说。

    i萨米恩托接着说道:“在这个项目中,公司要占至少%的股份,并且所有的资金、技术和生产设备都要你们出……”

    不等萨米恩托说完,陈耕就笑了:“萨米恩托先生,这样的合作条件……你确定你没有在开玩笑?”

    “我当然没有在开玩笑……”

    陈耕不打算与眼前这个傻继续谈下去了,再谈下去纯粹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萨米恩托先生,祝你们早日找到合作伙伴。”

    什么?陈耕坚决的态度让萨米恩托直接傻了眼:“您……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陈耕无奈的摇摇头:“我的意思就是润华实业对你们的这个项目没兴趣了,嗯,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家欧洲、美国和日本的汽车制造企业对你们的这个计划感兴趣了,这样的合作条件,谁会感兴趣?”

    你梅内姆想要在这家工厂里面占据一定比例的股份?没问题;你打算借着这个项目推动你的“振兴民族汽车产业”的计划?也没问题,但你把别人当傻瓜,那就是有大问题了,听听你们的条件,合着所有的好处都被你们一家给占了?

    做梦去吧!

    陈耕不愿意再谈,萨米恩托却有些急眼了,连忙喊道:“陈先生,您要想清楚,我们阿根廷有oo多万人口,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oo多万人口也好意思叫大市场?”陈耕觉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他一脸鄙视的望着萨米恩托:“那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国有多少人?听说刚刚过去的199o年,你们阿根廷只生产了不到6oooo辆汽车?那你知不知道刚刚过去的199o年,我们国家的乘用车和卡车的年产量是多少?告诉你,加起来过7o万辆!”

    面对一个容量至少是你们的4o倍、现在的年产量是你们的1o多倍的庞大市场,你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来对我说这番话?最重要的是,这些年来共和国的经济持续以极高的增在增长,你们阿根廷呢,也是以极高的增在增长……不过增长的不是经济水平,而是物价通胀水平和经济恶化的水平。

    萨米恩托明白了陈耕的意思,所以在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计划行不通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个笑容:“陈先生,如果您对我们的条件不满意,大家可以商量嘛,不知道您的条件是什么?不管怎么样,没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商量的,对吧?”

    陈耕面无表情的看着努力挤出一副笑容的萨米恩托,良久,方才点点头:“好吧,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商量的,请你转告总统先生,润华实业可以支持他的‘振兴阿根廷民族汽车产业’的计划,让他在选民面前有足够炫耀的资本,也可以接受公司拥有一定股份的要求,但他最好明白,有得到就要有付出,他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就必须付出足够多的好处。”

    “比如说……”萨米恩托试探着问道。

    陈耕:“将来由润华实业和公司合资生产的汽车,必须进入阿根廷政府公务用车和军队用车的采购序列,并且每年必须采购一定的数量不用这么看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告诉你这是润华实业的条件。”

    至于一个参赞是否有资格直接向总统先生转述自己的条件的问题,既然一个参赞都有资格坐在这里和自己谈论这件事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刚刚想要表示“这不可能!总统先生不可能同意这样的条件!”的萨米恩托,想要说的话生生的被陈耕给堵在了嘴里,嘴巴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无可奈何的道:“我会将您的意思向总统先生转达的,但总统先生是否同意……”

    “我相信总统先生会同意的,”陈耕再次打断萨米恩托的话,接着说道:“第二点,既然公司是合作方,就要履行相应的合作责任,对于这个合作项目,阿根廷政府要提供相应的政府贷款;第三,考虑到阿根廷糟糕的经济情况,这个合作项目必须在土地、税收等领域享受多重优惠……嗯,主要的条件就是这些。”

    这还是主要的?萨米恩托都快要哭了,但在陈耕戳破了自己的画皮之后,萨米恩托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与陈耕讨价还价的资本,自己就是一个传话的。吸了一口气,萨米恩托沉声道:“我会将您的意思尽快转达给总统先生。”

    陈耕点点头:“哦,对了,如果有必要,润华实业可以将适合阿根廷的摩托车也引入阿根廷。”

    ……………………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心惊胆颤的将润华实业的条件向梅内姆总统做了汇报之后,萨米恩托道,唯恐自己会招来总统阁下的怒火。

    但梅内姆非但没有货,听完萨米恩托的汇报之后,他反而笑了:“就这些?”

    就这些?总统先生的语气,这分明是大爆之前的平静啊,萨米恩托心惊胆颤的道:“是,就这些,不过……”

    “答应他!”没等萨米恩托说完,梅内姆就说道。

    “什么?”萨米恩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润华实业的这几个条件,我愿意跟他谈,”梅内姆似乎很开心:“中国人还是很有诚意的嘛,既然中国人这么有诚意,为什么不和他们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