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13章 德国建厂计划(4000字)


    宾尼法利那公司打算邀请布鲁诺·萨科?

    陈耕这才想起来,布鲁诺·萨科还真不是一般的与宾尼法利那这家举世闻名的汽车设计公司有缘分,不但他大学毕业之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宾尼法利那公司做设计助理,似乎在1999年从奔驰退休之后,宾尼法利那公司还聘请他担任公司的设计顾问。

    金德勒的意思很清晰:boss,这种级别的人才从来都是稀缺的,如果您对布鲁诺·萨科有兴趣,就赶紧的下手吧,晚了可就不定被谁给抢走了。

    “不着急,”陈耕却是摇摇头:“先看看情况再说。”

    布鲁诺·萨科的本事确实不错,但他是否会来润华实业还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首先、同时也是最现实的一点,润华实业想要挖这么一尊大神来自己公司,单单薪水方面就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在润华实业本身就是一家以设计见长的主机厂的前提下,这么做会对公司内部的薪资结构造成多大的冲击?;

    其实,如果是没有设计大神的公司,但凡是自认为能够请的起布鲁诺·萨科这尊大神的,当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位奔驰公司的设计主管、首席设计师请回去,但润华实业不一样啊,不说有陈耕这位对未来30年里汽车技术发展趋势和汽车设计发展趋势了如指掌的前著名设计师,只说一点:贾廷良先生应该怎么安排?

    作为润华实业在设计方面实际上的第二把手、红旗ca770的总设计师,贾廷良在设计方面的天分和能力都是不容置疑的,若是布鲁诺·萨科当真来了,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如何协调,那还真是挺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至于第三点么,也是挺切实的一点,作为多年来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顶级设计师,布鲁诺·萨科能否看的上润华实业还是个未知数呢,虽然当年在东京车展上的时候,润华实业的那款概念车吓的他布鲁诺·萨科当即就决定推迟w140的上市时间。

    所以总的来说呢,布鲁诺·萨科的确是个人才,陈耕也的确很眼馋,但还不至于眼馋到会让陈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家伙拉入润华实业麾下的程度。

    金德勒倒是没想到这么多,不过他向来是对陈耕的话奉若圭璧,既然陈耕这么说了,他痛快的点头:“ok,那我帮你留意着,嗨……陈,有个事我想要和你说一下。”

    语气有些迟疑。

    “嗯?”已经准备挂电话的陈耕,听到金德勒这迟疑的语气,心里顿时有些好奇:“嗯,你说,什么事?”

    “是这样,”金德勒吞吞吐吐的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在德国建一个工厂?”

    在德国建工厂?在前两年,金德勒也和自己说过这个想法,陈耕也认真的思考过,不过再三考虑之后,陈耕觉得在德国建厂的时机还不成熟,遂把这件事放了下去,没想到金德勒再次和自己提起了这个,不过说起来,经过这两年的发展以及blakstar产品定位的调整、产品线的扩充,似乎真的有必要考虑在德国搞一个工厂了。

    金德勒可不知道陈耕已经在考虑这个事了,还以为陈耕不愿意在德国建厂呢,连忙解释道:“陈,我只是觉得咱们的摩托车销量越来越大,真的有必要……”

    听着金德勒着急的语气,陈耕倒是笑了:“说说你的理由,如果在德国建厂的好处更多,我当然不反对赚更多的钱。”

    虽然不知道金德勒打算用什么理由来说服自己,但其实陈耕自己也有这个想法了,道理很简单,blakstar的规模和体量小的时候还无所谓,可是随着blakstar的规模和体量越来越大,再以整车纯进口的方式在欧洲以及北美、亚洲的一些地区销售blakstar摩托车,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了,在当地设立组装工厂、甚至是选择一些德国本土的零配件供应商是平衡双方、往大里说是平衡两国贸易的必然之路。

    道理很清楚,只是blakstar是润华实业很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陈耕的想法是能多赚一点也是好的,但是金德勒的话给陈耕提了醒:有必要将在德国建厂甚至是寻找合作伙伴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金德勒没想到自己的财神爷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就是狂喜:“好……好的……”

    “别激动,”见金德勒连话都说不利索,陈耕安慰道:“不用着急,慢慢说,虽然咱们是国际长途,但这点电话费应该还是出的起的。”

    金德勒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深吸一口气,他倒是终于将心情平复了下来:“咱们的产品以情怀为主打,算是成功的打开了市场,但是受限于加工设备、经验和技术水平,咱们的车子的可靠性一直不怎么好,尤其是发动机。”

    陈耕默默的点头,不说性能,哪怕单以可靠性而论,blakstar边三轮别说与以可靠性著称的日本摩托车相比了,连欧系摩托车都比不过,润华实业咬着牙使出吃奶的力气,在可靠性方面也就比哈雷好点。

    这个还真不是陈耕黑人家哈雷,这个时代的哈雷摩托,那可靠性真的是渣的一比,哈雷这货也从来不是以可靠性和性能为主打卖点,人家玩的是个性、是情怀、是装x……就是跟可靠性没关系,“震动器”和“烤蛋器”的说法可不是浪得虚名。

    唯一的区别,就是美国人没把心思用在提升可靠性和性能上,而非他们做不到,但对于润华实业来说,则是受限于自己的技术水平和能力,哪怕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陈耕点头道:“嗯,你接着说。”

    金德勒:“如果我们要扩**lakstar的市场空间,性能可以稍稍往后面放放,但可靠性必须提上来,我之所以想要在德国建一个blakstar的组装工厂,同时培养一些零配件供应商,主要就是因为西方限制某些高精度的加工设备的对华出口,如果咱们在德国建一个发动机生产工厂,就可以买精度足够高的先进加工设备,可靠性的问题就解决了一多半。

    另外我坦白的说,你们国家在冶金和合金材料方面的积累有限,比如咱们的传动轴以及与传动轴连接的后伞齿轮,受限于材料的性能,能够承受的最大扭矩不到120n咱们现在的做法是只能限制发动机的功率、扭矩输出来适应传动轴和伞齿轮,如果不这么做,就只能使用进口的高品质合金金属原坯来加工。

    如果选择德国的企业为我们加工配套传动轴和伞齿轮,不但精度和强度更高,价格方面也比较有优势。嗯,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

    说完,金德勒小心翼翼的道:“当然,如果您认为blakstar在中国本土生产更好,我也完全能够理解。”

    陈耕无声的笑了起来:这家伙!

    但是这家伙说的没错,而且除了上面这些之外,有一点金德勒还没说,就是如果blakstar是在欧洲生产的,做市场推广的时候能够更加容易,之前的边三轮倒也罢了,满打满算,这种二战风格的边三轮摩托车全世界就只有共和国还在生产,不要说还打着情怀的幌子,就算没有这个幌子,对于那些军迷、车迷们来说,有的买就不错了,还敢奢求更多?但如果润华实业想要做一个有b格的摩托车品牌,这些东西还真不能不在意。

    在金德勒焦急的期待中,少顷,陈耕道:“这样,你找家专业的公司帮我们算一下,如果在德国投资建厂、建立配套体系,我们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和现行的这套体系相比,我们的得与失分别是什么……嗯,我过几天要去阿根廷,如果你的动作够快,阿根廷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我正好可以去德国看看。”

    “太好了!”

    陈耕愿意亲自到的过来走一遭,就意味着他对自己这个提议的重视程度,金德勒当然是欣喜不已,他心中当即做了决定:回头自己就去找一家调查分析公司,帮自己做这个调查和分析报告。老金同志激动的道:“陈,谢谢你,谢谢……”

    陈耕能够这么耐心的倾听自己的要求,同时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了回应,这足以说明陈耕对自己这个朋友十分重视,这对于这段时间来看着润华实业的规模在不断发展壮大而一直担心自己在陈耕心中的分量会不会越来越小的金德勒来说,可谓是一个十足的安慰,也给了他巨大的信心。

    “咱们的关系,有必要说谢谢么。”陈耕笑着道,他倒是没有注意到金德勒的语气,只是觉得金德勒的激动有些莫名其妙。

    要去阿根廷了,总要给梅内姆总统带点儿礼物,但是到底带点什么礼物比较好呢?这个问题不但陈耕在头疼,还有很多人也在头疼,其中就包括外交部的同志。

    润华实业去阿根廷投资,跟外交部有什么关系?他们激动个什么劲?

    此言差矣,如果抱着这种想法,就真的太“tooyoung”了,润华实业与阿根廷梅内密政府达成了“振兴民族汽车产业”的合作意向,这不但对于润华实业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整个共和国来说也是一件大事,不同于之前在赞比亚和伊朗搞的组装工厂,阿根廷好歹也是一个人均gdp世界排名遥遥领先于共和国的国家,润华实业以技术输出的方式与阿根廷合作,对于一直以来都是以来料加工等方式从事低附加值的国际贸易的共和国高层来说,其震撼作用简直媲美一枚核弹!等于是润华实业生生的凭借一己之力,给共和国的企业们开辟了一条崭新的对外发展的路子。

    “所以啊,首长对你们公司跟阿根廷的合作真的是非常的重视,”丁若烟一副“你总算明白了”的样子,对陈耕说道:“知道吗?因为你们这个事,高层首长亲自做出了批示,要求中央各部委、各部门一定要全力配合润华实业与阿根廷的这次合作,所有的环节必须一路开绿灯,外交系统全程配合和提供相应的指导,确保这次的合作万无一失……嗯,我就是负责外交部跟你对接的。”

    “……”

    陈耕眨眨眼,看着眼前的未婚妻,心情好的不得了,连连点头道:“明白了,就是这次润华实业与阿根廷梅内姆政府的合作,被上面当成了一个典型,典型么,就要有个典型的样子、有典型的待遇谢谢领导的关心,连媳妇都给我派来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丁若烟没好气的白了陈耕一眼,却是默认了陈耕的说法。

    丁若烟还真是被外交部委派来的,为了确保润华实业当好这个典型,外交部指定丁若烟同志负责外交部与润华实业的对接事宜。

    陈耕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命令对丁若烟说道:“知道我看到你拿来的这张命令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不?”

    丁若烟心中还真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怎么想的?”

    “领导真会体贴人啊,知道咱们夫妻俩两地分居的太辛苦,所以把你给派过来了。”陈耕嘿嘿的笑道。

    “谁跟你两地分居了,”丁若烟脸一红:“我……我还没嫁给你呢……”

    我就不信你能成为外交部的特别代表,这里面没有你老爹丁副部长“以权谋私”的功劳!

    当然,陈耕不会蠢的把这话说出来,否则估计会被丁若烟同志揍的很惨,丫很识相的道:“这是早晚的事么,谢老爷子说他打算给咱们包一个大大的红包……对了,这次外交部对于我们带给梅内姆总统的礼物有什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