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14章 老将发挥余热(4000字)


    在丁若烟恼羞成怒之前,某人很识相的快速转移了话题。

    借着用手拢头发的动作,丁若烟定了定神,说道:“领导们的意思,是带一点咱们中国传统特色的东西,像是苏绣啊、瓷器啊、景泰蓝啊……这些比较能代表咱们传统文化的、但价格也不会特别贵的工艺品。”

    外交方面的礼品,并不是如同很多人想的那样,价格非常昂贵,是动辄几万几十万美元的奢侈品,事实上正好相反,作为国与国之间的礼仪象征的、互赠的礼品,虽然不会太便宜,但也绝对不会太贵,通常也就是在几百美元至几千美元之间,并且一般不会超过两三千美元,再多就有收贿受贿的嫌疑虽然政治人物收贿受贿这种事情在各个国家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大家谁会蠢到在礼品上给别人抓住把柄?

    陈耕却不是很满意:“我说你们外交部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不能具有一点开放思维?不要动不动就是瓷器、苏绣、景泰蓝这些咱们的传统工艺品行不行?能不能弄点比较有现代特色的玩意儿,整天送这些东西,老外们以为咱们中国就只能生产这些东西、和现代文明完全脱节呢。”

    “你当这个问题我们没想过?”丁若烟没好气的白了陈耕一眼:“可不送这些,咱们能送什么?不管是论科技还是论工业,咱们都和欧美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送这些东西,那不是被人贻笑大方么?”

    “倒也是……”陈耕咧咧嘴。

    以咱们国家的工业水平和科技水平,往非洲送送科技产品或者先进的工业制成品也就罢了,可南美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美国人的后花园,南美人可不是没见过市面的,甚至可以说人家见过的好东西比中国见过的多多了,起码所谓的什么“巴黎统筹委员会”不会管南美国家打算买什么工业设备或者科技设备,尤其是对于阿根廷这种祖上曾经阔过的国家来说。

    “所以咯……”丁若烟两手一摊,无奈的道:“你说,咱们不送这些东西,还能送什么?”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陈耕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你想到了什么?”作为陈耕的未婚妻,丁若烟对自己的男朋友的一些习惯不说了若指掌吧,但一些小细节还是很清楚的,看到陈耕皱眉的这个动作,她立刻问道。

    陈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丁若烟反道:“你知道我们公司有一款飞机吧?”

    “你是说—75?”丁若烟好笑的道:“这个飞机的原型机都还没造出来吧?难道你打算把这个飞机卖给阿根廷人?”

    “不是—75,是美国人的a—1,好几年前我们搞到手的那架a—1h……”

    不等陈耕说完,丁若烟一下子明白了陈耕说的是什么飞机:“就是你们造出了几架原型机,还送给海洲海关2架的那个?”

    “没错。”

    “你没搞错吧?”丁若烟瞪大了眼睛望着陈耕,道:“那都是美国人退役了快20年的、老掉牙的飞机,再说就算不说这东西有多落后,有送飞机当礼品的么?”

    丁若烟当然知道陈耕当初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那架a—1h“天空袭击者”舰载攻击机,当初自己还狠狠的嘲笑了他一通,说陈耕就是个捡破烂的,后来陈耕成功的将这款飞机复制成功之后,自己还曾经好奇的问过陈耕,复制这么一款落后的、老掉牙的飞机有什么意义?在丁若烟看来,这么一款落后的螺旋桨飞机,在现代空战中能发挥出什么作用?根本就是敌人的活靶子嘛!

    “不,不是送飞机,准确的说,是把这两架飞机未来2年的使用权送给阿根廷海关部门,”想到这几年来两架飞机在海洲海关上的表现,陈耕不由得笑起来:“你知道我们那两家飞机,就是给海洲海关用的那两架,效果怎么样么?”

    “怎么样?”丁若烟下意识的问道。

    “非常好,海洲海关的评价非常高,”说起这个事,陈耕还真有些得意:“你知道的,这飞机的滞空时间非常长,带上副油箱可以达到10多个小时,除了运8这样的中型运输机,国内其他的任何一款飞机都没有这么长的续航时间,并且本身还带了几挺机枪,在海上缉私活动中贡献巨大,就上个月,海洲海关的鲁关长还跟我说过,打算再跟我们续两年的合作合同呢。”

    “真的假的?”丁若烟惊讶起来。

    虽然丁若烟是外交系统的人,对航空甚至是理工科并不怎么明白,但她知道一点,这个飞机的表现如果不是非常优秀,海洲海关方面是不可能提出续合同的要求的。

    “当然是真的,我这么说吧,在现今世界各国现役的海关、海上缉私、海上以及边境巡逻……等并非用于一线军事作战的飞机当中,没有任何一架飞机能有我们这款飞机的航程,哦,对了,听说美国的海岸警卫队有用—130中型运输机改装的巡逻机,也能持续飞行十几个小时,但—130那飞机多贵啊,一架飞机就是几千万美元,飞一次巡逻任务就是二三十万的综合使用成本,我们这飞机就不一样了,采购成本才不到200万,单位还是r,从效费比的角度来说简直划算到死……”

    听着陈耕得意洋洋的炫耀,丁若烟若有所思:“听你的意思,就是在全世界所有的非一线作战、但又有必要装备一定武装力量的飞机来说,续航能力和你们这飞机差不多的,比你们的飞机贵的多的多的多;和你们的价格差不多的飞机,续航能力根本就不能跟你们比,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陈耕顿了顿,又补充道:“准确的说,是那些价格和我们差不多的飞机,根本就没有资格被各国的政府和执法部门采购,这个价位的飞机只能是小型民用飞机和农用飞机,续航基本上不会超过三四个小时的那种。”

    “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飞机应该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才是……”

    “那当然,a—1好歹也曾经是美国海军的主力舰载攻击机,美国人打越南的时候这货还是主力作战飞机呢,在越南战场上表现很出色,听说美国那边准备拍个以这款飞机为题材的战争片,”陈耕说道:“美国人把这个飞机从海军退役,飞机不能满足美国海军的作战需求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方面,更多的还是面子因素:哥好歹也是地球第一海军,—18‘大黄蜂’战斗机都服役了,还在用老掉牙的螺旋桨飞机,丢不丢人啊?这是面子问题,而且a—1不退役,海军怎么向国会老爷们要经费?

    不过对于阿根廷来说,这飞机直接上战场都够了,你知道80年代初英阿海战的时候,阿根廷人的战斗机是什么不?”

    “是什么?”丁若烟还真有点好奇:“我怕记得好像是有法国的幻影?”

    陈耕点点头:“是幻影3和幻影4,还有退役时间比a—1还要早的a—4,哦,还有用‘鱼叉’反舰导弹击沉了英国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的‘超军旗’攻击机,剩下的就是一帮子老掉牙的螺旋桨飞机,像是什么‘普拉卡’螺旋桨攻击机……”

    “不会吧?真的有螺旋桨飞机?”丁若烟被陈耕的话给惊到了如果说a—1攻击机从美国海军退役是70年代初的事,还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可英阿马岛海战这才过去几年啊,还不到10年,在不到10年前的那场高科技战争中,阿根廷的螺旋桨飞机还上战场了?

    这个事实对丁若烟的认知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在中东地区呆的这几年,她见过的螺旋桨固定翼军用飞机只有一种:军用运输机,直接参与一线军事作战的飞机中,一架螺旋桨的都没有。她一直都以为在现代军事冲突的背景下,双方的空中交战装备肯定都是超音速的喷气式飞机,没想到啊,在这才过去不到10年的英阿马岛海战中,竟然还有螺旋桨作战飞机在战场上出现……

    “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我没必要乱说吧?”陈耕笑了:“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这个飞机就算不能直接参与军事作战了,但作为美国海军曾经的主力舰载攻击机,在海上和陆上边境巡逻、海上缉私等用途方面还是能发挥一份余热,既然美国人看不上,我倒是想要试试……不想办法多赚钱,怎么养活媳妇?”

    “是啊是啊,”丁若烟连连点头,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着陈耕:“养活我很费钱吗?!”

    “你们这些资本家,真奢侈啊,”坐在润华实业的喷气式公务飞机上,丁若烟的嘴巴如同一条不停的在喷吐毒液的毒蛇,就没停下过:“竟然拿一架波音737改装成私人飞机,这得是多少民脂民膏……”

    至于自己在坐上这张柔软舒适的、放倒之后就能变成一张小床的真皮大沙发上之后,就再也没从沙发上下来过这一点,早就被丁若烟同志给华丽丽的无视了。

    陈耕懒洋洋的纠正道:“首先一点,这架飞机不是什么民脂民膏,我们润华实业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民脂民膏’这四个字还用不到我们头上;其次,这飞机是我们自己公司挣钱买的,作为公司形象的绝佳代言和彰显实力的工具,这个飞机已经帮我们拿下的订单的价值,买下三五架波音737也绰绰有余;第三……”

    指着后面不远处的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外交部的同志们,陈耕说道:“如果这飞机也是民脂民膏的话,那你们这些可恶的官僚现在就在享受民脂民膏。”

    “哼……”丁若烟哼了一声,宛如女王一般的吩咐了一声:“给我来点饮料。”

    说归说,丁若烟当然知道,对于像是润华实业这种规模的公司来说,有一架自己的飞机倒也不是说不过去,更何况除了自己之外,谁也知道这架用波音737—300民航客机改装的、属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下属的公务机管理公司所有的豪华公务飞机,实际上是属于润华实业所有,所以从程序上来说,这架飞机是润华实业从德国人那儿租来的,基于这一点,大家最多只能说润华实业真舍得花钱,为了撑门面,居然租了这么奢华的一架飞机,倒也不会有人因此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将这架飞机改装完成之后,把这架飞机交给汉莎航空下属的公务机运营公司来操作,真是一个明知无比的决定。

    在一旁恭候着的、优雅的德国空姐立刻柔声问道:“尊敬的女士,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水就好,”说完,丁若烟终于难得的严肃起来:“既然这架飞机是属于德国汉莎航空的,那就是属于汉莎航空的。”

    陈耕微微颔首:“我明白。”

    他明白丁若烟的意思,在现在这个国内很多企业入不敷出的时代,如果润华实业竟然奢侈到买一架波音737当私人飞机的消息传了出去,舆论还不一定哗然成什么样,什么奢侈无度、酒池肉林之类的评价指定一股脑的落在陈耕和润华实业的头上,全国上下绝对是一片骂声,大家才不管润华实业买这架飞机的钱到底是哪儿来的,总之买飞机就是不对,不知道西部人民还在吃草么说白了就是红眼病,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的:你丫有钱到都能去买飞机了,怎么不把钱捐给我?!

    见陈耕确实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丁若烟这才小声的对陈耕道:“你别多想,我只是……”

    “我明白,这年头,得红眼病的人多,小心一点总没错,”不等丁若烟说完,陈耕就笑道:“给我说说你们这几天整理的总统府主要成员和内阁主要成员资料吧,咱们也好有的放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