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37章 回国


    刚刚,他借着要回国、和沃尔夫冈·梅东辞别的借口,试探着向沃尔夫冈·梅东问了一系b的态度,没想到沃尔夫冈·梅东竟然是这么一个态度。

    “是的。”沃尔夫冈·梅东苦笑。

    “他们的意思,为了保住自己的战斗机业务,是希望润华实业承担—75的大部分研费用,为此他们愿意重新调整股份分配的比例?”

    “没错。”沃尔夫冈·梅东笑的更苦了。

    “……”陈耕很想骂娘!

    b的这帮混蛋,小算盘打的精明啊,如果润华实业承担了—75的绝大部分研经费,就意味着b不再需要向联邦政府申请贷款,也就不必接受科尔那个混蛋的一系列苛刻的条件,只靠着自身的财力应该也能坚持到“欧洲战斗机”的最后选型……只是这帮混蛋,可是将老子给坑苦了!

    对于陈耕的沉默,沃尔夫冈·梅东非常理解,他完全能够想象的到陈耕心里头已经骂了b的董事们无数遍换了他处在陈耕的位置上,他也一定会骂娘:卧槽尼玛,不带这么坑人的。

    但是骂娘终究是无助于解决问题,作为b的高管,他必须为b的利益考虑:“陈,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是也请你理解,从7o年代到现在,这款飞机浸淫了b公司1o都年的心血,只要有一丝丝的可能,b就不可能轻易放弃……”

    “我明白。”陈耕深吸了一口气,任谁在某一件产品上投入了1o多年的心血,都意味着他对这款产品寄托了太多的希望,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您能理解就好,”沃尔夫冈·梅东松了一口气:“陈,我很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陈耕倒是飞快的调整好了的情绪,沉声对沃尔夫冈·梅东说道:“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科尔政府坚持要b并入奔驰宇航……你们应该明白,科尔政府会这么无条件、甚至是无原则的支持戴姆勒,这背后肯定有很多的利益交换甚至是利益输送。”

    “考虑过,”沃尔夫冈·梅东应声道,这种可能,b怎么可能没考虑过?而且只要看科尔政府对戴姆勒比对自己亲儿子还亲的态度,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这不是b放弃的理由,陈,如果联邦政府坚持让b并入德国宇航,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好吧……”陈耕叹了口气,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祝你们能够成功……沃尔夫,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不愿意在b呆着了,润华实业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如果有离开b的那天,我一定会选择润华事业,”沃尔夫冈·梅东知道陈耕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坦白说,因为润华实业与b之间的合作关系,如果b真的被人收购了,去润华实业的确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他当即说道:“虽然我很不希望有这么一天,但是我还是要说……谢谢你。”

    金德勒准备介绍给陈耕的那个破产的p司的前雇员,比陈耕想象的还要着急的多,在确定自己可以成为一家在阿根廷的汽车厂的雇员之后,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恳求金德勒,希望能够尽早进行一次面试。

    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过2米、体重绝对过22o斤、因为两道交叉的刀疤而显得格外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壮汉,陈耕道:“罗兰·布依迪先生,你的履历上说你在法国外籍兵团第二三兵团第三伞兵连,伸长两栖作战、海上武装侦查和登6作战,在法国外籍兵团服役过8年时间,之后加入了你之前工作的p司,以雇佣兵的方式在非洲和中东各个热点地区工作过5年……”

    说到这,陈耕稍望着罗兰·布依迪的双眼,缓缓的道:“我知道雇佣兵是干什么的,所以我不关心你们以前是否做过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但我想要知道的是……你们是否做过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

    陈耕没说是什么,但罗兰·布依迪却是立刻就懂了,立刻说道:“先生,以上帝的名义誓,我们是雇佣兵,我们杀人如麻,但请您相信,我们从来没有滥杀无辜,也没有将枪口对准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儿童。”

    没有将枪口对准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儿童,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对方是持有武器的妇女和儿童……好吧,持有武器的妇女和儿童还真不少,如果罗兰·布依迪没有这么做过,陈耕觉得这家伙未必能够站在自己眼前。

    “ok,”陈耕点点头,不过对对方的话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那么你对这份工作了解多少?你们去到之后能够为我做些什么?”

    “我知道的情况是,您在阿根廷有一笔价值不菲的投资,您需要一支武装力量来保护您在阿根廷的财产,”反手指了指自己,罗兰·布依迪一脸自信的道:“先生,请相信我,我们是最棒的,我们经验丰富,而且很厉害,不但可以帮您保护您的财富,还可以帮您训练新来的家伙,只要您保证按时给我们薪水,您就会现您有一群最忠心的手下,只要您不是跟阿根廷政府打仗,其他的一切都没有问题。”

    换言之,就是哪怕与阿根廷政府打仗,只要佣金给足了,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很好,”笑了起来,虽然这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但只要他能够遵守规则,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或许金德勒先生已经向你说明过来,但我还是要向你确认一下:我需要组建一个总人数在2oo人左右的工厂护卫队,除了你们之外,其他的成员都是阿根廷人,你们加入之后会是这支护卫队的骨干、教官,护卫队的训练、工作都由你们来安排,你们的职责不但是要保护我的工厂,在必要的情况下,还需要保护我们下面的经销商的利益,这就意味着你们有可能会与阿根廷当地的帮派生冲突,这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罗兰·布依迪立刻说道,这就是他想要的:“只要您及时的放薪水,您的任何命令我们都坚决的执行,不过先生,我有个问题。”

    陈耕点点头:“请讲。”

    “如果我们为你工作的时候受了伤或者死了,怎么算?如果我们为您工作,我们能拿到多少薪水?工作待遇怎么样?”罗兰·布依迪立刻道,显然这个问题已经在他肚子里憋了好久了。

    “月薪2ooo美元,一年14个月的薪水,根据你们的任务情况还有额度不等的奖金;你们的服装、食宿、包括子弹的消耗在内的训练费用都由公司来承担;公司每年承担次回家探亲的来回机票费用,如果你的家人去阿根廷看你,机票也由公司承担,如果你的家人选择和你去阿根廷,公司会分给你一套房子,并且协助安排你家人的工作以及小孩的上学问题。

    至于受伤和死亡的问题……”

    陈耕还真不能排除这两种情况,尽管这种可能性很低,但在南美这种到处都是黑枪的地方,这个可能性还不小,他想了想,说道:“只要是为我工作而出的事,所有的一切都有我来负责,残疾的,有1o万的补助金,公司负责他后半生的生活,根据实际情况为他安排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保证薪水不会低于现在的薪水;死亡的,有2o万美元的补助金,公司为他的家人安排工作,孩子长大以后可以安排两个孩子的工作,这样的条件你满不满意?”

    “满意!满意!”罗兰·布依迪激动的连连点头:果我把家人接过去,您真的会帮他们安排工作?”

    他没想到陈耕会给出这么优厚的待遇,如果这个年轻的老板真的能做到他说的这些,哪怕把命卖给他都不亏,至于每年至少ooo美元的薪水以及安排老婆的工作和孩子的上学的事情,那就更加乎他的想象了,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这么仁慈的老板。

    “当然,”陈耕肯定的点头:“你们不过二三十个人而已,安排几十个人的工作并没有那么难不是?不过……”陈耕的表情随即严肃起来:“我要提醒你们一点,公司会尽力帮你们摆平麻烦,但我也希望你们尽量少给我惹麻烦,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罗兰·布依迪果然够聪明,立刻说道:“先生,请您放心,我们有分寸,我们是您的员工,不是帮派成员,只要麻烦不来招惹就绝对不会给您招惹麻烦。”

    “很好,”对于这个结果,陈耕感到很满意,他没想到这件事进行的这么顺利:“这么说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大概要开到4万美元的年薪的,没想到只要3万美元,这有点出乎陈耕的意料,但这也不是坏事不是?

    “是的,当然,”罗兰·布依迪用自己的表现向陈耕表明了他的态度:“能够为您效力是我们的荣幸。”

    “也是我的荣幸,”陈耕点点头,随手一指站在一边,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的金德勒:“有什么事情你找金德勒先生就行。”

    “好的。”

    ……………………

    金德勒当然不可能跟罗兰·布依迪一起回去,摆摆手让罗兰·布依迪先下去等自己,等罗兰·布依迪刚刚走出陈耕的房间,金德勒就急不可耐的向陈耕问道:“陈,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我是怎么做到的?”陈耕有点想不明白。

    “就是刚才啊,”金德勒一脸夸张的说道:“上帝啊,刚刚你的表现简直跟那些大人物没有什么分别……”

    他被陈耕刚刚表现出来的气势给镇住了,这种气势他只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身上见到过,心里头羡慕不已:如果我也能有这样的气势,那该有多好?

    “你说这个啊,很简单,”陈耕笑了,他拍拍金德勒的肩膀:“等你的公司也有润华实业这么大的规模的时候。”

    金德勒立刻一脸沮丧的嘟囔道:“该死,那岂不是意味着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不傻,很清楚润华实业展到今天,走了一条别人根本就不可能复制的路子,不,别说复制了,连参考的意义都没有,润华实业的展和崛起那就是一个神话。

    不过很快,他又兴奋起来,虽然润华实业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但自己已经抱住了这条大粗腿,就意味着只要自己不掉队,随着润华实业的不断展壮大,自己也会越来越厉害,别说亿万富翁,或许十几二十年后十亿富翁也不是梦!但金德勒绝对不会想到,不同2o年,甚至没用1o年,在1999年,一路追随陈耕的自己就已经成功的跨入了1o亿富翁的门槛,成为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不过这个现在无数人羡慕的对象,现在却在为陈耕的离开觉得有点伤感:“陈,你真应该再多玩两天的。”

    “别了,我还是回去吧,这趟出来这么长时间,我还真有点想家了,”陈耕笑道:“而且公司里积攒了太多的事等着我回去处理。”

    不说别的,只说茅东海给自己打的那通电话,就让陈耕心里头痒痒的跟猫抓一样:对于轰—6和轰—8,上面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一想到历史在自己手中生了变化,陈耕激动的浑身烫。

    “好吧,”金德勒也知道陈耕说的是实情,重重拍了拍陈耕的肩膀,说道:“走的时候我送送你,还有,这些家伙你放心的交给我,我保证他们一个个都乖乖的听你的话。”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