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38章 哈飞想要取而代之


    从机舱里走出来的那一刻,陈耕就被吓了一大跳!

    不但陈耕被吓了一大跳,丁若烟也被眼前庞大的欢迎阵容给吓了一大跳:润华实业、外交部、商务部、西飞、中航工业总公司、哈飞……

    嗯?怎么还有哈飞?其他的单位的同志来机场陈耕还能理解,哈飞的同志也跟着过来,这就让陈耕心里有些疑惑,润华实业和哈飞也没什么业务往来啊,哈飞方面至于亲自派个副总经理到机场来接自己?

    下意识的往哈飞副总经理曹连星的位置看了一眼,站在曹连星旁边的就是中航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杜明,嗯,明白了,十有**是曹连星在中航工业总公司这边办什么事,就顺道跟杜副总经理一起过来了,一定是这样的……

    感觉到了陈耕的笑容,曹连星连忙向陈耕笑了笑,可还没等他的笑容绽放出来,陈耕的目光已经落在了站在人群中的自己未来的胡槿的身上。.

    自己未来的岳母大人居然亲自到机场来迎接,这可有些出乎陈耕的意料,虽然心里很清楚胡槿来机场的原因99%是因为丁若烟,可陈耕还有有些受宠若惊,打了个机灵,陈耕连忙拉着丁若烟快步来到胡槿的面前。

    还没等陈耕开口,丁若烟的脸上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圈已经红了:“妈,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胡槿的眼圈也有些红,伸手去抚摸丁若烟的面颊:“黑了,瘦了……”

    “哪有,昨天早晨我在酒店里里称了一下,还胖了三斤多呢,这趟回来说什么也得减肥……”

    “减什么肥,这样就挺好,再瘦还能看么?跟个排骨精一样……”

    陈耕老老实实的缩在一边,假装自己是路人甲,一旁的领导们也是概莫例外,一脸微笑着看着胡槿和丁若烟上演母子情深的一幕,一个个都自觉的不说话:不提胡槿本身大学教授的身份,谁不知道胡槿是外交部丁副部长的爱人啊,而且现场并没有什么太高级的领导,最高的也不过是商务部和外交部的两位厅局级干部,在副部长夫人面前,当然要保持尊敬,大家一起面带微笑的看着副部长夫人以及副部长家的小公主。

    好在胡槿也知道不好让大家久等,和女儿说了几句话之后,一脸歉意的对大家说道:“耽误大家的时间了,不好意思啊,我们家丫头这趟出去的时间有点长,我这个当妈的一时间有点情难自禁……”

    外交部带头的向司长满脸堆笑的连忙说道:“胡姐瞧您说的,看到您和若烟同志,我都有点想我们家那丫头了呢……”

    “是啊……”

    “是啊……”

    …………

    大家跟着纷纷点头,丁副部长是下一任部长的有力人选,漫说这点只是胡槿这个当妈的和女儿说了几句话,就算是再耽搁大家一点时间,大家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不是?

    陈耕这才来到胡槿的跟前,规规矩矩的向胡槿打招呼:“阿姨您好。”

    看到陈耕,胡槿的脸上立刻是开心的笑容:“这孩子,怎么跟阿姨还这么客气?嗯,这次出差还顺利吗?”

    陈耕连忙道:“谢谢您的关心,在同志们的一起努力下,一切都很顺利。”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客气了,”胡槿来机场的目的很简单,哪怕明知道女儿不可能有事,却还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儿,现在女儿和准女婿都见过了,随即提出了告辞:“知道你们忙,你们先忙着吧,晚上记得别玩的太晚。”

    陈耕还没有说什么,向司长却是急了:“胡姐,您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如果今天晚上的宴会上能有胡槿这位副部长夫人,这个招待宴会的规格一下子上去了可不止是一筹啊。

    “我就不去了,”胡槿摆摆手,笑着道:“老丁还等着回家吃饭呢,我得回去给他做饭。”

    这话一出口,向司长顿时没话说了:难道你要让丁副部长回家饿肚子?

    ……………………

    因为够分量的领导太多,回去的路上,陈耕和外交部、商务部、兵器工业总公司等各个部门的主要领导乘坐的是一辆尼桑碧莲小巴。

    大家最关心的当然还是润华实业此行的收获和结果,听陈耕说润华实业在阿根廷的投资一切顺利,并且与总统梅内姆、副总统基什内尔都结下了不错的交情,不管是外交部的同志还是商务部的同志都是一阵惊讶的感叹,就在这个时候,上了车之后一直没有逮着机会的曹连星终于逮着了机会:“陈董,听说这次阿根廷海关准备采购几架海关巡逻用的飞机,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虽然心里有点奇怪,不过陈耕还是点头:“是,是有这么回事……”

    “那陈董您不能不能帮我们个忙?”曹连星顿时激动起来:“您能不能把我们的运—12向阿根廷海关方面推荐一下?”

    我擦!

    陈耕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曹连星就是奔着自己来的,而且目的无比明确,就是希望能够将运—12飞机出口到阿根廷去,但这怎么可能?咱们先不说价格的因素,我把运—12推荐给了阿根廷方面,这搭的可是我的人情,最重要的是……我帮你把运—12推出去了,老子的飞机怎么办?

    “曹副总……”

    陈耕张口就要婉言谢绝,但还没等陈耕把谢绝的话说出口,曹连星就道:“陈董,我知道,这个机会对润华实业很难得,您们这次向阿根廷海关推荐的肯定是你们自己的飞机,我们哈飞不是不懂规矩,只要您给我们2架飞机的名额就行,另外我们一分钱的利润都不要,不管赚多少钱,这部分利润都给你们……”

    曹连星这话一出口,整个车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陈耕的脑中在飞的思索着,哈飞为什么宁可不赚钱、宁可把所有的利润都给润华实业,也希望将运—12这款轻型运输机卖给阿根廷海关?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不难猜,陈耕很快想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很简单,就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打开南美市场,一旦运—12成功的被阿根廷海关采购,就意味着这款飞机的性能得到了阿根廷政府的背书,以后哈飞再向其他各个国家的政府推荐这款飞机的时候就有底气了:我们的这款运—12的飞机是很好的,您看,连阿根廷政府都采购了我们的飞机给他们的海关使用。

    但是明白归明白,陈耕却不能这么轻易的答应哈飞,一方面,大家没这个交情,凭什么我要冒着自己的利益受损的损失帮你啊?另一方面,这件事确实挺难办……

    “曹副总,不是我不帮忙,”在众人陈耕的注视下,陈耕缓缓的开口了:“第一点,阿根廷海关这次只采购2家飞机用于海上巡逻、缉私,咱们先不说阿根廷海关是面向全球招标,人家最终不一定选我们,就算是选我们,您这一开口就把两架飞机给哗啦走了,您觉得我能答应么?”

    听到这话,谁都没话说了,哪怕中航工业总公司的两位领导都没话说了,凡是大不过一个“理”字,如果真像是陈耕说的那样,人家阿根廷海关就准备踩过2架飞机,那陈耕的确是没有理由把这两个订单让给哈飞——订单给了你们,人家润华实业吃什么啊?

    曹连星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这个……一架也行的……”

    陈耕摇摇头:“草副总,飞机这个东西不像是汽车摩托车,买回去之后要建立一整套的支援和保障体系,2架飞机买同一家公司的产品,意味着只要建立一套地面支援和保证体系就够了,可如果2架飞机来自2家公司……

    您应该很清楚,这个采购案很难得到阿根廷相关部门的批准的。”

    虽然陈耕只是说很难得到阿根廷相关部门的批准,但大家都明白,陈耕还有一层没有说出来的话:如果2架飞机来自2家公司,就意味着阿根廷要建立2套地面支援和保证体系,这一看就有问题吧,这不是明白着告诉基什内尔的那些竞争对手,你赶紧过来找我的麻烦吗?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基什内尔也不可能容易这种采购案。

    曹连星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不过如果他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也就不可能从遥远的冰城特意敢来都机场,来给陈耕接机了,他立刻说道:“我知道我们的这个要求让陈董您为难了,不过我们的运—12已经通过了英国民用航空总局的aa认证,下一步我们即将要申请美国faa认证,所以……”

    陈耕没说话,而是沉吟起来。

    曹连星的这番话乍一听起来似乎是在威胁陈耕,陈耕不否认有这么一层因素,但也不完全是威胁,润华实业的这款以美国海军a—1h舰载攻击机仿制而来的飞机的确是没有获得任何的国外相关航空体系的认证,很容易被基什内尔的政敌拿来作为他的借口,但运—12就不一样了,虽然运—12没有获得有着“全球通行证”之称的美国faa认证,但好歹也拿到了英国aa认证,并且已经准备提请美国faa认证,从这个角度来说,运—12的b格就比润华实业的这款飞机的b格不知道高了多少,基什内尔更不用担心这款飞机会成为政敌攻击自己的借口……从这个角度来说,哪怕哈飞的运—12比润华实业的飞机贵很多呢,从自身政治前途的安全考虑,他也宁可选择运—12。

    润华实业显然是准备长期与基什内尔合作的,他甚至希望在梅内姆2年任期满了以后,基什内尔去竞选总统,从这个角度来讲,自己之前的考虑的确是有些欠考虑,但是,就这么便宜了哈飞?

    看了中航工业总公司的副总杜明一眼,陈耕叹了口气:“曹副总,你说的的确是有道理,可现在的情况是,润华实业只有经营自家航空产品的进出口经营权,你们哈飞想要往外卖飞机,只能通过中航技……”两手一摊,陈耕面带为难之色的说道:“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帮忙的话,这不合规矩啊。”

    中航技是中航工业总公司下属的子公司之一,虽然我不知道杜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你不通过中航技来操作这件事,反倒是要通过我们润华实业来操作这件事……老子得防着这其中是不是有坑啊。

    自打上了车之后就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杜明,这会儿终于开口了,他笑着对陈耕说道:“陈总,按说这件事的确是要通过中航技进出口公司来操作,不过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您愿意帮这个忙,这件事完全可以只在中航技那边挂个名,其他的操作全都交给您来进行……”

    “既然这样,杜总,中航技完全可以自己操作啊,”陈耕越觉的这里面有问题了,想当年,自己费了吃屎的力气才算是把自营的航空器材的进出口资质从中航技手里拿过来,但凡有一丝威胁到这个资质的事情,自己都不能干。不等杜明说完,他就笑眯眯的转过头来对曹连星说道:“曹副总,这样吧,你们直接向阿根廷海关方面要标书好了,我保证,绝对不会给你们的招投标活动下任何绊子。”

    一看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陈耕居然还不乐意,杜明终于有些急了:“老弟你这是……”

    “杜副总,我就索性只说了吧,”打断杜明的话,陈耕说道:“如果哈飞同意,将运—12这款飞机的海外出口权交给我们润华实业,哪怕拼着不赚钱,我也帮哈飞把这款飞机推出去,但是现在,我没办法给润华实业上上下下一个交待。”

    这个混蛋,竟然想要运—12的进出口权?杜明的脸色顿时一变:他就这么看好运—12吗?

    陈耕当然看好运—12啊,否则他也不可能提出这么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