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49章 这次赔大了


    从陆书记的办公室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党海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个电话打到了北汽集团总经理韩长贵哪儿。

    韩长贵早就等的坐立不安了,听到党海棠的声音,顿时大喜:“党主任,是不是有好消息……”

    “屁的好消息,老娘差点儿被你害死你知不知道?”不等韩长贵开口,党海棠就没好气的道:“韩总,不是我说你,你坑我也就罢了,你怎么连陆书记都敢坑?”

    韩长贵瞬间就懵逼了:什么情况这是?但无论如何,这个锅他是绝对不肯背,立刻撞天的叫屈:“党主任,您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厂长,我敢坑谁啊我……”

    “少来这一套!”党海棠太了解这个韩长贵的德行了,没好气的道:“我告诉你韩长贵,这次你是真遇到事了,这次的事情处理不好,我是没办法拿你怎么着,但是……哼哼……”

    韩长贵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党海棠是不是在开玩笑,韩长贵自然是听的出来,说明现在事情真的很严重,但韩长贵心里就是想不通,按照之前的计划,这次的事情根本就是个十拿九稳,怎么中途就会发生变故?还有……

    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竟然让陆书记都生气了?

    说起来,北汽集团有打润华实业的主意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共和国的五大汽车集团其实是一汽、二汽、上汽和长安四大中央直属国有汽车工业集团,北汽是首都直属的国有企业,严格意义上只能算是“地方企业”,不过北汽嘛,天子脚下,喜欢往自个儿的脸上贴金在一汽、二汽、上汽和长安已经或者即将拥有自己的轿车业务的情况下,堂堂五大汽车工业集团之一的北汽竟然没有自己的小轿车业务,只能生产吉普车,这不但让北汽的领导们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更多的是惶恐:虽然咱们北汽是市属国有企业,但咱们可是在天子脚下啊,说是天子亲军也不为过,作为天子亲军,成立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轿车业务,再这么下去,脸上多不好看?

    在看到润华实业的a6l热销之后,北汽集团就开始酝酿着,看看能不能想办法从润华实业手里把这块肥肉抢过来,但无奈,润华实业也不是好欺负的,对于自己手里这个最赚钱的宝贝疙瘩,军方看的很紧,也不是没有人打过润华实业的主意,但只要有人将目光盯过来,华东军区乃至军方高层无一例外的都是“你愁啥瞅?再瞅揍你啊!”的样子,简直比饿了三天的野狗还护食。

    对于军方的态度,北汽方面也很无奈,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韩长贵原本信心满满,觉得这次稳了,没想到又是当头一棒!

    这让向来不信鬼神的韩长贵心里头都有点犯嘀咕了:尼玛!难道是老子的八字跟陈耕那混蛋犯冲?!

    不过眼下,韩长贵还没有心思去琢磨是不是自己的八字跟陈耕的犯冲,眼下问题的关键是陆书记似乎在这件事上吃了瘪,这才是最要命的。

    韩长贵忙谄笑道:“党主任,党姐,您就是我姐,就是我亲姐!行不?姐,您倒是给我说明白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给我说明白了,我向陆书记认错的时候心里也有个谱不是……对了,今年秋季的招工计划已经出来了,我给您留了10个名额,其中有4个是行政岗。”

    为了能顺利度过这一关,韩长贵也是拼了,一下子送给党海棠10个北汽集团的工作名额。

    算你小子识相!

    党海棠对韩长贵“端正”的态度还算满意,哼哼唧唧的故意磨蹭了两下,这才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我马上要谈成的时候,书记忽然推门进来了……”

    听党海棠说完大致的经过,韩长贵的额头上隐隐见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了,那就是一定有强力的人物说了话,这个强力人物的能量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连陆书记这个偶尔会出现在《新闻联播》里面的人物都在第一时间服了软!

    虽然这个服软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陆书记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时和对方闹的不愉快之类,但有一点却是毫无疑问,那就是对方的能力比陆书记只强不弱!若非如此,陆书记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服了软?

    意识到这一层,韩长贵这才意识到自己送出去的这10个名额有多值,更庆幸幸亏自己平日里对党海棠还算客气。深吸一口气,韩长贵低声道:“党姐,多余的话我就不时候了,总之这件事还得麻烦您帮忙,以后您就看老韩我的表现吧……”

    “老韩,你这是还没搞清楚这件事的轻重缓急啊,”党海棠顺势叫了一声老韩:“你难道还没搞明白吗?取得陆书记的原谅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啊?”韩长贵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北汽必须拿出合作的诚意来?”

    “你以为呢?”党海棠没好气的道:“陈耕可是说了,可以和你们集团合作,但合作的方式必须参考狼堡与一汽、上汽的合作模式。”

    “陈耕那小子凭什么啊?”韩长贵听的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他以为他是谁?”

    “他以为自己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陆书记说了,要把陈耕当成外商来对待,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

    韩长贵顿时哑口无言。

    倒是党海棠,想到自己从韩长贵手里拿了10个名额,就这么应付过去实在是有点不太好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提点道:“你也不用太难为情,这件事不在于你怎么说,而在于你们北汽集团接下来怎么做,如果做的好,不但没错,反倒是有功。”

    “这个道理我明白,”韩长贵哭丧着脸道:“可是我的姐啊,你不知道在上汽、一汽跟德国人的合资工厂里,咱们中国人说了根本就不算……”

    党海棠毫不客气的道:“这不是我说你了,老韩,难不成在你们北汽与克莱斯勒的合资厂里面,你们北汽说了就算了?人家润华实业比你们厉害吧?既然人家比你们更厉害,那肯定是有独到之处,你们凭什么不听人家的?”说完,党海棠重重的丢下一句:“听不听的在你,不过后果……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

    “别介啊姐,我就是怎么一说……喂?喂喂……姐您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办?望着电话听筒,韩长贵是欲哭无泪。咬牙切齿的琢磨了好一会儿,韩长贵一咬牙一跺脚:“吩咐下去,全体班子成员在半个小时后到小会议室开会!”

    陈耕可不知道因为老将军的一通电话,北汽不但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更是一阵鸡飞狗跳,在首都陪了陪丁若烟、同时去拜访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之后,陈耕迅速赶回了海洲。

    谢老爷子亲自到了机场,看到陈耕,谢老爷子用力拍打了两下陈耕的肩膀,喟叹道:“好小子,一年好几个亿,这种活儿你小子都敢接?”

    “没办法,如果这事儿能成,咱们润华实业也就算是彻底稳当了,”陈耕脸上是无奈的笑:“海洲方面是什么意思?”

    在首都的时候,陈耕就将自己的那个进军烟草行业的点子告诉了谢老爷子,为了这个事,谢老爷子好几天都没有睡好,就在琢磨这个事了。

    谢老爷子点点头,示意陈耕放心:“海洲方面倒是好说,海洲的那个烟草厂一年就那么千八万的营业额,相比于咱们每年那么多的税,他们肯定不敢得罪了咱们,况且咱们也不是不给钱。市领导们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有上面的文件,海洲烟草厂就可以移交给咱们不过陈董,你真的有把握能把市烟草厂拿到手?”

    “只是烟草厂算什么?”陈耕摇头道:“我不但要市烟草厂,还要海洲烟草销售公司总经理的位子以及一个市烟草局副局长的位子。”

    谢老爷子被陈耕的胃口给吓到了,这个根本就是把烟草的生产、销售以及行政管理的权利全都拿到手啊:“我的天!你这是要干什么?”

    陈耕苦笑着道:“没办法啊,要不然我凭什么敢向人家许诺一年最少几个亿?”

    “那……”目瞪口呆了良久,谢老爷子难以置信的道:“这么说,你已经有了经营这家烟草厂的计划了?”

    陈耕连忙摆手:“我懂什么烟草啊,这些位子是给别人要的……好了不说这个了,前两天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那两款改进型nk—8的最终改进方案已经确定下来了?”

    “是,”说起这件事,老爷子连连点头,兴奋的满脸红光:“我正要给你说这个事呢,来来来,我们路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