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54章 存在的意义


    是陈耕说的这样吗?

    大家纷纷看向另外一个“当事人”、站在陈耕身旁的西飞总经理茅东海。

    “没错,”迎着众人的目光,茅东海坦然的点点头:“这个国防发展基金的成立初衷就是这样,而且也确实是如陈董所说,国家还没有批准我们的请求……”

    顿了顿,茅东海摊开手,说道:“我知道大家想要说什么,不过我劝大家不要有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了,润华实业是有钱,真让陈董拿这么一笔钱出来,我相信他们拿的出来,陈董也愿意出这笔钱,但同志们,这可不是一锤子买卖,这是每年都要掏这么多钱、而且是不知道掏多少年啊同志们,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也是啊!

    茅东海的话让大家反应过来:这确实是不太可能,先不说陈耕会不会同意,就算陈耕能同意,华东军区以及润华实业的领导层估计也得发疯,最重要的是……凭什么啊?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是国家的项目,凭什么让人家润华实业出钱?

    陈耕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道:“这其次呢,先不说国家最终能不能批准我们这个项目,就算能够批准,但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我们自己其实是也一点把握也没有,最乐观的情况,如果5年后能每年向这个国防基金提供5到6个亿的资金,我们就很满意、很知足了,这笔钱除了满足轰—6、轰—8以及相关的发动机的研究之外,还能满足电子系统、雷达系统、材料、工艺等等相关配套子系统以及其他相关项目的发展,如果挤一挤,估计还能再帮助一到两个能够获得国家财政拨款、但财政拨款不富裕的重点国防项目……”

    似有若无的看了成飞的宋总一眼,陈耕接着说道:“我知道大家手里的项目都很重要,大家都很着急,但我们这个基金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我们的能力再强,也只是一家公司,国家做不到的,我们更做不到。或许几年后烟草厂经营的好,基金的财务状况能好一些,能为国家多提供一些帮助,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并不多。”

    陈耕的话说完,众人都沉默了。

    陈耕的话很无情,等于直接告诉他们,你们想错了,这个国防基金根本就没有你们的份,至少是没有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的份。

    很难受,但大家心里更明白,这不是陈耕不给面子,而是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国家没钱,总没有让陈耕一个人出钱养活大家的道理,况且这也不可能——还是那句话,名正方能言顺,名不正言不顺的,人家润华实业凭什么给你掏钱?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茅东海拍拍手,对大家道:“这个事情咱们以后再慢慢聊,咱们先开会,开会!”

    对对……大家这才想起来,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国防基金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可不是为了讨论这个国防发展基金的,虽然大家对自己没能在这个国防发展基金中分得一杯羹有点郁闷,但不得不说,诸位大神们的c守那真是没的说,在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大家重新开始了刚才的讨论。

    借着大家从各个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的时候,陈耕也终于了解到了大家对轰—8的一些基本的技战术指标的标定:

    发动机当然是毫无例外的四台润华实业军用改型nk—8发动机,按照润华实业刚刚提交过来的发动机性能数据,可以为飞机提供4*134.67kn的总推力;

    飞机为亚音速,气动外形为类似轰—6的标准高亚音速结构;

    机翼布局方面,优先考虑轰—6的中单翼(这个很容易理解,因为咱们对这种大型飞机的中单翼布局更熟悉嘛);

    最大载弹量18到20吨,极限载弹量设定为25吨……

    看到这里,陈耕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军用飞机的最大载重量/载弹量和最大载油量是两个无法同时实现的技战术指标,这在运输机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那些最大航程上万公里、最大载重七八十吨的大型运输机,如果以最大载重量来飞行,在不经空中加油的情况下也就只能飞5000多公里,就这,已经算是发动机比较省油了。

    当然,轰炸机和运输机又不一样,但最大载弹量和最大载油量无法同时满足的定律也是适用的,搭载了4台单台推力134kn的发动机,最大载弹量才18到20吨的?这数据标定的有点保守啊,不过如果是以提高航程、增加载油量为目的来牺牲载弹量,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只是以共和国未来30年面临的国防形式,有必要要求太高的航程么……

    卧槽!

    看到下面那个“建议最大航程在10000公里至12000公里”的最大航程标定,陈耕瞬间懵*了:就算都以最大数据来标定,20吨的载重量、12000的最大航程,那飞机的最大载油量和最大起飞重量是多少?

    连忙向下面看去,这两个关键指标果然没有让陈耕“失望”:最大载油量65000到70000千克,最大起飞重量150至160吨……

    我勒个擦!

    还真是符合10000到12000公里这个续航里程的载油量。

    如果可以,陈耕真想骂人:这些数据都是谁提出来的?这个性能也就比若干年后的轰六魔改版本:搭载两台推力为108kn的d—30kp—2发动机的轰—6k强出来一丢丢,但现在我们的1.57涵道比版本的nk—8,油耗比d—30kp—2低、推力比d—30kp—2大,哪怕是直接换装给轰—6k,最大载弹量和航程都能够得到至少20%的增加!

    一句话,这些的数据标定都太保守了!

    坐在陈耕旁边的宋文聪宋总可一直都注意着陈耕呢,这个年轻人引起了宋总强烈的好奇心,不仅仅是因为靠着与润华实业的合作,与成飞同在一个城市的成发现在活的无比滋润,连带着成飞也跟着没少受益,但这些都不是真正让宋总对陈耕感兴趣的原因,真正让宋总对陈耕感兴趣的原因是:据说轰—8之所以能够在下马这么多年后重新上马,全都是这小子在背后推动的。

    这可有些神奇了,一个还不到30岁的毛头小子有这么大的本事?

    看着陈耕的眉头都拧成了川字,宋总立刻就意识到陈耕对轰—8的标定很不满意,心中恶作剧的心思忽然冒了出来。轻轻碰了碰陈耕,问道:“怎么?陈董对这个标定不满意?”

    “也不是不满意,就是觉得这个标定太保守了……”陈耕没有多想,随口应了一句,说完才反应过来和自己说话的这位是谁,心里顿时一声哀嚎:完了,关公门前耍大刀!

    抱着万分之一的心思转过头看去,眼前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不是歼10的总设计师宋文聪宋总又是谁?

    “怎么个太保守?”宋总却仿佛是浑然没有感觉到陈耕的尴尬,一脸兴致盎然的问道:“我觉得挺合适啊。”

    尼玛!

    陈耕本是想要谦虚几句的,可看着宋总脸上那略带戏谑的表情,陈耕忽然改变了主意:就算自己语出惊人又怎么样?

    “挺合适?”陈耕摇摇头:“我们不说这个轰—8如何,我们来说说同时进行的轰—6换发改进型号吧,轰—6使用的既不是现在最先进的超临界翼型,也不是前些年比较流行的临界翼型,如果改进型的轰—6在换发的同时,同时对机翼进行重新设计,采用我们从mpc—75上学到的超临界翼型,同时将机翼面积扩大15%左右,升力能提高多少?如果配合两台军用型nk—8发动机,携带15吨弹药没问题吧?如果同时再对结构进行减重,我估计18吨也不是没有希望。”

    “你说的没错,如果真的这么改,也的确不是不行,”宋总承认陈耕说的有道理,但他也指出了陈耕这个逻辑中的漏d:“但携带这么多的弹药,飞机的航程怎么解决?”

    “我们的nk—8省油啊,轰—6上现在在用的涡喷—8的油耗是多少?超过1.1,据说接近1.2了;我们的nk—8是多少?只有0.6几,同等载油量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的发动机的机型本可以就飞的更远,如果将武器弹药采用翼挂方案,再将飞机的机腹弹舱改成燃油舱,我认为达到9000公里的最大航程不是问题,考虑到机翼扩大导致机翼油箱跟着同步扩大,如果大家努力一把,说不定航程能超过10000公里,”说道这儿,陈耕终于忍不住了,有些恼火的道:“只用2台发动机的轰—5就能达到轰—8百分之**十的技战术指标,那使用四台发动机的轰—8的意义是什么?嗯……”

    说的兴起的陈耕,忽然发现一个让他冷汗不止的事情:会议室里好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