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61章 传奇人物(第三更)


    俗话说的好,钱是英雄胆,在知道润华实业居然养了两架私人飞机之后,哪怕明知道这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红塔集团的所有迎接人员对润华实业一行人全都客气的不得了,尤其是在回去的路上,陈耕无意中透露养活这么两架飞机,一年最少需要100万美元的时候,红塔集团的同志们就更加客气了——他们绝对不会知道,靠着对外出租,这两架飞机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让润华实业每年小有盈利。

    “还是你们好啊,”听陈耕说着润华实业的情况,刘长星满脸的羡慕:“你们的一个工程师一年就能拿到五六万,我这个集团的副总经理,一年还拿不到这么多呢。”

    “不是吧?你们红塔集团每年为国家上缴几十个亿的利税,与你们这些领导层的贡献密不可分,你们这些人可以说是功不可没,按理说一年拿个几十上百万也理所应当啊,怎么才这么一点?”陈耕知道刘长星他们的大致收入情况,不过脸上却是一脸的惊讶——嗯,装出来的。

    “我们是国企嘛,”刘长星库笑着道:“就算是能一个月能拿两三千,后面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说小话呢……”

    “这不对,”陈耕打断他的话,摇摇头,道:“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多劳多得,你们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就应该拿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子……在我们润华实业,有个对化油器进行了技术改进的工程师,每年靠着这个技术的分红,一年下来,他的工资、奖金加上分红有50多万。我们集团的销售人员,拿几十万的比比皆是,拿上百万的也不是没有。”

    “真的?”听陈耕说他们润华实业的销售人员都能拿几十万,刘长星的眼睛都瞪圆了,如果这话是别人说的,他一定会认为对方是在吹牛,但这话是陈耕说的,他就不敢不信、也不能不信了:“怎么可能这么多?你们润华实业不也是国企吗?”

    “我们润华实业是华东军区控股的、但由我担任集团董事长的股份制企业,”陈耕认真的纠正道:“但在企业的管理方式上,我们请欧洲和日本的专业公司帮我们量身打造了现在的这套制度,我们的这套制度,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不怕你有本事,你有多大的本事就能拿多少收入,你的收入直接与你的本领挂钩,”说到这里,陈耕笑道:“要不然我们润华实业凭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发展到眼下的规模?”

    刘长星愣愣的望着陈耕,心里五味陈杂,忍不住想:如果我在润华实业,一年能有多少钱的收入呢?多了不敢说,最起码三五十万肯定不是问题吧?同样的本事,我在红塔集团只能拿三四万,可在润华实业,我能拿三五十万,收入多了10倍还不止……

    用了好大的力气,他才强忍着没把“你们公司还要不要人?”这句话问出来:老爷子对自己有再造之恩,自己怎么能走呢?就算是要走,也得等过两年老爷子退休了之后再说。

    只是2年之后润华实业还有自己的位置吗?刘长星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只是另外一个问题在他心头萦绕不去:

    老爷子一年才多少钱的收入?去年算是历年最高了,但各种收入加起来也就10万出头吧?以老爷子的本事,如果是在润华实业,一年不得拿个几百万?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

    车队一路飞驰,很快就赶到了红塔集团总部。看着亲自在大门口外面等着的褚时建老爷子,刘长星连忙给陈耕介绍道:“陈董,这就是我们褚总褚老爷子。”

    望着眼前这位63岁、但面色红润、精神异常矍铄的老人,陈耕心里忍不住感慨:终于见到活的传奇了。

    是的,眼前这位老人就是一座活着的传奇,是他,一个农民的儿子,将一个地处偏远的小烟草厂打造成全国最大、创汇最多的国内第一、全球第三大烟草巨头,同时,也在自己的晚年轰然倒下,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位老人奇迹就这么过去的时候,这位老人却再次携着他的“褚橙”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成为国内最有争议性的人物,也成了一个励志的符号。

    对于这么一位传奇人物,陈耕保持了十足的尊敬,他快步上前,率先向褚老爷子鞠了一躬:“褚老您好,早就想要来拜访您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不请自来,还请您见谅。”

    “陈耕同志你好,我也是久闻你的大名了啊,不简单,不简单!”与此同时,褚时建老爷子打量着陈耕,心里头也有点好奇:听不说这小子还不到30岁?以为这个年纪、又取得了这么大成就的年轻人,应该是比较桀骜、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没想到居然是一副谦虚君子的模样,真是大出所料。

    “陈董啊,我年纪比你大,就托个大,叫你一声小陈,”陈耕对自己如此恭敬有加,褚老爷子心情大好,寒暄了几句,他拉着陈耕的手就往里面走:“老头子我没别的什么本事,就是侍弄了一辈子的烟叶子,其他的我可能帮不上你们什么忙,可在烟草这一块,你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不了解、不知道的,尽管问,我尽量给你解答,解答不上来的,我就帮你问朋友,总之一定要让你满意而归。”

    陈耕自然是听的出来,这位老人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自己的忙,连忙说道:“太感谢了,老爷子,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哈……”老爷子开心的大笑:“别客气!千万别客气!不客气就对了!”

    “这可是您说的,到时候您可千万别藏私。”陈耕笑着打趣。

    “哈……”褚老爷子开心的大笑,一个这么有成就的年轻人,用这么谦逊的态度向自己求教,褚老爷子心情极好:“别的我不好说,可惟独在这一点上,老褚我敢拍着胸脯对任何人说,对于任何来求教的人,我老褚从来都不藏私。”

    “老爷子您是这个!”陈耕大拇指一挑,一脸的服气:“我这些年也算是拜访过不少人了,可像您这么大气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呵呵……呵呵呵……少给我戴高帽子,老头子我还没这么容易被糖衣炮弹打倒……”

    看着和陈耕说的开心的老爷子,红塔集团的一众高官们面面相觑:在红塔集团乃至整个彩云之南,褚老爷子就是神,财神,无数人靠他吃饭、靠他发财,自打80年代红塔集团出名以来,来参观访问的领导、企业老总不知道有多少,求情、批条子的事儿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但大家伙儿还从来没见过老爷子这么开心过,这个陈耕还真是会拍马屁啊。

    陈耕可不知道红塔集团的高管们已经给自己戴上了一顶“马屁王”的帽子,感觉气氛差不多了,陈耕笑着道:“褚老,我可不是给你戴高帽子,我是真心实意的佩服您,这些年红塔集团给国家上缴了多少利税?多了不敢说,起码五六百个亿是有了吧?您说,您为国家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难道不值得我们这些后辈佩服?”

    “陈董,您的资料可是过时了,”刘长星插嘴道:“截止去年年底,我们红塔集团已经累计为国家上缴利税超过830个亿,今年的情况,如果一切顺利,红塔集团为国家上缴的利税将有望再创新高,达到70个亿,累计上缴利税也将突破900个亿……”

    “900个亿?”陈耕听的眼睛一瞪,随即苦笑着摇头,忍不住抱怨道:“老爷子,我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你们这么猛,让其他企业怎么办?等年底去首都开会的时候,您往前面一坐,其他企业的老总估计都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这还怎么比?”

    “话也不能这么说,大家的行业不同,这个不能比,”老爷子倒是很清醒,摆摆手道:“大家为国家上缴的利税有多有少,可不管是多还是少,都是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做贡献,就都值得敬佩。”

    陈耕再次大拇指一挑:对上这么一位老总,你还能说点什么?

    ————————————————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耕算是见识到了这位“烟草大王”的胸襟,明知道陈耕是来向自己学习、取经的,但对于润华实业提出来的所有问题,不管是烟草栽培和管理、肥料使用以及企业管理等所有方面,褚老爷子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了让陈耕满意,他甚至还特意推掉了两个会议,就是为了给陈耕答疑解惑,丝毫没有因为海洲烟草厂有可能会成为红塔烟草的竞争对手而有什么隐藏,胸襟开阔的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几天的接触下来,陈耕也终于坚定了一个信念:这么一位可敬的老人,一生为国家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就因为晚节不保而身陷囹圄,真的是太可惜了,这对这位为国家奉献了一生的老人很不公平,既然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