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67章 3年,20个亿(第四更)


    “不多不多……”

    等听陈耕说了他打算用3%的分红拿下红塔集团的骨干团队,谢老爷子激动的都差点蹦起来:“3%、年净利润过1o个亿就给他们4%,赚了!这生意做得!”

    虽然陈耕许诺给褚时建团队的薪资绝对是目前国内最顶尖的薪资条件,但也不住人家这个团队也是得到了时间的充分验证、是国内最好的烟草行业运作团队啊,别说是4%了,就算是1o%,谢老爷子都觉得润华实业赚大了,一句话:没有这个团队,海洲烟草厂一年能做到1o个亿的销售额就算是顶了天了,还不知道需要几年,但有了褚时建的这个成熟的、经验丰富的团队,谢老爷子觉得乐观一点的话,估计5年就能做到1o个亿的净利润,这么一算,怎么着都是陈耕做了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

    “成,”陈耕也松了一口气,笑道:“只要您不埋怨我自作主张就行……”

    “我不埋怨?我怎么能不埋怨?”陈耕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谢老爷子的眼珠子又瞪起来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

    “我怎么跟您说?”陈耕苦笑着,两手一摊:“我倒是想跟您说来着,但您会同意我尝试么?”

    “……”

    这倒也是!谢老爷子没话说了,如果知道陈耕这次的玉a溪之行是打算挖红塔集团的老根,自己是说什么也不肯同意他这么做的:太冒险了!

    “虽然是挺冒险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总算是办成了……”

    “等会儿!”陈耕的话还没说完,谢老爷子忽然打断陈耕的话,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陈耕,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越想就越心惊:“我说呢,明明咱们对烟草这个行当就是两眼一抹黑,你小子怎么跟犯拧似的,憋着劲一定要搞这个烟草?你小子不会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惦记着时建同志了吧?”

    “呃……呵呵呵……”陈耕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其实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果然是这样,”从陈耕口中听到这话,谢老爷子摇摇头,感慨的道:“难怪呢,怎么你小子就是一定要高那个轰—8,不但敢支持西飞对轰—6进行改进,还敢帮成飞一把……原来最终的根子在这里,好小子,我不得不说一句,你小子厉害!这里面哪怕有一步偏差了,你这个计划都搞不成。”

    “是。”陈耕点点头,他并不否认这一点,这一系列的操作,确实是险到了毫厘,也是苗到了毫巅,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和借鸡生蛋的典范:“不过作为这几个工程的核心配套项目之一,咱们nk—8的一系列配套改进工程的资金就算是有了保证了。”

    谢老爷子侧着头想了想,点头赞同:“这倒也是。”

    ……………………

    考虑到褚老爷子的年纪毕竟大了,陈耕建议他先到酒店里歇一歇,明天再去海洲烟草厂考察,但褚老爷子却不同意,坚持今天就要过去看看。

    谢老爷子有些为难,总觉得这样不太好,倒是陈耕,有些明白褚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他想要早点对可能是自己未来15到2o年的工作环境进行严格评估,既然这样,那自己倒是不好再拦着他了,点点头道:“成,不过老爷子咱们可得说好,如果您觉得累了,一定要先休息,”顿了顿,陈耕打趣道:“反正这么大一个厂子就在那里放着,也不可能自己长腿跑了,您说是不是?”

    “哈哈……”听陈耕说的有趣,褚时建笑着点头:“成,就按你说的办!”

    不过越是年纪大的人,就越是不服老,尤其是褚时建这种虽然已经临近退休但却依旧精力充沛、觉得自己身体健壮的打死一头牛都没有问题的人,更是不肯服老,用力拍了两下自己的胸膛,笑道:“,别看你年轻,可你的身体可未必有我好,就我这身板,再干2o年的革命工作也完全没问题。”

    “那是,”陈耕连连点头,笑着道:“要不然我为啥请您呢,就是看您还能再让我压榨2o年。”

    对于这个快9o岁的时候还依旧在种橙子的老人,他能说什么?只能说这种人就是完全为了体现人生到处存在着bug而存在的。

    但陈耕这话却听的让褚时建欣喜,这话岂不是在暗指自己还能再工作2o年么?对于褚时建这种“工作就是自己人生的全部意义”的人来说,在没有什么话比这个更让他感觉舒服了,大笑道:“算你对了!”

    ……………………

    听说红塔集团的褚时建褚老要来海洲烟草厂考察和指导工作,一开始接到润华实业打开的这个电话的时候,海洲市和海洲烟草厂还有些半信半疑,不怪他们半信半疑,褚时建褚老是谁啊,那可是咱们国家烟草行业的王,但褚老的年纪毕竟摆在那里,这些年来大家只听说别的企业去红塔集团考察,什么时候听说过褚老去别人家的企业考察?褚老在咱们海洲,这可能吗?

    等听润华实业方面的人说明白,是陈耕用私人飞机亲自去玉a溪将褚老接过来的之后,海洲官场瞬间沸腾了!

    海洲烟草厂也沸腾了:有褚老来指点未来的海洲烟草厂如何工作,这海洲烟草厂的未来指日可待啊!

    各路大佬们一边佩服陈耕的本事,居然连褚老这样的大神都能请来,一边拼命的让海洲烟草厂的方向赶过去褚老,能不能多给我们单位批点招待用烟?

    陈耕等人赶到海洲烟草厂的时候,烟草厂的厂长、书记正带着全体员工守在大门口,后面是一条长长的横幅:热烈欢迎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建同志莅临我厂指导工作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做好这条横幅的。

    烟草行业里,不认识褚时建褚老的人不多,就算不认识,但照片也早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更别说一旁还有集团的两位boss亲自陪同着,两人一溜烟的冲到陈耕跟前,向陈耕和谢闵声打过招呼,然后就跟看到了自己偶像的脑残粉一样冲到褚时建的跟前……

    看到这俩货的样子,陈耕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心里觉得不爽啊,”谢老爷子拿胳膊肘轻轻捅了捅陈耕:“这可怪不得人家。”

    润华实业已经通知过这两位,等完成和新的管理团队的交接之后,他们就回市烟草局,既然知道陈耕管不着自己了,你还能指望他们对陈耕有多热情?

    “不是,”陈耕摇摇头:“只是觉得人生真是神奇,这俩人回到烟草局,还是褚老的手下……”

    谢老爷子咂咂嘴,认真的想了想:“还真是!”

    一旦来润华实业任职,褚时建不但是海洲烟草厂的厂长,同时还是海洲烟草销售公司的总经理、海洲烟草局的副局长而且是一把手都要听他的招呼的副局长这俩回到了烟草局的家伙,可不还是褚时建的手下咋地?

    在对海洲烟草厂的烟草制造工艺、配方等一系列流程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陈耕连忙凑上去向褚老爷子问道:“褚老,您觉得怎么样?”

    褚时建摇摇头,又点点头:“还行吧,比我想象的要好不少。”

    确实是比他想象的要好不少,在来之前,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要重建大部分的厂房、更换大部分的生产设备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厂房竟然是刚建成不久的,连很多生产设备也都是新添置的,虽然不是最先进的,但也算是国内比较先进的。

    “褚老,这个您就要谢谢陈耕同志了,”赶过来陪同参观的海洲市一把手郭海平,指着陈耕对褚时建笑道:“如果不是有陈董的润华实业这些年来贡献的各种税费,我们海洲可咩有钱帮着烟草厂更新厂房和生产设备。”

    对于海洲这顺手的一记马屁,陈耕笑眯眯的点点头。

    倒是郭海平,在顺手给陈耕拍了一记马屁之后,一脸期待的望着褚时建,道:“褚老,您看这个厂子,什么时候能……”

    他不能不关心这个事啊,虽然陈耕给海洲烟草厂争取了一个5+3的利税减免,未来的5年里,海洲一分钱的各项税费、利润都拿不到,但架不住在烟草厂工作的人,很多都是市a委市a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的家属、子女,就算不上缴利税,但烟草厂的利润情况好了,不是可以多奖金么?依着陈耕大方的性子,恐怕还不会少。

    “情况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褚老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同时饶有深意的看了陈耕一眼,缓缓的道:“国家给海洲烟草厂的相关政策我也了解到了,如果是把这个厂长交给我,三年!最多三年!我有把握做到年销售额至少2o个亿!”

    2o个亿?!

    陈耕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他明白,这是褚老在向自己表明他对自己的承诺呢。

    ps:为兄弟们送上第四更,千年说到做到,兄弟们,看的可还痛快?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