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71章 省局都忍不住了


    陈耕点点头:“是,这就是我的要求,嗯……之一。”

    “可是……为什么呢?”曹连星有点搞不明白:“咱们国家没航母,我知道,咱们国家缺航母,但可预见的未来2o年里咱们国家都不可能有航母……未来年能有一个小航母那就算是烧了高香了。”

    第一个判断对了,第二个判断不对,未来的2o年里咱们国家是没有航母,但未来的年里,咱们国家是拥有一艘在役、一艘在测试、一艘在建的三艘航母,而且无一例外的都是可以起降重型战斗机的中大型航母。陈耕心里默默的想着,不过这话他没敢对曹连星说,他怕说出来之后曹连星以为自己是疯子。

    “你知道我马上就要退役的事情吧?”陈耕叹了口气,忽然问道。

    “啊?”曹连星一怔,不过随即点头:“是,听说过……”

    就算是没听说过,以润华实业现在的规模,上面也不好让陈耕继续以中校的身份呆在润华实业的位置上,影响不好。

    “你就当是一个老兵,打算在退伍之前想要为国家的国防事业再做点什么好了,”陈耕叹了口气,道:“老曹,你说,咱们国家大小正合适、还掌握有完全的设计理念的飞机,适合上航母的,有那么一丁丁点上航母的底子的,除了运—12,还有哪个?”

    这话说的没错,运—5就不用说了,作为一架双翼轻型运输机,虽然这货上航母一点问题都没有,别说中大型航母,哪怕是英国无敌级这样的轻型航母,那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这货最大5吨的载重以及布制的机翼蒙皮,适合海上使用么?

    运—7和运—8就更不用说了,咱先不说这个头适不适合航母,这两款飞机自打从苏联引入国内以来,还没有完全吃透呢,你指望着能大修大改一番之后送上航母?

    掰着指头数来数去,最后现唯一有那么一点点的上航母的潜质的,也就只有运—12了:个头不大不就是略小了一点,但小改大好改,大该小就麻烦了不是?;动机功率不足,不能满足航母起降的要求,但这个简单,换就能解决;机体强度不足,这个确实是个大问题,但这次要改进的,不就是要对机体强度进行补强、让他能满足航母起降的要求么?反正所有的设计理念、设计思路都在哈飞这儿,当然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前提是有钱。

    好一会儿,曹连星终于抬起头来,望着陈耕道:“是,就像是你说的,运—12不适合上航母,就咱们国家目前的情况来说,确实没有比运—12更适合改装作为航母运输机的机型了,但是小陈,咱们连航母都没有,就算是想往外推销,有美国人的飞机在哪儿,人家也不可能买咱们的。”

    望着陈耕,曹连星一脸诚恳的道:“陈董,你该知道的,航母舰载运输机这个东西也只适合航母,搁在6地上,结构太冗余,死重太大,根本不会有人买这个版本的,这个工作做的没有任何意义……”

    航母舰载机这个东西只适合在航母上用,这一点陈耕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反手指了指自己,笑道:“这些没错,但老曹你忘了,是我出钱啊。”

    “啊……”曹连星顿时惊叫了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陈耕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这个合作就算了。

    一时间,曹连星陷入了满心的将纠结:他是真不想答应,有研究怎么对运—12进行补强的资金,用来开一个新的机型不好吗?但另一方面,他还不敢拒绝,除了润华实业,估计哈飞再也找不到一个这么有钱的金主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金主有点任性……

    陈耕也不勉强他:“这样吧,老曹,你们先慢慢的商量,反正我们的条件就在这里摆着,不着急。”

    这倒是个办法,曹连星点点头,如蒙大赦:“那就先这么办!”

    ………………………………

    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李立华拿着一份文件敲门进来了:“陈董,咱们在赞比亚的工厂那边出了点情况。”

    “什么情况?”陈耕眉头一皱,顺手接过文件。

    虽然号称是“非洲解放军”,但架不住哪儿是非洲啊,陈耕满心的祈祷:千万别出什么大事。

    这一看不要紧,陈耕登时就有些哭笑不得:感情是润华实业在赞比亚的那个汽车组装工厂的电力供应不够了,希望润华实业能够派个代表过去协商,看看有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说起润华实业在赞比亚的那个可以年组装5ooo辆轻卡的工厂,现在已经成了赞比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厂,俨然一副赞比亚明星企业的模样,

    看到这个,陈耕有些哭笑不得:“怎么着?赞比亚那边还想让咱们给他们电厂的问题?”

    “估计是这么想的,”李立华心里其实也是哭笑不得:“陈董,您看这事儿……”

    “这样吧,你给赞比亚那边回一声,就说这事儿我们非常重视,正在讨论解决措施……对了,赞比亚国内的供电情况怎么样?”

    “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啊,”李立华道:“您想,咱们的工厂可是赞比亚重点保障用电的单位,电力的供应都不足,就别说他们国内了。”

    “这倒也是!”陈耕想了想,点点头:“成,就先这么回复他们吧,等我把褚老爷子接回来咱们再讨论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办。”

    是的,到了去接褚老爷子来润华实业的时候了,但陈耕没想到的是,江南省烟草局的两位领导居然也来了,而是一把手和三把手,也就是局长和常务副局长。

    两位到了之后拉着陈耕的手就是一通埋怨:“陈董,您这事儿办的不地道啊。”

    “对啊陈董,您太不地道了。”常务副局长赵明跟在后面附和道。

    “我怎么就不地道了?”陈耕哭笑不得的道。

    “你还不承认,褚老爷子来咱们海洲工作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给我们说一声……”

    “打住,打住,”陈耕心里倒是有点明白这两位是打算来干啥的了,也是,知道褚时建要来海洲工作了,作为海洲烟草局的上级,江南省烟草局怎么可能不眼馋?笑道:“褚老爷子要来,那也是在我们润华实业工作,跟咱们省烟草局似乎没有什么多大关系吧?”

    “怎么就没关系了?”石局长一脸的义正辞严:“你们海洲烟草局总归是在省烟草局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吧?既然褚老爷子是海洲烟草局的同志,那就跟我们有关系!”

    嘿!你还别说,这么一解释,还真能说的通。陈耕哭笑不得的道:“好吧,您说吧,这事儿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让老爷子去你们省局干个副局长不成?”

    “副局长就算了,”赵副局长和石局长的脸色齐齐的一变,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让新的萝卜进坑,就得让原来的萝卜腾个坑出来,可省里哪有合适的坑?石局长讪笑着道:“不过顾问总归是可以的嘛……”

    “顾问?一个月多少钱的顾问费?”

    陈耕这么一问,两人的表情越的讪讪了:“嗯,一个月1ooo块钱总归是有的……”

    “一个月1ooo?!”陈耕瞪着眼睛,音调拉的老长:“两位,您知不知道我们润华实业给褚老爷子开出来的薪水是多少?”

    “是多少?”赵副局长下意识的问道,心里却嘀咕着,难道你们能给他开出一个月两万块钱的工资?

    “也不多,1%的年净利润,并且1oo万保底。”笑眯眯的望着这两位,陈耕道:“两位,您算算省局耽误褚老爷子一天的时间,该补偿给我们多少钱?”

    “1oo万的保底?”赵副局长顿时就疯了:“谁舍得给人开这么高的工资?”

    说实话,现在的国有企业领导的工资水平是真的不高,就算是眼前这两位,一个月的工资也就1ooo出头,哪怕算上各种明的暗的福利,平均下来一个月也不会过5ooo,1oo万的保底工资,这完全出了两人的认知。

    “我呀,”反手指了指自己,陈耕道:“我们润华实业的薪资水平一向都是这样,不怕你有本事,只要你有本事,多高的工资我都敢给。”

    说起润华实业在赞比亚的那个可以年组装5ooo辆轻卡的工厂,现在已经成了赞比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厂,俨然一副赞比亚明星企业的模样,

    看到这个,陈耕有些哭笑不得:“怎么着?赞比亚那边还想让咱们给他们电厂的问题?”

    “估计是这么想的,”李立华心里其实也是哭笑不得:“陈董,您看这事儿……”

    “这样吧,你给赞比亚那边回一声,就说这事儿我们非常重视,正在讨论解决措施……对了,赞比亚国内的供电情况怎么样?”

    “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啊,”李立华道:“您想,咱们的工厂可是赞比亚重点保障用电的单位,电力的供应都不足,就别说他们国内了。”

    “这倒也是!”陈耕想了想,点点头:“成,就先这么回复他们吧,等我把褚老爷子接回来咱们再讨论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办。”

    是的,到了去接褚老爷子来润华实业的时候了,但陈耕没想到的是,江南省烟草局的两位领导居然也来了,而是一把手和三把手,也就是局长和常务副局长。

    两位到了之后拉着陈耕的手就是一通埋怨:“陈董,您这事儿办的不地道啊。”

    “对啊陈董,您太不地道了。”常务副局长赵明跟在后面附和道。

    “我怎么就不地道了?”陈耕哭笑不得的道。

    “你还不承认,褚老爷子来咱们海洲工作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给我们说一声……”

    “打住,打住,”陈耕心里倒是有点明白这两位是打算来干啥的了,也是,知道褚时建要来海洲工作了,作为海洲烟草局的上级,江南省烟草局怎么可能不眼馋?笑道:“褚老爷子要来,那也是在我们润华实业工作,跟咱们省烟草局似乎没有什么多大关系吧?”

    “怎么就没关系了?”石局长一脸的义正辞严:“你们海洲烟草局总归是在省烟草局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吧?既然褚老爷子是海洲烟草局的同志,那就跟我们有关系!”

    嘿!你还别说,这么一解释,还真能说的通。陈耕哭笑不得的道:“好吧,您说吧,这事儿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让老爷子去你们省局干个副局长不成?”

    “副局长就算了,”赵副局长和石局长的脸色齐齐的一变,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让新的萝卜进坑,就得让原来的萝卜腾个坑出来,可省里哪有合适的坑?石局长讪笑着道:“不过顾问总归是可以的嘛……”

    “顾问?一个月多少钱的顾问费?”

    陈耕这么一问,两人的表情越的讪讪了:“嗯,一个月1ooo块钱总归是有的……”

    “一个月1ooo?!”陈耕瞪着眼睛,音调拉的老长:“两位,您知不知道我们润华实业给褚老爷子开出来的薪水是多少?”

    “是多少?”赵副局长下意识的问道,心里却嘀咕着,难道你们能给他开出一个月两万块钱的工资?

    “也不多,1%的年净利润,并且1oo万保底。”笑眯眯的望着这两位,陈耕道:“两位,您算算省局耽误褚老爷子一天的时间,该补偿给我们多少钱?”

    ps:兄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再请大家给2o分钟的时间。

    事情刚刚办完,以为能早回来一点的,结果被人拉着聊了一会儿,没走成,稍微耽搁了一会,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不过事情总算是处理完了,没说的,明天3更。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