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81章 润华实业不会怂吧?


    卡里玛这话一出口,陈耕就知道赞比亚方面是什么意思了:赞比亚政府没钱。 .

    说起来,赞比亚政府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杯具,作为世界第四大产铜国,这么丰富的资源,不说和那些产油国相比,哪怕和其他以出口资源为主的国家比,国家的财政收入和老百姓的收入水平都应该比较高吧?但赞比亚不是,赞比亚就是个守着宝山要饭的典型,即便是到了10年后,赞比亚仍然是“不发达”国家之一,连“发展中”国家的门槛都够不着,空守着偌大的铜矿,却只能每年收那么一点承包费,你说,不是杯具是什么?

    陈耕却是装作没听懂,笑着点头道:“是啊,需要很大一笔钱,这次来进行调查和论证的专家们告诉我,粗略的估计,整个水电站的建设费用超过38个亿,算上后续的变电站、输变电线路工程,整个工程的造价极有可能超过56个亿,按照我们国家今年r对美元1:5.3233的兑换比率,整个工程的整体造价预计将超过10亿美元。”

    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整个工程的全部建设成本就被陈耕给增加了超过10个亿。

    卡里玛的脸色稍微白了那么一丢丢,舌头伸的老长:“10……10亿美元?”

    “是啊,”陈耕奇怪的看了卡里玛一眼:“您不会觉得只把发电站建起来就算是完事了吧?后续的输变电站、输电线路这些难道不需要?”

    卡里玛不说话了:输变电站和输电线路这些东西当然需要,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发出来的电怎么办?只是一想到整个工程的造价超过10亿美元,他嘴里就一阵阵的发苦。

    陈耕接着说道:“这还是以中国的人力和工程建设成本来算,如果是欧洲或者美国的企业来做这个工程,最乐观的情况整体的工程造价也不会低于174亿美元……哦,对了,还有一点我忘了说,就是整个工程的建设时间,如果交给我们中国的企业来做,我们有把握在2年内实现第一次发电,全部工程可以在3年内完成,如果是交给欧洲和美国的企业来做,能在6年内完工就算是迅速了。

    哪怕是以最理想的情况来计算,整个水电站大约需要12年才能收回建设成本,如果算上相应的输变电站、输变电线路的建设,最乐观的情况,也需要16年才能收回成本。”

    “……”卡里玛的嘴里苦涩的厉害:尼玛,16年才能收回建设成本……

    他很想问问,这么大的投资,这么漫长的成本回收期,你们还会做这笔生意吗?另外……如果你们打算做这笔生意,打算给我们赞比亚政府多少股份?

    很怕从陈耕嘴里听到那个自己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一开始,赞比亚希望能够获得40%的股份,但自己偷偷的进行了一番内部分析之后,他们将这个希望降低到了20%至25%,但现在听陈耕说完,卡里玛心里最大的希望就变成了“希望中国人不会因此而退缩了,毕竟这是这么大的一笔投资,中国人也不富裕,他们能拿得出这么一大笔钱吗?”,至于股份,如果能有10%就很满意了,如果最终能够上升到15%,那真是上帝保佑……

    但是不问不行啊,这些天来,中国朋友打算在赞比亚投资建设一家水电站的事情已经成了赞比亚媒体最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所有人都在憧憬着这么一座水电站建成之后将能够给赞比亚的经济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这件事俨然已经变成了整个赞比亚都在关注的事(毕竟整个赞比亚才1000多万的人口),但这个时候你说这个谁电站不能搞了?

    “陈,”犹犹豫豫的,卡里玛终于还是开口了:“我的朋友,这个水电站……你们是什么态度?”

    知道这是卡里玛在询问润华实业是否会因为这么大的投资而打算放弃,陈耕的表情很凝重:“我们也在慎重考虑,现在看来,我们一开始太过于乐观了,整体的工程造价超出了我们的设想太多,另外成本的回收期也太长……”

    卡里玛连连点头:还只是超出了润华实业的想象啊,也严重超出了赞比亚的想象。

    不过陈耕的回答倒是多少给了卡里玛一点希望,陈耕这么说,就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打算放弃,这终归还算是一个好消息。

    下意识的竖起耳朵、屏住呼吸,卡里玛唯恐错过陈耕接下来的每一个字。

    “不过虽然这样,如果赞比亚方面能够在其他领域给予一些补偿,我觉得这个生意还是可以做。”

    “哦……”卡里玛满心的失望:果然还是要放弃吗?但是下一秒钟,他猛地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望着陈耕:“陈,你的意思是……”

    “你没听错,”听着卡里玛震惊中透着狂喜的目光,陈耕点点头:“我们仍然有合作的机会。”

    “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说刚刚还只是震惊中带着狂喜的话,那么此刻,卡里玛的心里就真的只剩下狂喜了,他拉着陈耕的手,激动的道:“陈,中国人果然是赞比亚最好的朋友,非常感谢你们为赞比亚人民所做的一切,赞比亚人民永远都会铭记中国人民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别激动,别激动,”陈耕笑着摆摆手,示意卡里玛稍安勿躁:“如果赞比亚能够在其他领域给予我们一些方便,我们还是愿意想办法推动这个项目,但关键在于我们双方能不能够达成一个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协议。”

    “对对对,”卡里玛这才反应过来,这可是一个总投资额超过10亿的超级大项目,也是中赞两国自建交以来最大的一个合作项目,肯定要慎重以待,连忙点头道:“陈,请你放心,赞比亚方面一定会秉着最大的诚意来推动这次的合作。”

    对于赞比亚方面来说,这次的机会太难得了,只要中国方面提出来的条件不至于苛刻的让赞比亚方面接受不了,他们都一定会推动这个项目进行下去。

    不说陈耕,我们把视线转回国内,接到沈军传来的关于这个水电工程的初步探测和分析数据,宋立新就再也坐不住了,不但宋立新坐不住了,整个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的领导班子也坐不住了:可以建一个35万千瓦的水力发电枢纽工程?(在国内,35万千瓦的水电站当然没有资格被称为“枢纽”,但在赞比亚,这就是妥妥的“枢纽”了),初步估计,发电站和水坝的整体造价在29到30亿之间?!算上相应的输变电站和线路的建设,整个工程的造价差不过要45个亿?!

    看着这几个数据,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董事长刘东升的眼珠子都红了,好歹也是50多岁的人了,但此刻,刘东升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用力握成拳头,不停的捶打在桌子上,整个人宛如正准备大碗喝酒、大秤分金的土匪头子……

    “干!同志们,老话说的好,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对咱们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来说,赞比亚的这个工程就是咱们的横财、咱们的夜草,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咱们都得把这个项目拿下来!谁敢跟咱们抢,老子就跟他没完!”

    哪怕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不参与输变电站和输变电线路的建设,也不参与发电机组以及控系统,可单单水坝的建设也有10多个亿,这么大的一个工程,能养活多少人?能赚多少钱?

    更重要的是,对于一直希望能够走出去、到国际上争夺工程的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来说,这次的机会简直千载难逢:工程的甲方是咱们自己人,哪怕走国际招标程序呢,也完全不用担心那些外国企业给咱们下绊子,只要咱们在施工速度、工程造价和工程质量方面有保证,那就什么也不用怕,只要这个项目做成了,就成了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在海外的一块活招牌,以后再想要在海外揽活儿就方便多了。

    不但刘东升看到了这一点,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副董事长、党组书记田海军也明白这一点,跟着说道:“刘董事长说的没错,这个项目对咱们水利水电建设总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只要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咱们就要付出100%的努力去争取……”

    “可是,好几十个亿的投入呢,这么多的钱,哪怕是润华实业也承担不起吧?”有人小声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润华实业会不会被吓回去?”

    这倒是个问题!

    大家齐齐的皱起眉头:好几十个亿投入呢,而且投资的回报周期那么长,靠润华实业自己肯定是撑不起来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万一润华实业打算缩回去怎么办?

    ps:稍微晚了几分钟,还请兄弟们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