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887章 比你更坏


    卡里玛当然知道,就算是赞比亚偿还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这笔总额为2ooo万美元的贷款,但作为欧美国家控制世界的工具存在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不可能再次对赞比亚进行经济援助当然,也不是绝对不行,但一定会提出一些极其苛刻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附加条件来,比如要求卡翁达总统“尊重”民意什么的,但这绝对不是总统先生和赞比亚人民想要的。

    他之前只是想着赶紧偿还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两笔贷款,却全然忘记了思考陈耕说的这番话:没错,就算赞比亚弄到了这2ooo万美元,偿还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这笔贷款,但人家也不会领赞比亚的这份情。

    “哪怕你们偿还了这笔贷款,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来说,找个借口‘暂停’向赞比亚提供经济援助还不是不要太轻松?”一脸深意的望着卡里玛,陈耕道:“明白了吧?不管赞比亚方面是否偿还这笔贷款,对于赞比亚改善自己的国际处境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我们不妨说的再直接一点:齐卢巴这些总统先生的反对派的支持者,除了掌控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那些家伙,还有谁?

    嗯,如果你们觉得一定要偿还这笔贷款,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们不妨再反过来想一想,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知不知道赞比亚现在的经济状况?我想他们肯定是知道的,他们明知道赞比亚现在的政局动荡、经济局势不好……我觉得赞比亚现在的这个局面,这些西方国家至少要承担6o%的责任……”

    卡里玛的一张大黑脸隐隐的有些泛白让一个黑人的脸色白,这也真是不容易—拳头的背面青筋必绽,—现在想起来,自己和总统先生差点儿犯了个打错,竟然打算把钱给那些故意挑起赞比亚内乱的那些混蛋!他甚至忍不住去想,如果赞比亚真的偿还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笔贷款,说不定这笔贷款中的一部分就被那些混蛋交给齐卢巴那些该死的反对派了吧?等于总统先生的钱就变成了射向总统先生的子弹……

    看着卡里玛的表情,陈耕就知道自己的挑拨成功了,接着说道:“如果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真的是一个负责人的、真心想要帮助各国展的国际组织,他们应该怎么做?应该主动帮赞比亚减免贷款、最少也应该是允许赞比亚方面延期偿还贷款才是。但他们是怎么做的?

    明知道赞比亚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根本无力偿还这笔贷款,却没有选择减免或者延期,反而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方式:逼债!

    部长先生,我反问一句,假设现在赞比亚政府手里真的有2ooo万美金,您觉得是还给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好呢,还是用在国内、稳定局势、提高总统先生支持率更好一些?”

    “当然是用在国内更好!”卡里玛不假思索的道,心里头对陈耕的话大为赞同,觉得从陈耕说的很对,如果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真的是一个负责任的国际组织,就应该减免赞比亚的债务才是,最次最次,也应该允许赞比亚延期偿还贷款,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逼着赞比亚哪怕是卖儿卖女也得还债!

    人总是自私的,总是习惯于从自身的角度考虑问题,卡里玛现在也是这样,如果陈耕不说他还没想到,但现在被陈耕这么一挑唆,他心里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谓是怨念深重:你们这些混蛋,这是打算逼死我们啊。

    说完,卡里玛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赞比亚政府手里没有2ooo万美元啊。

    “没错,肯定是用在国内更好一些,”陈耕赞同的点头,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过2ooo万美元是一笔巨款,我们也没有……不过润华实业可以向赞比亚政府捐赠2oo万美元,让赞比亚政府解决目前的饥饿问题,如果这笔资金对赞比亚目前的困难有所帮助,一个月之后我们会再想办法向赞比亚政府捐赠2oo万美元……”

    “当真?!”卡里玛大喜,猛地站起身来,难以置信的向陈耕问道。

    坦白说,卡里玛其实也没指望能够从中国这里借到2ooo万美元,中国的情况是什么样他多少也了解一些,不过在陈耕给他分析了一番这2ooo万美元还不还都没什么意思之后,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就回去之后一定劝说总统先生想办法耍赖:我们不是不还钱,而是没办法,等有钱了一定还。

    却没想到虽然没从陈耕这儿借到2ooo万美元,但从陈耕却主动提出要捐给赞比亚政府2oo万,而且一个月之后还有2oo万!

    他不傻,当然知道陈耕的这4oo万美元不是白给的,深层次的意思是希望赞比亚政府尽快推动这两个项目,但这也符合赞比亚以及总统先生的利益啊,绝对是双赢的主意!

    “当然是真的,”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谢闵声笑着点头:“部长先生,您可以把这个看做是润华实业的合作诚意。”

    卡里玛匆匆的走了,他需要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总统先生:有了这4oo万美元在手,总统先生就更加有把握应付齐卢巴这些该死的反对派了。

    …………………………………………

    卡里玛也是尽职,几乎是把陈耕的话原丝不动的说给了卡翁达总统,末了,卡里玛劝道:“先生,我认为陈先生说的很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背后的那群混蛋,要对赞比亚现在的苦难局面负至少6o%的责任……甚至7o%也是应该的……我们现在偿还给他们的每一美元,都是敌人射向我们的子弹,在这个危难的时候,我们实在是不能再干这种事了。”

    卡翁达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也没想到这个问题,是啊,现在再想想,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这笔贷款确实不能还。

    但不还是一回事,如何应付反对派接下来的舆论压力呢?卡翁达敢肯定,如果赞比亚政府明确表示不偿还这笔贷款,齐卢巴那些该死的反对派一定会借此大做文章!

    卡里玛得意的笑了:“陈先生还真的给我提了一个建议,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快说!”听说陈耕提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卡翁达顿时大喜,连忙道:“到底是什么办法?”

    卡里玛笑的很贼:“那些该死的反对派不是说他们是代表的民意什么什么的吗?那我们就把这件事搞成民意!我们可以以‘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的精神,大张旗鼓的搞舆论宣传,让赞比亚人民都知道这件事,并且告诉人民,说我们不是不愿意还债,而是国家现在没钱,但我们允许人民参与和讨论这件事,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大讨论,如果人民觉得我们应该还钱,那我们就想尽一切办法、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还钱,如果人民认为我们确实困难,可以适当的延期,我们就推迟一年再偿还,并且承担相应的合理利息。”

    这个办法好啊!卡翁达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先一个,当这件事成了全国人民的决定之后,自己的决定就代表了赞比亚全体人民的决定,哪怕延期,也是理直气壮而且我们愿意承担因此而造成的利息啊,又不是耍赖不还。

    最重要的是,民众同时接受信息的能力是有限的,通过大张旗鼓的宣传,当这件事成为民众讨论的主要问题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削弱反对派的声音,简直是一石二鸟!

    “好,很好,”卡翁达欣喜的拍拍卡里玛的肩膀,欣慰的道:“卡里玛,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还不止呢,”卡里玛笑道:“润华实业真是很够朋友,我给您带回来的好消息可不止这一点。”

    “还有什么?快说。”

    “陈先生和谢先生代表润华实业承诺,在水电站、开区的建设过程当中,包括相应的配套工程,在提供给赞比亚的工作岗位方面,他们会优先考虑军人家属,另外等开区落成以后,他们的开区的企业会优先录用军人的家属,陈先生说,预计他们能够给军方提供至少5ooo个工作岗位。”

    “太好了!”听到这话,卡翁达当真是喜形于色。

    他当然知道“枪杆子稳则政权稳”的道理,自己为什么在去年的时候被逼将国家政体从一党制改成了多党制?不就是因为出现了一场兵变、自己对军队的控制力大减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么?现在有了这5ooo个工作岗位,自己对军队的控制力一定会大增!

    中国人果然是赞比亚人民最好的朋友,他们帮了自己的大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