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02章 再回苏联


    谢老爷子对陈耕的这个想法很赞同,现在的非洲,绝大部分国家的经济情况都不怎么好,汽车对他们来说是过于奢侈的消费品了,但同时能够满足载人和载货需求的两轮、三轮摩托车在非洲就非常受欢迎,如果赞比亚方面真的打算建一个免税开发区,润华实业完全可以在前期以kd的方式进行摩托车的生产,成本比在国内高不了多少,还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市场。 .

    最重要的是,不但是润华实业,所有去这个开发区投资的中方企业度能够享受到这个好处,对于在国内发展受到各种掣肘的民营企业以及乡镇企业来说,这一点太重要了,简直就是给他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

    陈耕沉吟了片刻,抬头问道:“现在赞比亚国内的形势怎么样?卡翁达和齐卢巴谁的优势更大一些?”

    “当然是卡翁达,”说起这个,谢老爷子的精神头一下子好了不少,他呵呵笑道:“在你表示咱们润华实业愿意尽可能的选择赞比亚国内的企业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之后,同时卡翁达也公开发表电视讲话,明确的提出会学习咱们国家,对经济进行改革,同时承诺推行私有制……相比于齐卢巴这个家伙,卡翁达在赞比亚可是被尊称为‘国父’,现在他的支持率不断攀升,昨天刚刚公布的数据,似乎已经达到了65%还要多了。”

    “65%还多?”陈耕还真有些惊讶:“那齐卢巴岂不是只有30%?”

    “还不到30%呢,只有勉强20%,”谢老爷子说道:“赞比亚现在可是一个多党制的国家。”

    “哦哦……”陈耕这才反应过来,也是,明确表示要参加这次赞比亚大选的可不止是卡翁达和齐卢巴两个人,除了这两位,还有5位总统候选人,在卡翁达的支持率高达65%的情况下,就意味着其他6位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只有35%,齐卢巴那家伙能拿到差不多20%的支持率,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那您转告卡翁达总统,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应该小心谨慎,作为国外资本势力的代言人,那些资本家好不容易才将齐卢巴推到现在的位子,目的就是取他卡翁达而代之,现在到底支持率差别这么大,齐卢巴和他背后的那些人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认输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要防备着敌人发现在规则之内玩不过之后,直接就掀桌子。”想到齐卢巴这家伙在大选选票的统计工作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就高调宣布自己赢得了竞选,陈耕就觉得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高估那些资本家的节操。

    但谢老爷子对陈耕的说法有些异议,他觉得陈耕是不是把问题想的太过严重了?“掀桌子?不可能吧?选举制可是西方政治制度的基础,也是整个西方世界的游戏规则的基础,如果他们自己不遵守这个规则……”

    “陈耕反问道:您也说了,这是西方政治的基础,可赞比亚算是西方世界吗?”

    “……”

    谢老爷子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赞比亚当然不能算是文明世界的一员,别说不是文明世界了,就在两年前,人家还是一党专政、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呢,赞比亚现在的局面是怎么出现的?还不是有一只从西方伸过来的黑手给搅和的?

    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谢老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将问题想的太过简单了。

    “那……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不知道为什么,谢老爷子的声音竟然带着些微的发颤。

    “很多啊,比如明确表示不承认竞选结果,说这是卡翁达操纵的结果,要求重选,反正就是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就肯定是有黑幕;

    比如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投资有可能打水漂的情况下,齐卢巴背后的那些金主们很有可能直接用收买、威胁等方式来威胁赞比亚国内的媒体,不许他们说卡翁达的好话,如果听不到卡翁达的声音,谁还会选择卡翁达?

    再比如现在那些跳腾的厉害的、所谓的‘国际社会’直接介入大选,甚至不排除有直接暗杀卡翁达的可能……反正办法多的是,总之别把这些家伙想的太好就是了。”

    “……”听陈耕说的这些,谢老爷子冷汗直冒,老半天才道:“这……不至于吧?还暗杀,不管怎么说卡翁达也是一国元首啊,他们这么做岂不是……”

    “怎么不至于?”陈耕冷笑一声:“老爷子,您忘记了他们是怎么对待铁托、怎么对待卡斯特罗的了?”

    “……”

    谢老爷子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铁托、卡斯特罗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这些来自“闻名世界”的人可是无所不用其极,虽然卡翁达对“文明世界”的威胁没有卡斯特罗和铁托的影响那么大,但终究不是人家的“自己人”。

    “我终究是我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良久,谢老爷子苦笑一声,道:“马克思早就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能得到一个国家,那可只是300%的利润,恐怕3000%、30000%也不止吧?”

    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严重,谢老爷子心里惭愧的厉害:自己怎么就把这事儿想的那么简单了呢?

    糟糕,似乎把老爷子给吓到了。陈耕心中暗叫不妙,连忙道:“老爷子您也别把问题想的太复杂了,说破大天去,这些家伙来赞比亚也是为了谋财的,如果卡翁达还是坚持之前的政策方针,那当然是什么也不用说,但现在卡翁达已经明确表示会推行私有化、允许国外资本进来了,那就是给了外国资本一个机会,还不至于到那个份上,我说的这只是最极端的情况,实际上上应该不至于……”

    说的也是!

    听到陈耕这番话,谢老爷子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如果卡翁达一点机会都不给别人留,那当然是没说的,但如果卡翁达能够平衡好国内和国外、国有和私有之间的关系,能够让别人共享好处,人家也不至于到那个份上,况且有了润华实业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和表率,能好好地做生意,也不至于到那个份上。擦擦冷汗,谢老爷子自嘲道:“真是……年纪越大,胆子月小了……”

    “瞧您说的,”陈耕笑道:“对了,我给您说个事,国内这边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商量出结果,我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一趟苏联。”

    “去苏联?”

    “是,我准备去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和利哈乔夫汽车制造厂走一遭。”

    谢老爷子沉默了片刻,才沉声道:“我知道你小子心思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肯定已经打定了主意,劝你别去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到了那边之后一切小心。”

    “嗯,我明白。”

    “安德烈,我们又见面了,”下了飞机,陈耕给来机场接自己的安德烈沙曼诺夫一个大力的拥抱,陈某人似乎非常的开心:“老朋友,真没想到你回来机场接我。”

    安德烈沙曼诺夫用力的拍着陈耕的胳膊,似乎很感慨:“是啊,我们又见面了,大家都很想你。”

    是想我还是想我的钱?听到安德烈沙曼诺夫的话,陈耕心里头暗笑,虽然他这段时间一直在非洲忙,可作为本世纪最后50年最大的事件,陈耕怎么可能会不关注苏联的情况?可以这么说,在现在这个时候,虽然苏共以及苏联还存在,但整个国家已经全然乱了套,通货膨胀几乎每一周都在创新高,所有的政客们都在忙着捞钱和争权夺利,谁都没有心思发展民生、保证人民的生活,至于普通老百姓……陈耕可是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苏联的物价已经到了一个多么离谱的程度!

    陈耕拍拍他的肩膀,一副“你别说了,一切尽在不严重”的语气:“现在的情况我都清楚,我只想说,现在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情况怎么样?”

    一说起这个,安德烈沙曼诺夫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笑容,虽然整个苏联的情况都很糟糕,但如果和其他设计局比起来,库兹涅佐夫号设计局的情况就算是好的没法再好了:“我们设计局的情况是最好的,虽然现在的物资供应很困难,但起码我们还能吃得饱,”说到这儿,安德烈沙曼诺夫望着陈耕,认真的道:“陈,你们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和伙伴,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忙,我简直不敢想象现在的库兹涅佐夫设计局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事实就是如安德烈沙曼诺夫说的那样,在当前这个物资供应极其紧张、物价飞涨到离谱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有润华实业竭尽所能的向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提供了面粉和各类副食,勉强让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维持了人心的稳定,现在的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早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了。

    陈耕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合作伙伴嘛,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稳定对于润华实业也有好处……安娜小姐,好巧,你也来了啊。”

    在和安德烈沙曼诺夫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之后,似乎陈耕这才发现就站在安德烈沙曼诺夫一旁的那位奉命监视陈耕的kgb特工:大长腿毛妹安娜。

    安娜闷哼了一声:“你是我们要重点监视的对象,我怎么会不来?”

    在她看来这家伙根本就是成心的,否则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就站在一旁,你会看不到?

    “这样啊,”陈耕点点头,却似乎根本没在意安娜再说什么,笑眯眯的点头:“谢谢你来机场接我……嗯,这是一点小礼物,希望你收下。”

    伴随着陈耕的话,站在陈耕身后的李立华递过来一个网兜,网兜里面是一个10公斤装的面粉以及香肠、罐头,满满当当的起码有30斤。

    看到这个网兜,大长腿毛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香肠啊,自己都多长时间不知道美味的香肠是什么味道了?

    ps:兄弟们,对不住,还差500个字,请兄弟们稍等10分钟。

    事实就是如安德烈沙曼诺夫说的那样,在当前这个物资供应极其紧张、物价飞涨到离谱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有润华实业竭尽所能的向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提供了面粉和各类副食,勉强让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维持了人心的稳定,现在的库兹涅佐夫设计局早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了。

    陈耕笑了笑,说道:“我们是合作伙伴嘛,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稳定对于润华实业也有好处……安娜小姐,好巧,你也来了啊。”

    在和安德烈沙曼诺夫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之后,似乎陈耕这才发现就站在安德烈沙曼诺夫一旁的那位奉命监视陈耕的kgb特工:大长腿毛妹安娜。

    安娜闷哼了一声:“你是我们要重点监视的对象,我怎么会不来?”

    在她看来这家伙根本就是成心的,否则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就站在一旁,你会看不到?

    “这样啊,”陈耕点点头,却似乎根本没在意安娜再说什么,笑眯眯的点头:“谢谢你来机场接我……嗯,这是一点小礼物,希望你收下。”

    伴随着陈耕的话,站在陈耕身后的李立华递过来一个网兜,网兜里面是一个10公斤装的面粉以及香肠、罐头,满满当当的起码有30斤。

    看到这个网兜,大长腿毛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香肠啊,自己都多长时间不知道美味的香肠是什么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