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动力王朝 第922章 王见王(补昨天的第三更)


    “是的,我准备去探望一下齐卢巴先生……”

    “不不不,我们没有矛盾,我们只是在治国理念和发展路线上有不同的见解,但论起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的热爱,我想齐卢巴先生和我是一样的……”

    “这是恐怖主义!**裸的恐怖主义!是在向全体赞比亚人民挑战!我想齐卢巴先生和我的看法是一样的,不管是什么方式式的恐怖主义,都必须进行最残酷的打击和镇压,这是在挑战全体赞比亚人民……”

    “我相信不管是采取何种治国念,齐卢巴和我都一样,目的是希望这个国家的经济能够得到发展、人民的日子能够过的更好……”

    “我很欣赏齐卢巴先生锐意改革的勇气和信念,事实上他的很多主张对我有相当的启发,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够在这次的会面上对未来的治国理念、治国方镇进行一些交流……”

    “向上帝发誓,我绝对没有指使任何人做出任何不妥的举动,赞比亚总统是一个光荣的、充满了荣耀的位子,绝对不是靠任何阴谋诡计就能够得到的……我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阴谋诡计都瞒不过人民的眼睛……”

    “如果我能胜出?不不不,不是我胜出,而是赞比亚人民选择了我,如果最终赞比亚人民选择了我,我依旧希望齐卢巴先生能够继续为赞比亚人民的幸福和发展做出贡献,这是我们的荣耀……你说的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我希望齐卢巴先生能够成为我的内阁成员中的一员,能够和齐卢巴先生这样的人一起共事,一定是一件快乐的事……”

    “为什么不呢?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在最终的大目标面前,没有什么私人利益是不可以放弃的……”

    “赞比亚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这是我们为政者的耻辱,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国家发展起来……”

    …………

    卡翁达在电视上公开发表的讲话让这个舆论瞬间哗然!

    谁都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卡翁达竟然还要去探望受到了惊吓的候选人齐卢巴,这番表态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他们两个不是不死不休的竞争对手吗?难道卡翁达忘记了,正是因为齐卢巴,他才不得不对政府进行改组,将一党制改为多党制?

    更加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卡翁达不但表示他希望和齐卢巴交流治国理念、治国方略,竟然还明确的表示齐卢巴提出来的很多发展策略对他很有启发,如果他在这此的总统大选中能够最终胜出,他会邀请齐卢巴担任内阁成员。 .

    这是什么情况?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的赞比亚人民懵逼了,看着电视当中卡翁达情真意切的样子,不由得开始怀疑:难道上次齐卢巴的事情,真的和他没关系?

    不但赞比亚人民懵逼了,齐卢巴也懵逼了:卧槽,你卡翁达不按常理出牌啊。

    “这是个阴谋!”齐卢巴的主要助手穆瓦鲁瓦里愤怒的大吼:“这绝对是个阴谋!”

    “没错,这就是个阴谋,卡翁达那个混蛋,他肯定知道我们没办法拒绝……”

    “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和他见一面吗?”

    “如果见面,说不定就中了卡翁达那个混蛋的诡计了。”

    “是啊是啊……”

    …………

    渐渐的,大家的目光逐渐聚在齐卢巴的身上:卡翁达发出的这个见面邀请,您是见呢还是不见?

    “我能不见吗?”迎着众人的目光,齐卢巴笑的很苦:“难道大家都忘记了我前几天说过的话?”

    前几天说过的话?听到陈耕这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就倒吸了一口气。

    就在枪击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二天,boss就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并且言辞凿凿的表示他坚信这起暗杀行动绝对不是卡翁达干的,甚至在这几天的采访中他也一直坚持这个说法,本意是给卡翁达挖坑,让他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没想到却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如果你真的认为这件事和卡翁达没关系,那为什么不见?卡翁达还说了,希望能够和你交流一下对发展经济的看法。

    见到众人都不在说话,齐卢巴深吸了一口气:“是我小看了这个老家伙了,他在总统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将近30年,怎么可能没点儿手腕?”

    “那……咱们就答应他?”

    “答应他,”齐卢巴点点头:“不但要答应他,还要很高兴、很欣喜的样子。”

    “……”

    没有人说话,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无奈和郁闷:这不是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上了吗?

    “好了,大家都不要沮丧,”看着大家的情绪不对劲,穆瓦鲁瓦里皱着眉头,拍了拍巴掌:“大家不能这么看,应该看到另外一层:卡翁达是怎么说的?他说是来拜访齐卢巴先生,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齐卢巴先生之前宣传的口号、宣传的施政方针是正确的,以至于卡翁达这个当了近30年总统的家伙也不得不来学习……”

    得意的一笑,穆瓦鲁瓦里开心的道:“既然他是来学习的,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当然还是齐卢巴先生更厉害,对不对?”

    对啊!

    穆瓦鲁瓦里不说众人还没有意识到,但现在听穆瓦鲁瓦里这么一说,众人咂咂嘴:咦?似乎还真是和道理,卡翁达说要来拜访齐卢巴先生,就一些治国方镇向齐卢巴先生请教,不正说明了我们更厉害吗?

    想到这一点,一群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齐卢巴的眼睛也亮了:“那就宣布这个消息吧,嗯,就说我们很期待卡翁达先生的来访,十分高兴能够就一些经济政策和发展策略与卡翁达先生进行加交流……对了,别忘了加一些话,比如我对卡翁达先生十分欣赏,对他为赞比亚的**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和努力十分钦佩之类的话。”

    “明白。”穆瓦鲁瓦里连忙点头。

    他当然明白齐卢巴这么做的原因,与其说是给卡翁达说好话,还不如说是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刷好感度。

    ……………………………………

    “是的,对于卡翁达先生的来访,齐卢巴先生感到非常荣幸……”

    “齐卢巴先生说过,卡翁达先生是他最佩服的人之一……”

    “对于这次的会面,齐卢巴先生非常期待,齐卢巴先生也有许多问题准备向卡翁达先生请教……”

    “上次的暗杀时间?不不不,所有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这件事与卡翁达先生有关联……是的,我们坚决认为这件事和卡翁达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

    在这个大选的关键时刻,谁也没想到,齐卢巴和卡翁达这两个赢面最大的总统候选人竟然要见面了,这个消息一出来,瞬间就如同九级地震一般席卷了整个赞比亚,所有人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更搞不明白这出戏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之前那些信誓旦旦的认为之前齐卢巴遇到的那期枪击事件就是卡翁达策划的人,现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这起枪击事件真的和卡翁达总统没关系?

    但不管有多少疑问,两人的这次见面成了赞比亚上下最关注的新闻热点,甚至有媒体给这次的见面取了个“王见往”的标题。

    在看到这些新闻报道、看着逐渐停止下降的支持率的时候,卡翁达终于松了一口气:迈出去了,这一步终于迈出去了,陈耕的这一招真的管用。在确定齐卢巴真的上当之后,他第一时间拨通了陈耕的电话,兴奋的道:“陈,他上钩了。”

    “上钩了那是正常的。”陈耕其实因为松了一口气,别看计划是他制定的,但有句话老话说得好,叫做“计划不如变化快”,谁知道计划的好好地事情,会不会中途出什么岔子呢?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呵呵……”

    卡翁达傻笑了两声,哪怕他有着进30年的总统经验,可些天来,他也有些心力交瘁,现在看着局势终于开始转变,卡翁达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正色道:“陈,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嘛,而且我们的合作是一个多赢的合作,对我们、对总统阁下以及赞比亚人民都是好事。”

    “说得好!”卡翁达忍不住叫了一声好:“陈先生,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只要我能连任成功,您和您的公司就是赞比亚人民最好的朋友。”

    “您太客气了。”陈耕笑着道,心里头却是松了一口气,折腾了这么久,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卡翁达的这句承诺么?想到这,陈耕忍不住提醒他道:“总统先生,该做的准备您都做好了吗?”

    “你放心,早就准备妥当了,”卡翁达冷笑了两声:“我要让那个混蛋知道,有些事情,靠阴谋诡计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ps:兄弟们,对不起,才刚刚求完月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真是太尴尬了,解释一下,昨晚一觉睡下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清晨了,实在是对不起,这一章是补昨天是第三更。